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遭了(求订阅)

话说,大敖神君率众连声怒喝“受死”,声震天地,却不见水下回应。

神君跃回黑云风团,回首望向众人,皱眉道:“这恶龙莫非要避而不战?”

此前,金沙神府的分工是,姜原与程家兄弟去调查大泽地,大敖神君则领着阿魁来摸恶龙的底。

所以,对恶龙最熟悉的,除了大敖神君,就是阿魁。

此时便听这司幽国巫祭开口道:“以恶龙那肆意跋扈的性子,被人欺上门,是定然不会避让的。”

神君惊疑:“那便是北海龙王出面压制了他?”

若是如此,就不好办了。

恶龙若真龟缩不出,那只能到水下去打门逼他应战。

然而入水作战,除非像大敖神君这样有水性天赋,否则,入水就得捻避水诀。

这样一来,一边捻避水诀,一边水下作战,岂能抵得过龙族及一众水兵。

“看来,还是得下去侦察,弄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大敖神君俯身望向翻腾海面,虽然作为主官,总是亲自奔劳不太体面,可谁让只有他擅长水性呢。

这刻,神君决定等自己成了海中洲龙王,也得像三江口水神一样,点化些水兵作为帮手。

嗯?水神?

神君止住要下水的动作,目光瞥向金真子,恰好那河君一步踏出,主动请缨道:“神君所言甚是,便由本神下水一探吧。”

“怎用劳烦河君,遣个擅水的下去便可。”大敖神君摆手笑道。

金真子明白了,笑了笑后,转身唤来自己点化的随从,吩咐道:“你们且下水去摸摸情况。”

“遵命!”

鱼头水妖、青面鬼吏接下命令,整了整甲胄兵刃,纵身跃出黑云风团。

半空中将身一晃,一个化作条大鱼噗通没入漩涡,一个化作个虚影,轻飘飘遁入水下。

俩斥候在水下汇合后,小心翼翼的向恶龙水府探去,很快摸到那斑斓珊瑚林,然后就见三个身影在水中争执,或者说是劝说。

“七太子,此事绝非那恶龙一言......”

巡海夜叉拽住小银龙的衣袖,苦口婆心的劝阻,不过他刚说出“恶龙”,小银龙眼一瞪,不满的叫道:“那是我堂兄。”

夜叉只好改口叫“敖定公子”,可被这一打岔,突然不知该如何说了,连忙示意青鳞妖王。

那妖王尾巴一摆,拦在小银龙身前:“七太子,您忘了来之前,龙王是怎么吩咐的了么?”

“对对!”

巡海夜叉立即接口闷声道:“七太子,龙王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咱们不要去掺合恶,呃,敖定公子的任何事,吃完寿酒就马上返回东海。”

小银龙打了个酒嗝,一把甩开夜叉的拉扯,愤愤叫道:“我知道堂兄有些事,做的确实不太对,可今日乃我婶婶大寿,那贼人岂能如此无礼无耻!”

巡海夜叉心头直骂,没他做的孽事,岂会召来今日之灾?

这小银龙越说越气,手一翻,水光在掌中闪动,化作一杆白银长枪。

“我必得给他理论理论,你们快给我滚开,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东海七太子将长枪一横,气汹汹的撞开青鳞妖王,叫嚷着向水上冲去。

“七太子您冷静!”巡海夜叉与妖王急的直冒火,慌忙又追。

小银龙被弄得烦躁不已,身上灵光闪过,速度陡然加快,正要甩掉身后的烦人精,忽地望见一条慌忙躲闪的怪异大鱼,又瞥见水中一抹鬼影。

“敌人派来的斥候?”

七太子身形一顿,那大鱼与鬼影,瞬间明白自己被发现了,哪敢再耽搁,一扭头,拼命往水上冲去。

而这一动,直接让七太子确定了猜测,银枪一抖,大喝道:“哪里走!”

海水应声涌动,一条条无形水鞭汹涌缠向逃遁的大鱼和鬼影,那俩吓得魂飞魄散,逃的更慌。

七太子蓦地发出一声龙吟怒吼,刹那间,大鱼和鬼影便觉周围海水一下变得重如泰山,再也摆不动身子。

“呵呵,小小蝼蚁,敢在本太子面前放肆。”

七太子冷笑着追上,一枪挑起大鱼,海中哗的冒起一滩血水。

但再去抓鬼影,却见那虚影一头扎进血水里,借着鱼妖之血倏地化作一团血光,在海中闪了几闪后,遁出海面。

七太子只觉脸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气的哇哇大叫。

海上,大敖神君等正等消息,就见一道仓惶血光从水下闪出,还没回到黑云风团上,便噗地崩散,露出凄惨的青面鬼吏。

这鬼吏再无之前的威风,原本凝实的身躯,变得飘散透明,通体透着惨白,好似一条孤魂野鬼。

金真子大惊失色,慌忙抛出一朵香气萦绕的金花罩住虚弱鬼吏,将其拉上黑云风团,惊呼追问:“你怎变成这样?”

鬼吏得功德金花滋养,恢复了些精气,身体重新变得凝实,惊魂未定的张口回道:“是龙王太子......”

话未说完,轰,海面冲起沸腾水浪,一身银袍的七太子御水而出。

放眼一望,发现了半空的黑云风团,仰头一瞅,最先映入眼帘的,正是“桃石山大敖神君”“替天行道讨恶龙”的幡旗。

七太子当即大怒,银枪直指大幡,怒叱:“好个无耻猖獗的可恶贼人,你什么根脚,竟敢自称‘大敖’?”

四海龙族皆以“敖”为姓,大敖神君这名号,在七太子眼中,简直是没将他们龙族放在眼中,赤裸裸的占便宜。

大敖神君被指着鼻子骂,气的脸皮直颤,但还是压着怒火低声道:“这口臭小将便是东海龙王的太子。”

旁边的姜原眼神一闪,仔细打量下方叫骂的银袍少年。

他倒是没第一时间认出,这便是当初应傲来国之请,率龙宫水兵前去讨伐落叶岭乌金妖王的七太子,因为当时他只见过七太子的龙身,并未见到其人身模样。

但姜原心头有种熟悉,对此也有些猜测。

“我的鱼将?!”

一声愤恨大吼突然响起,却是金真子。

这水神瞪着七太子的银枪,咬牙切齿。

原来那长枪上还挂着鱼妖的尸体,举起之时,血水哗啦啦流淌,而这也是七太子有意为之。

七太子抖了抖枪上尸体,嗤笑道:“这是你的鱼精?下属鬼鬼祟祟,我看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嗯?原来是个河神。”七太子斜眼瞥过金真子,满脸讥讽:

“你一小小水神跑到海上撒野,真是不知死活,我问你,你有天宫谕令吗,就敢擅离职守?”

金真子本就被鱼妖的惨死刺激的不行。

因为这乃是他用天箓赏赐点化而来的,不说耗费掉的宝贵资源,只说那是他成为水神后,收揽的第一个下属,却被人随意虐杀,岂能心平气和?

七太子接下来的一顿嘲讽,更是让金真子彻底爆发。

这新晋水神从不是好心性,否则也不会困死在鬼仙。

要知道,其师兄东阳真人可是已成神仙道果,其师侄魏伯阳也修成了人仙道果。

方面大耳,面相三十来岁的昆元子,是金真子这一辈最小的同门,只有五十来岁,也得了鬼仙道果。

困死鬼仙也罢了,金真子还没投胎重修的魄力,甘愿转为神祇,受香火桎梏,神道驱遣。

而成了神祇,受了灵霄天箓,便不再是自由身,未得天宫法令,不能擅自离开神府。

按理来说,金真子私自离开大泽地,已是触犯天规,只不过是海中洲神道初立,还没那么森严。

但不管如何说,七太子的那句“擅离职守”,却是直戳到金真子痛点,既让他有渎职之罪,又点破了其已不是仙道修士,不再自由随心的窘迫。

“哇啊啊,气煞我也!”

金真子双目充血,状若癫狂的提起天河寒剑冲下云端,狠狠砍向七太子。

“道友小心。”

“师叔!”

众人还没来得及阻止,七太子已经甩掉鱼妖尸体,叫一声“来得好”,停枪迎上金真子。

呛!

海底寒铁所制的银枪,撞上了天河砂铁所制的寒剑,伴随着一声爆鸣,荡起的气劲将附近的雪花瞬间击碎,又将翻腾的海面一下抹平。

交击过后,金真子面色一白,瞬间觉察到了自己与七太子的武艺差距,连忙挥剑挡开刺来的银光,飞身后退,从囊中取出一杆令旗。

那令旗泛着水气灵光,旗上游动着“三江口”青色符字,正是河神令旗。

姜原曾经见过济水河伯的河伯令旗,比这令旗要更神异,上面的符字也是金色。

金真子攥紧河神令旗用力一挥,顿时便有汹涌的水浪从海中逆卷而起。

金真子再一挥,那水浪哗啦化作漫天刀枪剑棍,斧钺枪叉,噼里啪啦打向持枪追来的七太子。

“嗤”

七太子望着铺天而来的水形兵刃,直接乐了,“当着我龙族的面,使御水法?”

“吼!”

七太子张口,一阵龙吟荡过,比金真子用令旗召来的更大水浪轰然冲起,不止将所有水形兵刃拦下,还反将其吞噬,自身变得更汹涌。

“去!”

七太子抬枪一指,那汹涌的巨浪哗的化作数条水龙,嘶吼着扑向金真子。

“遭了!”

金真子大惊失色,连挥令旗驱散水龙,但那水龙只是扭了扭身躯,便挣脱令旗,怒吼着咬来。

《镇妖博物馆》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