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十六章 再见游徼官

“所以,现在是西游的哪个时间点?”

孙悟空大闹地府硬消生死薄,是在学道归来,东海龙宫取了金箍棒,与牛魔王等结成七兄弟后的一次酒宴。

老猴称孙悟空为大圣,还说孙悟空已经上天为官。

那么被封弼马温,自号“齐天大圣”,第一次花果山大战等事,都已过去。

姜原记得,孙悟空在天宫做了半年的齐天大圣,然后才吃蟠桃,乱瑶池宴,偷兜率宫金丹,一顿闯祸后溜出天宫。

之后发生第二次花果山之战。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孙悟空会在天上待一百八十多年。

那么如今过去多少年了?

老猴也说不清。

它说自己最先知道的,其实是七圣大战托塔天王、哪吒太子等天兵天将的传说。

姜原听着好笑,明明是孙悟空的战果,哪有什么七圣联手大战天兵天将。

那六妖魔给自己脸上贴金就算了,却遮掩了孙悟空的名声。

直到孙悟空大闹地府,强消死籍的事迹彻底传开,老猴方才明悟,它的一身际遇竟是缘于孙悟空。

于是生出前往花果山谢恩的执念,并已经在路上走了三年。

无法从老猴口中得知确切时间点,姜原只能自己推测。

西游记中有两个确切锚点。

其一,自然是取经开始于唐贞观十三年。

其二,便是孙悟空在王莽篡汉时,被压五行山。

姜原对历史了解不深,知晓的都是被大众所熟知的东西。

比如刘邦,汉武帝,王莽篡汉,光武帝刘秀等。

至于具体的时间和具体事件,就不清楚了。

根据原身留下的记忆,比较有传奇色彩的孝宣皇帝刘病已,逝去不到三十年年。

而现在的汉帝叫刘骜,刚即位三年。

姜原对这位汉帝很陌生,不知道距离王莽篡汉还有多久。

如今的天下并没有王莽的名号,倒是有个权倾朝野的外戚王氏,王莽应该出自这个王氏吧。

若是有腾云驾雾的本事,倒是可以去帝都长安打探一下,可惜姜原修为不行。

再说,这可是个神魔世界,有四大部洲,有天庭地府,有神仙佛祖。

再用姜原记忆中的历史去推测,怕是会刻舟求剑。

“哎呀,真是头疼。”

姜原苦恼的放弃推算准确时间了。

总之,此时差不多该是孙悟空成为了“齐天大圣”,但还没大闹天宫。

想到这,姜原不头疼了,却从心底涌起一阵苦水。

“穿越到这个时间段,有些尴尬啊。”

若是来的早点,就不去搞什么神道灵霄天箓了,直接去找孙悟空,跟着一同跨海求道蹭机缘多好。

即便是晚一点,穿越到孙悟空刚从方寸山归来的时候。

姜原也可以学那个独角鬼王一样,直接投奔花果山。

再费费心思,让孙悟空在消生死薄时,顺便把“姜原”的名号也勾去。

再再晚,就第一次花果山大战前后,也行。

此战孙悟空必定大胜。

可以在招安时,鼓动孙悟空携大胜之威,从天庭那索取些仙丹妙药。

比如七品灵霄天箓有的,可直达鬼仙果位的太乙丹。

总之不管怎么样,都比现在这个时间好!

孙猴子要还在天宫做着有名无实的齐天大圣,此时到花果山有什么用?

去拍马流二元帅的马屁?

孙猴子要是祸乱完了蟠桃宴,跑下界了,姜原一到,岂不正撞上第二次花果山大战。

这一战孙悟空可是败了。

花果山群妖死伤无数,还被二郎神把家都给烧了。

姜原捞不到半点好处,还会有性命之忧。

至于大闹天宫,以姜原现在的层次,别说参与,围观都没资格,那还得有上天宫的本事。

之后就是五行山下五百年。

“唉——”

姜原一声长叹:“要不,我现在回头去找找方寸山,看看那斜月三星洞还开门收徒不?”

叹一口气,依旧抑郁,不由得又叹一口气。

“这不尴不尬的时间啊.......”

姜原的异常,引起了背篓里的老猴好奇。

怎么好好的,突然就叹气了?

老猴传声询问:“道友为何叹气不止,老猴我可能帮忙?”

老猴似乎在讨好姜原,可姜原并不领情,没好气的回道:“马上进城,你不是要隐匿吗?”

姜原已经走了近一个时辰。

道路的两侧不再荒芜,而是田野起伏,阡陌交错,热闹的村庄时隐时现。

刚刚经过一片高坡杏林,不少雍容贵妇,闺中少女在其中游玩散心,还有些乘牛车的文人雅士,聚在一起谈天说地。

显然,这已是城郊了。

远处也已出现城池轮廓。

齐家村寨的人告诉过姜原,此地是济北国的谷城。

而济北国是兖州北边边境,往东北方向走,就能进入青州。

随后,可以顺着四渎之一的济水,直抵东洋大海。

姜原会在前面的谷城稍作休整,然后直接去济水。

老猴一直让姜原不必忌惮城隍,但接近了城池,又说保险起见,它要隐匿在老躯内,不会再随意出声。

姜原欣然同意。

尽管和老猴才相处不到半日,但姜原已是满肚子怨气。

问题源头,就是老猴那无声无息的神念。

这妖怪的神念,比阴神厉害得多。

老猴就是依仗这神念,堪破了姜原的化虎能力。

问它如何做到,老猴说是从姜原的元神“看”出来的。

元神,不同于阴神,阳神,也非简单的指灵魂,而是与肉身相对。

人之有二,肉身与元神。

灵魂散了,可以招魂,可以重聚。

肉身没了,可以化鬼,可以修尸解仙。

但元神若散了,必死。

无论姜原如何变化,他的元神始终如一。

姜原当时一惊,试探着询问他的元神外形。

他想知道是现在的肉身模样,还是和前世一样。

老猴连忙解释,说它是“感知”到的,并非亲眼看见。

而且以它的修为,想看也做不到,要看清一个人的元神模样,得是天仙修为。

姜原有些失望,但也有些安定,同时暗自警醒:

以后化身大虎,要谨慎了。

不过,这只是加深姜原对老猴的忌惮。

他的怨气,则是老猴利用神念,随意侵入姜原脑中。

老猴百般保证说只是一种传音入耳的小术,并不能探查姜原的思维。

而且它的假托肉身,早已僵化,没法利索开口。

若是强行开口,就会宛如机械玩偶,徒增麻烦。

姜原见识过老猴的开口,确实交流困难,只得勉强接受。

最后一点,姜原最不爽,却也最无可奈何,所以让他怨气很大。

那就是,老猴的神念超出姜原的能力范围,完全可以在暗处时刻监视他的举动。

一路以来,姜原总有种赤裸裸的感觉,十分别扭,难受至极。

而这一点,老猴知道,但也无奈。

因为无论它怎么保证,姜原都没法定心。

姜原的怨气不除,安全感不满足,一人一妖的关系便无法融洽。

老猴是不愿如此的。

它是有私心,对姜原没有彻底坦诚。

但真不想因为别扭,闹出什么意外,而耽搁了去花果山的事。

花果山是它最大的执念。

所以,它只能放低姿态,主动讨好姜原。

正如此时。

被姜原怼了一句,老猴也不恼,继续道:“莫非道友还在气我,不告诉你小龙虎丹的服用方法?”

姜原皱了皱眉,没说话。

老猴干脆道:“也罢,我便直接告诉你吧,只是千万记得我的劝告,莫要轻易尝试。”

姜原的风沙袋里,除了方鼎,还有颗大小如拇指,浑圆一体,异香扑鼻的丹药。

便是从狸妖尸体上得到的小龙虎丹。

护送老猴去花果山的酬劳之一,便是教姜原服用此丹,直接筑基入门。

即完成筑基三步的第一步,存想内观蕴气感。

一离开齐家村寨,姜原就开始追问了,老猴却推脱起来。

说是服用丹药,乃是走捷径,与天夺机,会引发不小的动静。

附近若有神府,定会被惊动。

南瞻部洲神府、庙宇遍地,不安全,等出了海,再告诉姜原。

姜原如何会相信,只当老猴是在稳住他,让他尽心办事。

此时老猴松口,姜原当即喜道:“快说快说。”

老猴口吐莲花:

“这小龙虎丹的‘龙虎’之意,取的是金丹秘法中的‘调和龙虎’。”

“此丹可帮阴神契合阴阳,壮魂滋魄,可帮妖修填补漏缺,乃是北阳山神丹道之精华。”

“平常服用此丹,只需在阴阳交汇之时,以无根水吞服。

而若想靠此丹完成入门筑基,还得在服丹时,引阴鬼入体捉丹,从而借阴鬼之眼内观,化阴鬼而生气感。”

“老猴我说的动静,便是在这引鬼,化鬼。”

“神府庙宇的基本之责,在于安定阴阳两界。除此外,才有山府镇地脉,水府调风雨,城隍护凡俗。”

“你要引鬼入身,就是在动乱神府地域的阴阳秩序,自然会勾来麻烦。”

“唯有到了茫茫大海之上,没了森严神府,才不用顾忌。

所以我猜劝你出海后,再服丹。”

姜原确实没想到服用个丹药,会这么麻烦。

只能说,捷径不好走。

或许是老猴以己度人,以它熟知的妖性,来揣测姜原。

妖怪大多桀骜不驯,定力不足,行事凭本能。

老猴怕姜原忍不住诱惑,莽撞服丹,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耽搁它的行程。

姜原听罢,忽而笑道:“我理解老猴你的顾虑了,但你实在是小瞧我姜原。”

“行,那就出海再说。”

姜原坦然拒绝,倒是把老猴弄得有些措不及防。

似乎猜到了老猴反应,姜原接了一句:“那花果山山遥路远,你我既然结伴,便该互相多坦诚,信任。”

“不要居高临下的摆姿态,有什么就说什么,我自会决断。”

后面一句话,姜原说的很认真。

老猴此时也反应过来,它和姜原的别扭根源了。

它之前与白羊,狸妖等同行,是无可争议的领头核心,又自恃修为高,便不可避免的傲慢起来。

狸妖等是妖怪,信奉强者为尊,并不抵触。

姜原却是重自尊的人类,可惜老猴没能及时调整态度。

但是,老猴并非没接触过人类。

姜原和它接触的普通人,人类修士都不同。

可是又它说不上,那不同点到底是什么。

而此时,老猴突然间明白过来,姜原的独特是什么了。

自信!

他没有人类普遍的妖怪厌恶,也没有对妖怪时的卑微惧怕。

面对自己这个尸解仙,最初的惊奇过后,不恐惧,不谄媚,极其自然的便将自己摆在对等位置。

最大的不满,就源于老猴的高高在上。

可他明明不过只是掌握了个化虎小术,连修行都没入门,哪来的底气?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姜原不知老猴心中所想,也没空去猜,因为前方出现了护城河。

护城河上铺着吊桥,城门上有大字——“谷城”。

“老猴这便隐匿了。”

耳边话落,姜原彷佛感觉到身后背篓里一下没了声息。

笑了笑,随着进城人流踏上吊桥。

忽然,身后传来喧哗,随即是轰的议论声:

“快看,好大一头白羊,哎呀,那眼眶在滴血,不会是妖怪吧?”

“就是妖怪!城门上都贴着捉妖悬赏呢?”

“悬赏上只是说有妖魔,没说是头羊妖。”

“真是妖啊,那抬着妖怪的人,就是捉妖法师?不像啊,怎么跟猎户似的。”

番茄免费阅读小说

姜原心头一惊,连忙缩到人群后面,压低草帽,然后回头。

就见一队披甲带刀,全副武装的人马,牵着猎狗,擎着鹰隼,威风凛凛的走来。

身后跟着几个仆役,呼哧呼哧的抬着个四脚朝天的肥硕大白羊。

那白羊浑身是伤,已失去行动能力,只瞪着个圆鼓鼓眼珠,不停流淌猩红鲜血,很是瘆人。

赫然是那羊妖。

姜原望着那妖怪,目露惊愕,但很快移开,死死盯着队伍中间的熟悉身影。

赭红武袍,大腹便便,小小的眼睛,只是不再笑眯眯,而是满脸冷厉。

其旁边,是个身材高大,腰胯环首刀,背有长弓的意气风发少年。

正是北阳山游徼官郑伯威,和他的侄子郑元吉。

“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怎么能准确追到了这里?”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