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十七章 新的十草

“让开让开,别看了,小心妖怪发狂吃了你们!”

郑伯威等人刚过了吊桥,便有一队官差快速从城中奔来,又是挥棍棒,又是吓唬的将围观人群驱散。

然后面色一变,腆着笑脸凑到郑伯威面前,讨好道:“郑大人您可算来啦!”

“您不知道,城里大户都快把县衙大门给踏平,老爷们愁的头发都白了。”

《逆天邪神》

郑伯威挥手止住那领头的小吏的絮叨,一指身后白羊:“你们这闹妖,我郑某也不安稳,看见那羊妖了么,昨夜大闹北阳山府。”

小吏顿时瞪大了眼,随即恢复谄笑:“哎呀,那么厉害的妖怪,都被郑大人轻松拿下,怪不得老爷们一直念叨着您。”

郑伯威被逗笑了,点了点面前小吏,笑骂道:“你这方大头啊,真是名不虚传。”

“别拍马屁了,快带路,解决你们的妖孽,郑某还得去给山神送羊妖呢。”

很快,欣喜的官差领着郑伯威等人进城,往县衙而去。

隐藏在人群里的姜原,这时明白过来,郑伯威的目的不是他。

不过,羊妖肯定登上了北阳山神的黑名单。

郑伯威如今抓到了手,不赶紧去找山神邀功,怎么一路抬着,跑到这来降什么妖孽。

莫非这的妖孽犯了比闯山府盗丹药,还要大的恶行?

姜原怀着好奇,走向贴在城门口的捉妖悬赏通告。

一眼扫过,姜原乐了,直呼好一个游徼官。

也不对,作为游徼官,神道与世俗的沟通,缉妖降魔,的确都是他的职责。

可是放着大闹山府的恶妖,祸乱授箓仪式的邪魔,不去管,反而大老远的跑到此处,去抓个行盗的不知名妖孽。

这好么?

不过倒是很符合,姜原对郑伯威的市侩印象。

原来,谷城近日出了只妖孽,不仅偷盗府库官钱,还将城中大族、豪商的钱财地窖,给搬了个空。

县令、县尉、县丞,连同城中大户共发悬赏,以千金为酬,招法师捉拿妖孽。

姜原觉得,谷城的官吏之所以不停去请郑伯威,是因为所谓的妖孽,只盗大户。

若是偷的都是些平民百姓,那些老爷不会这么急切。

而郑伯威来此,也肯定不是为了区区千金悬赏,必有其他东西。

姜原称之为“关系”。

他终于明白,为何郑伯威不过是区区北阳山游徼官,却能送人进东岳泰山神府了。

姜原摇头笑了笑,这样也好,自己能松一口气。

“但是谷城是不能久留了,尽快离开吧。”

为何不立即就走,因为他有件事要办。

进城后,姜原拦住个路人问道:“朋友,城隍庙怎么走?”

然后顺着指的路,径直来到城隍庙前的大街。

只见庙里信徒们进进出出,庙前大街则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这是个香火鼎盛的神庙,其上空,必定飘浮着祥云般香火气团。

姜原停驻在街口,目光扫过川流人群,突然一动,朝着一个隐蔽巷子而去。

“求求您,呜呜,我娘病了,我要去庙里给她祈福,给我留点香火钱吧。”

“你老娘病,干俺们什么事,快掏钱!”

巷子里几个面相凶狠的男人,围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

书生躺在地上哀嚎,乞求,男人们一边踹打,一边抢夺书生的财物。

姜原悄然上前,抓住一个贼人的后脑,砰的按到砖墙上,顿时血水乱溅。

“什么人?”

有个贼人回头,姜原一拳挥过将其鼻梁打断,再一肘子砸到太阳穴,这人就直挺挺栽倒。

一共五个贼人,连来人都没看清,就一个个躺了下去。

而那书生,只看到戴着草帽的猎户身影出现又离开,然后恶人昏厥一地,他的钱包落在眼前。

姜原带着搜刮而来的钱财,走入庙街的一间酒舍。

“老板,来壶酒,再来些吃食。”

等到吃饱喝足,姜原来到前台结账,顺口问道:“城里有卖马的吗?”

这间酒舍不大,是对父子在经营。

年老的父亲负责收账,接过姜原递来的酒钱,笑着回道:“您要是买骑马,咱这小县谷城可没有,买来拉车的话,西街口今天有几匹驽马在卖。”

“多谢告知。”

姜原突然将背篓放在柜台上,又递过去些铜钱:“老板,我去看看那驽马,东西能暂时寄存在你这么?”

老汉连连推开铜钱,将背篓抱到柜台下面,笑呵呵道:“宵禁前,您随时来取就是。”

“谢谢啦。”

姜原拱拱手,转身走出酒舍。

老汉儿子在一旁听到整个经过,收拾了酒壶碗碟过来后,探头往背篓里瞅。

啪!

老汉一巴掌把儿子拍开:“乱瞅啥,干你的活去。”

“一个猎户罢了,能有啥好东西。”

年轻人撇撇嘴,给人添酒去了。

姜原远离了城隍庙大街,顿觉一阵轻松。

“终于离开那老猴的视线了。”

没错,姜原是在躲避老猴。

为此,特意把背篓放到城隍庙旁边的酒舍,让城隍替他监视老猴。

姜原口口声声说要和老猴互相信任,互相坦诚,如此作法似乎有些虚伪。

但是姜原始终记得,自己处于弱势地位,而老猴站在强势位置。

弱者不能天真的寄希望于强者的自觉。

他只是耍些小心思,办件私事,并不是要算计老猴。

只见姜原左拐右拐,很快离开人群,钻进偏僻破败的巷子。

等到周围再无旁人,姜原从风沙袋中取出方鼎。

“震青巽玄”

法咒一出,五色光华应声从鼎内涌出,将其淹没。

绚丽光华中,鼎身上的山川花鸟等云纹迅速隐去,显现出四面浮雕。

依旧是十类草木图!

姜原吐了口气,之前他就隐约猜测会是这种变化,如今果然。

由此,姜原也推测出方鼎的“机制”了。

集齐鼎上出现的十草,便能得到一颗大丹,并有用相应十草布置出的阵法。

而凑齐当前十草之后,就会出现新的十草。

那么,会出现几轮?

姜原猜测,应该是十次。

这次新出现的十草,代表“佐”、“使”的七草皆为普通古老草药。

而代表“臣”的两种草药,其中之一是灵芝。

可看看那菌盖上出现的升腾祥云,就知道绝非普通灵芝,而是灵草。

代表“君”的,无需说,更是灵草无疑了。

这是一种形如麦穗的灵物,九种瑞鸟丹雀环绕其周,张嘴长鸣,彷佛在歌颂那灵物。

姜原突然想起研究过的一本古籍,那上面记载的一种灵草,似乎与这很像。

九穗禾!

据传是炎帝神农氏教民耕种五谷,圣德感天,有丹雀衔九穗禾而来,炎帝将其种下,培育出了不死药。

“不死药?!”

姜原心脏砰的狂跳,很快冷静下来后,又觉不可能。

按照他的推测,一共会出现十轮,这才第二轮,不至于直接跨到了不死药。

这九穗禾应该仅是一种特殊灵物。

姜原又想到,第一次的十草只需一种灵草,现在的第二次需要两种,“君”药也变成特殊灵物。

那么依此推测,下次就需三种灵草,“君”药会更特殊。

姜原心惊:如此下去,日后怕是需要仙草才行!

不过转念一想,需要的灵物特殊,但给的丹药、阵法也会更强。

姜原又期待起来。

回到眼前。

灵芝草与九穗禾需要从长计议,但是剩下的八种古老草药,可以开始准备了。

“震青巽玄”

姜原记下草药模样,念动法咒将方鼎变回普通形态,离开偏僻巷子,直奔药铺。

“客人您要抓什么药,可有方子?”

“你拿纸来。我需要这几种草药,你们看看有没有?”

姜原趴在药铺柜台,快速勾勒出八种药草。

药铺伙计瞅了两眼,双目茫然,慌忙去请老师傅。

老师傅来了,接过完成的画像,眉头飞速皱起,开始不停的拽胡子。

“冒昧问一句,您这是要配什么药?”

好一会儿,老师傅才抬起头,捏着额头问道。

“我炼丹。”

姜原回了三个字。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