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二十七章 河府长史

骤然出现的蛟龙,动作迅猛果断。

便见其尾巴一甩,郑伯威化身的神将被抽飞,再一摆,姜原从水中漩涡里脱身飞出。

“吼!”

最后一阵震天龙吟,洪水便裹挟着鱼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退潮,缩回远处的河道。

漫天的狂风暴雨,也顷刻间无影无踪。

月光挥洒到湿漉漉的地面,折射出莹莹光泽。

蛟龙之威,令人骇然!

姜原重重摔在地上,没等起身,又被龙吟震得头晕目眩,直到龙吟停下,方才摇摇晃晃起身。

还没站稳,河伯之子嘶吼着“还我令旗”,朝他凶狠狠的扑来。

“玄微公子!”

就在这时,那细长优雅的蛟龙滑游而下,落地化作个身穿锦袍的青年,一伸手,将河伯之子牢牢按在原地。

刘玄微拼命挣扎,肩上手掌却像大山般沉重,而且越来越重,渐渐的,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就见这河伯之子鼓着充血目光,仰头怒视青年:

“敖永,我的事轮不到你管,快放开我!”

“你的事?!”

蛟龙敖永被这句话激怒了,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扇过去。

啪!

刘玄微被扇的脑袋一歪,砰地跌入地上水洼,溅起满身污泥。

下一秒,男孩捂着红肿的脸,眼眶含泪,歇斯底里的嘶吼道:

“你敢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啊?”

敖永怒气勃发,喘着粗气骂道:“我是济水河府长史,你擅自盗取河伯令旗,肆虐凡俗,我不仅有资格打你,还要将你关进寒狱!”

刘玄微听到“寒狱”,身子一抖,惊惧道:“你,你敢,我父亲.......”

敖永手一翻,亮出一个水纹玉符,语气冰冷的打断道:“河伯手令在此。”

刘玄微不敢置信的望着那玉符,崩溃了,哭喊着扭头就跑:“你骗我,我父亲绝不会让我进寒狱,我要去找他!”

敖永没有丝毫去追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信手抛出腰间玉带。

就见那腰带迎风即涨,须臾间化作一条玉蟒,飞快缠上刘玄微,任由男孩怎么挣扎,全都无果。

“敖永你这条臭水蛇,我恨你!”

“你敢关我进寒狱,就等着,我一定把你扒皮抽筋!”

敖永皱眉冷哼:“聒噪!”

玉带应声而动,直接封住刘玄微的嘴巴,咒骂顿时消失,只剩呜呜。

敖永将刘玄微扔在脚边,转身看向姜原,郑伯威等人,暗自叹了口气:

唉,自己堂堂河府长史,竟然得帮个熊孩子擦屁股。

郑伯威早已散去符咒,恢复原身,这时上前行礼道:“北阳山游徼,见过长史,今天这事.......”

敖永抬手止住郑伯威的话头,当场承认错误:

“今夜之事,无需狡辩,就是我济水河府做错了。”

“河伯迎亲未归,我敖永,代他向诸位道歉。”

从化为人形,到现在,敖永始终维持着挺拔身姿,下巴也一直高抬,明显是个高傲性子。

cxzww.com

然而这话一出,那高昂的头颅便低了下去,挺拔的脊背也深深弯下。

郑伯威连连摆手,作势虚扶:“长史快快请起,不至于此,不至于此。”

姜原嫌恶的瞥了眼白胖游徼,脚步一移,避开了敖永的鞠躬。

敖姓,龙族?

只是不知是不是四海龙王一族。

姜原对这位河府长史印象不错,因为直到现在,河伯令旗还在他手中。

此人,不,蛟龙降临时,高喊“河伯令旗,谁敢觊觎”,说明非常珍重河伯令旗。

可将姜原甩出洪水时,却并未乘人之危夺走令旗。

看他摆出的这番真诚姿态,显然是准备道歉之后,再光明正大的索回。

与之相比,郑伯威事前口口声声要竭诚合作,方才却想趁机夺走河伯令旗,显得虚伪多了。

当然,此人肯定不是要占据河伯令旗,而是令旗在手,事后与济水河府谈判,能获取到更多好处。

姜原甚至猜测,郑伯威可能存着,连他一同顺手拿下的心思。

某种程度上,敖永算是帮了姜原一把。

或许,这位神府长史也是有意为之。

躬身几息后,敖永方才直起身。

抬头时,正好与姜原目光对上,姜原眼中流露的欣赏让河府长史微微一愣。

虽然疑惑,但手握河伯令旗的姜原态度友好,无疑让其轻松许多,便见敖永冲姜原点了点头。

姜原同样愣了下,然后本能的点头回应。

一旁的郑伯威,恰好发现了一人一龙的隐秘互动,暗暗吃惊:

这两位认识?

莫非这个“姜原”(郑伯威认为姜原被夺舍了),跑来青州的目的,就是来找这济水河府长史?

郑伯威不停地揣测姜原身份,乃是另有他意。

他怕自己抓鼠妖的事,会惹得北阳山神生怨,就想从姜原这个,被小游太一神君发令通缉的邪魔身上,找点回补。

刚才无视姜原呼救,既是为了先一步拿到河伯令旗,也确实有顺便拿下姜原的心思。

不过现在见到了姜原与敖永的微妙互动,这种小心思当即烟消云散。

姜原自然不知道郑伯威的各种心思,只是目光转过那张胖脸时,暗道:这游徼官的表情,怎么那么怪。

这时,敖永再次开口,无论姜原还是郑伯威都精神一震,再无闲心。

只听敖永道:“游徼与这位阁下仗义出手,让玄微公子恶行未成,保全了河伯声名,我济水河府愿献酬劳,以表谢意。”

郑伯威还想客气两下,敖永直接继续道:

“济水之中,翡翠珍宝确实不少,可以这些俗物为酬劳,则显诚意不足。”

“不如两位说出所需,且看我河府能否帮到。”

此言一出,郑伯威大喜,暗道元吉有救了。

但是,游徼官没有当场道出所求,而是转头看向自家部属,抱拳说道:

“诸位兄弟,今日之功乃是成于众兄弟的齐心协力,非我一人之功,功劳理应共享。”

“只是元吉他,唉,你们也知道,他有志仙道,若不能尽快的彻底修复神魂损伤,怕是鬼仙无望。”

“所以,可否请兄弟们容我私心一次,郑某日后必.......”

郑伯威话没说话,便被张、方两位巡山捕快打断:“游徼今日怎么婆婆妈妈,元吉可不只是你侄儿,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安神法士们也笑道:“我等天资不足,不敢妄窥仙道,早把希望寄托在元吉身上了。”

郑伯威明白了部属们的心意,感动道:“好,好,那小子日后成道,若是敢忘了诸位今日之恩,我打断他的腿。”

巡山捕快张仁哈哈笑道:“元吉真得了仙道果位,那腾云驾雾的,游徼怕是都抓不着他了。”

“他再成仙,也是咱的侄子,我打他,看他敢飞!”

郑伯威瞪了瞪眼,说罢也笑了。

对着部属们重重一点头后,转身向敖永开口道:

“在下有个侄儿,十六岁,刚得灵霄天箓,今夜被一妖邪夺舍,导致神魂大损,正在高洼村中修养。”

“贵府可有修复神魂之物?”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