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七十一章 潜入妖府

“呜——”

云中吹起号角,荡向四面八方。

下方的傲来国兵马,应声而动,拉开军阵,吼叫着向山中小妖冲去。

“吼!”

龙吟声震响天地,一条修长的小银龙摆动着身躯从乌云中飞出,盘绕在落叶岭上空。

随着银龙飞舞,狂风开始大作,水气朝着山岭聚集,整个落叶岭转瞬间沉入狂风暴雨的汪洋。

哗啦啦,大雨如注,天昏地暗。

天空中的乌云忽地落地,巡海夜叉率领着数百虾兵蟹将,挥动着青黑鱼叉跳下云头,在漫天风雨中扑向山中群妖。

《仙木奇缘》

直到这时,黑风中的妖王才骤然惊醒,相信了龙宫是真要动手。

怎么回事,俺哪里招惹龙宫了?

回想巡海夜叉方才的怒叱,妖王只觉滑稽。

俺吃个人,用得着你东海龙宫跑到陆地上征讨?

再说,哪有妖怪不吃人的?

东海之上吃人的妖怪多了去了,也没见你龙宫去为民除害。

妖王说的也没错,一般妖怪吃人,别说龙宫,便是天庭都懒得管。

比如青鳞大王,在双珠岛附近打劫过往船只,拿人做腌肉,巡海夜叉不照样与其结拜。

所以这妖王愣在风雨中好一会儿,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为何龙宫要来打他。

妖王之所以未联想到迎仙观,主要是长春仙人喝的酩酊大醉,正在落叶岭里呼呼睡着,还未返回迎仙观,自然不知迎仙观的事已经败露。

再者,也是傲来国行动果断,发现迎仙观的尸骸,当即将长春仙人定为妖孽,并请动龙宫兴兵讨伐。

又恰逢妖王款待来访好友,喝的大醉,丝毫没来得及察觉。

其实正常来说,傲来国的反应也不会如此迅速。

其中缘由,一是宋绮红,那位女中豪杰本就是雷厉风行之人,又担忧弟弟宋晖的安危。

二来,妖王与长春仙人弄得太过,那迎仙观内的尸骸,许多都身份不低。

另外还有不少的世家贵族子弟,如宋绮红的弟弟一般,离奇失踪。

所以在宋绮红的全力促使下,就有了这场雷霆行动,打了个妖王措手不及。

暴雨中,小妖们的惨叫此起彼伏,妖王彻底被激怒:

“该死的龙宫,你们欺人太甚!”

仰天一声怒吼,妖王擎起钢刀,御着黑风朝着飞舞的银龙杀去。

“嗤~”

小银龙回首嗤笑,也不见动作,漫天雨水化作一颗颗钢珠,劈头盖脸的打向妖王。

妖王毫不畏惧,怒喝一声“看我法宝”,张口吐出一颗鸡子大的珠子。

那珠子在雨中滴流一转,一片刺目白光爆闪而过。

“我的眼睛——”

小银龙发当即出一声惨叫,朝着下方摔去。

这位龙王七太子为自己的傲慢轻敌,付出了代价。

妖王张口吞回白珠,狞笑着朝下坠的银龙扑去。

时刻注意着太子战况的巡海夜叉,鱼叉一挥,御起一片水光怒吼着冲来相救。

一瞬间,落叶岭上厮杀的人与妖,全都停下动作,仰头望向坠落银龙。

昏沉的风雨中,那抹银光是如此耀眼。

不过,并非所有有灵性的目光,都聚焦在那银龙身上。

妖阵的后方,就有一只脱离战场的斑斓大虎,正闷头狂奔。

自然是用了虎丹的姜原。

姜原其实也没料到战斗会这么快就开始,还以为双方会僵持一些时间,若是拖到天黑,或许还会等明日再开战。

如今这种场面,只能说那位七太子是真性急。

大战开始后,姜原化身猛虎,贴着战场的边缘小心上山。

妖王对上小银龙时,他已经到了妖阵后方,等人与妖的目光都被银龙吸引,立即抓住时机快速脱离战场。

没管身后的龙吟妖吼,姜原顶着漫天风雨寻找妖府所在。

走着走着,踩到一处落叶堆,脚下突然一空,身体当即失去平衡,轰然滚入落叶堆里。

“噗噗”

好在不深,姜原吐着满嘴树叶,很快爬出来。

一只怪鸟扑腾着翅膀,从头顶急匆匆飞过,这是只小妖。

姜原顿时一喜,连忙追向那鸟妖,绕过一个山坳后,前方豁然出现一个洞门。

鸟妖径直冲进洞门,一路嘶声叫道:“不好啦,龙宫打上山了。”

留守洞中的妖怪惊叫道:“龙宫怎么会打咱们,大王呢?”

“大王正与一条银龙大战,让我来喊救兵。”

“那快去叫醒广寿老爷。”

姜原没听见洞中的对话,找到洞门后,他便退到隐蔽处,缩起身子安静等待。

落叶岭虽然被风雨笼罩,但风雨也只在这片山岭,远处的夕阳余晖依然清晰可见。

卧在树丛里的大虎,就直棱棱的盯着天边余晖,静待最后一丝阳光落下。

天色变化极快。

那洞府中的妖怪还在整顿,准备去前山战场支援时,太阳彻底落山了。

树丛中,赤红虎丹拖曳着长尾金光,缓缓扯去斑斓虎皮。

几息过后,披着赭黄法衣的姜原晃晃脑袋,走出来。

如今,从虎躯恢复人身后残留的认知障碍,姜原只需要几息时间就能恢复了。

快速从法衣中取回衣物穿好,稍作休息,姜原一拍肚脐,冷雾喷涌之中,化作三尺小人。

小人无声的笑笑,雾气一卷,隐去身形,然后穿过树丛,靠近妖府洞门。

呼啦,一群小妖急慌慌的奔出,赶去前山战场。

姜原在暗处倾听片刻,那洞府之内静悄悄,似乎已没了妖怪,便不再迟疑。

无声无息的潜入妖府,迎面是一条走道,走道之后是个宽阔大厅。

此时大厅里一片狼藉,倾倒的酒桌,崩碎的酒罐,遍地的血肉残羹。

大厅一侧绑着几个人类残躯,旁边架着三口大锅,一口煮着内脏肠子,一口飘着人头,一口炖着人骨。

当姜原的目光落到了大厅的正座,顿时周身雾气涌动,眼中的愤怒再也压不住,差点直接显出身形。

只见那桌上摆着一个玉盘,盘中是一个开膛破肚的婴儿!

婴儿破开的肚子里,还冒着热腾的血气!

姜原好一会儿才止住颤抖的身子,死死咬住的牙关蹦出两个字:

“该死!”

就在这时,收在赭黄法衣里的方鼎,颤动了一下,把姜原从暴怒中唤醒。

方鼎感知到了九穗禾。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