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龙族:重回十七岁 >龙族:重回十七岁

第二百九十二章 欧米伽

砰砰砰!

耳边似乎隐约有枪声响起,路明非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医疗区病房里,路明非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床边睡过去了。

等他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绘梨衣静谧的脸。

暗红的发丝覆在她精致的脸上,她眼帘紧闭,长长的睫毛偶尔在颤动。

看到这一幕,路明非笑了一下,站了起来。

随着站起身来,路明非此刻才发现他的手原本一直被绘梨衣拉着。

原来这个女孩在入睡前都在拉着他。

她的喜欢,她的爱,从来不加以掩饰。

不管是对于世界的好奇,还是对于他人的喜欢,她都是以最直白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感情,任何人一眼都能看穿。

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染缸,可这个女孩还是那样纯粹,纯粹到路明非有些担忧。

因为纯粹的人总是容易吃亏和受伤。

在漆黑的夜里,灯火如同希望。

可黑夜不会喜欢灯火,如同乌鸦不会喜欢天鹅。

而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保护着这美好的一切。

把绘梨衣的手轻轻的放进被子里,路明非的视线落在了诺诺的病床上。

那个魔女一样的女孩,这几天安静得让路明非有些怀疑她性格是不是变了。

而且这几天来,诺诺也特别嗜睡。

除了和他们一起出去走过一趟之外,她大多数时间都呆在病房里。

医生说这是在暴风雪里呆的时间过长的后遗症。

嘭嘭嘭。

敲击窗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路明非回头看去,窗户里,淡金卷发,穿着单薄睡衣的女孩正朝着路明非看来,神色焦急。

路明非连忙走了过去,心情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

他靠近了窗户,如此近的距离,窗户里的女孩依然显得有些模糊。

“你是谁?”路明非低声问道。

他的视线落在女孩手里抓着的布袋熊上,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一时间想不起来。

女孩张大着嘴巴,似乎在大声的述说着什么,可是路明非一个字也听不见。

似乎看到路明非疑惑的目光,女孩给路明非打起了手语,“快离开,这里危险!”

“危险?什么意思?”路明非尝试着蹩脚的手语。

“梦!快走!”女孩显得无比的焦急。

路明非还欲说什么,却见女孩朝着他招了招手,同时打着手语道,“跟我来!”

“跟你来?”路明非不由惊了一下。

女孩不是窗户的投影吗?他怎么跟?

在他疑惑的同时,女孩不断的催促着。

路明非见状,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窗户。

只见窗户外,女孩静静的站着。

风雪骤然大了起来,吹得女孩单薄的睡衣猎猎作响。

似乎是太冷的缘故,女孩的脸色冻得有些苍白。

她紧紧的抓着布袋熊,似乎布袋熊是她仅有的温暖。

“你......?”路明非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这个女孩有实体?

女孩没有理会路明非惊讶的目光,只是示意路明非跟来。

路明非连忙走出了病房,只见女孩正站在走廊朝他招手,然后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你怎么回事?你是谁?”路明非见状,连忙跟上。

...

...

病房里,原本熟睡的绘梨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她宝石般的眼眸静静看着路明非怪异的举动。

在绘梨衣的眼里,路明非在自言自语,甚至对着空气低声说着什么。

看着路明非这诡异的一幕,绘梨衣想起了她醒来后不久时,路麟城曾经对她说的话:

loubiqu.net

“绘梨衣,我的儿子明非陷入了巨大的危险当中,可能有某些隐秘的存在要对付他。”

“他的脑子里被龙王寄生了,现在有可能随时会陷入臆想症,幻想症,乃至妄想症,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们需要帮助他,避风港里有最好的医疗系统,如果你发现明非的异常,请一定要告诉我。”

“我不能没有这个儿子,我们要找出问题所在,才能治好他。”

“我不想我的儿子疯了,请你一定要看好他。”

以上是路麟城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其实绘梨衣那时候并不觉得路明非有什么问题,她也本能的并不相信路麟城。

就算路麟城是路明非的父亲,绘梨衣下意识的也是有些不喜欢。

因为路麟城给她的感觉有些不舒服。

而且她本来就对父亲这个概念没什么感觉和印象,曾经的橘政宗自称是她的父亲,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

当然,还有一个叫上衫越的。

绘梨衣记得那个叫上衫越的拉面师傅。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个叫上衫越的拉面师傅,拿着一份鉴定报告整天往源氏重工跑,说他是她的父亲,说她其实是他的女儿。

甚至那个拉面师傅还三天两头的在她的学校赌她,围在她的身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各种事情。

其唯一的目的,好像是让她叫他父亲。

对此绘梨衣表示十分的不理解,为了减少这个拉面师傅的烦恼,而且也为了不迟到,绘梨衣勉为其难的叫了他一声父亲。

然后,绘梨衣还记得那个拉面师傅就像疯了一样,激动得不成样子,甚至当众跪在地上嘭嘭嘭的磕着头,甚至磕破了皮,把绘梨衣都吓到了。

哥哥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带人把那个拉面师傅揍了一顿,揍了一顿之后拉面师傅就老实很多了,但还是会经常往源氏重工跑。

在绘梨衣的印象里,父亲应该是很激动的,可路麟城却没有这种感觉。

绘梨衣反倒感觉路麟城很冷静。

甚至她一度怀疑路麟城在故意骗她。

直到昨晚路明非对着窗户问她和诺诺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时,绘梨衣才感觉到奇怪。

看着路明非像是跟着空气在走,绘梨衣红宝石般的瞳孔微微颤动,显得有些担心。

在不吵醒诺诺的情况下,绘梨衣悄悄起身,打开了病房的门跟在了路明非的后面。

...

...

“你是谁?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不说话?”路明非走在女孩的身边,低头看着女孩问道。

路明非觉得女孩很像零,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就是女孩有些矮,路明非低头甚至能够看到女孩头顶上的雪花。

零不可能这么矮。

而且零是白金色的卷发。

女孩没有说话,她似乎没法说话。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路明非问道,伸手拍了拍女孩头顶上的雪花。

女孩没有管,她的右手紧紧的抓着布袋熊,左手则是拉住路明非的手腕快步走了起来。

路明非任由女孩拉着,他们出了医疗区,朝着另一片建筑走去。

看方向,那是居住区。

女孩拉着路明非从一条条巷道走过。

她好像知道执勤人员的巡逻轨迹一样,总是能够轻易的避开执勤人员,卡在执勤人员和摄像头的死角方位内行走。

“你是这里的人?”路明非问道。

只有长期生活在避风港里的人,才会这么熟悉这里的地形。

这里所有的摄像头位置,以及巡逻人员的路径,乃至巡逻的时间,都在她的脑海里。

女孩依然没有回答路明非,她的目的性似乎很强,她好像要带路明非去什么地方。

直到路过一条巷道时,路明非的瞳孔忍不住的缩了缩。

巷道里,有着大片大片冻结的鲜血。

看鲜血的颜色,似乎才发生不久。

“快,三队跟上!”

一群急促的脚步从一侧跑过,声音冷酷,“她跑不远的,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地狱犬准备,一二队已经找到了她的踪迹。”

“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那群人远离,路明非才从阴影中走出,神情疑惑。

避风港似乎又发生了重大事件。

女孩没有理会路明非的疑惑,拉着路明非继续走。

她的步伐并没有任何停顿,很快就上了居住区A区的一栋楼。

看着熟悉的路径,路明非的眼神逐渐疑惑。

直到女孩在其中一间门口停下时,路明非才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因为这是她妈妈的房子。

难道和她妈妈有关?

在路明非疑惑的目光下,女孩看向路明非,又指了指紧闭的房门。

路明非看懂了女孩的意思,对方是想让他打开。

虽然有些疑惑,路明非还是尝试了一下。

妈妈似乎并没有锁门,路明非只是轻轻一推,便推开了。

路明非和女孩走进进去。

客厅里熄了灯,里面有着一股呛人的烟熏味。

那是刚刚烧掉纸张的味道。

“妈?”路明非皱了皱眉头,寻着这股味道,朝着乔薇妮的房间走去。

他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答。

妈妈似乎并不在家。

路明非打开了妈妈的房门。

妈妈的房间有些简朴,一张书桌,一张床,一个衣柜就是大件。

路明非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目光很快就落在了火盆上。

火盆里还残留着纸张的灰烬。

显然那股烟熏味就是这里传出来的。

妈妈烧了什么东西?

路明非带着疑惑来到书桌前,他的目光很快就被书桌上放着的相框所吸引。

他拿起相框,看着上面的照片,嘴角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笑意。

原来妈妈还有着这张照片啊。

路明非记得这张照片,那是他参加田径长跑后,他们一家三口拍的。

也许是因为烧剩灰烬的缘故,照片上新沾了一层淡淡的灰。

路明非小心的用袖口擦拭了一下。

这个时候,小女孩拉了拉路明非的衣角。

路明非放好相框,低头看去,只见小女孩指了指最底层的抽屉。

带着疑惑的目光,路明非拉开了最底层的抽屉。

抽屉了,放了厚厚的一叠文件袋。

路明非看了一眼女孩。

女孩见状,点了点头。

她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路明非的心情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有些抗拒。

他觉得他不应该看。

可是女孩这时候朝着比划了起来,打着手语,“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我想知道的?

路明非瞳孔一缩,仔细的盯着女孩。

她怎么会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她又为什么知道这里?

她究竟是什么人?

可是女孩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她只是认真的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深吸了口气,把里面的文件袋都抱了出来放到桌面上。

厚厚的一叠文件袋,粗略看去,大概有二十多份。

而最上面的一份,以一个字母‘ω’来代替。

“欧米伽?”看着那个标红标粗的字母,路明非皱了一下眉头。

ω是希腊字母欧米伽Ω的小写。

在希腊字母中,第一位是α,代表一切的开始。

而ω,则是希腊字母中的最后一位,代表一切的结束,一切的终结,一切的终焉。

这是什么什么意思?

带着疑惑,路明非打开了封口袋,取出了里面的文件。

【项目名称:ω】

【实验进程:绝密】

【实验时长:未知】

【ω危险性:迄今为止还未曾发现其有危险倾向,可控】

【作用:ω是解决人类与龙族最重要的秘密武器,这将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路明非看着手里的资料没有说话,这似乎是避风港的秘密。

路明非在卡塞尔冰窖的时候,就知道了妈妈乔薇妮是从事龙类基因研究工作的,这些资料,似乎也和龙类有关系。

里面记载着的东西,都是和龙类相关。

而这个ω的项目,似乎对于避风港来说很重要,以至于字体都被标注成为了红色。

路明非开始翻动着文件。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细看,一只宽大的手掌就按在了文件上。

路明非心中一惊,他刚刚完全被文件的标题吸引了,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有人靠近。

“是我。”路明非下意识的要反应,一道温和的声音便让他停下了动作。

转头看去,只见穿着白色制服的路麟城正看着路明非。

他的胶框眼镜上,还沾着一点细碎的雪花。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明天还要进行实验呢。”路麟城整理着资料,把文件重新放回封装袋,同时说道,

“儿子,这可是避风港的绝密资料,没有委员会授权是不能轻易看的。”

“你妈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资料也不锁好,她还是这么粗心大意,回头要好好说说她才行。”

相关推荐:超级美女系统随缘变了妹子地府归来末世:开局一座红警基地卡牌武神爸这好像是北宋全球领主:开局成为沙漠领主末世:全球领主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影视从流金岁月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