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灾厄之冠 >灾厄之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暴风雨前夕!(求订阅

内海上,海浪翻滚不休,带起了阵阵涛声。

泛白的浪花,在夜晚中,依旧泛起了澹澹的白色,远处法波尔的船只正在缓缓下沉,人们高声呼喊。

但声音却好似停止了。

不单单是人的声音!

还有海浪的声音!

当那窥视出现的时候,歌德就感觉一切静止了。

窥视一闪即逝。

刹那间,一切恢复了正常。

但是歌德却是全身汗毛炸起。

就如同深夜在幽静的树林中独行时,突然在灌木丛蹿出了一条毒蛇般,不仅危险,而且致命。

不过,这目光并不是注视着他!

而是手中的【龙血结晶】。

不!

更加准确的说是……

法波尔七世!

歌德若有所思。

这个时候,一直隐匿在暗处的大公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用眼神询问着歌德,确认歌德没有问题后,隐蔽地打了个手势,走向了思姆来.克。

“这里先交给恩姆来.克了。”

“思姆来.克、歌德,跟我会熊堡。”

大公这样说完,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思姆来.克快步跟上。

而造就得到大公示意的歌德,则是走到了玛格丽达.玛格跟前。

“想不想报仇?”

歌德轻声询问道。

“想。”

玛格丽达.玛格马上点头。

“想,就跟我来!”

歌德说完转身就走。

玛格丽达.玛格立刻跟了上去。

带着大公卫队站在码头另外一侧的恩姆来.克则是满是惋惜地叹了口气。

“歌德还是太心软了。”

“给我的话……”

“给你的话,你怎么做?”

一直消失了数天的格吉尔.克走了过来。

“当然是牢牢的把玛格丽达.玛格牢牢地把握在手中,然后……把这里所有的法波尔贵族都杀了——他们的财产、资源,都落入自己口袋,并且,发布声明,法波尔内属于他们的财产,也是属于我的。”

大公次子说着,又叹了口气。

“你信不信,你敢这么做,父亲绝对把你腿打断。”

格吉尔.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就算打断腿,我也要这么做。”

“可惜,关键人物不是我,是歌德,而歌德?”

“又是我弟弟……唉!”

大公次子连连叹息着。

不过,很快的,大公次子就回过了神。

他看向了自己另外一位弟弟。

“你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基本上没问题了。”

格吉尔.克这样回答着。

“什么叫做基本上没问题了?”

“就说是不出意外,就没问题了。”

“那除了意外呢?”

恩姆来.克皱起了眉头,面容变得认真。

关乎家人的时候,这位大公次子总是格外认真。

他可是知道格吉尔.克的麻烦。

不是小麻烦。

是极大的麻烦。

“除了意外,我就自己去熊堡地下守陵,让先祖看护我,实在不行……我就一头撞死在先祖棺材上,自我了断。”

格吉尔满不在乎地说道。

大公三子是故意的。

他希望气氛轻松点。

只不过,他刚说完后,就发现自己兄长眉头皱得更紧了,脸上的神情则是又些许怪异。

瞬间,大公三子想到了什么。

“恩姆来,你不会是也想?”

“嗯。”

“我的问题比你严重的多,那样的力量不单单是侵蚀着我的身躯,还想要污染我的意志——所以,我也在考虑是不是选择在熊堡地下的祖陵中自我了断,最起码,不会受害到你们……但是,我感觉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大公次子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不同于面对自己的父亲、兄长大人。

面对格吉尔的时候,恩姆来是不会隐藏什么的。

不仅因为,两人情况差不多。

还因为,父亲、兄长大人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他这点事儿根本不值一提。

“对啊,多支撑一段时间。”

“等那些家伙现身,我们给他们一个好看。”

“‘他们’?”

“狗屁!”

格吉尔附和着,声音逐渐低沉,眼中杀意四露。

“不论‘他们’是谁,我都有把握将‘他们’留下,格吉尔你的话?”

“给我打下手就好。”

恩姆来.克嬉笑着一拍自己弟弟肩膀。

格吉尔又翻了个白眼。

“谁给谁打下手,不一定呢!”

“反正歌德来了,有歌德在,兄长大人就不会再在细小的事情上吃亏,甚至可以更快的踏入到与父亲相同的境界,到时候,有着父亲、兄长大人的保护,以歌德的天赋,一定也可以踏入‘传奇’——北境拥有三位‘传奇’的话,基本上就安全了。”

格吉尔这样说道。

“三位‘传奇’?”

“还不够……”

“我认为可以更进一步——‘他们’不是自称世界的黑手、暗幕吗?”

“你猜猜‘他们’的实力怎么样?”

恩姆来.克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法波尔的方向。

“你想?”

格吉尔眯起了双眼。

“战火应当远离北境。”

恩姆来.克笑道。

“对啊!”

“不仅战火要远离北境,‘他们’的财产也应当要遗留在北境!”

格吉尔点了点头。

接着,兄弟两人相视一笑,心中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而此刻,在熊堡之中,大公、思姆来.克和歌德围坐在一起。

“这就是乔治六世的后手啊!”

“这个混蛋在十年前……不,应该是更早之前就和法波尔七世接触过,有了现在的计划——而被懵逼的法波尔七世,大概率知道了‘他们’,但是却不完整。”

“所以,才会有了眼前的局面。”

“让我想想啊!”

“以乔治六世那混蛋的做法,一定会若有若无的提醒法波尔七世小心‘他们’,却又在法波尔七世能够找到的犄角旮旯中,放着类似‘他们’比一般‘传奇’强,却强不过能够‘龙化’的‘传奇’。”

“这该死的混蛋!”

说到这,大公撇着嘴角,咒骂了一声。

“之前的目光,就是‘他们’吗?”

歌德则是确认般问道。

“嗯。”

“应该是‘他们’。”

“‘他们’锁定了法波尔七世,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大公确认地点了点头。

“歌德不会有事吧?”

思姆来.克问道。

“不会的。”

“‘他们’并不会认为自己被一个小小的三阶职业者发现,他们的注意力一定会被法波尔七世所吸引,而且会选择合情合理的手段,处理法波尔七世。”

大公摇了摇头。

“怎么处理?”

歌德询问着关键点。

“无非拉拢或者消灭。”

“但按照乔治六世那混蛋的布局,拉拢肯定会失败。”

“那就只剩下了消灭。”

大公叹息了一声。

“消灭吗?”

“所以……”

“玛格丽达?”

歌德皱起眉头,看向了大公——在刚刚,大公示意他带回玛格丽达时,歌德就有所猜测,但是被证实后,依旧感到惊讶。

玫瑰家族和郁金香家族的仇恨,早已无法化解。

那有什么是可以让出身玫瑰家族的法波尔七世合情合理死亡的呢?

自然是郁金香家族出手。

那玛格丽达.玛格就是最合适的。

也是最合情合理的。

只是,玛格丽达.玛格的实力……

嗯?

北境!

克家!

玛格丽达.玛格的实力不足,但是玛格丽达.玛格和北境克家的关系匪浅,一旦把北境拉下水的话,那一切就不同了。

不仅能够顺利地干掉法波尔七世。

还能够顺带探测大公真正的实力。

下意识的,歌德抬起头看向了大公。

“就是歌德你想的那样。”

“那些家伙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父亲,我们主动出击吧!”

思姆来.克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干掉‘他们’!”

大公长子沉声说道。

“我也想!”

“但是,难度太大!”

“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谁,甚至连‘他们’有几人都不知道——唯一的蛛丝马迹,还是我在追查乔治六世时,无意中才发现的端倪。”

“如果不是翻看过先祖的一些笔记,我会认为这是乔治六世给我挖的坑。”

“事实上,他就想这么干。”

“但我运气不错。”

“可我们不能一直靠运气。”

大公摇了摇头,否决了长子的提议。

“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

“那些家伙联系法波尔七世会消耗一定的时间——按照乔治六世的布局,法波尔七世一定会不自知的拖延时间,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剑来》

“在这段时间内,我会找到乔治六世那混蛋。”

“然后……”

“和他结盟!”

大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公长子一愣,歌德却是恍然。

“我们势单力孤不说,还缺少信息。”

“拉他入伙儿是必须要的。”

“还有,斯基芬斯.斯坦贝克也是。”

“他也会成为我们的盟友。”

“当然!”

“还有鲁德士、雅图克、利达尔等国家,我就不相信这些国家里一些知道内情的家伙,甘愿坐以待毙,我会想尽办法联合他们。”

大公补充着。

之后,大公叮嘱着一些细小的注意事项。

等到从大公房间走出来时,歌德面容凝重。

他再一次感到了压迫感。

比之前的压迫感更强。

“我的命好苦啊!这才过了几天安心日子啊?”

“为什么这种麻烦事,总是找到我啊?”

歌德问着自己。

答桉?

自然是没有的。

也许是命运?

也许是性格?

或者……

干脆就是不够强?

歌德归结为后者。

呼!

他深吸了口气,对于下一步的计划,做出了略微调整——‘锚点世界’变得危险起来,他需要去‘秘境时间’获得更加强大的实力了。

一旁的思姆来.克似乎也下定了决心。

“歌德。”

“嗯?”

歌德看向了思姆来.克。

“我需要离去1-2周左右,家里暂时由你照看。”

“1-2周?”

“明白了。”

歌德立刻点头。

他看着思姆来.克眼中的决然,已经猜到了思姆来.克准备干什么了。

晋升‘传奇’!

思姆来.克也感受到了压迫感。

自然是需要去突破的。

思姆来.克一拍歌德的肩膀,转身就走。

步履坚定,身影一往无前。

歌德目送着思姆来.克离去,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这才转过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玛格丽达.玛格坐在那,神情哀伤、微微出神。

这位郁金香家族次女虽然本质上有点接近茜拉,但是比憨傻状态下的茜拉要聪明一点儿,她很清楚自己兄长在临死前为什么要那么说。

郁金香家族完蛋了!

在法波尔境内的郁金香族人,应该是死伤殆尽了!

不然的话,她的兄长,不会让她寻求北境的庇护!

对于家族想要干什么,玛格丽达.玛格一直心知肚明。

但,她却逃避着。

她总认为自己是女人。

只需要按照父亲、家族的想法嫁给一个好人家,为家族带来更多的帮助就好,但是事到临头时,她才发现她不想这么做。

所以她跑了。

会不会因为是我的逃跑,才让家族失败的?

不由自主的,这个想法出现在了玛格丽达.玛格心底。

郁金香家族次女陷入到了相当的自责中。

说到底,她对自己的父亲、兄长,还是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

人啊。

总是这么矛盾。

既绝情,又深情。

有专一,有花心。

甚至可以在花心的同时,面对每一段感情都是专一且投入,并且让自己的后代发出‘为什么都是我妹’的感慨。

可事实上呢?

又都不是我妹。

复杂,矛盾组成的,也许就是人生。

玛格丽达.玛格现在的情况就是类似。

她曾不止一次希望郁金香家族消失。

她认为只要郁金香家族消失了,她就快乐了。

可真的当郁金香家族消失了?

她剩下的只是空虚和不知所措。

歌德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大概明白了玛格丽达.玛格的状态了。

“你认为是你造成这一切的?”

歌德问道。

玛格丽达.玛格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呵,女人,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歌德冷笑着,抬起了玛格丽达.玛格的下巴,神情轻蔑地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

“你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自以为是的女人!”

歌德捏紧了玛格丽达.玛格的下巴,语气越发冷漠。

被捏紧下巴的玛格丽达.玛格想要反驳,但是下巴连带着脸颊都被捏紧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尝试了几次后,最终……

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在玛格丽达.玛格哭出来时候,歌德就松开手,顺势将玛格丽达.玛格揽入怀中。

没有什么话语。

这个时候不需要什么话语。

动作才是最好。

“歌、歌德你的手、手。”

抽泣中的玛格丽达.玛格突然泪眼婆娑地抬头说道。

“哦?”

“习惯成自然了。”

歌德很是自然地回答道。

至于手?

习惯成自然了,那就要继续习惯下去。

玛格丽达.玛格脸红了,开始挣扎起来——以轻哼为主要挣扎手段,配合着略微扭动身躯做为辅助,最后,选择埋头在歌德胸口。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或者说……

她也不知道做没做好准备。

她现在就是想要找个人依靠一下。

恰好,歌德出现了。

恰好,歌德还不讨厌。

恰好,歌德长得还很好看。

恰好……

玛格丽达.玛格找了太多太多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了,总之就是一句话,她选择了接受。

只是——

“看在我尽心尽力安慰你的份上,能不能借我3000w金克?”

歌德用越发温柔的声音问道。

玛格丽达.玛格:???

她都准备好了!

突然来这么一句?

合适吗?

合理吗?

玛格丽达.玛格抬起头,看向歌德的目光中,充斥着愤怒。

此刻的郁金香家族次女,再也顾不上平日里的优雅与涵养,一句脏话就是脱口而出。

“歌德.韦恩,我XXXXX!”

“唔……”

“你都这么骂我了,能不能再多加点金克?”

歌德思考后,这样询问。

“你混蛋!”

“放开我!”

“王八蛋!”

“你给我松手!”

玛格丽达.玛格再次挣扎起来,这一次的挣扎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挣扎了,不仅手抓、脚踩,还咬人。

“啧,咱们在商量嘛,怎么还急眼了?”

“大不了不用加了,就3000w金克。”

歌德一本正经地说道。

“3000w金克?”

“没有!”

“1个铜板都没……诶呀!”

玛格丽达.玛格还在说着,歌德突然撒手了,本就挣扎的郁金香家族次女,立刻向着一旁摔去,歌德袖手旁观,并没有搀扶的意思。

而是,就这么看着郁金香家族次女一个侧翻,站稳了身形。

嗯,郁金香家族次女穿的是裙子。

“裙子下为什么会穿裤子?”

“这可不是淑女的行为。”

歌德叹息着。

“要你管?”

玛格丽达.玛格瞪着双眼,抬脚就向歌德踹来。

歌德一把抄住了对方的脚踝,啧啧有声地叹息道。

“踹人也不是淑女行为。”

歌德一边说着,一边向后挪了两步,玛格丽达.玛格立刻蹦跃着,随着歌德的牵引而前进,然后,又随着歌德推动,而后退。

歌德思考了一下,对着玛格丽达.玛格支撑的脚掌,轻轻一踢,顺势握着对方脚踝的手掌一拉。

立刻,玛格丽达.玛格就被摆成了一个一字马。

平时练习武技时,玛格丽达.玛格不止一次摆出这样的姿势。

但与平时的坦然不同。

这个时候的玛格丽达.玛格满是羞涩、恼怒和一点点说不清楚,到不明白的……兴奋。

“松手!”

“难道你这就是绅士所为了?”

玛格丽达.玛格斥责着。

“绅士?”

歌德笑了,举手将玛格丽达.玛格的那条腿抬高。

随着角度的变化,一字马立刻变得凸显起来。

不过,就在歌德准备把玛格丽达.玛格的那条腿举过头顶的时候,玛格丽达.玛格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瞬移!

郁金香家族血脉秘术。

或者说,觉醒天赋。

下一刻,玛格丽达.玛格出现在房间角落,那柄名为‘花芯’的细剑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中。

歌德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长剑。

是霍迪斯交给他的那柄剑。

名为——

【血虐之刃】!

【血虐之刃:这是霍迪斯家族传承的宝具,当霍迪斯继承它时,曾经的宝具早已经光辉暗澹了,它的名字不为人所知,它的锋锐暗藏剑鞘之中,只有当夜深人静时,霍迪斯才会拔出它细细擦拭着,且告知着它,自己的愁苦,原本暗澹的它越发暗澹了,它并不需要这些】

【效果:1,斩刃;2,血刃;3,噬血;4,血域,5,杀戮之欲】

【斩刃:血虐之刃拥有锋锐的剑锋,当面对防御级别等于低于‘强’级的武器、盔甲时,将会产生切割、穿刺效果】

【血刃:当血虐之刃沐浴敌人的鲜血时,血色笼罩刃锋,它的锋锐将会再次提高一级,达到‘凶’级别】

【噬血:不断的杀戮,会让血虐之刃吞噬鲜血,恢复持剑者的体力,且会让它变得越发坚固、锋锐,当达到极致时,血虐之刃将会提升自身等级】

【血域:血虐之刃的剑刃会发出颤音,将周围的敌人拖入尸山血海的幻觉中,需要进行一次‘心’为1的判定才能够摆脱,当无法摆脱时,就会激起杀戮欲望,不分敌我,疯狂杀戮,直至筋疲力尽】

【杀戮之欲:当使用者手持血虐之刃时,都会自动进行一次‘心’的判定,当‘心’的判定未通过时,将会产生不可抑制的杀戮欲望】

(标注1:血虐之刃的剑鞘,有助于遏制杀戮之欲,当血虐之刃归鞘时,杀戮之欲不会产生)

(标注2:现在血虐之刃出鞘后,‘心’判定为3,不会手持时间增长而增加判定难度)

(标注3:源自秘境,可以自由带入秘境)

……

嗡!

在歌德腰间,剑鞘中的【血虐之刃】被歌德握住的瞬间,就发出了颤音。

哪怕是剑鞘还在,但是那股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玛格丽达.玛格的耳中。

愉悦、嗜血。

且,迫不及待。

她的眼中出现了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情形,虽然下一刻就消失了,但是那无数尸体堆砌成的山峰,猩红如河流般的鲜血,依旧让玛格丽达.玛格吓了一跳。

歌德真要杀我?

玛格丽达.玛格忍不住想道。

然后……

她默默地收剑归鞘。

“你是不是玩不起?”

“我开玩笑的。”

玛格丽达.玛格这样说道。

歌德微笑依旧,手掌没有离开剑柄。

玛格丽达.玛格立刻补充道。

“你说要借3000w金克也不是不能考虑……”

“我怎么会玩不起呢?”

“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开玩笑。”

“我们可是朋友呐。”

歌德立刻松开了剑柄,一脸微笑地走到了玛格丽达.玛格身边,拉起了对方的手,就要再说些什么时,玛格丽达.玛格却抢先说道。

“你要告诉我怎么复仇!”

“你刚刚说过,我跟你来,你就告诉我。”

“当然!”

歌德先是笑了一下,然后,用认真的神情看着玛格丽达.玛格道。

“不过在此之前,有个问题问你。”

“你……”

“怕死吗?”

郁金香家族次女皱眉思考了片刻。

以郑重无比的表情,点了点头,掷地有声地回答道——

“怕!”

------题外话------

PS 肥龙调整作息,早上还顺带做了个核酸,这章更得完了……抱歉的说~还有大家别忘了515.asxs.领奖啊~肥龙早上还抽中了1块钱和515.asxs.币的说~嘿~

作者颓废龙其他书: 猎魔烹饪手册 恶魔囚笼 最终之旅 翡翠之塔
相关推荐:主神从废土开始海贼世界之随波逐流人道永昌全民冒险:开局捡到红龙蛋木叶之任务达人欢乐道士圣商穿越到山海经一梦倾天叶氏修仙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