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唐奇谭 >唐奇谭

第二百七十六章 居家

日上三竿的清奇园里,难得睡了一个懒觉的江畋,也正在舜卿的服侍下,坐在床头吃着早食。因为昨晚完成了夜游的余兴节目后,将阿姐悄无声息送回去,再转回清奇园,差不多已经是四更天了。

而作为抱枕的明翡,在江天醒来之后,已经被阿云被抱走前去洗漱和另行喂食了。因此,在竹面蒲席的床榻上,只有舜卿带来的小猫“锈斑”,在精力十足的上下爬跳和时不时挠爪、亲昵蹭磨着。

只是江畋也注意到,自己将这只小东西从右徒坊里带出来,养了也有好几个月的功夫;但看起来依旧没长大多少,略比巴掌大的那么一只。若不是看起来毛光水亮且精力十足,还以为出什么问题了。

但是,按照日常兼职猫奴/铲屎官的舜卿所言,这只小狸奴日常里却是吃的一点都不少;而且鬼精鬼精的时常会消失不见,偶然间可以见到它在房上衔着鼠雀什么,似乎是在额外给自己加餐一般的。

因此,这段时间听流小筑里的每个人,都毫无例外的收到了它送来的猎物,或者说是意外惊喜/惊吓;甚至有一次它还把一只半死不活,脚戴金环的鹧鸪,给放在明翡的脑袋上,也将阿云吓得不轻。

今天的早食相对简单,鸡头米与桃仁碎、臊子丁做得三花饼,配上清淡口味的牛羹孛托;因此,江畋就算吃饱了之后,也依旧懒洋洋的不想起来。因此,他干脆一边逗猫,一边坐床听取舜卿的汇报。

片刻后,阿云也抱着梳洗穿戴好的明翡,安静款步的走了过来,将她放好在一边,就低眉顺眼的恭候在一旁;静静倾听着舜卿的细述和江畋时不时的问答。唯有问到她或是明翡的时候,才应答一二。

虽然她们所说的,几乎都是日常的细碎琐事,但是江畋听起来却一点腻烦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看着这几张活色生香、各具风味的面容,心中隐隐生出一些涟漪,难道这就是名为“家”的归属感么?

但是这种轻松而安逸的晨间时光,也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先是老顾让人送来了,早间最新出炉的文抄和官报,然后是舜卿在这段时间,根据长安城内所积累下来的大小事项,所整理出来的一份剪报:

紧接着,从道政坊又送过来一份厚实的账目;却是分做内外两份的簿籍。对外的一份则是由裴氏名下,代为变现的那些钱票珠宝等物;大概有一成到三成的折水,但这也是短时内将其变现的必然代价。

而另一份的内账目,则是由阿姐/蕙香所代持之下,陆续伺机置办下来的产业;其中既有若干家可以继续提供稳定出息,属于前店后居的坊间物业;也有按江畋的要求置办的,大小两处水力机关工坊。

相对前者,后者就不是一件简单和轻松的事情了。要知道作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京畿道境内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处水道的落差附近;都已经被林林总总的水力作坊/机关工场,给见缝插针的占满了。

也可以说每一处可以建立起水力机关工坊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式的早已经有主了。要知道,当年唐明皇给忠心耿耿侍奉多年的高力士,最大的一样赏赐,也不过是渭水上的几座水碓收益而已;

因此,在这些遍布八百里秦川的泾渭流域,林林总总的成百上千座工场/作坊;要么是属于皇庄或是军屯庄、官办的产业;要么就是在朝中王公贵胄、公卿大臣的背景下,由一些资深富商巨贾所持有,

因此在这件置办下这两间工坊的事情上,阿姐背后的道政坊裴氏,可谓是出了很大力气,或者说对自己卖了老大的人情。因此,其中较小的一家水利工坊位于京畿道咸阳县境内,毗沙镇的南白渠边上。

属于一个已经失去靠山的庇护,而决定变卖京中持有的家业,回归外域养老的安西胡贾所有;因此,他贱卖掉这处工坊的唯一理由,就是换取一个官面上能够令他全身而退,不至于株连下去的承诺而已。

而另一家较大规模的则是位于泾水上游,关内道与京畿道交界处的华原县,九稷山脚下;前一任的持有者乃是具有军器北监背景,长期为朝廷军队提供配套业务的,诸多军造世家之一的破落门第子弟;

因此,在易手之后也基本不会留下任何的手尾,理论上只要坐享其成就好了。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两处水力工坊,属于什么都可以沾点边的典型营造工坊,虽然还维持着数百人的生计,但也盈利微薄。

因为,在失去了原本军器南北监的渊源和人脉之后,维持工坊经营的产出,主要就只能面向附近的军屯庄和民间市场。因此从性价比上来所,甚至还不如长安城内外那几处,只要坐收食利的坊间物业。

但是对于江畋来说,这个反而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只要确保这两处工坊,能够继续维持运营下去就好,哪怕是小幅亏本的倒贴钱也行。因为他要的只是工坊本身产出,所提供名义上的掩护和行事之便。

这就是他知道了另一个时空和世界线的存在之后,所进行的未雨绸缪式准备。现如今,随着“时空孔径”逐步成形,这种准备工作也将迎来了新的契机;还有什么比在两个时空中互通有无的利益更大?

也许,所谓的最难辜负美人恩,莫过于如此了。想到另一个时空,自己和阿姐可能存在于海东之地的后裔;江畋也因此有了更多的规划和想法。首先,他要想办法画出几份设计图,并将其变成实物再说。

在这个太平盛世的浮华外表之下,所隐藏大变时代的暗潮面前,自己也要想方设法一边在体制内积累力量,一边尝试着攀一攀科技树,来作为自己本身力量之外拓展影响力,和保护身边人的辅助手段了。

正在慢慢的思量和规划之间,江畋忽然就见到了最新文抄上刊载的一条见闻,或者说是一条讣告:“东都畿观察都防御使高文泰,突发急症殁于家宅,荫补乃子高师秀为营膳郎,于乙亥日扶灵出殡……”

《日月风华》

他本以为将高文泰的尸体带走,制造一个失踪或是潜逃、出走的假象;就能够让官方的后续追查;在歪路上多费一些功夫。但没有想到朝廷中有人,已经迫不及待要对此下定论,或者说瓜分其政治遗产了。

这时候,外间老顾再度前来通报;却是身为录事的令狐小慕也带着一包公文,前来交代公务了。江畋闻言不由无奈的笑了笑,对着在旁垂手恭立的舜卿道:“看来,你要多收拾出一间偏房来,以备万一了。”

然而出乎江畋意料的是,在以下属身份进入听流小筑的令狐小慕,开始与舜卿面面向觎之际。紧接着外间又有一张拜帖,被投送到清奇园来;却在有些熟悉的粉色金花笺上,娟秀骈体书写着:“愿为监司到任贺,忆盈楼扫席以待。”

而落款也没有任何的文字,只有一团精美亦然的流云花剑相辉的图鉴。居然是可达鸭口中始终没能去成,大名鼎鼎平康三曲的总靠山和支柱般的存在,来自忆盈楼的主动邀约。只是江畋见状却是冷笑了一声:

“让人把东西退回去吧,顺便把先前送来的那张钱票也给附上了;就说我和忆盈楼中某些人的纠葛,还有没得结之前,实在不敢接受她们的盛情邀约。小慕,就由你去办理这件事情好了”

“是”看起来心情甚好而始终笑眯眯的令狐小慕,点头应承道:下一刻,她又像是变戏法一般的,从外间拿进来一件器物,而开声道:“官长,这是属下们在清点那些鬼市遗留中,发现的一件旧物。”

随着令狐小慕轻轻拨弹了下那件器物,一贯平静淡然的盲眼阿云,却是突然站了起来面露激动之色。因为那赫然是她曾经日夜终不离手,聊以慰藉残生的白檀琵琶;本以为被埋葬在了鬼市大火之中了。

片刻之后,听流小筑当中就传扬了抑扬顿挫,却又如泣如诉的琵琶声声;又像是主人失而复得的激荡心情,化作了高山流泉、激流飞瀑一般的,坎坷跌宕的直落而下,又波澜飞扬的绕梁直上,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不由停手驻足沉浸其中。

与此同时,在长安朱雀门左内门的通政司内,也有人放下同样的一份官报,而对着代表大内的海公叹息道:“洛都那边还真是等不及了啊,这位高连帅好歹也是,这些年一步步辍升的少壮新晋典范啊!”

“因为,通过睦国公府那边的干系,在这位高连帅背后牵扯出来的渊源,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啊!”然而在场另一人解释道:“因为早年上皇顾念老臣之故,是以臣下多有隐恶,代为遮掩了许多勾当。”

相关推荐:重生之全球投资巨头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穿越诸天做土匪神话:天罡地煞影视人生:从金水桥边开始花式撩妻重燃热血年代灾厄之囚老兵传奇我的金手指是丧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