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516章 传唤章天龙?折中说

周三,上午。

市法院,刑事庭办公室。

刘法官是万万没想到,张伟又一次召开了动议。

你说你小子是怎么回事?

我周二休庭,并且选择周四开庭,是让你们回去休息一天,为礼拜四的聆讯做准备的啊。

结果你小子倒好,不仅没有准备休息,还拉着我陪你一起干活是吧?

能不能好了?

真以为我周三不要忙活的啊,周三又不是双休日,我还有其他工作的好不好?

刘法官虽然很想吐槽这些,但此刻他的面前,不仅站着张伟,还喊着控方的郑奋勇。

不仅如此,张伟这边还“拖家带口”呢。

在张伟的身后,站着杨春媛,站着墨玉珠,还站着墨居仁。

虽然墨居仁现在饱受舆论压力,网络上几乎清一色都是骂他的人。

但他毕竟是市议会的议员,这还没下来呢。

“墨议员,你怎么也来了?”

年轻的刘法官,自然得给市议会的议员面子,客客气气的和墨居仁打起招呼。

“我是被张伟喊来的,我就过来看看,露个脸。”

墨居仁倒是实话实说,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张伟确实告诉他,你只需要来刷个脸就可以了。

刘法官点头笑了笑,然后立马看向张伟,眼神满是询问。

你小子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赶紧麻溜的说清楚。

同样的,一旁的控方代表郑奋勇,也同样看了过来。

“咳咳,既然刘法官问我,那我就说了啊!”

张伟清了清嗓子,随后朗声说道:“我方请求,刘法官再批一张传票出去!”

“再批一张传票?”

刘法官惊了,又来?

你丫的还真是找事啊,这次又是谁?

“张伟,你能告诉我,你要传唤谁吗?”

“刘法官,你放心,对方倒也不是什么难搞的人。”

张伟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他就是章天龙而已啦。”

“谁?”

刘法官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你说的那三个字,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章天龙,东方都市议会的议长!”

但一旁的郑奋勇,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并且惊呼卧槽!

“是章议长?!!!”

下一刻,墨居仁,杨春媛和墨玉珠一家三口,也同样反应了过来。

“卧槽,章议长!!!”

最后。刘法官也终于绷不住了,直接爆了句粗口。

卧槽!

卧槽!

卧了个大槽啊!

刘法官在内心疯狂吐槽。

你丫的张伟是要我死是吧,你传唤谁不好,直接传唤东方都市议会的议长。

“张,张律师,你觉得我刘某人工作顺心吗?”

“刘法官,我感觉你很热爱法官这份工作啊。”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你应该也明白,我很热爱这份工作,所以我不想丢了它啊!”

slkslk.com

刘法官差点就要坐不住了,在座位上挥着手臂咆哮:“你丫的让我签传票,直接传唤章议长是吧,你这是不把我整死不罢休?”

“刘法官你误会了,我相信章议长不是那种瑕疵必报的小人,他是一个宽宏大度的人!”

张伟说着,还朝墨居仁眨了眨眼。

宽宏大度?

刘法官觉得,就算对方再怎么宽宏大度,也不会原谅没事就签传票的自己吧?

再说了,章天龙到底是不是一个宽宏大度的人,这件事谁能保证?

小刘法官觉得,自己如果不想丢了这份工作的话,下次就不能接手有张伟的案子。

“张律师,我感觉……”

“刘法官,你不会是怕了吧?”

就在刘法官欲言又止时,张伟却突然开腔,并且面露揶揄。

怕!

我当然怕啦!

你让我传唤议长,我现在怕得要死啊!

如果可以说真话,刘法官会直接告诉张伟,我心里头很慌!

但他是法官,在面对控辩双方时,可不能表现出畏手畏脚的样子,否则岂不是给市法院丢脸了。

“我捉摸着吧,这样贸然就传唤市议会的议长,是不是有些太唐突了?”

“刘法官,一旦也不唐突,我传唤章议长是有理由的!”

张伟看着刘法官,一脸严肃道:“据我所知,章议长与我当事人的丈夫墨议员存在一些众所周知的矛盾,所以不排除章议长利用职务之便,对我当事人进行打压报复的可能性,我传唤他上庭作证,也是希望能够还章议长一个清白!”

好家伙哦!

刘法官暗呼好家伙。

理由倒是说得冠冕堂皇。

但听你张伟的意思,不还是说章天龙是一个瑕疵必报的小人。

还什么和墨居仁有矛盾,所以打击报复对方,还利用对方老婆的工作使绊子?

如果章天龙真如你所说,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那我小刘岂不是更要完蛋了?

“张律师,这个传唤章议长,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得请示领导啊!”

刘法官没办法,只能搬出领导来。

但他知道,就算请示了也没用,领导那边估计还得把自己一顿骂。

“哦,刘法官,你要打给第一法官是不是,我帮你拨号!”

张伟好似不给刘法官否决的机会,当即走到其办公室前,直接在座机上拨出了一个内部号码。

“卧槽,你怎么知道!”

刘法官惊了,你丫的明明不是市法院的人,怎么知道我们的内部拨号。

可电话已经打出去了,刘法官刚想开口,电话已经接通。

“喂,是小刘吧,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了第一法官的声音。

刘法官见此,只能抄起话筒,“是我,小刘!”

随后,他朝张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赶忙开口解释。

不出意外,第一法官直接在电话里骂了小刘一顿,并且表示你丫的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还要托我下水?

小刘被训斥了,自然是连连道歉,点头哈腰。

但他心里头确实有这么一个打算,凭什么我要背锅,这锅我得分出去,你第一法官也得帮我抗一下。

“这案子你看着办,我不管!”

可惜,第一法官老谋深算,好似看出了小刘的用意,直接丢下这么一句话。

这下子,分锅都分不出去了。

刘法官的脸彻底垮了。

他不仅没有找到帮手,而且还被一顿训斥,心情能好才怪。

“张律师,传唤章议长的事情,你要不还是考虑考虑吧?”

虽然是询问,但小刘几乎是用眼神“明示”了,这传唤章天龙的事,我可做不了主啊。

“刘法官,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张伟看着刘法官,一脸“你咋这么不给力?”的表情。

可刘法官心里苦啊,要不你张伟还是给我挑生路,放过我吧?

“刘法官,既然你说难办,那要不就别办了?”

刘法官一听,感觉心情又好了。

“你早说嘛,那就别办了吧……”

“刘法官,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妥协?”

就在小刘天真的以为,张伟真的会退让一步时,后者的调侃是直接让他无语了。

果然,张伟找准了目标,怎么可能放弃?

“张伟,传唤章议长的事,我真的无能为力啊,我……”

“刘法官,我张某人也不为难你……”

不为难?

你丫的从进入我办公室开始,不就一直在刁难我刘某人?

怎么你这说话的态度,还一副为我考虑的样子呢?

张伟可没去管刘法官内心的逼逼,他好似做出了一番取舍。

“……这章天龙要是传唤不了的话,那就你我各退一步,传唤他的秘书来出庭作证吧!”

“秘书?”

刘法官眼睛一亮,但也一脸奇怪。

传唤秘书又是为了什么?

“刘法官,章议长公务繁忙,如果没办法到场,那就传唤他秘书吧,我相信刘法官不会连一个秘书都搞不定吧?”

区区一个秘书,我能搞不定?

刘法官突然觉得自己又行了。

“张伟,你不要看不起我们市法院的能量,如果只是章议长办公室的秘书,那自然是可以的!”

刘法官大手一挥,直接答应了下来。

不就是一个秘书吗,我刘某人怎么能说不行!

反正只要不是传唤章天龙,你让我传唤谁都可以。

“那就多谢刘法官了,我这边没有要求了!”

张伟道谢一声,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表情。

动议商谈结束,控方的郑奋勇甚至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他全程算是看着张伟和刘法官唱双簧,不过心里头却有一丝奇怪。

他琢磨着吧,好像感觉张伟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传唤章天龙,而是传唤那个秘书。

就连刘法官答应之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也总感觉,自己怎么好像中了张伟的“圈套”呢?

“那么,刘法官,我们先撤了啊,明天聆讯的时候见!”

张伟则是带着墨居仁,墨玉珠和杨春媛三人离开了,毕竟目的已经达到,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走出门时,他还露出了一抹诡笑。

果然,某位鲁姓先贤曾经说过,龙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

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需要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但如果你说要拆掉屋顶,他们就愿意开窗了。

同样的道理。

你说要传唤章天龙,人家身份是市议会的议长,东方都明面上的第一人!

市法院肯定不愿意得罪这位议长大人,要传唤他自然不可能。

但如果你主张传唤议长,随后退让一步,说要传唤他的秘书。

市法院听到你不要传唤议长了,自然会轻易答应下来。

只要不传唤议长,那么传唤谁都不是问题了吧?

其实他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传唤议长,秘书才是真正目标。

……

当天下午。

市议长办公室。

“议长,这是今天的重要信件。”

秘书将一些从重要单位寄过来的信件,放在了章天龙的办公桌上,供其翻阅。

同时,她也将更多的非重要信件,直接丢到了办公室外过道角落的一个垃圾桶之中。

章天龙作为市议会的议长,每天办公室收到的信,得有成百上千封。

而作为议长办公室的秘书,她的工作就是筛选这些信件,将重要信件取出来交给议长翻阅,而不重要的信件那就是垃圾,直接丢了就行。

“嗯,市法院的信?”

章天龙翻开一封信件,结果发现居然是法院的传票。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给自己发传票!

章天龙暗呼一声好胆,我章某人也敢传唤!

到底是哪个法官,吃了熊心豹子胆?

姓刘是不是,你丫的完蛋了!

章天龙说罢,就要捏碎传票,然后计划给那个姓刘的法官一点教训。

“咦,不是传唤我的!”

但他浏览信件的眼角余光,很快发现了最后受传唤的署名。

“是我的秘书?”

章天龙略感意外,这是传唤我秘书的传票,也寄到了我们办公室来。

哦,传唤秘书啊?

那没事了。

章天龙把自己秘书喊了过来,并且将传票丢给了对方。

“议长,这个案子,好像是张伟的案子?”

女秘书翻看了传票的信息后,连忙出声。

“张伟的案子,墨居仁老婆那个案子?”章天龙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明明是杨春媛的案子,照理说应该牵扯不到他才对。

为什么自己的秘书,要被传唤。

“是张伟传唤了你?”

“应该是的吧,不过我做的很干净,不可能被发现马脚才对……”

秘书低着头,自己说话时的语气都有些不自信了。

如果没有被发现马脚,那这个传票是怎么回事?

章天龙也想到了这一点,双眼微眯,“既然如此,我连夜安排你出城,传票就别管了!”

“这案子必须要将墨居仁拖下水,任何人都不能干扰我的计划!”

章天龙朝秘书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点头。

不就是出去避避风头吗,没问题!

“你随便找一个理由,然后我会以我的名义告知市法院一声,就说你已经在收到传票前走了!”

“好的,议长!”

秘书说着,赶忙编了一个理由,随后就准备秘密离开东方都。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市议会大门口,停着一辆车。

车上,正有四个人等候着,盯梢这市议会办公室的方向。

“珠珠,你家里这么大的案子,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呀?”

“憨憨,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嘛。”

“还有你,张伟,你怎么需要帮忙了才想起我,之前珠珠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和她可是这么要好的闺蜜?”

“我这不是怕你太冲动,万一你一个不高兴,直接杀入市议会绑走章天龙,那不是完蛋了?”

“哪有,我是这么冲动的人嘛?”

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某个女生,赶忙摆了摆手。

但坐在后座位上的某人,却内心吐槽。

你丫的战斗力这么猛,真要一激动做了错事,挽救都来不及啊。

他们四人,正是张伟,墨玉珠和夏千月,以及张伟的专职司机张心炎。

“喂喂喂,来了!”

就在此时,坐在驾驶位上的张心炎好似看到了什么,赶忙提醒。

张伟三人也连忙看过去。

市议会办公室的门口,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带着墨镜快步走了出来。

她走出市议会后,连忙抬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机场!”

出租车启动,直奔东方都的机场。

张伟四人见此一幕,顿时明了。

“走,跟上去!”

事实上不用张伟吩咐,张心炎已经发车了。

……

1小时后。

东方都机场,候机大厅内。

秘书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前面的等候区。

她的飞机票已经准备好了,是去龙国西北区域的机票,而且飞机马上就要起飞。

只要坐上了飞机,那么秘书就能暂时离开东方都。

至于法院的传票……不好意思,你传票给晚了,我收到传票时已经坐上了飞机。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坐飞机?

外出公干,看望家人,放假去西北旅游。

理由的话,只要随便编一个就行了,难道你市法院的人,还敢质问我?

我可是议长办公室的秘书,我背后站着的可是市议长章天龙,料想你市法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和章议长交恶吧?

所以秘书有恃无恐,对于法院的传票更是嗤之以鼻。

就算你们发现了问题又如何,只要我用“正规理由”推脱,在案件审理结束前不回来,你能拿我怎么样?

等下一次我回来,就是杨春媛被定罪,这案子已经拍案敲定了。

在杨春媛被定罪之前,我是不可能回来的。

正好,就当给自己放了一段时间的假,还能去西北的大城市散散心呢。

“叮咚,请乘坐xx航线的乘客开始登机……”

听到广播的提示音,秘书知道,自己的航班来了。

“走了!”

她立马起身,就要走向登机通道。

但刚走几步,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小伙子。

秘书毫无意外,被男人撞了一下,整个人踉跄着退后了几步。

“你丫的长没长眼睛啊,不看路?”秘书语气尖酸的骂了一句,脸上满是不爽。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女士,我赶时间,对不起!”

小伙子连忙道歉,低着头,语气充满了谦卑。

“哼,要不是我赶时间,这件事没完!”

秘书盛气凌人,也趾高气昂的骂了一句,就重新挎着包准备登机。

“站住!”

但就在此时,后方响起一声厉喝,就见机场的安保人员突然杀出,将秘书在登机口团团围住。

“我们接到举报,说你身上携带了危险品,存在污染风险!”

安保人员,一个个神色戒备的看着秘书,一脸的慌张。

“你们是不是神经病啊,我要登机了,而且我身上怎么可能有危险物品!”

秘书不敢相信,但看了眼时间,就想着硬闯关卡。

“拦下她!”安保人员可不是吃素的,直接一拥而上,把秘书直接按倒在地。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

秘书还要挣扎,但一个安保人员直接打开了秘书的随身包,随后从中翻出了一瓶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瓶。

玻璃瓶的表面,标记着“骷髅头”和“!”的印记。

这两个玩意,无论怎么看都属于危险品标识!

“这……这什么东西啊,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包里?”

秘书看到这个瓶子,顿时大惊。

这不是她的东西,真的不是她的。

“女士,你涉嫌违反航空安全规定,现在请你和我们去调查科走一趟吧!”

安保人员却不管秘书如何,直接将其押走了。

而在机场不远处,刚才撞了秘书的小伙子,其嘴角露出了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

搞定!

相关推荐:直播:我在异界捡垃圾判官李坏修仙模拟:开局全点气运了文明崛起之帝国征途情感疏导师诗文证道,万古风流一剑仙正经的公子增加了穿越东京,开局激活阴阳师系统三国之猛将雄兵战巫传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