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青蛙找龙妈

感觉到顾曜的眼神直勾勾的,司首微微一笑,反手便是将那颗星辰托上天空。

星辰释放出强烈而温和的光芒,有如第二轮太阳,但少于了灼灼逼人之感,勾动着聚集此处人们的目光。

“司首当真是神仙,抬手便是再造日月。”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才是我等目标。”

“老天爷,我看到了什么!”

在越来越吵嚷的声音中,一道道彩虹桥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一个个精气神都已经调和至圆满,隐隐呈现三花的天骄人物来到此处。

人群中也不时有道人走出,挤入最前方的空地。

顾曜从空中的星辰处收回视线,看向四周。

乘坐彩虹桥来的,都是已经声名鹊起的天才,并不是很多,绝大多数人,顾曜都见过了,张清尘、颜意远、宫经纶、吴子墨...

而自己步行而来的,绝大多数是野茅,还有一些生命不显的大派弟子—比如青城派、峨眉派的两人。

那两人也是步行而来,走到张清尘身边,恰好在顾曜对面,还微微颔首向顾曜示意。

前些时日顾曜已经与两人在张清尘处意外见过一面,互通了姓名,而关于这两人的消息,张清尘倒是只说了一点:

“差一点点,阮师侄就可以喊你师叔了。”

一句话点明了为何阮明涯瞪大了眼打量自己。

这两人与顾曜两人差着辈,但叫起来却是各叫各的,阮明涯这些正当代的管他叫师兄,张清尘则是爱叫什么叫什么,因为天师那一辈断代了,若是正经算,容易多出一堆七老八十的师兄弟、五六十的师侄孙。

顾曜在那一男一女身上微微停留片刻,看向其他人。

宫经纶、吴子墨,无精打采两人组,黑眼圈也有些重。

颜意远,雄赳赳气昂昂,最近行踪好神秘。

打过一次交道的神霄道周傲明,他这一次是啦啦队,此刻正在低声给身前的人介绍周围选手—神霄道出的人是周傲柳,据传是同代雷法第二,个子挺高,不过看样子也是没睡醒,袍子还是湿的,也不知为何。

一个油头滑脸的,顾曜不认识,但衣服华贵,拿的扇子看着也不便宜。

还有个站在莺莺燕燕中的,顾曜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吸引力,不出意外便是醉月的侄子。

...

顾曜打量之时,霸水上划来一艘巨大的花船。

这花船出现,司首便是起身,悠悠然走到河边,等着那花船划到岸边,躬身行礼,朗声道:“恭迎陛下,恭迎饮香娘娘。”

司首带头,身后的人便是齐唰唰行礼,朗声恭迎皇帝。

“爱卿免礼。”

身穿黑色便服的皇帝在太监的陪伴下,来到船栏处,笑容和煦:“今日大喜,大周天骄斗法,孤怎可不来?”

他对着河边的众人高声道:“诸位起身,今日是道门大会,孤只是个参礼的凡人,不必行礼。”

台上众人起身后,皇帝又朗声笑道:“爱卿,胜者可有什么奖赏?”

司首直接道:“请陛下赏赐。”

“大周有一明珠,乃是孤的侄女,长乐郡主,如今年岁已到,不若在天骄中择一良婿如何?”

“微臣便替他们多谢陛下了。”司首行礼。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爱卿,此处交由你了。”

随即转身,在身后一蓝衣女子的搀扶下,坐上了一个金色椅子,蓝衣女子微微挥手,船上便是长出一株巨树,将椅子连带身前的桌子都是托起,树枝繁盛结成华盖,挡住阳光,皇帝舒适的坐在椅子之上,刚刚俯视擂台。

司首对着皇帝再次微微行礼,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上,表情很是庄重,但说话的语气仍是漫不经心:“参与比试的,共两百零九人,实际到场,一百八十七人,经过贫道测算,取二十人放于最后,另外一百六十七人,进入贫道的星辰幻界搏杀一番,贫道自会为尔等排序,再取前二十位。”

“尔等有何异议?”

说是询问,自身威压已是释放而出,有人想要询问排序依据,却发觉长不了口,动不了手。

如此沉默十息之后,司首微微一笑:“好,张清尘,顾曜,宫经纶...颜意远,以上二十人不入星辰幻界,其他人,请进。”

他大袍一挥,平静的霸水立刻翻涌,跃出两道水龙,盘旋着落入人群之中,变作一道水梯子,直通悬在半空中的擂台。

众人一个接一个入场之后,擂台便是一下变成一个水球。

司首笑着一指天上星辰,那星辰顿时钻入上空镜子内,在上空映照出一片蓝色世界。

“诸位想看什么,心中所念,迹象极显。”司首懒洋洋道。

这么神奇吗?

顾曜心头一动,那个他怀疑是醉月侄子的男子也进去了,当即看向那蓝色世界。

好似玩游戏开自定义一样,他以第三视角进入了那个世界,看着下方已经打成一团的人,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那个家伙。

一条狰狞黑龙被雷云包裹,那家伙站在龙头之上,狂笑不止,黑龙肆虐之地,修行者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雷电噼成了灰尽,若是远远看到有人群聚集,黑龙张口吐出黑风阵阵,如刀如钩,

瞬间清场。

“雷、风之力嘛?单就表现来看,确实是碾压级。”

进入这星辰幻界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野茅,敢来参加,事实上他们本身修为绝不会太弱,手段也不会太单一。

但野茅有个巨大的缺陷,便是缺少外力凭证,神机、炼鬼、炼尸等等,他们很难有越境界的外力加持,而在这里,这个缺点被无限放大。

神机等物件肆虐,他们很多人压根没有出手的机会便是被淘汰了。

顾曜回过神时,已经有大半的人从水球之中被喷了出来,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

“就里面这样子,我进去大概也会很狼狈吧。”顾曜又看了会,有些替这些被淘汰的感到无奈。

不说黑龙,还有个道士驾驭十八具连环银尸,这银尸已是坚不可摧,还能结成阵法,那黑龙数次攻击都没能伤到里面的道士,反是被阴尸喷出的毒逼退。

还有一人,驾驭着百只巨型鬼神,鬼雾绵绵,还没看清什么情况,周遭人便是被杀的干净。

“能赢的,好像都是一样啊,只是借力的形势不同,看起来借助宗门、长辈是理所当然的规则。”

顾曜扯了扯嘴角,看到一个大概十岁的小童子,随手扔出一张银符,恐怖的爆炸炸的水球都是震动了三分。

真是有钱任性,银符用在这种地方。

没什么好看的,简直就是炫耀大会,顾曜从蓝色世界中退出,刚巧看到醉月的侄儿也是被喷了出来。

“他怎么被淘汰了?”顾曜吃了一惊,随即看到莺莺燕燕围了上去,将他扶起,七嘴八舌的问:“小金,你怎么了?”

“亦波,你怎么被打出来了?”

金亦波回过神来,一下跳起,怒火冲天:“#%¥#%¥,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是谁干的?”

这货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唉,我赛前居然为这货担心,真是浪费感情了,顾曜摇摇头。

前后只是大概半柱香的功夫,星辰幻界的战斗便是结束了。

司首一手撑着脸,颇为无趣道:“好了,前二十位,将令行,月无眠,楚独胜...金亦波。”

被点到名字的二十人站出,顾曜等二十人也是站出到河边。

“下面,是你们来挑战前二十人,每人可以挑战一次,挑战完之后,贫道点将。”司首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把扇子,“从后往前,只要排在你前面的都行。”

“金亦波,你第一个。”

金亦波出场时,场内只剩下不到十人,但他却被排到最后一位。

他被排到第四十位,面色阴沉,显然不满,刚刚往前走了一步,便听到司首慢悠悠道:“给你个建议,别选顾曜、张清尘、月无眠,吴子墨,威胁程度从大到小。”

这话一出,周围却是哗然一片,把顾曜排在前面,这是什么意思?

他比张清尘强?还是神机之道比上清派吴子墨强?

怎么想也轮不到顾曜啊,难不成他有个“司首”或者“天师”父亲,也偷偷在他的怀里藏了什么宝物?

金亦波一愣,看向司首眼神却是有些不服气:“司首,我选顾曜。”

司首笑眯眯:“好吧,乐趣又要少了些。”

水龙盘旋破河而起,邀请两人走上擂台。

这一次,并未出现水球,只是单纯无限扩大的擂台。

“生死不论,手段不限,开始吧。”司首说手段不限时,语气略微重了点。

金亦波当即一手指天:“咆孝吧,黑龙,将这个家伙撕碎!”

他的身后,黑影膨胀,龙目金黄。

雷云聚集而来,风雨齐至,金亦波看着顾曜站在那一动不动,又哼了口气:“呼风唤雨,凿雷破山!”

黑龙腾空而起,狂风汇聚而来,竟是汇聚成了八条狰狞翼龙,同时无数雨点也是砸下。

翼龙张口一喷,便是无尽暴风裹挟雨点,风助雨势,斜风细雨送人归。

眼见雨点丝丝如剑,风刃道道如刀,顾曜抬手一掌推去,竟是将这攻势停下了。

风雨都是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吴子墨呆住了:“这怎么可能?黑龙,雷卷云杀!”

黑龙周身雷光闪烁在乌云之中,巨大的云卷砸下,顾曜又是抬手一推。

再次停下了。

“这...”吴子墨茫然了。

顾曜收回手,装模作样捏了个决:“金亦波是吧?你听说过一个故事吗?”

“啊?”

“从前有个小蝌蚪,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于是它找啊找,后来发现,它妈妈是条黑龙。”

顾曜说话间,身后浮出一个巨大的青蛙虚影:“你知道为嘛司首说你别选我吗?”

“你是青蛙?”金亦波有些怀疑道。

顾曜:“...我是那青蛙的主人,儿子千里寻母,这妈哪能还舍得打儿子?”

说着伸手一招:“来,龙妈妈,我带你回家,让你们母子团圆。”

随着他的招呼,天空中的一切散去,黑龙神机变的如小蛇般,直熘熘的飞入顾曜掌间。

顾曜将东西收好,向着金亦波行礼:“感谢您的善良,让它们母子团聚,现在,你可以认输了。”

金亦波:“...我认...不对,黑龙明明是公的,你偷我神机,我要报官,报官!”

见他嚷嚷起来,顾曜抬手一点,轻轻一指隔空将他点晕。

司首也愉快结束了这一场:“顾曜胜。”

在一片敬畏的眼神中,顾曜轻飘飘的走回人群之中,却发觉周围的人,各自都在准备着堵耳朵用的东西,甚至阮明涯还在给自己的剑擦拭着什么,一边擦一边背对顾曜滴咕什么。

操控十八具银尸的将令行更是过分,直接将炼尸的头都给裹了起来,自己也先给耳朵堵上两棉花,然后小碗盖上,最后给脑袋上左一圈右一圈缠着布。

“...?”顾曜迷惑间,颜意远走到他身后:“口舌神功换不换?我拿我的刀术精华跟你交流,不行的话,野茅道宗主的位置,让给你三十年。”

“...什么鬼?”

颜意远扬起眉毛:“你在里面只是动了动嘴,黑龙便是被你俘虏了,司首解说道,你在里面讲述了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金亦波被洗脑催眠,当场将神机送给你了。”

“...瞎说。”

窃窃私语间,又是一人开始了挑战,这次司首给的建议是直接认输,别选,这个孩子很听话,当场放弃。

之后一场场倒是格外正常,但场地里的气氛,却一直处于一种很尴尬状态,不上不下。

每个人都会很认真的考虑司首建议,同时,神机一道、炼鬼一脉、操尸一途的修行者,都在默默离顾曜远些。

最为过分的是吴子墨,他当着顾曜的面,当场写信建议明熙真人万里封印顾曜,保卫上清安全。

就连那些抱着孩子来看戏的,也在不自觉间走远了点。

“楚独胜,挑战张清尘。”

第二十三位,楚独胜,竟然要挑战张清尘?

气氛一下便是燃烧起来了。

楚独胜身穿麻衣,腰间挂着个葫芦,头上还带着斗笠,他之前在星辰世界内并不起眼,顾曜甚至没有他的印象,但他是站到最后的几人之一,出场原因是他藏身的地方被到处砸银符的月无眠噼碎了。

张清尘潇洒无比,站在远处,伸手道:“楚道友,请。”

“张道友,请小心。”

楚独胜摘下斗笠,对空一抛,无数黑色虫子从斗笠中飞出,形成黑色龙卷,将张清尘包裹在其中。

这人竟然修的是蛊虫之法。

张清尘被包围,双耳被蛊虫聚集的声音充斥,眼看蛊虫慢慢收缩,他与顾曜一般,伸手横推,强劲的炁从他体内震出,向四面八方喷去。

砰—

蛊虫龙卷居然被他用炁炸散。

但楚独胜似乎早有预料,在空中被震散的蛊虫开始了互食,瞬间便是死去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变的更大,更凶,翅膀高速掠动,掀起的气浪互相拍击,好似要震碎人的神魂一般。

楚独胜提醒道:“张道友,若是坚持不住,还请高喊。”

张清尘微微一笑:“多谢道友关心。”

两人很有礼貌的又互相关心一下,张清尘抬着的手勐然弯成龙爪,雷光直冲九霄。

五雷正法—龙雷!

浩浩汤汤的雷电从天空泄下,青龙在九天巡游,脚踩日月逐来。

发动气浪进攻的蛊虫一瞬便是被雷电吞没,但楚独胜却仍是胸有成竹,他从腰间取下葫芦,从内飞出无数蓝色晶莹的萤火虫,主动扑向雷电。

蛊虫与雷电相遇,本该是烈火烹油,却变成了杯水车薪—这些蓝色虫子痛快的吸食着雷电,同时身躯不断膨胀分裂,分出更多。

零点看书

楚独胜笑道:“张道友,得罪了。”

敢来挑战张清尘,自然早已做好了面对雷法的准备,这些汲雷虫,便是他的依仗。

他划开自己的手掌,从伤口处喷出如娇小花朵般的骨虫,在蓝色汲雷虫的掩护下,冲到了张清尘的眼前。

相关推荐:海瑞青天智斗严嵩这群老虎斗罗:转生海魂兽,比奇堡三大将诸天穿越从鬼灭之刃开始最强大武道系统开局继承博物馆美漫世界大圣骑机械复仇都市,签到逆袭成首富诸天我独尊穿越之财富神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