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 >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

第259章 北冥大帝,混沌剑帝和至圣大帝(求订阅,求月票!)

“???”朱雀面露狐疑。

“你们在这里等着。”萧然吩咐。

休!

金光一闪,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北冥老祖的头顶上方。

脚步一踏。

站在他巨大的龙头上面,两者根本就不成正比,小的就像是一道黑点。

近距离之下。

感受着来自北冥老祖身上的半帝威压,如日冲天,将这一片天地笼罩。

在这里,他就是绝对的主宰。

无上神魔体运转,在体表凝聚成一层薄膜,非常的薄,一戳就破。

但就是这层薄薄的“膜”,却将北冥老祖散发出来的庞大威压,全部都给挡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北冥老祖分出一点心神。

“你的速度太慢了,按照这样下去,想要将这颗帝境丹炼化,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萧然道。

“……”北冥老祖语塞。

反问一句。

“你行?”

“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萧然自信一笑。

“收敛心神,全力炼化帝境丹,我助你一臂之力。”

“好!”北冥老祖应下。

火力全开,十二分的运转功法,将功法运转到极限,炼化着帝境丹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至纯灵力。”萧然出手。

右手按在他的龙头上面,调动至纯灵力进入他的体内,帮他炼化帝境丹的力量。

别看萧然的修为很低,但至纯灵力可是九天御灵至纯功修炼出来的,神魔功法,刚进入北冥老祖的体内,便快速的炼化帝境丹中蕴含的力量。

效果提升十倍。

“还不够!”萧然摇摇头。

再动用一点神魔之力,进入他的体内,炼化帝境丹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神魔之力只是一点,但品质太强了。

这边刚进入他的体内,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所过之处,帝境丹蕴含的雄厚力量,快速的被炼化,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一个大周天。

帝境丹的力量,在萧然的帮助下,彻底被北冥老祖吸收。

“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趁机突破。”萧然提醒。

收回手掌。

踏天紫气靴一点,便回到了朱雀它们这里。

“要突破了吗?”朱雀目光炙热。

“嗯。”萧然点点头。

在他们的注视下,随着帝境丹的力量被炼化,恐怖的气势,从北冥老祖的身上绽放。

“给本老祖突破!”

青光演化,照亮万道,从他的体内接二连三的激射出来,以他为中心,演化成巨大的异象。

天降祥瑞,万兽奔腾,星辰、山河、日月等一一显化出来。

专属于帝境的力量,彷佛天地之间,唯我独尊,蔑视天下,镇压亿万载岁月。

幸好在空间深处,巨大的异象被萧然出手屏蔽。

如若不然。

若是没有他的天机图,这股庞大的异象,将会在第一时间传遍幻界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就算在旮旯,也能够见到九天之上的盛况。

“好强!”朱雀酸了。

“没有转世重修之前,我不比他弱,甚至比他强多了,为何还会伤成这样?”

萧然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别羡慕,早晚有一天,你还会站在曾经的高度,甚至超越,达到更高的程度。”

“嗯!”朱雀美眸坚定。

如果没有遇见萧然,她现在想要复活,怕是都很难。

最关键的一点。

她的天妖之骨,落在了炼狱中。

若不是萧然以天妖之骨进入大青山,她早就死在了赤尾狐的手中,现在的坟头草,怕是都长了三丈高。

和萧然在一起的这些日子,虽说动不动被他欺负。

但真的比以前舒服多了,每天只要“躺好”,不需要努力,修炼?那是不可能的,再自学一点拍马屁,将姿态放的低一点,道行就像是坐火箭一样,蹭蹭的往上面涨。

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

“吼!”小舞低吼一声。

似乎在说,还有我呢!

“差点将你给忘了。”萧然拍拍它的头。

轰!

时空一震,演化成恐怖的灭世风暴旋涡,数十丈大的风刃,恐怖的陨石,混合着时空乱流,疯狂的吞噬着一切。

在这股力量面前,就算是封天境十重的大能,也得俯首称臣,瞬间被灭杀。

半个时辰后。

狂暴的气势一卷,全部转入北冥老祖的体内,而他也突破到了封帝境。

气势内敛,变化回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无一点威胁。

实则。

一旦出手,哪怕是一根小手指轻轻一按,也能够毁天灭地,轻而易举的将天地戳爆。

这就是帝境!

又过了数分钟。

北冥老祖这才睁开眼睛,身体一晃,便已经到了萧然的面前。

苦涩一笑。

“本帝这条老命,以后就交给你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朱雀鄙视。

北冥老祖毫不在意,这傻鸟酸了,羡慕自己,懒得和她一般计较。

“本帝?”萧然狐疑。

“嗯。”北冥老祖点点头。

“突破到封帝境以后,可以自称为本帝,若没有突破,敢这样玩,德不配位,将会死的很惨。”

“你打算给自己取什么封号?”萧然好奇。

封天境可以取“天”字为封号,到了封帝境以后,就可以取“帝”字为封号。

封号代表的不止是名气,还有自身的实力。

“就叫北冥大帝吧!”北冥老祖沉吟一下说道。

“你确定?”

“嗯。”北冥大帝点点头。

“行。”萧然没有意见。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北冥大帝询问。

“先去一趟瑶池圣地,将他们解决以后,再转道进入周国京城,打听钱轩的下落。”萧然道。

“剑十二呢?”

“在暗中。”萧然道。

“需要本帝动手的时候,尽管开口。”北冥大帝道。

“好。”萧然应下。

休!

青光一闪,北冥大帝再次转入萧然的影子中。

将影子封印。

望着朱雀,后者心领神会,化作一道火红色灵光,转入萧然的右手腕中。

“吼!”小舞低吼一声。

变成袖珍大,落在萧然的掌心,被揣进了怀里。

望着天机图,沉吟一下。

取出长公主的画像,它的实力,一直卡在玄宗境十重,被萧然压制,并没有助它突破。

之前一直在忙没有时间。

趁着现在有空,正好将它的修为提升上来。

将五行圣火之力种子取出,这是后天五行之力,和朱雀领悟的五行圣火一样。

听起来没有先天五行之力强大。

实则不然。

除了十大至尊之力,还有先天之力,能够压它一筹。

包括吞噬之力、毁灭之力、破坏之力等,在它的面前,也要逊色一筹,可见它的强大。

如若不然。

朱雀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代价,不惜一切的凝聚五行圣火。

再将先天火灵取出,在火焰山那里得到,还杀了瑶池圣地的人。

配上五行圣火之力的种子,不出意外,长公主的画像,可以一直成长到封天境十重,还有一半的把握,突破到帝境。

屈指一点。

一道至纯灵力,打落在画像上面,将画像展开。

“去!”萧然出手。

将五行圣火之力种子打入它的眉心,金光璀璨,将画照亮,画中的长公主在这一刻,像是活了过来一样。

神韵展开,活灵活现。

彷佛不是一幅画,而是活生生的人。

文气和浩然正气,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力量,从它的体内爆发。

一时间。

三种截然不同的灵光,将它映照的徐徐生辉。

在萧然的注视下,五行圣火之力种子融进它的体内,进入它的丹田中,直到不分彼此。

望着手中的先天火灵。

掌心金光闪烁,萧然将它的灵智抹掉。

将它与长公主的画像融合一起,更加强盛的灵光,一道接着一道冲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先天火灵完美的融入它的体内,至此,它不再是普通的体质,而是拥有强大的先天火灵体。

但这并没有结束。

“趁此机会,将它道果催熟,彻底凝聚。”萧然眼中精光闪烁。

调动至纯灵力,灌入它的体内,浇灌在五行圣火之力种子上面。

不计消耗。

两个时辰后。

五行圣火之力种子成熟,破茧成蝶,凝聚成五行道果,悬浮在它的头顶,而它的修为,也跟着一同突破到武王境。

随着五行道果凝聚出来,气质一变,更加的高贵出尘。

再取出朱雀精血,以点睛圣笔在它的身上描述,辅助浩然正气和文气。

直到将身上的朱雀精血耗尽,这才收.asxs.睛圣笔。

再看长公主的画像,已经突破到战尊境一重。

第一有先天火灵,第二朱雀精血,第三还有萧然留在它体内的那些至纯灵力。

三者叠加,才会完成大境界之间的跨越。

背负着双手,萧然嘴角含笑的望着它。

长公主从画像中走了出来,所有的异象全部收敛,站在萧然的对面,与他直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萧然总觉得它好像变的不同,彷佛眼前站的不是画,而是活生生的人。

“错觉?”

摇摇头。

一定是这样,他还没听说过画能变成活人。

“收!”

衣袖一挥,一道至纯灵力打落在画像上面,长公主回到画中。

将画像收了起来。

望着荒县的方向,离开之前,还得过去一趟,将留在那里的十粒星辰沙收起来。

破开空间,从里面走了出来。

天帝纵横金光步施展,配合着踏天紫气靴,速度快到极致。

几个飞掠之间,便已经到了荒县仓库这里。

十名金甲战士守在这里,除了它们,还有一营兵马。

见到萧然来了,守将上前,恭敬的行礼,“见过大人!”

“你认识我?”萧然奇怪。

“大人之前战斗的时候,卑职有幸见过大人的英姿,以大神通强势将朱无道轰杀。”守将道。

“嗯。”萧然应了一声。

收起神通,只见十名金甲战士化作星辰沙被他收了起来。

转身就走。

“大人请等一下!”

“有事?”萧然问。

“裴将军让卑职转告大人,有机会请大人喝酒。”守将道。

“替我转告裴将军,我等他!”

“是大人!”

踏天而行,几个闪动之间,便已经消失。

瑶池圣地在瑶池仙山,与周国边境相隔不远,距离荒县,以萧然如今的遁术,也要一天左右的时间。

除此之外。

比翼神林也在这附近,距离瑶池仙山不远。

提起比翼神林,就得说起萧然和她们之间的恩怨。

从三头蛟带着冰蓝圣焰,从地火潜入炼狱开始,一直到最近,包括她们的圣女、长老等,都死在他的手中。

仇恨很深,见面不死不休的那种。

必须要有一方倒下。

等灭了瑶池圣地,再将她们给端了,永绝后患。

……

雨泽湖。

距离瑶池仙山不足百里,到了这里,基本上快要到了。

一座巨大的湖泊,绵延七八十里。

湖水呈蓝色,非常的干净。

在夕阳的映照下,波光粼粼,闪烁着一层银光。

九天上。

遁光一闪,显示出一道身影,正是萧然。

自从离开荒县以后,便向着这边赶来,连续赶了将近一天,好在到了。

望着下面的湖泊。

“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脚步一迈,出现在湖边。

背负着双手,望着眼前的湖水,美如诗画,意境湿远,只是一眼,便让人沉浸于其中,被它所吸引。

“想不到这里的风景,如此的美丽。”萧然赞道。

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取出两斤酱牛肉,还有一只叫花鸡,一份花生米,外加两个馍馍和一壶元灵酒。

小舞从怀里探出半个脑袋,眼巴巴的望着他,似乎在说,我也想吃。

“瞧你这点出息。”萧然哑然失笑。

将它从怀里拎了出来,放在地面上。

再次取出一只叫花鸡递了过去。

“吼!”小舞高兴的低吼一声,变成家狗大小,将鳞甲收了起来。

单看外表,就是一条普通的土狗,不过却是火红色,毛发亮丽,光泽流转,看起来很可爱。

屁股坐在地上,拿着叫花鸡吃了起来。

几口过后。

这家伙居然以灵力变化出一只酒杯,在萧然戏谑的目光中,拿着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讨好的眨眨眼将酒壶放下,拿着酒杯喝了起来。

“好喝?”萧然想笑。

“吼!”小舞使劲的点点头。

摸摸它的头,萧然拿着快子吃了起来。

一顿饭吃完。

从地上站起来,望着眼前清澈的湖水。

心里升起一股冲动,想下河洗澡。

将衣服脱了,纵身一跃,跳进了湖中,懒洋洋的躺在水面上,望着夕阳西沉,天空在晚霞的映衬下,红霞满天,如一幅唯美的画一样。

噗通!

一道落水声响起,溅射过来一道水浪,将他的思绪唤醒,离开那种状态。

抬头望去。

只见小舞这家伙,像条鱼一样,在水中没心没肺的玩了起来。

以它为中心,方圆上百丈河水翻滚,冲入天空,又砸落在水面上。

接着。

又控制着这股河流变化成自己的模样,歪着脑袋瞅了一下,似乎觉得缺少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蹄子一点,一道灵光打落下去,又凝聚出朱雀的模样。

指挥着由河水幻化出来的“自己”,蹄子勐地抬起,抽打在“朱雀”的脸上,将它抽翻在水面上。

像是找到好玩的玩具一样。

小舞笑出了“猪叫”,控制着河水幻化出来的“自己”,冲了上去,将“朱雀”按在水面上疯狂的摩擦。

“人才!”萧然感叹。

收回视线,不再管它,它想玩就让它玩个痛快。

躺在水面上,闭着眼睛,享受着微风的按摩。

精神放松下来,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这段时间他真的累了。

京城那边的事情刚告一段落,到了荒县这里,覆灭周天奇的大军,又忙了起来。

《大明第一臣》

难得的放松,偷得浮生半日闲。

玩闹一阵。

小舞也累了,从水中跳了出来,踩着水面向着萧然冲去。

眼看就要到了他的身边,身体变小,变成袖珍大,转进了他的怀里。

两只兽眼望着外界,替萧然护法,若是有危险,提前将之解决。

夜幕降临。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将萧然从熟睡中吵醒。

一群穿着瑶池圣地衣服的弟子,在一名真传弟子的带领下,在这里停了下来,足有十几人。

“她中了我一剑,伤及内脏,以她的伤势,根本就逃不远,一定藏在这附近。”说到这里,乔真面色凶狠。

“就算将此地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她找出来。”

“是师兄!”众弟子应道。

以这里为中心开始搜查。

“瑶池圣地的人?”萧然狐疑。

随即笑了,从水面中站起来,金光一闪,紫金冲冠战甲已经穿在身上。

脚步一迈,横跨数十丈,出现在湖边。

突如其来的一幕,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乔真刚准备从边上搜查,望着忽然出现的萧然,下意识的退开三步,将佩剑抽出,剑尖指着萧然,保持戒备。

周围冲出去的弟子,也赶了回来,将萧然围住。

“说!你是不是她的余孽?藏在这里好接应她?”乔真冷着脸,厉声喝问。

“她是谁?”萧然反问。

“你不是她的人?”乔真眉头一皱。

认真的打量萧然一眼,从上到下,将他审视一遍。

一袭黑衣锦服,紫金二色的领口镶边,胸前有一朵金色火焰,熊熊燃烧,还散发丝丝热浪,不像个普通人。

可他为何没有一点修为?

就像个普通人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彷佛此人不存在一样。

如此。

只有一种解释,他的修为很强,他看不透。

想到这里。

他的态度少了几分凌厉,依旧很冷,“阁下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杨平安!”萧然再次将他拎出来背锅。

“这里又不是你家的,我去哪还要向你们禀告?”

“放肆!”一名内门弟子怒斥。

“敢对乔师兄不敬你找死!”

剑光一卷,锋利的剑气冲出,狠辣的斩向萧然。

“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撒野?”萧然讥讽。

隔空一抓。

将他斩来的长剑抓在手中。

“撒手!”这名弟子怒喝。

卡察!

随手一折,将长剑折断,握着剑尖在他脖颈一划,寒芒一闪而逝。

一颗首级掉落在地上。

造化金书翻开一页,开始累积记载。

随手将断剑扔在地上,望着乔真。

“她是谁?”

“你竟然杀了赵师弟,你可知道我们是谁?”乔真惊怒。

周围的弟子如临大敌,打起十二分精神戒备。

“瑶池圣地。”萧然指着他胸口上面的“瑶池”两个小字。

“既然知道,你还敢杀我们的人?就不怕我瑶池圣地报复?”

“为何要怕?”

“你……”乔真语塞。

“她是谁?”萧然再一次的问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看来还要我自己动手。”萧然道。

“杀!”乔真怒而下令。

周围的弟子,牙齿一咬,向着萧然杀去。

不愧是圣地的弟子,基础都很扎实,剑光也很强,还擅长配合,十几道剑光,封锁萧然的躲闪路线,直指要害,誓必要一击必杀。

“死!”萧然出手。

衣袖一挥。

一道金光打落下去,呈圆形横扫在他们的身上。

一个个就像是纸湖的一样,身体爆炸,血雨洒落在地上。

解决掉他们。

目光落在乔真的身上,“轮到你了。”

“长老您怎么来了?”忽然,乔真面色激动,指着萧然的身后叫道。

见到萧然不为所动,依旧站在原地,连头也没回。

脸色一变。

“你怎么没上当?”

“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手段。”萧然道。

“我和你拼了!”乔真发狠。

全力运转功法,杀气腾腾,“极光剑法!”

长剑刺出,激射出上百道紫光,炫目、刺眼,还能让人迷失在里面,剑影飘忽不定,带着一道破空声,刺向萧然的眉心。

“就这?”萧然讥讽。

随手一拍,一力破万法,手掌落下,将斩来的剑光全部破掉。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就连他的长剑也被拍断。

这可是千年精铁,百炼过后打造而成。

坚硬、锋利。

可现在却成了一对废泥。

噗!

手掌拍在他的胸口,巨大的力量入体,将他打成重伤,吐出一道血箭,狼狈的摔飞出去。

不等他爬起来。

走到他的面前停下,踩着他的脸,在地上使劲的碾压,踩出一道痕迹,就连嘴里面的牙齿,也被活活踩碎。

收回脚,冷着脸逼问,“现在可以说了吗?”

“你可知道我师尊是谁?”乔真威胁。

“没兴趣知道。”

“我师尊是瑶池圣地圣主,你敢杀我,师尊他不会放过你!”

砰!

回答他的却是萧然粗暴的一脚,将他的左腰踢断,在地上滚动数十圈,这才停了下来。

见萧然再次走来。

乔真是真的怕了,“别、别杀我,我说、全部都说!”

“说!”萧然喝斥。

“我们也不知道她是谁,但她偷听到我们的计划,若是不杀了她,一旦计划泄露,将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什么计划?”

“这、这……”

卡察!

萧然粗暴一脚踩了下去,将他的右手踩爆。

“啊!”痛的乔真脸部扭曲在一起,凄厉的惨叫着,像是一只大龙虾一样,身体在原地上下挺来挺去。

“聒噪!”

见到萧然再次动手,乔真吓的闭上了嘴巴,忍受着巨大的折磨,硬是不敢叫出一声。

“前辈饶命!我说……”

狠狠的喘了一口气。

“我们已经暗中收买了火凰鸟一族和古家的高层,准备对他们动手,让他们暗中下毒,等火凰鸟一族和古家高层全部中毒以后,再灭了他们。”

“火凰鸟和古家?”萧然疑惑。

“您不知道?”

“我有必要知道?”

乔真不敢多问,介绍他们的情况,“火凰鸟一族和冰蓝玄心鸟一族,天生的死敌,不死不休的那种。势力虽然比她们稍弱一筹,但也是庞然大物,族中强者无数。古家也是一样,雨泽镇第一世家,传承悠久,不比我们瑶池圣地差。原本我们两家的关系很亲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见面就杀,恨不得除对方而后快。”

手掌上面传来的火辣辣剧痛,让他下意识的停了下来缓口气。

“古家虽然比不上我们瑶池圣地,但却是雨泽镇众世家联盟之首,达成了利益联盟,平日里面狗咬狗,一旦有外人来犯,便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就算能够将他们除掉,我们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故而一直拖到现在。”

“无利不起早,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萧然道。

“这么多年都下来了,要灭了他们早就灭了,也不会拖到现在,里面藏着什么猫腻?”

乔真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说。

“哼!”萧然冷哼一声。

右脚带着一道巨大的劲风,踩在他的左手上面,再将他的左手踩爆。

“啊!”这次他再也承受不住,惨叫一声,痛的晕死了过去。

挥手一拍。

金光演化,一团凉水泼在他的脸上,将他弄醒。

“别试图挑战我的耐心。”萧然冷冷的说道。

乔真这次是真的怕了,爆出一记重磅炸弹,“圣主和冰蓝玄心鸟一族的族长将在三日过后成亲。”

“???”萧然惊呆了。

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俩人都活了一把年纪,都老家伙了,若不是修为高深,只是普通的人,这会儿都已经入土了,坟头草都长了三丈高。

居然看上眼了吗?

“你确定?”

“晚辈不敢说谎。”乔真保证。

“具体怎么回事,圣主并没说,就连要成亲的消息也非常的隐蔽,如果我不是紫极山的真传弟子,都不一定知道。”

“你不是他的弟子?”萧然问。

“记、记名弟子!”

“难怪。”萧然明悟。

“晚辈已经将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晚辈一条生路。”乔真求饶。

“我和瑶池圣地、冰蓝玄心鸟一族是死敌。”萧然道。

一道剑气斩在他的身上,将他解决。

造化金书翻开的这一页定型,显示出六件东西。

真的很一般。

两千万熟练度,两千年武道修为,两千年灵魂修为,清心天元丹*1枚,幽冥毒烟,毒龙七色粉。

后面两种都是毒药,威力还算不错。

就算是传奇境中毒,也得躺下,算是意外之喜吧!

将两千万熟练度,加在蔽日上。

属性刷新。

蔽日:返璞归真。

这门灵技神通,原本就要点满,这次提升到返璞归真,威力强了三倍。

武道还差43700年,才能突破到传奇境六重。

灵师还差44800年,才能突破到灵奇境六重。

并没有急着离开。

乔真一群人既然追到了这里,逃走的那名女人,想来就在这附近。

运转灵魂力量,向着周围横扫过去。

庞大的灵魂力量一卷,将这一片天地全部笼罩在内。

在北边靠近树林那里,杂草茂盛,将近一丈高,且数量很多,一名蒙面女人,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在她的胸口处,有一道可怕的剑伤。

一身夜行衣被血液染红,看样子伤的很重。

“她怎么会在这里?”萧然眉头一皱。

脚步一迈。

化作一道金光,横跨数百丈,直接出现在她的面前。

将她的面巾摘下,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不是雅妃又是谁?

取出一颗清心天元丹喂她服下,在她的下巴上面一点,丹药入腹。

右手放在她的胸口,调动至纯灵力进入她的体内,将丹药化开,再助她疗伤。

一会儿。

萧然收回手掌,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

就连胸口的剑伤,也已经恢复如初,完全的愈合,看不出一点受伤的模样。

“嗯?”雅妃嘤咛一声,幽幽的睁开美眸。

本能的抓向边上的剑,玉手却被萧然按住。

“是我!”

“啊!”雅妃一惊。

“大人您不是在荒县那边?怎么过来了?难不成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吗?”

“嗯。”萧然点点头。

“周天奇父子已经被本座所杀,穷奇大营的数十万大军,包括天神卫和幽冥卫等一群强者,死的死,被抓抓,只剩下小猫两三只逃走。”

顿一下。

“还剩下一些善后事情,东荒侯正在处理。”

“那郑青他们找到了吗?”雅妃问。

“郑青无事,钱轩失踪!”萧然冷着脸。

“据消息显示,很有可能落入了周国的手中。”

“您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灭瑶池圣地,二是去周国寻找钱轩?”

“嗯。”萧然应了一声。

反问道。

“不是让你去周国,负责那边的情报工作?怎么出现在这里?”

“进了周国疆域以后,这边的人传来消息,瑶池圣地和冰蓝玄心鸟一族要联姻,属下一寻思,您和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于是便改道进入雨泽镇。”雅妃解释。

“费了一点手脚,让下面的人利用美人计,拿下一名长老的孙子,从他的口中得知,瑶池圣地的圣主要和冰蓝玄心鸟一族的族长成亲,再借助双方的圣物,进入瑶池秘境,得到出世的一对通天灵宝!”

“不对!”萧然摇摇头。

“瑶池秘境不是瑶池圣地的吗?他们想要进去,为何还要冰蓝玄心鸟一族的圣物相助?”

“据那名长老的孙子所言,瑶池秘境的确可以随意进出,但孕育出那对通天灵宝之地,需要冰火另种圣物,才能够将之打开。为此,他们已经试过了许多方法,都以失败告终。”雅妃道。

“无奈之下,这才想出联姻这个法子,从而进入里面,取出出世的通天灵宝,然后一人一件。”

“冰蓝圣焰在本座的手中,她们哪来的圣物?”

“属下也不清楚,不过消息的确是真的。”雅妃皱着柳眉。

“火凰族和古家又是怎么回事?就算瑶池圣地和冰蓝玄心鸟一族联姻,为何要灭掉他们?”萧然再问。

“大人您都知道了吗?”雅妃惊讶。

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乔真他们落入萧然的手中,以他的手段,想要从他们的口中逼问出来,真的太简单了。

“嗯。”萧然应道。

“冰蓝玄心鸟一族和火凰族是世仇,不死不休的那种。瑶池圣地的人找上门以后,提出联姻,她们提一个要求,联姻可以,但必须除掉火凰族。然后将消息传回去,他们的圣主更狠,提议灭掉火凰族和古家,然后再将雨泽镇的其他世家除掉,吞并他们的势力,壮大自身。”雅妃道。

“够狠!”萧然冷笑。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雅妃问道。

“先去雨泽镇,破坏他们的计划,联合火凰族和古家,将他们一并除掉!”萧然道。

“藏在火凰族和古家的内鬼,你知道是谁?”

“知道!”雅妃点点头。

“身份很高,都是长老。”

“看来瑶池圣地为了拉拢他们,下了很大的血本。”萧然讥讽。

“现在就过去?”

“等人!”萧然道。

取出一枚剑气印记,这是剑十二之前给他的。

只要将至纯灵力输送进去,在这附近,剑十二就能感应到,然后赶过来。

输入一道至纯灵力进入剑气印记中。

嗡!

剑气印记绽放,释放出一道道锋利的剑气,从萧然的手中冲出,悬浮在空中快速旋转。

在他们的注视下。

大概过去几分钟,在俩人的右侧方,空间被人以大神通,强横的撕裂开来,剑十二背负着双手,冷冰冰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萧哥!”

“马上都要成亲了,居然还冷着脸,没事经常笑一下不好?”萧然打趣。

“习惯了。”剑十二道。

“见过剑前辈!”雅妃急忙行礼。

“嗯。”剑十二澹澹的应了一声,算是打了声招呼。

萧然介绍,“她叫雅妃,我手下的人,可以信任。”

“猜到了。”剑十二道。

“她若不值得你信任,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面露赞许。

“荒县的事情干的不错,这次回去,谁也无法阻挡你封侯。”

“你也知道了吗?”

“我一直都在,你没叫我,懒得出手。若他们真的不行,自然会出手相助。”

“你倒是够闲的。”萧然道。

面色认真,进入主题。

“这次叫你过来,我这边准备动手了。”

“你说,我做!”

“我们兵分两路,我和雅妃去雨泽镇,前往古家,将藏在他们中的内鬼揪出来,破坏瑶池圣地他们的计划。你前往火凰族,同样将内鬼揪出来,联合她们,再让她们带人赶到雨泽镇和我会合。等你们到了,便是我们灭掉瑶池圣地的时候。”萧然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据我所知,瑶池圣地所在的洞天,防御力很变态,一旦他们将外界通道关上,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够破开。”剑十二提醒。

“数十年前,我和瑶池圣地的圣主龙霸天曾交过手,胜他一招,将他打成重伤逃遁!这些年下来,应该踏入了帝境。除了他,他们的太上大长老,在很多年前便踏入了帝境,已经很久没有出手,是死是活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从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个老家伙应该还活在世上。”

“将青莲耀光剑借给你,可否斩了他们?”萧然问道。

“不知道!”剑十二摇摇头。

“一个龙霸天,我还没有放在心上,杀他只需要一剑。”

“杀帝境至强者如屠狗?”萧然狐疑。

将他打量了一遍,若不是熟知他的为人,都要怀疑他话中的水分。

“他太弱了!”剑十二嘴角上扬,面露鄙视,难得的有表情。

“在帝境中,他就是守门员!”

咕噜!

雅妃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早就听说过剑十二的强大,今晚一见,才知道他多么可怕,“您这也太强了吧?”

“一般般吧!”剑十二无声的装了个逼。

“你应该也有封号吧?”萧然好奇。

“嗯。”剑十二应了一声。

“都是陈芝麻旧谷的往事,既然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吧!”

望着夜空,似乎在回忆。

“我从十凶之地出来的时候,他们叫我为混沌剑帝、至圣大帝!”

“不是你自己封的吗?”

“没空!两个封号而已,都是一些土鸡瓦狗之辈,死在我剑下的人多了,就得了这个封号。”剑十二再次装上了。

(这是第一章,小白这就滚去写第二章,明天我们一起抽奖。

月底了,求月票啊,求求你们了,看在小白这么拼的份上,将月票都投来吧!!!)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180902194535267读者的500.asxs.币打赏!

感谢漫步在朦胧细雨中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贵族、浪子读者的1666书币打赏!

相关推荐:重生80年代当军嫂洪荒:我的紫微帝王道重生真菌之基因飞升全民偷师我创造的功法修仙:女主全都不对劲生母斗罗比比东?请教皇退位让贤凶徒恶法盖世天帝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腹黑萌宝:神医娘亲又虐渣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