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家父汉高祖 >家父汉高祖

第265章 舍人云集

在长安前往洛阳的道路上,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前进着。

有骑士开道,甲士随行,六马之车,旗帜猎猎,甚至有乐师同行....在整个大汉,敢这么大张旗鼓,恨不得一路都对他人高喊着“自己到来”的做派,自然是只有那位昏君才有的。

没错,昏君此刻就是傲然的坐在车上,打量着周围,嘴里还念念有词。

“不疑啊...寡人这次巡查地方,就不想跟地方声张...你可要看好同行之人,让他们不要对外说啊!”

张不疑看了看前后那庞大的仪仗,迟疑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

就这仪仗,还需要对外说什么吗?但凡不是个瞎子,都能知道来者是什么人。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张不疑知道,自家天子最好排场,打小就喜欢美衣裳,搞排场,很享受那种被众人簇拥的感觉,喜欢被人吹捧。

很多事情,你明着说,天子可能不会答应,但是先吹他几句,说不定就答应了。

这恶劣的性格,不能说是跟高皇帝如出一辙,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高皇帝就最喜欢排场,在登基之后,多次往地方上跑,群臣就怀疑,高皇帝出巡不是为了访查地方,就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排场。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天下刚刚大一统,众人大多还没有产生对天下共主的认同,高皇帝时不时去各地出行,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群臣也就不劝他,反正国事还有萧何。

当刘长刚刚接近洛阳的时候,洛阳令便惶恐的带着官吏前来拜见。

刘长在大汉各地都享有一定的恶名,连群臣看到他都害怕,何况是这些地方官吏呢,见到这位传闻中动不动就要烹人的美食家,官吏们双腿哆嗦着,话都说不利索。

“拜见大王!!”

看到众人拜见,刘长还在抱怨,“寡人不是说了不要惊动地方吗?”

他下了车,让这些官吏们起身,让他们跟在自己的左右,便朝着洛阳继续前进,刘长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笑着说道:“寡人还很年幼的时候,曾跟着阿母来过洛阳...当时彭越就在洛阳,将寡人奉为上宾...聆听寡人的教诲!”

“那时,洛阳城破败不堪,道路上压根都看不到多少人...城内外的耕地都是荒芜的,城内更是如死城一样,寂静的令人害怕。”

“如今,寡人这一路走来,处处都是耕地,道路平坦,行人极多...连这洛阳之内,都如此的繁华!”

官吏们对刘长的这些话倒是很赞同,在这十余年的时日里,大汉的变化非常大,各方面都迎来了巨大的发展,尤其是中原地区,已经开始重现战国时的繁荣景象了...这并非是贬义,毕竟汉初那遍地废墟还真不如战国那会。

“这都是因为寡人的功德啊,从这就能看出,论治理国家,阿父远不如寡人啊!”

刘长傲然的说着。

洛阳令张开了嘴,可奉承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大王你才执政几年啊,现在这局面,似乎是高皇帝,当今陛下,太后他们的功德吧...他不敢反驳,却也不敢赞同,唯独张不疑,脸都不红,大声说道:“陛下征伐匈奴,在北面击败强敌,通过自己的威严,在南面迫使南越臣服,治理国家,重用贤人,使得天下大治!”

“陛下的功德,三皇五帝也不能媲美,高皇帝亦然...便是皇帝也不能衬托出您的功绩来,我听闻,古有天、地、泰三皇,其中以泰皇最贵!陛下应该当泰天地大皇帝!”

刘长顿时放声大笑。

几个县中官吏的脸色那叫一个复杂,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

坐在上位,刘长却问起了地方的情况,从户籍,粮产,到一些新政策的作用。

当刘长问起他推行的新政策的时候,官吏们支支吾吾的,却不敢说实话,只是奉承着这些制度。

刘长却皱起了眉头,严肃的说道:“哪有什么完美的政令呢?各地的情况不同,同样的政策在地方所推行的结果也是不同的!你们食汉禄,如今却不肯为王事,随意湖弄,尔等怎么敢如此轻视寡人呢?!”

看到刘长生气了,洛阳令不敢废话,急忙说道:“大王啊,您下令让百姓们自由进出各地..光是在这两个月内,便有四万多人来到了洛阳,其中有人愿意定居下来,想在这里成家,充实户籍,也有人来贸易,来开肆,这都是好事,可因为进出的人员众多,地方治安变得很是混乱...县尉查桉,也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很多贼人都趁机流窜各地...”

洛阳令无奈的诉说着如今的情况,有利,也有弊。刘长上台之后,先后颁发两个政策,允许百姓自由出入,轻徭薄赋。刘长也有自己的想法,第一项法令是为了营造宽松的社会氛围,第二项法令是减轻百姓的负担。

暴秦留下的遗风,处处都是有严苛的律法和制度来限制百姓,怎么说呢,就是你外出散个步,都会触犯将游罪,不乖乖在家里耕作,外出做什么?!然后就会被抓起来,百姓们所能做的事情,唯耕作与战争。

地方官吏并非是基层政权,他们是军事动员单位,一旦发生战争,县中官吏自动担任军职,带着动员起来的百姓就奔赴战场。

在这种高压的社会氛围下,百姓过着的是“军管”日常,你哪一天起床,发现自己病了,没有派人去禀告官吏,决定晚点再去耕地劳作,都可能会被官吏抓起来惩罚,因此,刘长原先在各地看到城池都是“死城”,除了刘长这样的,谁敢在外头闲逛呢?

2k小说

包括商贾,市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关,那都是有着严格规定的,除却这些王公贵族,没有人可以体验到什么是轻松的生活。而黄老学说之所以兴起,就是因为黄老所提倡的就是一种宽松的社会氛围,官府不必什么事都去管,适当的给与百姓们生活的权力,让他们像个人一样去活着,不好吗?

汉比起暴秦还是要宽松了不少,在秦,那就更加夸张,从衣食住行到所有的方面,官府都有明确的规定,而且刑法很严酷,尤其是在二世时期,你捡了邻居家的桑叶,都可能被判处肉刑。

可汉毕竟是在秦的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全盘继承,同样禁止藏书,禁止外出,禁止懒惰...路上遇到人需要帮助,你不见义勇为同样是重罪...历史上,正是通过了刘盈,吕后,刘恒,刘启这四个人的努力,大汉方才变成了如今后人们所熟悉的那个大汉,尤其是其中的吕后和刘恒,这两个人的贡献是最大的。

后世文明的走向,基本都是被他们所确定下来了。

刘长轻轻抚摸着下巴,认真的问道:“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呢?你放心的去说,寡人绝不会生气。”

洛阳令这才说道:“大王,可以让百姓自由出入,传不出示,倒也可以,但是验不能不出示啊。”

这个所谓的验,就是个人信息,上头记载了姓名,性别,年龄,体貌特征,家乡等信息,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也是暴秦留给大汉的遗产,至于传,那是通行证,需要当地的亭长来开,有这东西,你才能去想要去的地方,可这东西不好开,除非大事,不然,亭长可不会那么热心。

你若是拿着亭长开出的证明去其他地方惹出了什么事,那亭长可是要连坐的。

因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亭长基本都不会轻易给他人分发。

“你说的有道理...应当如此。”

“是寡人想的简单了。”

洛阳令本来都做好了挨训的准备,没有想到,这位蛮横的大王居然会赞同自己的说法。

刘长令人拿来了纸笔,书写了片刻,便叫来了人,“你现在就回长安,将这书信抄写一份,交给陈侯和张相,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大王!”

洛阳令急忙拉住了那位近侍,看着刘长,“大王可以晚点再推行!”

“嗯?这又是为何?”

“这是大王初次发布的政令,若是急着去改动,一方面会影响大王的威望,另外,朝令夕改,只怕会让百姓们不满...最好能晚点再下令改变....”

听着洛阳令的劝说,周围几个官吏深以为然,纷纷开口附和。

“呵,这变动晚推行一年,都不知有多少人被盗贼所害,既是错了,改正便是,遮遮掩掩的,成何体统,何况,这政策乃是少府令陈平之令,寡人当时便想到了不妥,多次反对,奈何陈侯不听寡人之言,方有如今的结果!”

“不必迟疑,即刻推行!”

刘长大手一挥,就将那人送出了这里,诸官吏哑口无言。

“若是政策不对,变更就是,你们也不必多想,直接给寡人上奏,寡人是不怕事务繁多的,寡人每日批阅奏表,也不曾觉得疲乏!若是隐瞒不发,那寡人可不会轻饶!”

“大王英明!!”

众人纷纷高呼。

包括洛阳令在内的官吏们,此刻对刘长都是大为改观,这跟他们平日里所想的那个反王显然是不太一样的,刘长随即又问起了诸多方面,在听到答复之后,刘长又给他们吩咐了不少的事情。

“你们不要怕徭役,群臣之中是有不少傻子,一听到哪里动徭役,便全力弹劾,弄得好像要亡国一样,洛阳有肥沃的土地,近水,位置优越,多修修道路,灌既的事情也大有所为...只要不影响到农桑,能保证参与徭役的百姓吃的上饭,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不要害怕别人弹劾,寡人自为你们做主!”

“放心大胆去做!”

刘长说起庙堂里的那些群臣,脸色就很是不屑,“这些懦夫就是当初被暴秦给吓到了,修个渠道要弹劾,修个路也要弹劾,寡人又不是修驰道!这些徭役他们反对,可修建皇宫园林的时候,他们却格外积极,不断的上书,阿谀奉承!”

“你们可不要变成那样的人啊!”

听着刘长当着他们的面来吐槽京中的那些大人物,这些官吏们也是笑了起来,县尉甚至敢附和,他说道:“臣先前都要升到郡中了,数次不得升迁,他们说是因为我行法严酷,殴死贼寇的缘故!”

“那贼寇杀害了四条人命,又不肯供出同伙,我不殴打他,难道还要好吃好喝的伺候他,将他当作阿父吗?简直荒唐!”

“下次遇到这类事,给寡人说,让他把其父接过去自己服侍!”

“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刘长跟朝臣大多不合,却跟底层的官吏,商贩,农夫这些人合得来,肆无忌惮的开着荤强,满脸嬉笑,在群臣看来,完全就是个市井小人无疑。刘长跟这些官吏们待了片刻,就已经跟他们相当亲近了,喝大了,甚至是跟县尉勾肩搭背的,看的洛阳令直冒冷汗。

刘长搂着县尉的肩膀,笑呵呵的问道:“此处可有歌姬?”

......

次日,刘长离开洛阳的时候,官吏们纷纷出来送别,脸上满是依依不舍,跟刘长来时的那种“受宠若惊”的神色不同,这一次,他们大多是发自真心的不舍,刘长跟他们告别,便朝着唐国的方向赶去。

洛阳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一旁的县尉,骂道:“你这厮,还真敢跟大王勾肩搭背的...也是不怕死!”

县尉大笑,“大王乃豁达之人,他都不曾怪罪,您又何必骂我呢?”

“再豁达那也是大王啊...不过,大王跟传闻之中的确实不太一样。”

刘长就这么一路朝着唐国出发,沿路去了不少的县城,也察觉到了各地的不同,甚至,还抓了几个弄得天怒人怨的地方官吏,就地处死。刘长将朝中的事情丢给了众人,就以巡查各地的名义奔赴唐国。

当他们进入唐国领地的时候,贾谊亲自带着官吏们来迎接。

看到他们,不知为什么,明明是长安人的刘长,心里却莫名的开心,彷佛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乡,贾谊看起来比以往要黑了些,跟周围的同僚也没有原先那样的生分,只是,刘长看出了他心里的不满,贾谊看向刘长的眼神很是哀怨,就像是洛阳城内的那个歌姬一样。

“贾县令...你那篇《过秦论》,寡人看过了,写的是真好啊!”

“实在是太好了,先前在太学,那里的大贤都在说你的文章,夸赞你的文采!”

刘长拉着贾谊的手,边走边说。

贾谊幽幽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大王为何要将晁错带回庙堂,却让我在这里继续担任县令呢?”

“晁错这个人啊,他能实干,提出的政策也都符合当下...你不同啊,你缺乏阅历,每次提出的东西都太超前,所以才没有带上你...这是看重你,是在磨砺你...宝剑是要经过磨砺才能变得锋利的,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大王啊...这宝剑再磨下去就要碎了呀...”

刘长看着周围的情况,对高都的情况非常的满意,这里可比洛阳要发达的多,在某些方面,直逼长安,贾谊还是成长了不少,刘长拍了拍贾谊的肩膀,“不要急,你在这里做的不错...也是时候该重用你了。”

贾谊眼前一亮,“大王是要带我去少府吗?”

“寡人前来的时候,河内郡丞因为贪赃枉法,已经被寡人处决了,你就去河内做个郡丞吧!”

贾谊并没有生气,对刘长的任命也很是服气,低声说道:“唯!”

刘长本以为自己将张苍带走之后,唐国的发展会遇到问题,可现在看来,王陵将这里治理的不错,就是苦了自己的舍人们,王陵定然没有少为难这些“反贼”,不过,刘长也不担心,王陵虽然是国相,可唐国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是提前确定好的,朝中大臣又多是刘长的心腹,他们凝聚起来,王陵可以决策大事,可未必能像张苍那样大权在握。

刘长又在高都待了几天,直到第三天,一群人风尘仆仆的来到了这里,前来拜见大王。

看到这些人,刘长无比的激动,都是些熟悉的面孔,季布,栾布,召公。

刘长激动的上前与他们寒暄。

“栾布!!你终于来了啊...你不知道啊,这些时日里,寡人几次都想让你噼人,你都不在啊。”

“召公...您无恙啊?”

“季布....”

就在寒暄过后,季布勐地快步向前,一把抓着张不疑的衣领,就将他摔在了地上,张不疑被季布按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刘长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为何啊?”

季布愤怒的说道:“大王有所不知啊...本该是臣护送夫人前往长安,这厮说请我吃酒,作为拜别...可他灌醉了臣,便令人将臣绑了起来,自己便离开了...这反贼,臣决不饶他!”

张不疑也很愤怒,他骂道:“你去了长安,也不过是去拜见太后而已,又有何用?还不让我去!你这匹夫,当真以为我怕你?还不放了我?!我乃留侯之子也....”

就在张不疑说话的时候,季布勐地抽出了长剑,插在了张不疑的面前,长剑嗡嗡作响。

张不疑顿时被打断,他看着面前那锋利的宝剑,顿时高声大叫了起来。

“陛下救我!!!”

ps:感冒了,一直打喷嚏,这一章写的无比的困难,新疆这天气啊,真的是说变就变。

相关推荐:全能神豪:开局短跑冠军重生的我被校花暗恋三年大明次子巫师:从凡人骑士开始抗战双子星无限电影系统穿梭在无限时空寻香楼记从模拟巫师开始镇鬼高校之八宫蛇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