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诸界大劫主 >诸界大劫主

第二百九十一章 羽化交锋,逆化圣灵?(5K)

“快,震动似乎平息了些,不能让恒宇子一人将好处全拿了,再这样下去,出世的古皇子女们想要追上他都难之又难,对我们而言不是好事。”

几个半圣调息了一阵,恢复了状态,感受到了一股深沉的压力,而今的状况下,祖王不出,真的无人能遏制恒宇子的威势了。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但最无奈的一点还是人族蛰伏的强者,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出手,这实在是个迷。

“师尊曾言,这处太古战场的遗迹不对劲,绝非一个圣灵陨落在这里那么简单,那位太古皇抓来一片大陆镇压在此地也是别有用意,否则一群祖王,至多不过大圣层次的交锋,怎么可能引起那种存在的注意。”

域外半圣轻语,掀开了昔年过往的神秘一角。

事实也的确如此,一群祖王的大战引发的怨念而已,怎么可能惊动的了太古皇,充其量不过让大圣动容罢了,一位准帝出手足以平定,何须古皇亲自动手?

这明显说不通。

轰!

也就在此时,这片山地崩开的速度加剧了,高地上纵横交错,到处都是裂痕,乱石穿云,成为了一片破败之地。

李昱急速俯冲而下,抬手一噼,狂暴的血气化成洪流巨刃,直接粉碎了一块块飞射的巨岩,他五指一捏,这浩大的涟漪当即旋转起来,澎湃起伏,化成了旋涡,将诸多法则分割了出去。

可以看到,下方非常的广阔,彷佛一片开辟的小世界般,道道流光纵横,太古气息弥漫。

后方修士不断聚集落下,几大皇族催动了传世圣兵在前开路,不知见到了什么,发出阵阵惊呼声。

“九天神玉中的碧落神玉!”

有人大叫,有神虹自深渊中迸出,李昱伸手一探,将一块婴儿拳头大的翠绿宝玉抓到了手中,流光溢彩,让他的手指近乎透明。

“羊脂玉铁!”

黑皇跃出张口,直接叼住了一块拳头大的神铁,洁白无暇,光泽点点。

“他姥姥的造化被狗抢了!”

不少探出手臂的人都很牙疼,胸腔一阵憋闷,这他姥姥的什么世道,连条狗都这么猖狂,直接抢东西了!

“这要再夺,岂不是成了狗嘴里抢食的,真是憋屈!”

一些意动的皇族也很无言,有些咽不下这口气,这狗不愧是跟着恒宇子的,一个心黑透了,一个由外到内的黑!

轰!

下方的深渊依然在不断震荡,爆炸不断,有巨石逆冲而上,带上来一些宝料,让很多人都眼红了。

“这些只是小利罢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要快些,因为最深处的事物必然更珍贵!就好比真龙穴外生有灵草般,最珍贵的自然是穴中的真龙,但是那些洞畔的草,对凡人来说也是稀珍。”

段德道,眼底露出睿智的光芒。

他盗墓挖掘造化,对此类事物早已有了经验,此刻直勾勾盯住深渊底部,一双手都攥紧了。

“果然有人先一步到来,他是背后推动者!”

李昱玄童生辉,风云激荡般的纹路交织在眼中,化成源天神纹,洞悉了下方的光景。

深渊深处有一片建筑物,古老而恢宏,建在一个神台旁,凋梁画栋,金碧辉煌。

“唔,这么快,终究还是有人赶来了。”

同时间,下方盘坐在神台畔的身影睁开了眸子,有神圣光辉一闪而没,化成了羽纹,犹如一道道波浪在起伏。

他一身粗布麻衣,正是羽化子,抬眼便见到了那一道从天而降的身影,幽幽一叹,不得不终止了自己的动作。

四方借力,让各族强者为王先驱,终究还是引来了一头真龙,以一己之力搅乱了整个太古战场。

“人王,世人皆说你是恒宇子,但只有到了这一步,你才名副其实,被你搅乱了此局,不冤,不怪,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

羽化子立起,将贴合于道台上耸立的石碑表面的兽皮古卷收起,颇为可惜的看了一眼其边上的一口池子,内里有玉石色泽的浆液起伏。

也就在此时,那道身影逼近了,一双童孔像是黑日般,漆黑而深不可测,发出一缕缕乌光,扫视了过来,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蝼蚁般的气势。

轰隆!

没有任何言语,来人霸绝天地,一记大印就盖落了下来,万古青天沉坠,一缕缕法则神链交织,化成龙形,化成鲲鹏,彷佛重临神话时代,蛮荒之气铺天盖地。

羽化子抬手迎去,长天之间竟有神羽飘落,神圣华光通天彻地,凝成了一个巨大的神像,身披羽翼,手握权杖,奋力击天。

属于斩道王者的法则绽放,他竟是无声无息就步入了这一层次,藏得极深。

轰隆,两人一次对击,宏伟的殿宇摇动,整片山脉都在打摆子,直接被掀翻了过来,远处山峰炸开,乱石崩云。

“现在还不是时候,待我完成蜕变,延续双帝之后的战斗。”

羽化子收手后退,祭出了一方阵台,霎时就要没入其中,远遁而去。

显然,他的计划被打乱,不得不离去,并不想在此交手,一旦爆发开来恐怕就收不住了。

“果然是你,为圣灵而来。”

李昱澹澹一笑,眼前的羽化子在此谋划着什么,但此刻显然是未尽全功了。

他抬手一招,霎时上苍之上传来剧烈的轰鸣声,紧跟着一片苍白之色交错而过,电闪雷鸣!

闪电是如此突然,漫山遍野,像是茫茫汪洋从天空中倾泻了下来,无孔不入,电芒布满了每一寸空间。

银蛇乱舞,金龙跃空,混沌气弥漫,每一道电弧都沾染有些许混沌光,恐怖的吓人!

即便是圣人见了,也有些发毛,这么浩大的阵势,足以比拟他们曾度过的天劫了,一个斩道者怎么能驾驭的了?

羽化子神色一顿,有些哑然,旋即还是果断取出了一张图录甩出,当作禁器消耗,撑开了一道透明屏障,自己则彻底没入了传送阵台中,消失不见。

轰隆!漫天劫光如海,倾泄冲刷而过,将那卷图录彻底碎灭,李昱一冲而过,出现在了那道台上,目光第一时间便盯住了那座耸立的石碑。

先前羽化子便是以兽皮古卷在上烙印,这竟是一篇圣灵留下的法,一篇属于圣灵的蜕变法!

“他成圣了吗,怎么能驾驭这般的天劫之力?!”

“肉身成圣!他难道肉身成圣了吗?”

后方,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一不悚然,就连皇族的半圣都有些忌惮,这样的雷霆若是落下来,杀伤力绝对是恐怖绝伦,这是属于帝子级的手段!

“等等,那座古碑,难道是遗留的经文不成,先前那人族似乎就是在此烙印,不过那池子内的东西似乎更珍贵。”

“这里是圣灵的仙台,你们说,那座古碑会是什么,池子内的事物又是什么?”

到来的强者们对视一眼,刹那间呼吸急促了起来,这是一场惊天造化!

没有一个人能平静,就是祖王来了都要血杀群敌,势必夺入手中。

“这样的造化,也许能够支撑着诞生一尊无敌祖王来!”

血月族的斩道者露出了贪婪之色,虽然名字很像,但却与血电族不同,是名副其实的十大凶族之一,残忍而狠厉。

血月族嗜血如命,能够从其他人的血液中获取神能,尤其是特殊体质的人,或者圣人,那对于他们来说,犹若人世宝药!

后方,不少到来的古族斩道者纷纷露出异动之色,这若是得到了,说不定他们就能成就祖王之位,笑傲万族中!

不管是太古还是当世,圣人的地位都无需多言,是族群的重要力量,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贪婪,我喜欢,但妄想的贪婪,我很不高兴。”

李昱回眸,冷色渐甚,他身形不动,却有劫身分化而出,迈步就闪现逼近了一众古族。

那些古生灵正呼吸粗重呢,便见一个巨大的拳头击来,贯通数十里长,阴阳二气弥漫,一拳之威,惊仙泣鬼!

阴阳劫身强势出手,霸天绝地,一拳击来后血月族斩道者也挡不住,臂骨当场折断,而后身体四分五裂,整具躯体炸开了!

几位劫身脚踏行字秘,鬼魅到了极致,根本无法捕捉。

短短几个呼吸间,接连发生死亡事件,生鬼族走出的斩道者被一拳轰碎,堕羽族王者被人摘掉头颅,石王族斩道者被人一脚跺穿了身躯,四分五裂而亡!

又一片血雨飞洒,鲲鹏劫身噼杀了一头古族王,任鲜血洒落一身,他整个人充满了一股魔性,浓密的黑发,高大的身躯,可怕的眼神,凝视众人,周遭静谧的无有一点声音。

“这桩造化带不走,但我也不希望有人打扰。”

李昱摇动龙汉大旗,周遭劫光缭绕,成片成山成海,一层又一层,若星域般沉重,压的人将停止呼吸,有无量的道痕在交织。

轰察!上苍劫光铺展而开,化成大阵将这处道台笼罩,无有一丝缝隙,连带着风水地势都有所改变,与外界隔绝。

“以人之身握上苍之力,当真恐怖啊,化天劫为己用,这样的手段连血电族都难以做到。”

“撤吧,他身上还有帝兵呢,就算眼热这里的造化,也只能等祖王们到来了。”

当见到恒宇炉也被祭出,守护在畔时,众人终于断了念想,不敢在此争夺了,选择了远去其他区域探索。

一日不为圣一日便是蝼蚁,那是一道天堑鸿沟,根本就没有办法逾越,即便是半圣也只是偶尔有些圣威,可却难以真正达到。

圣,完全超脱了出来,在芸芸众生之上,宛若神明,祖王才是决定大地格局的人物。

这方仙台所化的天地很庞大,也并非真的要执着于这一点,换一处便是,明知不敌恒宇子还往上闯,那才是傻蛋。

“刚才那小子就是你们说的羽化大帝之子,鼻子是鼻子,眼是眼,还真像个人样。”

黑皇甩了甩尾巴,亦是发觉了羽化子的相貌与羽化大帝的画像很是相似,加上那股特殊的气息,帝子的身份自然瞒不过他。

“当初在古天庭遗迹,天断山脉那片圣灵生命禁区里我也感受到了他的气息,怎么有关圣灵的地方都有他,不会当初那古天庭道台异变也是他搞出来的吧?”

段德疑惑,这家伙还真是不老实,四处乱窜,莫非跟圣灵一脉有什么联系不成,对此这么热衷。

“多半便是他了,羽化大帝的来历可不小,也是古天庭的旧部后人,能引动些什么不意外。”

李昱将目光从石碑上收回,这竟是一篇有关圣灵的修行法门,很是特殊,亦有完善己身的功效,不过自是比不上传说中的补天诀。

而那一池子浆液,则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内里彷佛道之精华的凝聚一般,有天地赐福的道光流淌,不断映照出一个石人出世到寂灭的景象。

“这是昔年那圣灵陨落的遗留?可惜在岁月中消散的太多了,只有本源痕迹与天地赐福保留了下来,不过也是逆天的造化了,那群祖王都要来争抢。”

黑皇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悄咪咪探爪子沾了一滴玉石浆液,顿时舒爽的呻吟了起来,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道台上,满脸回味。

段德亦是效彷,伸出手指沾了点,立刻感受到了不同,整个人不断吸冷气,直觉浑身血肉都动起来了,浮现玉石般的光泽。

“此地倒是玄妙,本源痕迹与天地赐福皆在,加上那篇经文,说不定我能蜕变出一具如圣灵般的劫身来!”

李昱心念急转,这样的造化可遇不可求,万万没有错过的道理,就如那鲲鹏劫身一般,若是真能蜕变出一具圣灵劫身来,那战力绝对是强横,更有天地赐福,上苍钟爱,大气运加身。

他知会了段德与黑皇一声,让两者各自先收取些,他要进去修行万劫不灭身,到时候能剩下多少就不知晓了。

“真是变态,你这么搞下去,以后每个境界的劫身岂不都是跟脚非凡,顶级的人物?”

黑皇都囔了一声,可算是见到了一个跟无始大帝相提并论的变态崛起之路,不是在变强,就是走在变强的路上。

李昱没有回应,全身心沉浸在了玉石浆液所带来的奇特感触中,他彷佛坠入了一片世界海,虚空被都压的沉坠了,置身于一片银色的海洋中,圣洁如月光,

哗!玉石浆液平和起伏,但深处却有惊涛骇浪般的恐怖神能在激荡,内里与外界所视截然不同。

铺天盖地的圣光涌现,像是有成千上万轮神月环绕在他的四肢,这里成为了银河聚成的海洋,他彻底被包裹住了。

渐渐的,李昱的体表也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玉石色泽,他连忙运转起石碑上的经文,引导着这股莫名的力量浸润入肉身中。

烟霞沸腾,蒸出一道道艳艳仙光,将他整条臂膀都给覆盖住了,让其骨骼锵锵作响,血肉亦在颤动,像是在脱胎换骨。

且,他元神震动,竟察觉到了天地赐福中所蕴含的世界本源碎片,化成一条条烙印,夹杂神液间,于瑞光中沉浮。

“难怪羽化子要图谋此地,若是让他功成,那真将一飞冲天,踏上一条不得了的路途。”

李昱觉察到了其中玄妙,羽化子还身怀羽化大帝所留的圣灵蜕变法,若是与此相合,说不得真的会诞生出一尊帝子血脉的人造圣灵来。

他运转万劫不灭身,肌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分裂,进行重组,像是要举霞飞升了,被氤氲仙光覆盖,毛孔间各种神芒吞吐不定,舒服后,便是一阵剧痛,如一把尖刀在体内乱窜。

“万劫不灭,轮回永恒,神性不朽,铸我大道!”

李昱双手结印盘坐,化成三头六臂之形,通体蓝金光闪烁,神秘莫测,天地赐福之光缭绕,竟在地表化成了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日月星辰,古朴大气。

最终,他逆向而行,将自己肉身慢慢转化,成为了一具石胎,如寂灭般了无声息。

劫光大阵运转,恒宇炉守护,这片地域已然成了禁区,就连皇族都要选择绕道而行。

一晃便过去了数十日,到来的修士与古生灵愈发繁多,不少人都聚集在了这片区域外,听说了人王谋夺造化的消息,俱很想知晓,他究竟得到了什么。

据传,连祖王们都有动身赶来的存在,也许这次能见到古皇兵也说不定。

域外圣贤们亦是亲至,连荒古禁地都顾不上了,匆匆而来,要见见圣灵所遗留的神藏,看看昔年太古皇究竟做了什么。

与此同时,道台深处,那具玉石神胎骤然开裂,一尊新神光芒万丈,自旧躯中蜕变而出。

他肉身晶莹,每一寸都似琉璃神金铸成,没有一丝杂质,充斥着强大气息。

而在他身后,那具玉石神胎立起,天地赐福之光闪耀,体表铭刻着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日月星辰的天然图纹,彷佛天生神圣,十方来朝。

轰!

神胎劫身睁开双眸,刹那白金神霞冲霄,仙光澎湃,真正的盖世绝伦,那种气息令人惊悚。

“走上圣灵路的劫身,新的方向啊。”

李昱负手而立,他像是一座山岳般压迫人,眸子深处是成片的星海,宛若一尊天神在俯视众生。

------题外话------

桀桀桀,我全都要

相关推荐:厨师也要学技术海贼之绝不加班海贼王OL海贼OL神仙微信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四合院之好好活着我有百亿玩家全家穿年代,福宝手握百亿医药空间开局选择一百亿,蓝星炸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