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正经人谁在漫威学魔法啊 >正经人谁在漫威学魔法啊

123.泰拉之上(二十一)

刺鼻的臭味充斥着工厂内部,那是恶魔们的以太血肉被焚烧过后所产生的气味。修女们三人为一组警惕地在走廊上进行巡逻。在史蒂夫的领导下,她们打退了许多波恶魔们的进攻。接下来只需要等待支援抵达便是。

洛肯虚弱地行走着,他拒绝了修女们的搀扶和让他多休息一会儿的提议。他需要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话虽如此,他现在却也只能以一个对阿斯塔特们来说比较缓慢的速度行走了。那东西给他留下的伤势太过可怕,毒素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五分钟后,他踩着嘎吱作响的廉价金属地面来到了工厂的其中一个出口。男人就站在那里,洛肯只看得到他半边坚毅的侧脸。

“噢,你来了。”

注意到他的到来,男人转过头微笑了一下。他伸出左手,洛肯困惑地看着他:“......大人?”

“这叫握手礼。你只需要伸出右手就好,在我的时代,这是最普遍的礼仪。”男人带着怀念的笑容解释道,洛肯依言照做了。同时,他也捕捉到了男人话语中的一个关键信息。

我的时代。他将这四个字牢牢记在了心底,感觉自己似乎把握到了什么东西。

简单的礼仪结束后,男人向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史蒂夫·罗杰斯,士兵,你呢?”

“加维尔·洛肯。大人,您——”

史蒂夫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别在意太多,士兵。我们都只是尽忠职守而已,执行任务罢了,不需要知道太多。你觉得呢?”

望着他蓝色的眼眸,洛肯点了点头。这很好,对方并不想告诉他自己所属的军团,这倒也免了他说出自己的军团......曾经的军团。

“那么,士兵,你的任务是什么?”史蒂夫开口问道。

“支援战斗修女们,同时保证发电厂不被恶魔们所攻占。”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洛肯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眸变成了纯粹的金色。

“所以。”史蒂夫轻声说道。“是谁给你的任务?”

“......一名修女。”

洛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但他只能选择诚实以告,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在战时,确定来支援的友军身份通常是识别身份编码,这位大人却没有这么做。他不知道理由,但只管回答就对了。

“她借用了一名濒死的见习战斗修女的身体来向我传达任务......但我十分确信,那绝对是位活圣人。”

史蒂夫凝视着他,眼中再次闪过一道金光。这次,洛肯看得清清楚楚。他也听见史蒂夫的低语声:“原来如此......是他的力量。”

小书亭

洛肯保持着缄默,他不认为这是自己应该掺和的事,也不认为自己应该开口询问。史蒂夫也没有要向他解释的意思,他只是看了眼洛肯空空荡荡的左臂,脸上突然挂起一个奇怪的微笑。洛肯觉得自己在其中看到了怀念。

“伤口还疼吗?”史蒂夫问。

“有一点,但不碍事。我随时都能进行战斗,大人。”

“战斗的事可以先放一放,它们在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了。”史蒂夫非常笃定地说。“但你的手臂问题需要立刻被解决,你可不能以这样的状态上战场。告诉我,左手是你的惯用手吗?”

“我两手皆可挥舞刀剑,大人。”

“那么,稍微忍着点吧。”

话音落下,史蒂夫抬起右手。金色的光辉居然从洛肯的身体中冒了出来,那美丽而震撼人心的光辉仿佛星光的碎片一般令人着迷。洛肯紧紧地盯着它们,浑身绷紧,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光辉汇聚在史蒂夫的手中,一点一点地凝聚成了一只手臂。星光的温度在这之后猛然上升,几乎变成了太阳。热浪扑面而来,洛肯竟然开始感到一阵心悸。

在这怔怔地出神之中,他听见史蒂夫的声音:“我知道一个战士在面对无法击中和伤害到的敌人时到底有多么沮丧。就像你面对的那只恶魔。很多时候,凡人们只是缺少一个能够对它们直接造成伤害的手段而已。”

他松开手,那只虚幻而又凝实的金色手臂开始颤抖,腾空而起。下一秒,洛肯的身体像是被一头野兽剧烈撞击了似的。他猛地佝偻下腰,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左臂。那里传来剧烈的疼痛,汗水立刻涌出,从他脸上滚滚而落,又在高温中没落地就被蒸发了。

阿斯塔特们对疼痛的抵抗能力极高,但那并不代表他们感受不到疼痛。洛肯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啸叫,他难以自抑,跪倒在地。原本想要竭力在这位大人面前保持仪态的想法落空了,盖因那新的左臂正在不间断地灼烧他的灵魂。

洛肯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正有着火焰在燃烧,它炙烤着他的骨骼和内脏。这幻觉是如此真实,甚至让他听见了噼啪作响的声音,闻到了血肉被焚烧过后所产生的特殊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平静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疼痛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定。他凝望着自己的左手,手臂上正燃烧着烈焰。

“现在,你有能力伤害到它们了,士兵。”

史蒂夫微笑着朝他伸出一只手,将洛肯从地面上拉了起来。

-------------------------------------

“殿下,殉道者大桥阵地向我们传来目击报告,他们目睹了一位活圣人的出现。”

“活圣人?”

基利曼从沙盘中抬起头,将自己的思绪于那不间断的战争推演中解放了出来。他皱着眉,原体的脸竟然显得有些憔悴:“确定对方的身份了吗?”

“根据目击报告,祂借用了一位见习战斗修女的身体,背生双翼。圣赛丽丝汀符合这个描述。但她通常不会选择借用修女们的身体。”

不太像是她,但也不能完全否定......

基利曼眯起眼心想,他和这位活圣人打过交道。他复活时,圣赛丽丝汀就在场。至于现在她去了哪儿,就算是基利曼也无从得知。毕竟活圣人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而那个人显然对万事万物都自有安排。

基利曼站起身,开始在他的书房内踱步。上百个不同的猜想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沸腾,也让原体的脸色再度变得更加糟糕了一些。

战争推演实在太过劳心劳力,他还得兼顾整个泰拉的兵力调动以及平民们的安置问题。他甚至还得处理那些到了这个时候都在互相扯皮的官僚们,帝国腐朽而庞大的官僚系统在这个时候终于显现出了它的弊端,基利曼却没有丝毫想要改革的想法。

至少不是在现在。

他叹了口气,开始烦恼于自己为何不能直接去询问那个在背后做好了一切计划的人——他的父亲,人类之主。

“你就是不肯把话说明白,是吗?”基利曼低声说道,这句话显然吓到了那个一直和他进行沟通的军务部官员。对方也和他一样,几天未曾有过睡眠了。听见这句话,他吓得一个激灵,在屏幕里跳了起来。

“殿下,何出此言呐?!”官员哆嗦着问。

“......不,我没在和你说话。你干的很不错,多西里斯家的。去给自己一点休息时间吧,你看上去就像是个稻草人,被风一吹就要倒在地上。”

基利曼看着他的脸,那官员脸色蜡黄地坐在椅子上,连肩膀都松了下来。手边堆着一管又一管的药剂,全靠这些东西他才能坚持下来。要知道,这些天里,基利曼的所有命令都是通过他发布出去的,强度之大可想而知。

“不,殿下,我还撑得住。”

他显然还想强撑一下,但基利曼却严词拒绝了他:“看看你自己!为帝国鞠躬尽瘁并不代表要把你的生命浪费在无意义的坚持上!这是命令,去休息,多西里斯家的,换另一个人来和我进行对接,明白吗?”

“好吧,殿下。”

官员站起身离开了,没过几分钟,一个火急火燎赶来的年轻人就代替了他坐在了那椅子上。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务部制服,基利曼可以预见到,没过多久这身制服就会变得凌乱起来的。

“殿下!向您致敬,我是——”

“——不必向我介绍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是谁。马尔西斯家的小儿子,是吧?”

年轻人显然被镇住了,他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是,是的,殿下。”

基利曼低头看了一眼沙盘旁边的倒计时,距离承诺的支援抵达还有四十六小时五十七分钟。他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就在刚刚,他收到了一份汇报。极限战士们伤亡惨重,尤其是第二连,卡托·西卡琉斯甚至都昏迷不醒。

当时,第一连刚刚结束他们支援帝国之拳阿斯塔特的任务。马里乌斯选择与西卡琉斯进行汇合,然后再次进入巢都。他们在汇合后没多久却在正面战场上遭遇了一台该死的恐虐战争之主......那种东西通常是用来和泰坦们作战的。

他的子嗣们取得了胜利,令他骄傲。却也让他感到无可抑制的悲伤。坐在这个小小的书房内,他不止一次想要加入地面战斗,却又因为职责对自己的束缚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自己拒绝自己。

“快点来吧......”基利曼叹息着说。

相关推荐:宝可梦:我有三星裂空座精灵:我真不是最强训练家逆天七界行我的憨憨小女友肆意人生快穿从西游记后传开始我,从西游苟回洪荒修仙:从忽悠老婆开始提点刑狱司我有盗运成圣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