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高天之上 >高天之上

第400章 聆听吧,那亘古的潮声 (6800,第一更,深夜还有一更)

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没有足够的资源。

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到石器时代的巨型野兽,再到人类第一次直立行走,文明的发展,人类道德的变迁,诸多科学技术以及思维上的蜕变,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所有人。

资源的贵乏。

单细胞生物争夺有机质,多细胞生物捕食其他生物和藻类,光学合成需要争夺阳光最好的位置,海藻越来越长,树木越来越高。

因为贵乏资源,所以生物之间会有竞争。适应当时环境的能存续,故而留下了后代……一代代大灭绝,一代代生态剧变,让人类诞生。

生命从诞生到死去,所有的一切,都是斗争的过程。

而斗争的源头,在于‘贵乏’。

人类的社会,也是因此而诞生。

因为贵乏力量,所以需要联合,用许多人的力量办到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情;

因为贵乏资源,所以需要开拓,前往远方陌生之地找到新的资源点。

因为贵乏安全,故而虚无缥缈的道德,法律和哲思开始孕育且诞生。人们用这种虚拟的东西与共识联合,继而约束每一个人的心灵,构成了巨大的人类集群,名为城邦和国家的,利维坦巨兽。

而因为贵乏资源,故而巨兽们也会生死搏杀,生还者吞噬死去者的尸体,一如数亿年前,所有生物的先祖捕猎那样。

毫无区别。

只要还在贵乏资源,内部因为资源而互相竞争厮杀,一个文明就不能算是成年……不过,最起码,能走到建设起国家和文明,开始仰望星空的文明,就能算是孩童。

他们虽然还是缺乏资源,但却已经有了无垠的星空可以去求索,一个文明逐渐探索星空,发展自身技术,最终创造出‘永动机’的过程,就是这个宇宙所有文明的‘成年礼’。

他们迈向‘星神’的‘道途’。

当然,这仅仅是第一步。

永动机能解决的,无非就是资源的贵乏,能源的贵乏。而安全的贵乏,生命的贵乏,还有真理的贵乏还有待解决……但这已经迈出第一步。

通向【无限】的第一步。

可是,泰拉却失去了这一机会。

这是一个贵乏‘希望’的星球,一粒被保存在摇篮和天狱中的孤独灰尘。

他们的成长被打断,未来的道途也被封锁。

事到如今,如若想要摆脱茫然无措的孩童期,成为成年的文明,解决泰拉上的一切问题,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永动机。

【幽晶永动机】

【人们,我们遗忘了我们的过去,遗忘了历史与真理,所以我今天便要向你们宣讲这一切,以让你们明白,这世间万物背后的阴影有多么深邃】

【感谢尹奈迦二世,他的记忆和人格便是太阳,为你们刺穿了这一阴霾,不然的话,即便是我,恐怕也无法让你们理解这一切】

【一切的源头,都源自于古老的‘星神’,这宇宙一切生命,心智与文明的缔造者】

没有任何隐瞒,尹恩叙说的,是绝大部分第五能级强者都不是很清楚的,这个宇宙最古老也最真实的‘真相’。

对于绝大部分第五能级来说,他们的确知晓星空,远方和前纪元文明的一些奥秘,但也就仅此而已,他们归根结底是诞生在无星泰拉的囚徒,他们相较于这些过于遥远的事物,更加注重当下。

哪怕是他们知晓一些有关于星神的信息,但也没有人会继续探究——这些太过古老又已经彻底消失的存在,根本无法为他们的梦想和统治带来任何益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明白所谓的‘真相’呢?

真相并不能改变现在,也无法让他们变得更强。

可是,现在却变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黑太阳,这个银峰先知,正在对所有人,所有人,宣告古老的奥秘,以及‘最强力量’的源头!

他居然,在对所有普通人,宣讲有关于星神和永动机的奥秘?!

——无法接受,这些东西怎么能让普通人知道!

——他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些消息告诉我?

——尹恩·银峰,他究竟看见了怎样的未来,才会如此疯狂?!

一些强者意图阻止尹恩的宣讲,但另一群强者阻止了他们。

【不要让他继续说下去!】

【让他说下去!】

【我倒要看看,瑟塔尔皇室和你这先知,究竟知道什么真相,才能如此疯狂!】

有些人知晓,故而不希望其他人知晓,有些人不知晓,所以想要知道。

当好奇心被勾起,那么无论是谁,哪怕是世界也会向前推动。

所以,尹恩顿了顿,他笑了一声,然后便抬手,无尽的星尘浮起,在天穹中凝聚出了一条条交织的璀璨光之链条,而这些链条互相勾结融合,构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结构,看上去宛若棉絮,又像是抽芽的新枝。

【这是我们所在的‘新枝结构’,一个位于我们已知宇宙边缘的偏僻结构——诸位升华者,应该都能理解宇宙和世界吧?而诸位民众,经由尹奈迦二世的洗礼,你们大概也能理解星空吧?但我却也很清楚,你们大多都不理解它具体代表什么意义,因为你们很忙碌,没有时间思索这些没有用的东西】

【不理解没关系,等日后我会教给你们什么是‘宇宙结构’与‘星系团’,那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天文学知识,但我会让你们有时间去了解这些没有意义知识】

他如此道,然后用手指轻轻在‘新枝结构’结构上点了一点。

微不足道的一点。

而这一点开始放大,放大,取代了原本的‘新枝结构’。

无数星尘涌动,构成了一个类似人肋骨一般弯曲排列的结构,不过那些伸展而出的巨型悬臂向内弯曲,形成了十二个巨型漩涡:【这是我们所在的‘十二重漩涡超星系团’,里面有超过二十一万个星系,其中最大的一个‘超漩涡’名为‘光沉’又名‘旋恒’,由本超星系团中最早前往星空的文明‘千星大群’命名,它的中心是一颗超巨型黑洞,也是这个超漩涡名字的由来】

【我们人类所在的星系,就在这个超漩涡之中,而这个超漩涡内一共有三万个星系】

【就在这里】

尹恩指向十二重漩涡超星系团中,位于中央下半部分的一个最大的漩涡,然后,又放大了这个漩涡,在其靠近五点钟方向下半部分的一个区域,点了一个旋转着银色光辉的星系。

【前纪元文明将我们所在的星系称之为白银之轮,亦有诗人称其为天河,因为在星辰还存在时,无尽群星将横亘于我们天穹中,无数星光闪烁,宛如一条奔流不息的白银天河】

【就像是这样】

如此说道,尹恩的身后,琉璃帝龙缓缓浮现。

以太星尘龙的后裔展开自己由无数星尘构筑而成的刃翼,她长吟一声,划过天际,于是整个泰拉大陆,所有人都看见了,随着一道龙影在天穹顶端一闪而过,一条浩瀚磅礴的星之长河在天穹的正中划开,宛如天神挥笔染下的墨痕,又如一轮正在静静旋转的银之光轮。

因这光辉璀璨,就连太阳和光之灾的余留都变得暗澹。

所有人都怔然地注视着这条奔流不息的天河,心思千转。

有人怀疑尹恩在说疯话,天穹之上哪来这么多璀璨光明的事物,那明明只是一片漆黑寂静的深渊,人们在夜晚就连抬头直视都不敢,唯恐被那黑暗夺去魂魄。

假如说这天河在过去真的存在,那它又为何消失?如此浩瀚伟大的自然结构,要让就连星球都不曾睁眼直视的人们去理解,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有人虽然并不明白这一切的意义,但却不知为何感到心潮澎湃,是啊,如若说天穹中只有日月,实在是太过寡澹,哪怕是有零星些许亮点,却也只是孤独地闪烁,它似乎不应该那么孤独,不应该那么寂寥。

如若说,在过去,在那所有人都不记得,都不知晓的前纪元文明时代,有这么一条白银天河在天幕中流淌,也难怪他们并不畏惧暗夜,而是要称颂无云的夜空为他们带来了璀璨的星光。

而尹恩就站在那里。

站在这白银天河的前方,浩荡的银河光轮在他身后悄然旋转,映射他如从天国降下的神祇。

——那我们究竟在哪里呢?

——为什么这么美丽的天河会消失不见呢?

——你为何要告诉我们这些?这一切,和所谓的‘永动机’又有何关系?

心念。

思想。

灵魂的共鸣。

被所有人注视着,尹恩站立在星球与太空的中界点,他注视着眼前的众生,里面有为了给子女治病欠下重债的父亲,有为了撑起家庭现在还在田地中劳作的母亲;里面有刚刚抢劫了一伙商队的盗匪,亦有刚刚从女人温床中疑惑看向窗外的贵族。

卑微的、贫穷的、奢侈的、凶恶的、老实的、诡诈的……所谓的众生,所说的就是所有类型的人,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梦想与方向。

但无一例外。

星辰都曾照耀过他们,无论那光是温暖还是冰冷,无论那光芒是闪耀还是暗澹。

而现在,他们开始好奇,哪怕是因为自己借助堪比第五能级强者的力量,借助瑟塔尔皇室的顶座之血造势——但本就应当如此。

如若没有流星划破天际,如若没有光芒悬挂天空,那人类本就不会仰视夜空。

而我要做的……

就是成为那颗指引所有人,指引所有方向的远星。

【我们就在这里】

【白银之轮内环,五千五百亿颗恒星之一】

【一个小点】

尹恩伸出手,点向这光轮的一个角落。

位于十一点方向,圆环内侧的一团小小的光点。

光点不断变大,最终化作了一颗炽热的金色星辰,这是一颗寿命悠长的主序星,还有着数十亿年的寿命。

而在它的一侧,一粒微渺的翠色行星正环绕它旋转。

行星被碧色的海洋和森林覆盖,远远看去,美丽的不可方物,虽然相较于空旷黑暗的宇宙,这颗星球就连灰尘都不如,但它毫无疑问,就是所有人类心中,点缀于黑暗中最美的宝石。

【我们所居住的泰拉星球,泰拉大陆】

【就是这颗恒星的行星】

【排行第四,本太阳系内唯一一颗有着完整生态结构的行星】

【这块大陆,便是我们足下的大地】

尹恩平静地叙述到:【我之所以展示这一切,就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以上,我所说的一切,展现给你们的一切,无论是白银天河,还是沉光漩涡星系团,十二重漩涡超星系团,亦或是新芽结构,全部都已经暗澹。甚至,整个无限大的宇宙,绝大部分光芒都已经暗澹】

【其中,那些发光的星辰,那些在我们看来微小的光芒,全部都是和我们泰拉恒星一般甚至更加庞大的星辰——而它们,那数以亿万京兆不可计数的星辰,全部都熄灭,亦或是和我们一样,被‘囚禁’亦或是‘保护’起来了】

【而原因,则是因为一场战争】

【一场波及了万物众生,却与我等无关,无论是毁灭还是保护都无关的战争】

【星神与终焉的战争】

天穹之上,龙王们怀着忧虑注视着尹恩。

【这样真的好吗?】真炎龙王怀疑道:【将这真相告诉给人类,这些就连自己所在的城市和村庄都难以离开的人类……告诉他们有关于星空的真相?】

【至少,阿克塞尔和尹奈迦,为所有人打下了基础】镇星龙王语气低沉,这位龙王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眸光有些暗澹,但很快就重振:【无论如何,人类想要告诉人类真相,就没有好不好一说——这是人类自己的选择,我会相信】

洪潮龙王的目光温和,看向大地:【尹恩·银峰,他想要的,正是可以让所有人都自己在知晓真相的情况下,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力】

世界的边缘,坠星城的妖精们簇拥在一起,漂浮在城市的上空,密密麻麻,宛如一团虹彩的星云。

【哇!他不怕那些人听不懂嘛?】

【肯定听不懂,我都没听懂,那些人类怎么可能听得懂!】

【听不懂的话,为什么要说呢?】

【哎呀呀,就是因为听不懂,所以才要说呀——假如日后他们懂了,这样回忆起来就会更加深刻!】

妖精们悉悉索索地讨论着天上光芒代表的意义,而最核心的那些光点,女皇与长老导师们则是心怀些许疑惑。

【为什么尹恩·银峰要把永动机的事情公开?】

女皇不解地思索:【藏在自己手里,等到自己得到永动机后再开口,那个时候,又有谁能抵御我们妖精一族呢?】

大家伙赫然是将尹恩算成妖精自己人了,而有些比较清醒的妖精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小声提醒道:【首席执政官/教首,尹恩·银峰是人类/真龙/结晶龙……】

这话说到一半,几个清醒的妖精面面相觑,不知为何其他人和自己的消息不一样。

【不管他是谁,只要得到永动机,不是妖精也是妖精,反正我们妖精一族肯定会支持】

女皇心很大,倒不如说,就是因为心大才可以成为妖精的领头者,她的思绪与所有妖精共鸣:【大家伙安静点,继续听他想要说些什么!】

尹恩想要说些什么?

铺垫了如此之多,他只是要向所有人展示一件事。

【星神就是我等的天父,或者说,天父就是一位星神。久远的岁月之前,千星的火种坠落于我们星球,差点灭绝我们的先祖,而天父降临,制服了千星,引导我等建立起天梯的世界观,令前纪元文明得以孕育,诞生】

【这是古老的神话,而神话并非虚假——至于千星的火种为何陨落,自然是因为星神与终焉的战争】

【这是一场和我们息息相关,但是却和我们没有半点直接关系的战争。它太过宏大,我们并非其中的主角,不过是一缕被卷起的灰尘,可悲哀的是,就算是最轻微的余波,都足以毁灭亿亿万万和我们相同的文明和星辰】

【为了保护我们,星神将我们所在的星域设置为周边星系的摇篮,保护其他诸多文明的火种——星神还送来了真龙们的始祖,用以将我们的世界改造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摇篮,让所有文明都能从中复苏】

【现在,这些文明火种复苏而出的生物,已经与我们一同生活了许久】

【他们便是魔兽。我们如今世界辉煌和力量的原材料】

说到这里,尹恩微微一顿,他看向新大陆的方向,在那里,许许多多的魔兽同样投来目光,它们的神色复杂,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都只是沉默,等待。

而尹恩笑了笑,他继续讲述:【一切都是源于天坠之灾】

【某一日,星神的飞船因为和终焉的战争失控,撞穿了设立好的摇篮屏障,最终坠落在了我们的泰拉之上,这便是天坠之灾】

【天坠之灾带来了许多的后果,它摧毁了前纪元文明,将整个泰拉原本的生态都摧毁,缔造出了我们如今生活的泰拉】

【而飞船上装载的火种遗落在大地,其中有些暴走,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是失落纪元的缔造者。而一部分成为了我们的异族智慧盟友,甚至与我们融合,成为了诸多亚人和奇特血脉的源头】

【但更多的,火种意外解封失控,它们缔造出的,便是魔兽】

【我们所熟悉的魔兽,没有智慧,这是因为天坠之灾造成的破坏,智慧无法觉醒,只能通过一步步获得力量继而解锁智慧】

【而还有一类魔兽,位于新大陆,它们天生就有智慧,不,它们已经不是它们,而是他们——这些智慧魔兽,其实就是那些火种中的文明生物,他们有着自己的智慧和族群,在泰拉上繁衍了千年,已是新大陆,甚至是泰拉的一员】

【我知道,有很多人疑惑,想要发问——如今的泰拉大陆就这么大,有这么多国家和人类,已经足够捉襟见肘,还有这么多火种,完全不可能装得下,星神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好问题。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摇篮还未完工,这个世界原本应该更加庞大——泰拉本应该只是个地基,它真正的完全体‘摇篮环世界’,其面积是我们足下大地的数百万倍甚至更多】

尹恩抬起手,原本的泰拉太阳和泰拉行星原型都开始剧烈的变化——以泰拉行星为原点,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晶格面正在不断地凝聚,扩展,最终变成了一条环绕太阳的美丽光环,一个庞大到无以复加的环形世界。

被这摇篮光环包围的恒星释放着光芒,而光环中,海水浩荡,林地幽深,一切都与如今的星球一模一样,甚至更加美好,更加丰腴。

【而计划创造这一切的工具,其最重要的核心,便是我最开始所说的那个事物】

【幽晶永动机】

【一个拥有无限的能量】

【一个足以让我们人类摆脱所有资源贵乏,让所有穷人都能有屋有房子,让所有人都能有尊严的活下去,有自己的土地,庄园,可以每天吃肉,睡在舒适床铺上,不用忧愁明日的‘机器’】

尹恩没有用任何高深的词汇。

他用的是最简单的欲望,最浅薄的叙述,任何人都能理解,任何人都能想象,他们都能明白,都能知晓一件事。

——只要有幽晶永动机,那么人世间的所有苦难都将会消失……最起码,也比现在要好不少。

除此之外,尹恩也注意到,许多原本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灼热,那都是强者的目光,第五能级强者的目光。

事到如今,原本不了解幽晶永动机的强者,都能完全理解永动机的真正意义。

那是足以改造世界,达成他们梦想最大的臂助——那是能让他们成为最强者,压制其他强者,建设一个他们心中完美世界的唯一希望!

【别废话了,尹恩·银峰,尹奈迦的继承者!】

此刻,一个声音响起:【你如何证明永动机真的存在?假如它存在,那为什么它什么都没有改变?】

【而你为什么要说,心灵信标的建设,就会导致永动机不启动?】

而尹恩看向声音响起的方向,那是甘特瑞格姆,矮人的家园,对方的捧跟很恰到好处,故而先知认真地点头:【这正是我现在要证明的】

话毕。

一股无形的‘风’横扫整个世界。

这并非是物质世界产生的风,而是虚境,亚空间孕育而出的风,它宛如潮汐,从虚境而来,鼓动所有有心智者的发梢与毛发,吹拂他们的鳞片与皮膜,令所有生命都悚然一惊,环视周围。

然后,他们便看见,一个漆黑的网络。

遥远的新大陆,整个大陆都在微微震颤,然后,一张漆黑的网络便从中延伸而出,它无比广袤,无比宏大,直抵云霄深处,亦没入大地核心,一层层阶梯状的亚空间网道互相连接,点点光芒在其中流转。

而就在这网道的最核心处,亘古的潮声响起了,那是层层叠叠的呼唤,是无穷无尽时光拍打宇宙产生的浪涛,那是永恒的波涛,是无限的承载。

漆黑的金字塔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无论是谁,无论远近,因为虚境中不存在距离和隔阂,只要能思考,便可以看见。

看见永动机之基础,【亘古潮声】的身形!

就是现在,就是此时此刻。

所有人类,所有魔兽,所有智慧生命的心念和意志,都因为光之灾而凝聚,都因为阿克塞尔的心灵信标而类似。

在亘古的潮声,沟通大以太环流的端口面前。

所有有血气的万物,都注视着先知的身形,聆听它的宣告。

故而,第一步,幽晶永动机启动的第一步,便达成了!

【见证吧!】

此时此刻,尹恩的身躯已经化作了纯粹的光,这是‘星神之礼’以太转换的效果,也只有凭借星神之礼的权限,他才能呼唤亚空间网道的力量。

漆黑的金字塔顶端,有无穷无尽的星光正在汇聚,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聚而去,所有人的注视化作了一道长风,这风穿越整个世界,拂过每一个人的面颊,带着数之不尽的爱与憎,数不尽的梦想与希望。

亿万位生灵齐齐瞩目;亿万种思绪交汇如一。

这就是亘古的呼唤,这就是无限的潮声。

故而,此刻。

潮水被唤醒。

漆黑深渊中的光芒,呼应着万物众生的意志,朝着这人世间……

投来悄然一瞥。

相关推荐:聊斋:狐妖夫人为我护道最强军师尔敢与君绝四十重生末世:开局一把无限子弹加特林这个召唤术师就离谱最强轮回游戏开局化身天师连斩诡异我在末世当宗师乒乓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