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剑众生 >剑众生

151 人剑分离

“杀人……”铸剑师重复了一遍,目光微眯,道,“很……有意思。此时此刻,杀人会让你发自真心喜悦吗?”

“喜悦?”艾鑫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喜悦。我杀人的时候,心跳会加速,血液会沸腾,人轻飘飘的十分舒爽,杀了还想杀,杀也杀不够。这就是喜悦吧?”

“而且,杀人和杀人不同。真正叫我觉得痛快的,是用黄金杀人……比如,用黄金把人淹死!”

他坐直身子,语速急促起来:“我就坐在最高处,让黄金往下流淌,流淌成河,把底下的人全都埋在黄金里。我的脚下形成了一座黄金城。我好兴奋啊,浑身都发抖,比睡婆娘时更兴奋。我的剑放着光芒,金元宝在我头顶上闪闪发光。”

ahzww.org

“那个时候,我才金色还是那么美丽啊。对啊,你不提醒我,我没想到,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见到那么多金子才兴奋,这么想想不是的,我兴奋的是看到人被埋在黄金里面。”

“金汤从那些人的脚底下流过,把他们黏住,从脚面往上蔓延。他们陷在黄金的泥潭里,惨叫着、挣扎着。但没有用,因为黄金会把他包裹,最后,他们会变成一座座金色的凋像,生前的表情被完整地保留下来。那么绝望,那么悲惨。那可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说到最后,他嘴角咧开,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几乎就要跳起来,再按自己说的做一遍。

那铸剑师静静地听着,并没有什么表情,缓缓道:“外面山寨全被黄金淹没,还有很多人被金子淹没。我还以为是你剑象失控,按你说来,是你故意的?”

艾鑫居然思考起来,道:“不,一开始是控制不住,我太郁闷了,完全感受不到喜悦,剑象就失控了,金子不受我控制往外流淌。不过后来,我看见他们那么痛苦,心情愉悦了,又能控制剑了。但是,我如果停止杀人,又会烦躁。那干嘛要控制呢?”

此时他用半开玩笑的口气道:“这也怪公子来得太晚了。我心情苦闷,总得找点乐子。如果你早来一两天,我也不至于对这个山寨下手。鸡鸣山毕竟还是百雄山属下啊。彭断海是个废物,但他要吵闹到大哥那里,我也会头疼啊。”

那铸剑师微微一笑,道:“倘若我早来,自然给你换了剑象。可是你如今以杀人为喜,新剑象还是要杀人,那不是一样了吗?”

艾鑫一想,哈哈笑道:“是这样,没错啊!不过那样我就不用在山上动手了,山寨才有几个人?他们跑的又快,我都没杀几个。我要是换了剑象,状态肯定比现在好。那时下山去随便找个村镇,一个个屠过去,要多少没有?你要再晚来几日,我郁闷难解,少不得下山去淹几个镇子了。”

那铸剑师微笑道:“那说明我来的正是时候。”

艾鑫挤出几分讨好的笑容,道:“当然,您就是及时雨。您看洗剑的事……”

铸剑师道:“别忙,我跟你说清楚了。第一件,洗剑之后之前的积累就全没了。你用惯的剑术也全都消失,得从头再悟。”

艾鑫脸色难看,道:“这……不能保留吗?至少黄金沼泽这一招我很喜欢的。”

铸剑师道:“你可以开发类似的。但之后如果换了新的剑象,所有剑术都要围绕新剑象重建。老剑术肯定没办法保留。”

艾鑫脸色青红不定,拍腿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这样罢。麻烦公子了。”

铸剑师道:“第二件——就是时间。我洗剑可不是一朝一夕就成的。至少需要好几天时间。而且我手上活多,这种活我向来是一件一件做。你这件就排在三个月后……”

艾鑫霍然站起,道:“这怎么行?我一天也等不了!你可不能拖延……”

铸剑师道:“找到我的,谁不是等不了的?但你不等我不等,到底谁来等?我手上至少有十件事,和你的一样要紧。你需要排在后面。”

艾鑫尖声道:“那不行——你需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但我的事要排在前面!干脆,你既然上山来,就别走了!谁要是找你麻烦,我替你拦着!无论如何,我排在第一!现在,你拿着我的剑——”他一伸手,把刚刚还死死握在手里的剑交给铸剑师,生怕他不要。

某一瞬间,他似乎也觉得把剑给人不妥,但紧接着就觉得自己想多了,这个铸剑师出身大族,学识渊博,手段百出,无论哪样也比自己高得多,不给他剑,怎么能解这次灾厄呢?

再说,至少现在,聚宝剑还是自己的剑,自己一个念头,它就会飞回自己手里。而黄金山寨也是自己的主场,所有黄金听自己调遣,四面八方尽是包围,还怕这人飞到天上去?

此时的艾鑫,就像找到了一套黄金地段的便宜房子,觉得自己捡了大漏,又听中介说外面有十多个人一起看上,都在谈判随时可能卖掉,心急火燎怕自己赶不上这便宜,匆匆忙忙交了定金。

只是他到底还是补了一句:“您在屋里干活,可别出门。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衣食住行,都给你送到屋子里。你只管安心吧。”

铸剑师端着他的剑,脸色严肃,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呆在外面,不许走开。三天之后来取剑,若见不到你,后果自负。哼哼,若非我也好奇你的新剑象,是绝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杀人为喜,到底会是什么剑象呢?”

艾鑫心想这小子被自己威胁不得不认怂,还要撑面子,到底自己有求于他,给他个体面又如何?恭敬笑道:“好,好,我就在外面。您只管给我洗剑,厚礼随后就到。谢谢啊!”说罢躬身出门。

铸剑师低低道:“这倒不用谢。”

出了门,艾鑫心情大好,步履轻盈,彷佛要飞起来了。

门外就是满地黄金,今天早些时候,他是看的有些腻烦的,但现在倒不烦了,反而有些留恋——过几天,它们就不属于自己了。

还真有些伤感呢。

一瞬间,他都以为自己找回了对黄金的热爱。

不可以,不可以,不能这么想,万一回头再一次悟剑,又悟出那该死的黄金怎么办?他一定要摆脱这个梦魔。

那么,就从今天开始,一步步迈向新生活吧。

他身轻如燕的往前跳步。

一步,

两步,

三步——

轰!

青白色的雷光,瞬间淹没了他。

与此同时,屋中铸剑师发动了手中的术器。

发配——

三里!

他身影消失的下一瞬间,雷光吞没了这座小屋。雷电的剂量太大了,整个山寨的建筑全被裹了进去,彷佛经历了火山爆发,山头都给削平了。

三里之外,年轻的铸剑师显出了身形。

没有管背后冲天而起的雷光,铸剑师立刻把早已准备好的泉水全浇在聚宝剑上。

终止泉!

终止泉会强行终止所有的符式。当然剑不归符式管,但剑的材料是凭符式连接在一起的。理论上足够的泉水能让剑表层的材料全部开裂脱落。只是那些符式是经过层层保护的,需要非常多的泉水,全方位浸泡才能侵入保护层,接触到符式。

铸剑师手头没有那么多泉水,但他会选择一个巧妙的节点浇上去。那里是符式保护层的薄弱部,泉水最容易渗透。

这种脆弱的节点向来千藏万隐,绝难被外人发觉。但是在剑谱面前,剑没有秘密。

“卡——”

聚宝剑出现了一道裂纹,裂缝中似有液体在流动。

第一层土质材料已经濒临崩溃。

正这时,聚宝剑突然金光暴涨,往一个方向急速飞去。

它并不是感受到危机要逃跑,而且受到了那个方向的召唤。

然而它飞得虽快,前面有一个罐子正在等他。

聚宝剑一下子钻进罐子口里,被困在其中。

剑法——罐藏!

铸剑师把罐子搬进去,感受着罐子在颤抖,显然,即使是剑法级别的罐藏也不能困住一把摇摇欲坠的剑太久。

“真是的,哪怕剑客嫌弃你,想把你重新洗掉,还是要回到剑客身边吗?”铸剑师轻轻摇头,“早知道真的把你洗掉了。那时你可不认得什么剑客了。”

开玩笑的——洗剑非一朝一夕之功,尤其是剑客还活着的剑。更别说旅途之中,各种材料都不齐全,在剑客眼皮底下洗剑,真是耗子戳猫鼻孔——找死了。

再者,万一拖到了真来赴约的铸剑师上山,那不就全露馅了吗?

还是他们准备的链式雷符可靠。

之前那一场比斗中,倒让他们无意中得到了一种制作高能霹雳弹的思路。那就是不停地叠加雷符,每个雷符都写上终止符,这样就能安全的一直叠加,最后一起浇上终止符,全部引爆。

当然还有配套的法器罐藏,把爆炸临界的霹雳符装起来,最后一起扔出。

这一次他们准备的,是五张百式雷符大礼包。为了制作这宝贝,他们差点把自己玩炸了。

不过……

剑客还真是顽强啊,这么强大的爆炸都不死——如果死了,宝剑自晦,就不会还想回到剑客身边了。而山上人早都撤下来了,也没人去补刀。

补刀还是送死,也是个问题。

罐子里的剑越来越激动,罐子表面出现了裂痕。

铸剑师一伸手,又取出了个罐子。

“干脆就跟你耗上了,罐子管够,我看你……啊。”

他停下了继续罐藏、和剑耗到底的行为。

远处,一个焦黑的身影踉踉跄跄奔了过来。

“聚宝剑,你家死不了的负心剑客找你来了。”

相关推荐:德云:从斗笑社开始南宋海上风云垃圾邮件里的金手指天道数据库这个明星出道就想退休快穿:我在童话故事里疯狂崩坏剧情这个玩家过于强大异界之装备商人都市:这个冥帝有亿点强这个诡异有亿点好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