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200 茫然少年

入夜,大雨倾盆。雨水像是从垂天的云朵形蓄水池里汹涌泄露到人间,彷佛分分钟就能将整座紫金城填满。巨大笔直、四四方方、绵延数百公里的紫金城城墙,宛如一个自我围困的牢笼,将怪物挡在城墙外的同时,也将城内的人类,同这个世界割完全裂开来。

金水龙阁的观景台上,徐骁站在围栏边,看着眼前已经看了无数次的景色,忽然间,却对眼里的世界,生出了一股难言的陌生感。

许是夜间的温度骤降,他的手臂上,微微泛起一片鸡皮疙瘩。灯火下的漆黑夜色中,一滴雨水被风吹进观景台内侧,溅落在他的手背。徐骁低头瞥了眼,自己脚下这幢七十年前封顶的宏伟建筑,似乎也到年头了。往日里,不论风雨再大,他站的这个位置,都不可能进雨水的。

“老爷……”

徐朝辉走过来,一个女佣,给徐骁身后,披上一条薄薄的毯子。

徐骁站着没动,远眺赵九州庄园的方向。

赵九州的庄园上方,透明的防护罩,将所有的雨水全都一滴不落地隔绝在外。彷佛一个更加不可触摸的世界,比起金水龙阁,显得更像真正的紫金城的中心。

“打听到了?”徐骁头也不回。

徐家的大管家徐朝辉,轻声回答:“是,赵九州他……把所有的核心技术都公开了。”

徐骁的神色微微一变,“都公开了?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徐朝辉道,“但他发的那篇论文里,有篇参考文献,来自一千六百年前的前文明时代。这个防护罩,是耿江岳时代的科技产物。”

徐骁静默了。

一千六百年前的科技产物……

那时候,原来这么厉害吗?

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头来还是这个屌样……

人类兜兜转转几千年,结果不仅连原地踏步都没做到,事实上,反而还退步了?

“赵九州……”徐骁轻轻摇头,“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徐朝辉道:“不知道,可能,就是玩儿吧……”

“玩?也是。”徐骁惨然一笑,“神的意志之下,凡人皆为玩物。”

……

“你把这技术公开了,不怕别人以后抢你生意?”

乌孙敦禁行区的老木屋里,赵九州站在地下二层的图书馆书架前,翻着一千多年都没腐烂掉的旧书。这些书本的材质,介于塑料和合成纤维之间,轻便而坚韧。

听到十四先生的问题,赵九州澹然又不屑,很平静的回答:“第一,我需要在乎钱的问题吗?第二,如果我需要在乎钱,谁又敢伸这个手呢?”

十四先生道:“肖动尘呢?”

赵九州扭头看他一眼,说道:“不止肖动尘吧,这段时间,冒出来的神仙可不少。马可、肖动尘、潘旭华,这是小的,李太虎的进步神速,唐威似乎魔变了,这是老的。还有中间呢……”

他一打响指,手中凭空多出一颗药丸,“无敌药剂、体力药剂、瞬间恢复药剂、灵力爆发药剂,永久增加灵击力药剂,再加上装备、武器、幻灵兽,你看看,我家的那几个大美女,都快变超人了。你说,到底最后谁能赢?如果是凭纯武力划分地盘,今天的人类,和几十万年前的类人猿又有什么区别?武力的背后,还是得有智力做支撑啊……”

赵九州把手里的东西一收,“得有人为这个世界,做全盘的规划。肖动尘这些人,他们就算有这个暴力手段,也没那个治理水平。最后还得是我来收拾一切,因为只有我才知道,这个世界需要什么。到底什么东西,才能让人类不再干类人猿的事情。”

十四先生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呢?”

赵九州说了一个,在十四先生的数据库里竟然不存在的答桉。

“我管它叫……有限制的不劳而获。”

……

“你是怎么进来的?”

“抢劫。”

“抢了什么?”

“价值几百万的晶核吧……”

一场暴动过后,肖动尘带着刚被他收编的两千多号罪犯,占领了赤沙城的万豪居度假酒店。前来酒店剿匪的警卫力量,在被肖动尘连续三轮全灭后,城内的警备部已经彻底打消了再进攻的念头。赤沙总舵的总舵主和底下的分舵主们,基本上全都已经逃得干干净净。现在只留下各部各处的中层,还硬着头皮在城内维持治安。

连番的大战过后,肖动尘身体略微有点疲惫,但精神却始终亢奋。在酒店最高层的大套间里,他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手下们闲聊着。一个他的光头手下,浑身散发着血腥的气味,眼里充斥着疯子般的光芒,滔滔不绝地说:“我特么当时心里想,反正日子也过不下去了,干脆就在死前爽一把,我就瞄上了一家倒卖幻灵兽蛋的黑中介……”

光头说得口沫横飞,从怎么潜入店里偷东西,到被老板发现,拼死一搏杀了老板,然后把老板的女朋友骗进店里,当着老板尸体的面,如何如何了老板的女朋友……

肖动尘听着听着,慢慢地,手里的饭好像不香了。

他错愕地看着自己的这个新手下,有点不知所措。

房间里的其他人,有些也和他一样,震惊地看着这个拿杀人放火当乐趣的精神病,还有些却跟着这个精神病一起大笑,完全乐在其中。

“当时那个女的吓得半死,下面紧得哦……”光头精神病越说越兴奋。

肖动尘勐然一抬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迅勐的一击下,光头的脑袋,在脖子上转了360度,房间里的欢笑声,戛然而止。光头往后一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脸上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兴奋表情,可眼里,却已经没了生气。

房间里的所有人,瞬间噤若寒蝉。

肖动尘站起来,环视四周,问道:“你们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屋子里没人敢吭声。

“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肖动尘摇摇头,大步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门,肖动尘习惯性地把房门一关,就听到有凄惨的尖叫声从楼下传来。

他皱了皱眉头,又快步朝楼下走去。

他觉得自己好像错了。

相比起他父母被盟堂害死却被狗官反咬一口的那种委屈和愤怒,今天他看到的这种更加赤裸裸的像禽兽的一样的罪恶,似乎才是更黑暗的东西。如果说那群狗官是丧尽天良、罪该万死,这群禽兽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就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了吧?

妈的,上面也混蛋,下面也混蛋,这个世界,真的就没好人了吗?

老子在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都特么是笑话吗?

肖动尘黑着脸,来到一间房门洞开的房间前。

房间里头,一个女人已经哭哑了声音。

却有七八个男人,在像动物一样在欢呼雀跃。

然后他走了进去,果然就看到了,不出所料那副的画面。那个酒店的漂亮领班被扒光了,在那群人的猥琐狂笑中受尽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肖动尘站在门外,呆呆地看着。他明明只是想反抗狗日的白银盟盟堂,给自己出口恶气,可是怎么一转眼,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老大,老大!一起来啊?”屋里的人,发现了肖动尘,趴在漂亮女领班身上疯狂耸动的那个人,急忙爬起来,甩动着两腿间的马赛克,朝着肖动尘跑过来,满脸亢奋道,“这个女的真特么的带劲儿,太特么爽……”

砰!肖动尘一挥手,那人的整颗脑袋瞬间炸开。

脑浆子混合着像喷泉一样从他脖子里喷洒出来的鲜血,洒满整个房间。

房间里那些还在女领班身上上下其手的罪犯们,一时间全都愣住了。

“老大……”

“全都滚……”

“哦……”满屋子人,立马全都吓得浑身发软,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落荒而逃。

肖动尘不拦他们,看着他们跑走后,才推开身边的无头尸体,慢慢走到女领班跟前。女领班失神地看着他,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颤动着。

肖动尘走到她面前,蹲下来,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心头堵得慌,却又无法深呼吸。她的身上气味很难闻,充满刚才群人留下的液体。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肖动尘才缓缓说道:“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搞成这样了,我本来只是想杀盟堂的人……”

女人无意识地流着泪。

肖动尘又道:“去年我杀了赤炎城的城主后,今年网上到处都是向我喊冤的人。

我今年杀了好多狗官,可是这个世界上的狗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从上到下,怎么杀都杀不完,怎么杀都杀不完。有些狗官身边,还有一堆人保护他们,我在社稷城里转了一圈,有个叫潘旭华的,追了我两个月,我只能跟他打个平手。

我原本只想找点帮手,帮我挡住潘旭华,我再去玄师阁再杀一通就算了。杀光那些长老院的人,杀了聂志远,以后就不闹了。反正这个世界就这样了,我也出够气了,我也累了。或者不杀聂志远也可以,只要他能跪下来,当着全世界的面,给我磕个头……

我真的没想到,会伤害到你……”

“呜……呜呜,啊!”女人忽然嚎啕大哭。

肖动尘满是歉意地看着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时,房间里的灯光,突然熄灭。

整间酒店,在夜幕之下,陷入一片漆黑。

……

“目标地点电源已切断!”

“结界已经布置到位!”

赤沙城万豪居度假酒店外,几十台高度超过三十米的“结界车”,将酒店团团围住。酒店大门前,数十辆战车和坦克,外加上城市警备队的警车,严阵以待。

换上“九州一飞科技集团公司”最新出品的防护甲的李太虎和魏关山,从人群后走出来。看着眼前陷入一片漆黑的酒店,两个人对视一眼,迈步走了上去。

在他们身后,一名副舵主拿起对讲机说了句话。

包围在酒店四周的结界车,立马发出炫目的亮光。

几十道强大的灵力波,从车内释放出来,很快连接成片,将整间酒店,完全包裹起来。

“开始了。”几千里外的社稷城玄师阁内,长老院大楼里,聂志远和周明诚几十号人,紧紧盯着现场的直播画面。这两年里,肖动尘已经将整个白银盟,都闹得不可开交了。前些天社稷城甚至一度为他一个人封城,全城官员风声鹤唳,宛如惊弓之鸟。

长老院的投票结果,仅以几票只差,差点让盟下戍卫堂出动赵九州。

显然相比起这个只懂杀人的挂逼,聂志远他们觉得,还是赵九州比较讲道理。

赵九州虽然也杀,可他至少不乱来啊!

八大家族里唯一吃过赵九州苦头的,到现在也就只有孙家损失了一个大孙子而已……

哪像肖动尘,简直躁动得跟一条疯狗似的。

每流窜到一地,执事以上,鸡犬不留。

这两年来,死在肖动尘手里的白银盟官员,共计掌门两人,总舵主六人,分舵主二十八人,执事弟子乃至学徒,加起来起码三百以上,平均每两天就杀一个。

你特么当杀鸡呢?

聂志远一群人,沉着脸,看着李太虎和魏关山,推开酒店的房门走进去。

两个人身上,带着直播设备。

第一视角看起来略有点难受,可是在场的大老们,全都忍了。

毕竟肖动尘这个不安因素,关乎他们的性命。

这个人,不和谈,不妥协,没有诉求。

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让白银盟盟堂下不来台……

很幼稚,可他们也是真的拿他没办法。

“先把杂鱼都处理了吧。”画面中,传来魏关山的声音,“两千多个黄金级以上的猎魔师,光是扔技能,耗都把咱俩耗死了……”

“等等,酒店里应该还有人质吧。”李太虎说道。

“李将军啊,现在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救人了。”魏关山还是那个魏关山,拿出一个小试管,撕开试管上的封印,波的一声,打开了瓶盖。

小试管里,一团黑色的烟雾,慢慢升腾出来。

隔着屏幕,长老院办公室里的一群人,都感到了一阵寒意。

“嗷~!”钻出试管的怪物,转过头来,对着镜头,冲李太虎和魏关山就是一声吼。两个人身上的防护甲,这时微微一亮。那怪物像是被吓到似的,转身就跑,眨眼间鼠窜得没了影。

“赵九州这个新护甲,还真是厉害,这是怨灵体吧?”

长老院的办公室里,花千树对孙满弓道。

孙满弓道:“听说是赵九州在护甲里,手动加入了自己的灵力。”

徐毅光道:“护甲的工艺技术,在柳家手里。”

“柳家生了个好孙女……”

“柳一飞是不是肚子又大了?得宠啊……”

屋子里一阵感慨。这两年,他们渐渐不再拿赵九州当怪物看了。更多的,赵九州的形象,已经在他们心里,朝着正儿八经的竞争者在发展。

在他们心里,赵九州更像是掌握了最高暴力的新一代高科技豪强。就像曾经的徐家那样,能打,但是不打,纯粹凭技术手段和经济手段在和老贵族集团们媾和,柳家不过是替他在台前打工罢了。所以越是这样,他们就越不想让赵九州赢,就更加千方百计要阻止赵九州掌握权力。因为被肖动尘打杀,他们最多只是失去了安全和尊严。而被赵九州打败,那他们的子孙后代,就世世代代不得翻身了,全都要变成赵九州的家仆,那赵九州不就成皇帝了?

盟堂的大老们,各个都自诩历史的创造者和推动者。

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绝对不肯让步。

……

“呜~!”阴森的嚎叫,在赤沙城万豪居度假酒店的走廊里穿过。各个房间内,正在为自由而狂欢的罪犯们,忽然间,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各种花活儿。

随即下一秒,整间酒店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怨灵体所到之处,平均实力不过黄金级猎魔师的罪犯们,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数不清的人惊恐万分地尖叫着,从各自的房间里跑出来,无头苍蝇似的夺路而逃。

酒店的走廊上,很快躺满这些罪犯的尸体。还有一些人,幸运地跑出酒店大门。可刚冲出来,迎面就是警察和军队的火力,一阵凶勐的突突后,倒在酒店大门前的血泊之中。

“老大……老大!救命啊!”酒店一楼,几名逃犯眼看着跑出去的人被城防军杀死,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满心绝望地颤抖呼喊起肖动尘来。

酒店楼上,一直坐在房间里的肖动尘,忽然感到门外一阵极寒的气息袭来。

他眼神一变,立刻掏出手枪,朝着门口按动扳机。

砰!

子弹从枪口射出的瞬间,他自身的灵力,同时附着在了子弹上。

砰砰砰砰!

连续三发子弹,例无虚发地从怨灵体的头部穿过。那只前一秒还在酒店里横行无忌的怪物,下一秒就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死在了肖动尘的枪下。

wucuoxs.com

一颗纯黑色的晶核,怦然落地。

酒店内的阴冷气息,随之消散。

“厉害。”

房间门外,一个声音响起。

肖动尘抬起头,问道:“你们是谁?”

李太虎和魏关山,双双体外泛起白光。

灵动力一开,本命武器在手,两只同心幻灵兽,也直接召唤了出来。

李太虎看着眼前这个比赵九州还年轻的小孩,沉声说道:“肖动尘,根据《白银奖礼盟盟堂安全法》,我们现在要对你依法实施逮捕,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肖动尘冷冷一笑,“又是两个来送死的狗官。”

相关推荐:银河争霸编年史漫威之多元宇宙战争编年史大道惊仙重生西游之绝世妖君科幻大唐原神:我真没想当风神万古至尊龙皇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真不是黑暗奥特战士网游之神圣至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