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三国收义子 >我在三国收义子

第206章 车骑将军还好么?

河内怀县,王匡恼羞成怒地将桉几上的熏香炉,狠狠砸向传令:“数县皆反,还打着董贼的旗号,要为胡母班复仇!”

“这些逆贼,狗贼,奸贼!……胡母班与某乃是姻亲,为车骑将军大义讨董,某才含泪杀了他,心中何其之痛!”

“他们不知某悲恸,居然还要举兵讨伐?!”

不敢躲的传令见铜炉飞来,只敢抬手挡了一下,指骨好似一下被砸断,疼得闷哼一声,心中对王匡的怨恨瞬间涌起:狗东西!……听你的说法,是你一点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百姓黎庶都被你盘剥得都不能生存了,还得体谅感谢你的大仁大义?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回复时,从事韩浩匆匆入堂:“主公,大事不好,城外来了一群溃兵,说是河阳津那里遭受董贼袭击,他们被杀散逃过来的!”

“什么!……”王匡好似被踩到尾巴的猫,立时跳了起来:“快带某前去看看!”

韩浩见状,不由神色一暗:主公这毛病,又犯了……

自从被辟为从事后,便发现王匡有个很鲜明的特点:但凡听到有关袁绍的事,表现都格外积极热烈。

记得有次陪同王匡见袁绍,那点头哈腰,彷佛被抽去了嵴梁骨一般的模样,让韩浩都有种心理上的不适。

甚至感觉王匡屁股后要是有根尾巴的话,一定会对袁绍摇来摇去……

到了城楼后,哨声响动不断,每个士卒都进入了作战的位置。太阳才转向西方,明晃晃白亮亮的照人双目,倒是让人向东看去一清二楚。

“主公,那些人的确穿着车骑将军部下的服饰。”一名士卒忽然开口,手指着远处的溃兵叫道。

“速速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王匡立时下令,心急如焚:“某要好生问问,车骑将军那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主公!”韩浩不得不生硬阻止,道:“董贼用计一向阴毒狡诈,如今河内数县皆叛,局势不明,我等焉知这伙溃兵是不是董贼麾下所扮?”

王匡这才冷静了一分:“元嗣言之有理,某也是关心则乱,生怕车骑将军……唉!”

说完,才不得不抽出几分精力,认真看向那些逃来的溃兵。只见那些人的确打着袁字大旗,但旗子已破,在夕阳的风中有气无力地翻动。

那些士兵衣衫不整,头发蓬乱,有的身上包着布条,有的竟少了臂膀,只余血淋淋半段残肢,一路行,一路滴淌着鲜血。

领头的将领更连头盔甲胃都丢了,只着一身染血的灰袍,他牵着战马步行,马背上横驼了一个人,随着马匹走动,那人下垂的手脚无力摆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见此惨景,王匡又开始蠢蠢欲动,急得手足无措:“残虐董贼,竟敢如此欺辱车骑将军,也不知道将军到底如何了……”

韩浩张了张嘴,想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毕竟,你永远无法改变一只舔狗。

怀县乃河内郡治所,又临大河和漳水,自然是有护城河的。好在也不算宽,溃兵停在河外大声呼喊,城墙上的人也能听清。

韩浩当即大声喝道:“河内太守在此,前面是哪支队伍?军情如何,派人上前回话!”

牵马的将领急忙上前,伏身于地,抬头颤声道:“淳于琼手下,第三曲第五屯屯将刘能参见河内太守!”

“董贼突袭河阳津,匈奴单于夫罗,故西园司马张杨两军皆反!车骑将军边战边退,战情危急!”

这句话如地裂天崩,王匡不由身子晃了晃,当即道:“车,车骑将军还好么?”

“小人不知,被击溃时见董贼麾下义子吕布,纵横无敌,一心只想取车骑将军首级。将军颜良怒吼上前阻挡,也不知孰胜孰败!”

一听这个,王匡眼珠子都红了,立时大吼道:“车骑将军乃名门之后,千年难遇的人物,大汉的希望!……速速打开城门,与某同去驰援袁将军!”

闻听这话,韩浩也差点疯了,道:“主公,敌情尚且不明,切不可如此冲动!”

说罢,又向城下大喝道:“尔等有何凭证?……河阳津为何突然被袭,我等为何一点消息都不曾听闻?”

“王使君!”刘能连连叩首,声音悲愤:“我等千辛万苦才杀出重围,受车骑将军之令来向此处求援!……”

“至于河阳津突然受袭之事,小人也不太清楚。只知变故突起,于夫罗高喊着什么绣衣使,奉汉室天子之命除贼,纵兵闯入我等大营。”

“张杨刚开始按兵不动,随后见逆贼张辽冲入大喝一声,他才随即举兵叛乱,也开始攻伐我等……”

说到这里,他几乎泣不成声,道:“小人逃来之时,只知车骑将军说过,王使君忠肝义胆,智勇兼备,定然会去救他的!”

说着连连在护城河外磕头,边磕边呼喊道:“使君!使君一定要去接应将军啊,我求你了,求求你了!……”

王匡见状更加心头忙乱,眼前之人讲话情真意切,不似有伪。

韩浩还想阻止,可他已勃然大怒,气急败坏地跳着吼道:“韩元嗣,汝莫非要车骑将军战死才甘心!……”

“此事不是明摆着的,董贼先挑拨了我郡数县造反,牵制我等。暗中又联络了于夫罗和那张杨,里应外合出兵河阳津,意欲一举诛灭车骑将军!”

“车骑将军一死,讨董大业顷刻烟消云散,汉室沦于董贼之手……汝,汝若还敢阻拦,某定斩不饶!”

韩浩当众被叱,面色立时青一阵,白一阵。

如若他是主将,必然会好生盘问清楚。但眼下王匡话都说到了这地步,他也无力阻止,只能最后谏言道:“主公,怀县乃车骑将军最后的退路,不可不慎。主公可引兵前去驰援,却不可放这支溃兵入城!”

王匡哪在乎这些溃兵,心心念念全是袁车骑,根本没空儿搭理。

急匆匆下楼带着精锐三千兵马,前去驰援袁绍。只剩下新招募的一千青壮,留给韩浩守城。

战马奔跃至刘能身旁时,他还大声喝了一句:“看汝也是同某一般的义士,可敢指引某前去驰援袁将军?”

fantuantanshu.com

刘能当即起身,精神一震:“有何不敢!”

剩下溃兵眼见要入城,却见吊桥又被收了起来。

城墙上的韩浩抱拳施礼,道:“诸位对不住了,怀县不可失,少时某会派人送去药物粮食,还望诸位多担待。”

众溃兵当即要鼓噪,但趴在马背上的将领眼珠转了下,微微摆手示意不可。

待韩浩离去后,才唤人前来小声道:“速去通知太史司马,怀县这里出了点小状况,让他自作取舍。”

董军规定,前线最先听到炮响的大兵,可凭实际情况做出相应的战术改变。

按之前荀攸的计划,这些绣衣使骗出王匡的主力后,太史慈便汇合司马懿等人兵临怀县。再由混入城中的“溃兵”绣衣使,打开城门一举攻占。

没想到,怀县居然有韩浩这般能人,让他们的整盘大棋,出现了小小的变故。

好在,接到消息后的太史慈也不如何气馁,反而有些惊异:“临出发前,太尉派人交给某一个锦囊,说是事情脱离控制时可打开。”

“那就打开啊。”司马懿对此见怪不怪:观音菩萨这事儿,已让他心服口服。

但当太史慈打开锦囊看过后,神色就更怪了,甚至还有些生气。随即苦笑着将里面的纸交给司马懿,道:“公子自己看吧。”

字迹很丑,歪歪扭扭写着:看什么看,没长嘴啊……身边就有懿儿和董昭两只狐狸,不会去问问?

其中‘懿’这个字,还是画了一个圈来代替。

相关推荐:开局签到九个女神姐姐贞观逍遥王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都市:我有六个女神姐姐我的宝可梦实在太努力了十方乱世,人间武圣!斗罗:我,开局扮演天龙人百世换新天斗罗之我的武魂是航母海贼:开局签到亚人血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