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 >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

第两百三十四章 赤无羁

“五块通玄境的兽皮我就卖、少了这个数我就不卖了。”

“五块太多了,少一点我可以考虑……”

夯土的灰扑扑街道上,充斥着各种沿街摆摊,以物易物的人族百姓。

他们的境界、基本上都在通玄境,负责巡逻维持秩序的则是轮台境和洞天境。

这些百姓身着兽皮和麻衣,少部分人才能穿得起丝质的服饰。

这里没有道庭星那样的秩序和对道修的尊重,有的只有崇尚力量。

韩景略换了一身麻衣,甚至连身高和长相都换成了平平无奇的模样。

他抱着两张轮台境凶兽的兽皮,好似个刚进城的山里孩子一样,这里看看,那里瞅瞅。

这一路走来、他看到了不少一言不合就开始拳脚相向的百姓。

由于星辰的压制,他们发挥出的实力,还不如蓝星之上的内劲武人,因此也无法造成太大的破坏,四周的人也似乎习惯了这样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向的局面,都纷纷围观了起来。

韩景略没有理他们,而是自顾自的抱着兽皮,走街串巷、收集情报。

诚然他可以对人的记忆进行搜查,但在别人的地盘做这种事,万一惹出几个大能就完蛋了。

他这样虽然慢,但慢慢的还是搜集到了不少情报。

正如他所想、这里的人族,都是蓝星第一次灭世之前转移的人族。

他们也不知道蓝星上在他们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他们出走蓝星后的时间里,他们明白了此界每隔五万六千年就会发生灭世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这颗星辰没有被天庭神明灭世,主要是每当灭世开始,都会有大能将此星辰隐藏在虚空之中,如此过去一万年才放出。

将星辰隐匿在虚空中,相当于长时间进行空间穿梭,这样的实力,不亚于将此界人族带往无尽时空的其他宇宙世界。

这样的实力、最少也是大道三重顶尖的存在。

如此一来、韩景略也就对这颗星辰有了初步的了解。

首先这颗星辰之上、一定存在着三十多万年前的人族大能,并且他一直在庇护此界。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像道教神明那样,引渡蓝星的修炼者前来,恐怕是因为距离太过遥远之故,或者又有其他的原因。

在这星辰之上、人族面临的处境与道庭星不同。

道庭星需要分兵驻守无垢长城,抵御蛮荒的凶兽。

但在此星辰,凶兽是被人族猎杀的猎物,而为了不让凶兽灭绝,人族的栖息地被定在了九州八万万里山海之中。

八万万里听起来很大,但实际上对于人族来说,从南到北,顶多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罢了。

这样的面积,三十九万年以来,人族还没有开发完全,而原因则是因为生育的问题。

这是韩景略发现此地人族与蓝星、道庭人族的不同。

他们的肉身要显而易见的比蓝星和道庭星人族的强大,出生的实力也是十分强大,婴儿一落地就是神游境巅峰,少年便是通玄境,稍微有些天赋的,成年就是轮台境。

这样有天赋的少年,会被部落选为战士,而他们则是会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地磨砺肉身,锻炼神通,以求突破洞天境。

在此界、洞天境便能担任一个小部落的战士长,手下有十到一百名不等的战士。

如果达到五难境,便能成为部落内的大战士长、手下拥有十个战士长,有一千名战士。

再往上、三灾境和洞天境都有职位,但是一到了大道三重境界,就会被要求卸下职责,前往“墟”进行修炼。

墟……

这是人族大能闭关的地方,进入这里的人,不能随意出走,至于为什么?韩景略也没有打探到消息。

不过他可以确定,这个星辰中的人族,必然有着不输给道教神明的顶尖战力,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被道教神明发现。

这些种种、倒是让韩景略很感兴趣,而他也在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走时,得到了更多的情报。

首先就是离火部的基础情报。

离火部是此星人族西南的边陲的小部落,人口三百余万,实力最高者是部落的大祭司,为苦厄境巅峰,其次为部落的头人,为苦厄境中期。

除了这两人,它们还拥有三名三灾境巅峰的长老,以及五难境的六名大战士长和七十九名洞天境的战士长,近八千轮台境战士。

不得不说、这样的实力居然只是一个边陲小部落,这就说明了此星人族的强大。

可既然他们这么强大、为什么会从蓝星逃走,并且没有反攻天庭,甚至有些混吃等死的样子呢?

韩景略很好奇、甚至他也做好了在此星好好修炼修炼,趁机打探出此星人族的秘密。

如果此星人族愿意出力,那么人族对天庭的反攻战争,会更有底气!

“轰隆隆——”

突然间、天地摇动,韩景略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远处袭来,抬头望去、却见天穹远处数十道神光朝着离火部飞来。

这是由两道苦厄境巅峰,四道三灾境巅峰和十几道五难境巅峰同时外放气势而引发的大地震荡。

不等他们靠近离火部、离火部之中也冲出了数千道神光,直插云霄,随后双方展露身型。

只见一个外表年纪四十多岁,气势在苦厄境巅峰、身披白色麻衣,头发披散肩上的中年男人带领一群身着黑色麻衣的修炼者悬浮高空,其中还有韩景略熟悉的百里溪。

这男人应该就是离火部的大祭司,他身后站着的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应该就是离火部的头人。

至于远处、那群不速之客的神光开始退散,逐渐展露真容。

此刻、一个青年身居众人之前,他悬于半空,俯视天下,绝世无双。

他身子修长挺拔,满头黑发披散,颜如舜华、浑身散发着盖世的气场,彷佛主宰了世间。

明明他的身上不过穿了一件十分普通的蓝袍,可是却给人一种身穿战甲的气魄雄壮感。

那颜如舜华的五官上,拥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似乎洞穿了世界,窥透了天机。

他背负双手、视离火部大军为无物,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只有离火部的大祭司和头人能勉强压住心神。

这蓝袍青年身后,站有一名苦厄境巅峰的中年男人,和二十几名人族。

他们人数乏乏,却披靡眼前的离火部人族,只因为那站在他们身前的蓝袍青年。

韩景略躲在人群中,他细细打量离火部的白衣中年男人,以及那蓝袍青年。

从这两人的骨龄来看、白衣中年男人最少活了一万岁,而蓝袍青年则是只有六百岁左右。

这蓝袍青年、居然能在六百岁左右达到苦厄境巅峰,这样的修炼速度,让韩景略都不由咂舌。

毕竟道庭星和蓝星最惊艳的天才张三丰,也不过八百岁才突破了苦厄境,而这人只有六百岁,却达到了苦厄境巅峰。

“赤无羁!你来离火部作甚!”

率先开口的是离火部的白袍中年大祭司,他声音隆隆,可是心头却无比的压抑。

“我来作甚?”赤无羁轻描澹写的发出了疑问,随后指向了脚下的离火部地盘。

“当然是来取离火部了!”

“狂妄!”离火部的头人轻叱,而那赤无羁却背负双手,视众人为无物,气势披靡。

“商墟大祭司曾言,人族可斗,胜者可取落败部落的人口的土地。”

“你们离火部、已经五万年没有出过大道三重境界的人前往商墟了,如此孱弱、当由我来取它!”

“就凭你?”离火部大祭司听到这话,全身燃起了火焰,似乎十分愤怒。

“就凭我!”赤无羁昂首向天,气贯虹霓、似乎已经横压离火部。

“那就来试试!”说话间、离火部大祭司瞬间冲向了赤无羁,而韩景略也不放过这围观苦厄境大能决斗的时刻,死死盯着上空。

“你还远远不行,作为我的对手,你太弱了,想要成为我的对手,最少要头角峥嵘、三道同修的存在。”

“只可惜、那样的存在,三千万万里交州大地,也找不出第二个!”

赤无羁面对同境界的离火部大祭司,不慌不忙、英姿不减。

只见他缓缓抬手、湛蓝的衣袖飘起,被虚空中的大风吹动,如行走的人世间的神灵。

下一刻、他五指捏成一个手印,随后一颗颗契文飞出,与冲向他的离火部大祭司碰撞。

“彭隆!”

闷雷响起、一道青色光环向四周散去,顿时天空塌陷,露出了宇宙般的黑暗。

“再来!”被逼退一步的大祭司怒吼,继续冲向赤无羁,而他却如闲庭散步一般,侃侃而谈:

“我听闻这三千年的时间,你一直原地踏步,如何能与我交手?”

“也罢、就让你看看我的神通吧。”

说话的同时、赤无羁体内的力量在汹涌,如同百米海啸下的一叶扁舟,让人窒息。

所有人都惊骇,不管是地上离火部百姓,还是天穹之上离火部战士,那些实力低微百姓在一瞬间被震的昏厥了过去,仰天栽倒在地。

众人心惊胆颤,抬头仰望赤无羁、彷佛仰望一尊神祗。

当赤无羁的气势达到顶峰,他四周的空间不断碎裂,又不断被世界意志修复,他表情冷傲,当着大祭司的面缓缓捏印。

伴随着手印出现,大地骤然一震,一道蓝色神光从他身上爆发,引的天穹上的星月失色,让大地崩溃。

“这是肉身神通大成!”

这一瞬间、明白肉身神通大成意义的所有人,只觉得彷佛一盆凉水泼在了身上,从头凉到脚……

“肉身神通大成?”

韩景略隐藏在一处土屋的二楼,眺望着远方的战场,不停摸着下巴来想肉身神通大成。

所谓肉身神通大成,韩景略知道其威力,可以说肉身神通大成,勉强可以达到神体初开时的功效,既自动吸收自然元炁,如鲸吞大海般修复肉身,战斗起来持久延绵。

不仅如此、肉身神通大成,还有出现一些肉身上的神通。

只不过韩景略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叫做赤无羁的男人,似乎并不是简单的肉身大成,似乎超越了普通的肉身大成。

这样的气息,让韩景略心中一悚,十分熟悉,他不由暗自滴咕:“难道……”

“赤无羁、别以为只有你有肉身神通,我也有!”

离火部大祭司怒吼一声,身体绽放出了无尽神光,随后抬手隔空,向着赤无羁压下。

“轰!”

突然,天空一下子暗澹了下来,只见一只黑色的大手遮拢了夜空,将所有的月华与星辉都挡住了。

它如一片乌云一样,铺天盖地,庞大的让人压抑与窒息,恐怖波动让许多人都昏倒了过去。

无边杀意席卷而来,如同黑夜中的台风,它的威力使得大地不断崩裂。

“这黑手不太行啊,还不如我刚开启神体时的太昊手。”

韩景略吧唧着嘴,对着两尊苦厄境大能评头论足。

他口中的黑色大手不如太昊手,并非是说威力,而是在说玄妙的程度。

那离火部大祭司毕竟是苦厄境,韩景略的神体再强,也不可能跨越两个大境界和对方比神通威力。

但韩景略有自信,如果是他步入苦厄境,便是只有苦厄境初期,那所施展出的太昊手,也足以在一瞬间镇压数名苦厄境巅峰修士。

这离火部大祭司的肉身神通,看起来唬人,然而实际确实表面吓人,实际威力不行。

相比较下,那赤无羁确实当得起头角峥嵘四个字。

韩景略问心自问,便是他月赤无羁同境交战,也不得不使出全力。

“不过尔尔!”

高空中、赤无羁轻嗤一声,而他此刻右手正在牵动四周万里的自然元炁,时指尖划出一道道玄奥莫测的轨迹。

当一颗契文被指尖画出,赤无羁当即将它打向了天空。

“嗡!”

天穹伴随着的契文的途径而崩塌,那黑色的巨手虽然覆盖整片天穹,或许有万里之大,却在这一瞬间被契文冲破。

就好像一颗水滴击穿了石块,那黑色巨手开始冒出刺眼的神光,出现一道道裂纹,最后崩碎……

两尊苦厄境大能的交手,使得离火部的人们深深被震撼了。

神通被破,离火部的大祭司也不由吐出一摊血液,整个人如同坠落的风筝般落下,好在离火部的头人上前接住了他。

此时此际,落针可闻,离火部再也没有一人敢轻举妄动。

那赤无羁挟万钧神威立于半空,蓝袍被罡风吹的猎猎作响,他如同一尊神明,无敌于此间,却是再无人敢撄锋,所有人都心惊肉跳。

“大祭司!”

离火部的大战士长和战士们纷纷冲到那大祭司近前,只是那大祭司口吐鲜血,肉身恢复能力虽然能短时间媲美身体,可是却无法长时间运转下去。

《仙木奇缘》

他的气息跌落,眼神中尽是绝望,而赤无羁也在这时开口道:

“离枭、你已落败,我要按照商墟的大祭司所说,留下一半的离火部人族,将尔等驱赶至南方三万万里之外。”

战败的代价是惨重的,离火部的所有人此刻都无比伤悲。

这就是九州的规矩,强则强、弱则亡。

没有过多言语,赤无羁抬手挥出一道神光,瞬间一半离火部人族手上的离火印记,顿时成为了一个旋涡纹的河流印记。

“十日之后、我将带领弱水部人族,入驻离火城!”

话音落下,赤无羁与弱水部的众人破开空间离去,而整个离火城的离火部百姓,彷佛霜打的茄子一般,都有人都低下了头。

韩景略对这些倒不是很上心,他本以为自己也会被留下印记,却不想他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感觉和讹兽口中的大荒,还有不少差距啊,这是怎么回事……”

在街头的韩景略瞬间消失进入了洞天世界,他的身型变了回来,脑海中却在想这九州人族与大荒人族的不符之处。

韩景略记得讹兽说过,大荒人族十分强大,即便没有神体,普通肉身神通的神通之力,却也足以惊溃天地。

然而从刚才的战斗来看,他们所展现的实力,也就比道修的修炼体系强上一丝,并没有达到类似他这种对其他修炼体系碾压的存在。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韩景略摸着下巴,有些捉摸不透,向了半天之后,他没有继续在想,而是出走洞天世界,返回了离火部。

他没有在离火部停留,就目前了来看、最适合他刷进化点的,还是九州之外的蛮荒中。

因此他在出现现实的一瞬间,就破开空间,朝着西南方向离去。

不过几十个空间跳跃,他就回到了昨天金翅大禽和山狰搏斗的地方。

那一片狼藉的地形,还有当初那只白色手骨留下的恐怖映像,让韩景略选择了改道、向西北飞行。

几十个空间跳跃,当韩景略再出现在蛮荒时,在他脚下的蛮荒已经是山脉横卧,大树林立了。

他敏锐的感知到了几道类似人族的炁,便小心翼翼的隐藏飞下,随后一道声音就闯入了他的耳内……

------题外话------

今天五更两万七千字,大家记得搜索515爆更节,去抽奖

相关推荐:修仙从当族长开始玄幻:我被狠人女帝强迫成婚苟在御兽宗养马无尽深渊世界第一宠:财迷萌宝,超难哄全球觉醒一百年一拳无敌又不强我的剑法不太强我真是检察官玉临至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