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诸天替身行 >诸天替身行

第十八章:率性是为道

范闲用手轻轻抹去石碑上的灰尘,露出石碑下方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叶轻眉。

她的梦想,终究如同这块石碑一样,被历史尘封,逐渐澹出人们的视线。

包括她想解救的那些底层百姓,也没人能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这都归功于叶轻眉创建的鉴察院八处。

还记着叶轻眉的人,大多对她只字不提,记载叶轻眉的书籍,则都被八处销毁,不得不说是对叶轻眉的一种讽刺。

“我娘做错了吗?”

范闲低声道。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实说,你娘要么是圣母,要不就是这里有问题。”江帆用手指了指脑袋。

叶轻眉的理想,已经不能说是理想了,而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完全脱离了实际,和群众基础,除非你能学宇智波斑,整个无限月读出来,否则根本不可能实现。

范闲也这样觉得,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妈,他不好吐槽。

“或许吧,我没有她那么大的梦想,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能够与全世界作对,顺心而行,无愧于心便好!”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范闲感慨良多。

同时也明白,自己母亲的死,必然牵连甚广。

因为她想要做的事,触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与底线。

这些人都希望她死。

对于叶轻眉的理想,范闲不好评判,但生为人子,为母报仇,是天经地义的事。

范闲虽然想要逍遥一生,但若是查出幕后黑手,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走吧,进去瞧瞧。”

平复了一下心情,范闲带着江帆游览鉴察院。

走进鉴察院,依旧没人主动询问江帆和范闲任何事,彷佛当两人是透明人一样,也不知是收到了上级命令,还是鉴察院的风气如此?

“麻烦问一下。”

“请问……”

范闲连着喊了几声,可周围的人都充耳不闻。

为了赶时间,范闲只能掏出了费介给的提司腰牌。

几个人见状,顿时围了上来。

“原来是提司大人,不知有何贵干?”

验明腰牌真伪后,终于有人搭话,把认牌不认人做到了极致。

“我来调一份文件,丁字五三四号。”

“大人,请跟我来。”

鉴察院占地面积极广,在一个二处的人带领下,江帆和范闲兜兜转转,七弯八拐之后,来到二处的独立别院。

这里的人同样都行色匆匆,一个个都忙着手头上的事,不是拿着卷宗,就是抱着飞鸽和书籍。

“大人,这院里有文书值守,大人所要的丁字文件并不算机密,大人尽管向文书要便是。”

范闲点点头,来到二处门前敲门。

“谁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看到王启年开门冒出头来。

“王启年,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范闲没想到可以在鉴察院遇到王启年,想到接连被对方坑骗了两次,范闲顿时露出和善的笑容。

王启年却是面色一变,赶紧想关门,却被江帆一把推开:“聊聊。”

“你们别乱来呀,我可是检察院的文书。”王启年开口警告。

范闲笑了:“是嘛,我这有块提司腰牌,你掌眼,看是真的假的。”

“大人~”

一看到提司腰牌,王启年瞬间就屈膝跪了下来,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江帆可不想看王启年演戏,在旁说道:“别演了,我们只是来拿卷宗,没打算找你麻烦。”

王启年眼珠子一转,笑道:“这位是无双公子吧,又见面,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敢问小范大人和无双公子要找什么卷宗?”

范闲比较大度,没有刁难王启年,言道:“丁字五三四号文卷。”

“这个,大人,丁字文卷繁多,找起来耗时颇久,不如明日我找到之后,直接送到府上。”

王启年似乎有些为难。

范闲看了看江帆,只听江帆言道:“那滕梓荆的妻儿现在何处?别说她们死了,不然你很难再见不到你的妻女。”

王启年面色有些不自然道:“无双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王某妻女的?”

对于“无双”的身份,鉴察院正在全力调查,可是从对方昨天进京前,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查到,彷佛对方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可是对方却能一口道出滕梓荆妻儿未死,还知道自己有妻女,难道调查过自己的底细?

没理由啊,他也就跟对方见过一面,而且根据检察院的调查,无双这两天并没有跟什么特别的人接触过,是如何知道这些事的?

要说查自己的家室,这并不难。

可滕梓荆妻女被他藏起来的事,即便是在鉴察院中,也只有他、院长和影子少数几个人知道,属于机密。

如此一想,细思极恐!

王启年越想越心惊,暗道:“不愧是院长让重点观察的人,果然不简单!”

江帆澹澹道:“你只需要回答问题即可,或者你带我们过去也行,别耍花样,我可不像范闲脾气那么好,懂?”

“这……王某明白!”

王启年不确定对方知道多少事?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如果不说,或者耍花样让对方发现,后果一定会让自己难以接受。

不同于范闲给人的亲和感,“无双”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出鞘的宝剑一般,锋芒毕露,盛气凌人。

在鉴察院这么多年,王启年也算阅人无数,知道眼前的人看上去虽是年少,但绝对是个杀伐果断的狠角色。

给王启年的感觉,比面对影子时还要可怕。

人有远近亲疏之别,在滕梓荆家人和自己家人之间,王启年不敢冒险,选择了后者。

而且作为院长的亲信,王启年早就知道滕梓荆没死,还跟着范闲进京。

如今范闲到来,最多就是帮滕梓荆找回家人,没必要用自己的小命去赌对方的脾气。

“我就快交班了,小范大人和无双公子稍等,交班之后,王某自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听到王启年的话,范闲点点头,转而问道:“儋州刺杀的事,你知道吧,假传刺杀密令的人是谁?”

王启年道:“此事由院长亲自督办,目前就只查出了是四处的探子徐云章,这个人已经自尽。”

见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范闲想了想,把这些事先放下,转而想到了范思辙卖书的事:“我知道了,这样,那二两银子就不用还了。”

“大人雅量,雅量。”

一听到不用还钱,原本还提心吊胆的王启年顿时来了精神,拍起了彩虹屁。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范闲道:“你卖书的买卖就别做了,这买卖我和大哥做。”

“大人说什么……便是什么!”

一听范闲要抢自己的饭碗,视财如命的王启年顿时就不干了,很想翻脸掀桌子,可话说到一半,见范闲和江帆都冷冷地看着自己,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顿时泄气,转了口风。

能屈能伸,确实是个人才。

过了一会儿,换班的人过来,王启年也找到了丁字五三四卷宗,交给范闲。

此时卷宗尚未被王启年修改,记录了滕梓荆的事迹。

江帆清楚这些都是陈萍萍为范闲铺路所设计。

在庆余年剧情中,陈萍萍是个多智如妖角色,精于算计,堪称国士无双。

陈萍萍原名陈五常,曾是王府中的一名小太监,从小就跟着庆帝一起长大。

那个年代的人,没有人看得起陈萍萍这样的小太监,直到叶轻眉的出现,改变了陈萍萍的一生。

叶轻眉来自现代,对于太监的身份并没有歧视,把陈萍萍当成哥哥一样敬重。

陈萍萍则欣赏叶轻眉的才华和思想,成为了叶氏迷弟团的成员之一。

后来叶轻眉建立鉴察院,陈萍萍成为了鉴察院的院长,权力极大,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甚至超过了宰相林若甫。

当年庆帝率军攻打北齐时,因为修炼的《霸道真气》出了问题,差点死于敌国。

陈萍萍率领黑骑千里奔袭,终于救出了庆帝。

可是在后来抓捕北齐顶尖高手肖恩时候,因为费介的一个失误,导致陈萍萍断了双腿,从此半生都坐在轮椅上。

这些年陈萍萍也一直在调查当年叶轻眉死亡的真相,同时一直在为范闲铺平道路。

王启年就是陈萍萍安排的人,范闲的动向,一直掌控在陈萍萍手中。

至于滕梓荆,在陈萍萍眼中,只是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

不得不说,屠龙的少年,最终都很难逃脱变成恶龙的命运。

陈萍萍也是如此,在叶轻眉死后,他不得不放弃叶轻眉的平等思想,逆着自己的本意,把鉴查院变成了庆帝御用的特务机构。

江帆估计,陈萍萍肯定也调查了自己,只不过对方调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别人能调查到的事,都是江帆想让别人看到的。

其他世界不敢说,在这个副本世界,还没有人能无声无息接近江帆,而不被他发现。

范闲拿到卷宗,看了看,发现上面记录的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等王启年交班,三人便一起离开鉴察院。

暗中依旧有人跟着,江帆没有说破,装作不知。

来到一处小巷口时,滕梓荆从暗处走了出来。

“卷宗拿到了吗?”

“拿到了。”

范闲把卷宗交给滕梓荆。

滕梓荆一看,发现家人没事,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王启年,问道:“我家人在哪儿?”

“就在城外,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王启年很识趣,立马在前面带路。

很快,一行四人连夜来到城门口。

此时天色已黑,城门早已关闭,但在范闲出示鉴察院的提司腰牌后,守城士兵当即就打开了城门放行。

鉴察院的权力极大,处理的都是国家机密要事,有些紧急情报连夜送往城内、或城外,是很正常的事。

守城的士兵没有多问,这种事知道得越多越危险。

出城走了一段路,四人来到一户农家小院前。

“大人,就在这里。”

王启年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滕梓荆近乡情怯,站在栅栏外,看着亮着灯光的草屋,踌躇不前。

他回京之后,就发现妻儿失踪,心乱如麻,一直暗中调查,却无结果,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一直不愿承认。

他想调查真相,又怕知道真相!

如今来到屋前,既期盼妻儿就在屋中,又怕空欢喜一场,一时间心绪激荡。

深吸一口气后。

滕梓荆走进小院敲门,一位女子开门,正是滕梓荆多日不见的妻子。

接下来就是夫妻重逢的温馨画面。

看着滕梓荆一家三口团聚的场景,范闲刚觉得王启年会办事,就见王启年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

“这是什么?”

范闲疑惑道。

王启年笑道:“滕家这宅子,我花了一百二十三两,这是地契,小范大人,您看,咱们也算是有缘之人,对吧,你给我凑个整,一百三十两就行。”

一听王启年开口就涨了七两银子,范闲无语:“整有这样凑的吗?”

江帆言道:“范闲,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王启年一张地图卖二两,一本书卖八两,把滕梓荆的妻儿暗中接到这里来,忙前忙后得少卖多少货?要七两辛苦费,确实是友情价!”

“说的也是,不过我身上没那么多银子,你回头到我府上取吧。”

范闲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他对钱财并不是很在意,正打算揣好地契。

却被王启年一把抢了回去,只听王启年一本正经道:“小范大人,给了银子,我才能给你地契。”

范闲白了王启年一眼,感觉这家伙越看,和自己那个财迷弟弟范思辙越像,没准两人见面,能够成为忘年之交!

三人聊了一会儿,滕梓荆走出房间,感激地看着范闲和江帆:“两位公子大恩,滕梓荆无以为报,要不,我为你们杀两个人吧。”

“呃……”

范闲有些无语,这报恩的方式有点特别啊。

江帆更无语。

他想杀谁,还需要假手于人吗?

如果他都杀不了的人,那滕梓荆更没戏!

滕梓荆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他身无长物,就一身功夫还过得去,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报答方式。

《最初进化》

“用不着客气,我只是看你顺眼,另外……”

说话间,江帆一跺脚,震起几枚石子弹射而出,打在暗处跟踪之人的穴位上。

江帆没有下杀手,只是让这些人几个时辰内不能动弹。

“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你立刻带着妻儿远离京城,找个僻静的地方,安稳度日。”

说话间,江帆看向王启年。

王启年不愧是人精,赶忙抬手道:“不劳烦无双公子动手,小的自己来。”

言罢,王启年把心一横,捡起一根木棍就往自己头上敲,把自己给打晕了过去。

范闲反应过来:“刚才我们被跟踪了,是什么人?”

“应该是检察院的,他们现在被我点穴,三个时辰内不能动弹,把握好时间。”

江帆这话是对滕梓荆说的。

救人只能救一时,不可能救一世。

如果滕梓荆继续跟着范闲,难免会受到牵连,就算滕梓荆不怕死,可他还有妻儿。

妻子和孩子会成为滕梓荆的牵挂与弱点,很容易被人针对利用,不如让滕梓荆一家就此远离京都的旋涡,方得善终。

“可是……”

滕梓荆总感觉江帆和范闲帮助自己良多,他却无以为报,不免心中有愧。

“没什么可是的,助人为乐的感觉很不错,我享受这样的感觉,你并不亏欠我什么,别废话了,时间拖得越久,你们越危险。”

江帆只是想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这样也能让自己心境开朗,对修炼有益。

天命之谓性,率性是为道。

顺着自己的本心而为,本就是一种修行。

此刻的滕梓荆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句保重。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

滕梓荆心里清楚,他如今的实力太低,无法帮到范闲和江帆什么。

心中打定主意,等安顿好妻儿,就勤加修炼《御剑术》,争取早日有所成就,再找机会回来报恩。

范闲本来还想送些钱给滕梓荆当盘缠,但滕梓荆死活都不要,最终不了了之。

看到滕梓荆一家连夜离开后,范闲在林中看到了被江帆点穴打晕的几人。

从衣服装扮来看,确实是鉴察院的探子。

如果是小说中的范闲,肯定会补刀,杀人灭口。

不过电视剧中的范闲,并非极度自私之人,甚至还有点小圣母,所以并未动手。

毕竟这些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本质上和滕梓荆一样,只是奉命行事,如果不是别无他法,范闲不会轻易杀人。

江帆同样没杀,他若动杀心,刚才就不会用石子打穴。

一个坤字术法过去,就可以让这些人被泥土吞没,死得无声无息。

至于王启年,就让他躺着吧。反正四月天冻不死人。

转眼来到第二天。

今天是靖王世子举办诗会的日子,不少人都关注着这场诗会,有人期待着范闲出丑,有人期待他有出人意料的表现。

庆帝、太子、二皇子、长公主,乃至一些想听八卦的平民百姓,都在关注靖王府的情况。

作者王子凝渊其他书: 诸天答题:只有我知道正确答案 我在美漫当海王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穿越从僵尸先生开始 美漫之无限通灵
相关推荐:快穿:这只白虎她又软又萌又凶快穿之白虎当家直播自然:从发现白虎娘开始从剧本杀店开始中锋不死南海烛龙世家系列之妖魔崛起杀手也穿越系列之媚者无情华音系列-彼岸天都我们的驱魔生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