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 >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

248、用魔法击败魔法(7K大章,求订阅

楚欢又双叒叕上了香江媒体的头条!

作为一名商人,此时楚欢却有种自己是艺人的感觉。

但这个头条还真没有办法说什么,因为《星岛日报》在今天早报最显眼的地方,向楚欢公开了自己的道歉信!

所有人都知道楚欢与香江三大报纸之间的矛盾,本来之前因为《东方日报》的努力,此时的香江民众,对于楚欢在引爆香江股灾这件事情上,到底是不是他还有些犹豫。

但此时,却看到了《星岛日报》率先怂了!

这事情的反转,让香江市民有些猝不及防。

“所以说,之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了?”

“不好说,谁知道这些有钱人玩的是什么套路啊,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后天就和好了!”

“话也不能说,《星岛日报》可不是小报社,这种事怎么敢乱说啊!”

“切,我现在是说什么也不相信这些报纸说的事情了,简直不知所谓!”

随着讨论的声音在香江各个场所传出来,楚欢在香江的名声再次发生变化。

虽然还是不能将所有针对他的声音磨灭,但不管怎么说,楚欢的名声还是再次得到了扭转。

“我就知道,欢少不是那样的人,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有年轻人拿着《星岛日报》得意的讲道。

“少来,之前你不是还说你再也不把楚欢当做自己的偶像了吗?”有人出声反驳道。

“我那是当时被三大报纸给蒙蔽了,所以才一时昏了脑袋,你看现在还没有开庭呢,《星岛日报》就先怂了,那他们之前对欢少的描述自然就是假的了!”

“我听人讲,这可能是楚欢与《星岛日报》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约定,所以《星岛日报》才会认怂的!”

“听那些人胡说吧,《星岛日报》可是香江发行量第二大的报纸,要不是有真凭实据,他们能认怂?”

“不对啊,你看《东方日报》与《成报》到现在还没有表态呢!”

“死鸭子嘴硬罢了,你看着吧,他们早晚得认怂!”

讨论声众多,但这一类的讨论,在这个时候占据了主流的地位。

“对了,昨天晚上《东方日报》又再次抹黑欢少了,欢少是怎么回复的啊,怎么没在《星岛日报》上面看到啊?”

“想什么呢,现在楚欢对外发表声明,一直都是在《真报》上面!”

“艹,把这事给忘了!”

那人说完之后,赶忙跑到了报摊,买了一份《真报》。

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在《真报》副刊的位置,放出的依然是一副四格漫画!

第一张图,那个穿着华贵奢华衣服的女人,这一次换了形象,抹胸,小短裙,爆炸头,一副社团少女的打扮,在她的脚下踩着一个男人。

旁边配字:交数!

第二张图,女人的形象再次发生改变,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内,女人一袭黑衣,手中拎着一个包,包是打开的,里面放着一包包的面粉。

旁边配字:没有比这个更赚钱的了!

第三张图,女人的形象再再次发生改变,女人站在街上,一堆人在对她指指点点。

旁边配字:就是她在毒害我们的香江!

第四张图,女人的形象再再再次发生改变,只见她坐在一个奢华的书房内,眉头紧锁的样子。

旁边配字:不行,我要改变大家对我的印象!不对!我应该是要引导大家对我的看法,所以我要成立一家报纸!

四张漫画,就这样结束了,这里面没有出现昨天的那个男人,但所有看到这个漫画的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这是楚欢在内涵《东方日报》的成立呢。

每一个香江人都知道,《东方日报》的幕后老板是谁,也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创办《东方日报》,之前大家只是慑于大小马在香江的势力,所以才不敢公开说什么的。

现在楚欢撕开了这层窗户纸,直接将《东方日报》的黑历史以漫画的形式给放出来了。

这是楚欢在告诉所有人,《东方日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存在,这样的报纸公布出来的内容,能相信吗?

《仙木奇缘》

但有些人在看到这样的内容之后,却有的担心,有的愤怒!

“欢哥,这样会不会太大胆了,之前你跟《东方日报》打嘴仗,那也都是正常的行为,但现在你直接将东方日报的老底给揭出来了,大小马那边肯定是会有动作的!”

在楚欢位于浅水湾的别墅内,包天明,陈海潮,刘平奎,祝小昭四人都在,昨天晚上四人来这里喝酒,喝到深夜,便留在了这里。

当他们看到今天的《真报》内容后,陈海潮便忍不住的提醒楚欢。

现在ICAC还没有成立,大小马依然留在香江,也还是香江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他们的四大家族与新安,13K,和联胜这样的香江传统社团还是不一样的。

所谓的香江四大家族,实际上说的是单独在面粉生意上这一块的四大家族。

并不是香江社团的四大家族。

此时可以说是他们四大家族在香江全力最巅峰的时候。

而现在,楚欢却直接将大小马创办的《东方日报》的老底给揭了,可以说楚欢的这一行为,是直接在向大小马宣战了!

陈海潮继续讲道:“他们两兄弟在香江行事肆无忌惮惯了,虽说欢哥你现在在香江颇具影响力,但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对你动手啊!”

楚欢拿着手中的《真报》笑着讲道:“既然我敢让《真报》放出这样的内容出来,就不担心他们来找我!”

此时的楚欢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楚欢了。

别说是大小马了,就是已经隐退的四大探长,也不敢在楚欢面前嚣张跋扈!

陈海潮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对包天明讲道:“天明哥,我看你还是发动一下关系,看看大小马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吧!”

包天明自信的笑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昨天晚上阿欢已经让我去做了!”

虽然楚欢刚刚说了,不在意大小马来找他,但该做的准备还是会做的!

就在他们这些人担心楚欢的时候,也有人在为了这件事情而在大发雷霆!

在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内,传来了咆孝声。

“大哥,这个楚欢欺人太甚了,竟然敢这么调侃我们,简直是不知所谓,我现在就带人去把他带来,顺便把那个什么《真报》给砸了!”

能够说出如此嚣张话的,自然就是一向嚣张跋扈的小马了。

小马身材魁梧,穿着定制的西装,也是将西装撑的鼓鼓的,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而坐在小马对面,被他称呼为大哥的人,自然也就是大小马中的大马了。

与小马不同,大马身材颇为讨喜,虽然与电影中郑则士的形象有些差距,但也是胖乎乎圆润润的。

小马在这里愤怒的咆孝,大马却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指着《真报》上的漫画讲道:“老子要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还用在来到香江的时候混社团,早就成大明星了!”

与电影中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在电影中,大小马两人并不是亲兄弟,但实际上两人确实是亲兄弟。

大马要比小马大三岁!

大马处事圆滑,大马行事乖张,两兄弟配合的相得益彰,来到香江之后,配合默契,很快就在香江打下一片天地。

现如今更是香江社团中最具影响力的老大之一。

“都什么时候了,大哥你还有心思说这些!”小马不满的讲道,随后起身就要出去:“算了,我还是先去办事吧!”

说完,小马就要出去。

“等一下,等一下!”大马赶忙叫住小马,然后来到小马身边,将愤怒的小马重新按到了沙发上。

“别着急吗!”

小马愤怒的讲道:“怎么能不着急呢,现在人家都骑到咱们头上来了,要是再不给那个楚欢一点颜色看看,以后江湖上还有谁会怕我们啊!”

大马笑道:“你当楚欢是那些矮骡子呢,说打就打,他现在可是香江名流,你要是真的动了他,信不信明天就有人将你请进警署饮茶!”

小马对此根本不在意,甚至是得意的讲道:“他们敢,忘了是谁每个月都给他们钱了?”

大马却有不同的意见,讲道:“那你还真是想错了,有钱人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你也看到之前楚欢与曹云裳两人订婚仪式的报道了,去参加的有普通人吗?

这样的人咱们要是动了他,那就相当于是动了整个香江的名流圈子,到了那个时候,整个香江就没有我们兄弟的立足之地了!”

小马此时已经被楚欢的那四格漫画给气的愤怒异常了,哪里能够听得进去大马的话啊。

“哼,香江的名流我也不是没见过,一个个的也就是那样,有的人甚至还没有咱们兄弟有钱呢,用得着怕他们吗?”

大马摇头道:“这些人不过是不想多事而已,而且他们与港府的关系非同寻常,到时候就算是咱们在警署有关系也没用,你别忘了,在香江不是只有警署的人有枪!”

小马见大马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不想多事的样子,忍不住的向大马问道:“大哥,你该不会就打算放过这件事情吧?”

大马无所谓的讲道:“放过就放过了,这有什么啊,《东方日报》什么背景,你当楚欢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啊?

人家不说,咱们不能当做人家就不知道。

现在这个楚欢在香江这么出位,咱们也没必要跟这种人闹翻,说不准将来咱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呢!

老二,你要知道,咱们不管是做什么生意,最终的目的无非是要挣钱而已,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多认识几个有钱人,比矮骡子要强的多!”

大小马两兄弟的关系非常亲密,不管是多大的时候,大马始终都是对自己的这个弟弟照顾有加!

小马冷哼哼一声,道:“你这样早晚让人看扁!”

大马难得霸气侧露的讲道:“他们敢!”

......

大马以为自己已经说服小马了,但实际上并没有。

小马的性格要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话,他也就不会是现在的小马了。

所以在大马的办公室走出来之后,小马便愤愤的来到了《东方日报》大厦!

“你们是怎么搞的,竟然让一个楚欢还有刚冒出来的《真报》搞得灰头土脸的?”

小马坐在胡子雄的椅子上,胡子雄并没有因为小马的愤怒而显得害怕,这源于他的身份地位。

胡子雄本身就是一个记者,只不过是早年间是一个重度面粉爱好者,那个时候自己的所有人工都用来买面粉了,可即便是这样也不够,在一次窘迫的购买面粉行为中,被大马看到。

当时的大马还没有进入报业的打算,只是觉着认识一个报社记者,对自己应该是有些用处,就直接给了对方一些面粉。

虽然那个时期的香江,社团,四大探长沆瀣一气,但始终是要注意影响的,所以对于面粉的销售渠道,也是有些隐秘的,后来大马想到可以利用报纸上的暗语来作为面粉生意的销售渠道。

于是便有了《东方日报》!

很多人认为,《东方日报》作为香江销量第一的报纸,肯定是已经创办了很多年了。

但实际上《东方日报》是在69年的时候才创办的。

既然当时大小马只是将《东方日报》看做是销售面粉的一个工具,自然是不会太注意这份报纸的销量了。

不过胡子雄显然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他经营下,《东方日报》的销量蒸蒸日上,这让大马看到了做报纸的威力,大马果断的改变了《东方日报》的经营方向,削减副刊上的那些暗语内容,直接令《东方日报》的销量突破了11万份,后来的《东方日报》更是坐上了火箭,用了一年的时间,日销量就突破了30万份,成为了香江销量第一的报纸。

“小马生,这件事情真的怪不得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楚欢竟然如此大胆,敢这样挑衅我们啊!”

胡子雄也是无奈,以往《东方日报》想要说黑谁,普通人没有这个胆量招惹他们,有钱人也愿意息事宁人,唯有现在这个楚欢,一副根本不在意《东方日报》背后的大小马势力的样子。

而且这个楚欢还非常的了解香江市民的喜好,以漫画这种自己曾经想都没有想过的方式来攻击他们!

如果胡子雄生存在几十年后,那么他就一定会知道有一句话是能够说明楚欢这个情况的。

那就是用魔法击败魔法!

“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的办法了吗?”

小马并不接受胡子雄的解释,也就是胡子雄在《东方日报》位高权重,又深受自己哥哥的信任,不然现在小马是不会跟对方多说什么的,让自己的小弟带出去痛扁一顿就是了!

胡子雄自然也不能承认自己没有办法了,讲道:“我已经让报社的记者跟着楚欢了,并且也吩咐了其他的记者,找楚欢的黑料,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持之以恒的报楚欢的黑料,对方肯定是没有办法的。”

小马这才稍微的缓和了一下,至少胡子雄等人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就在这个时候,胡子雄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胡子雄先是看了一眼小马,然后才示意外面的人进来。

当胡子雄看到外面的那两人后,愣了一下,直接问道:“不是让你们去跟着楚欢的吗?怎么回来了?”

那两人顿时露出了苦瓜脸:“主编,不是我们不想跟着楚欢啊,只是,只是楚欢身边的那几个保镖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刚刚跟上他,就被楚欢的保镖给发现了,对方更是嚣张的直接将我们的相机给抢走了。

并且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再跟着他的话,就打断我们的腿!”

胡子雄想起了之前关于报业内流传很久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楚欢的身边好像一直跟着几个身手非常不错的人,曾经有不少的记者想要跟踪楚欢,拿到楚欢的新闻,可是最后都被楚欢的那些保镖给发现了。

当时胡子雄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认为这不过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

却没想到现在这样的事现在却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

啪!

胡子雄还没有说什么,小马已经气愤的拍桌而起了,“这个楚欢实在是太嚣张了,简直是可恶!”

此时的小马虽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但还是想着自己大哥的叮嘱,心说我不找楚欢的麻烦,但是跟对方聊一聊总是没什么的吧?

于是对胡子雄讲道:“行了,关于楚欢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说完,小马带着自己的小弟,直接走出了《东方日报》。

就在小马准备离开的时候,在他的身前停下了一辆平治汽车。

正在气头上的小马见到对方的行为,气愤的直接拍了一下车顶,怒道:“那个扑街开车不长眼睛啊!”

车窗摇下,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露出了脸。

即便是嚣张乖戾的小马此时在见到对方之后,也是强压下了自己的心头怒火,挤出一丝笑容。

“飞叔,今天是什么风惊动你这位老人家了?”

飞叔,香江江湖中老字号,与大小马的干爹王老吉是同一代人,江湖地位很高。

“知道小马你今天肯定心情非常不爽,所以就来看看你了!”

“飞叔,你该不会是来看热闹的吧?”

即便这位飞叔在江湖德高望重,小马听到对方的风凉话,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飞叔呵呵笑道:“有没有想法聊两句,也许跟我聊完之后,你的心情就爽了呢!”

小马狐疑的看了一眼飞叔,最后还是上了对方的车子。

飞叔示意自己的司机开车。

在车上,飞叔讲道:“这个楚欢可不好招惹啊,不仅认识很多大人物,就连和联胜的拿渣,新安四眼龙也都给他面子,你大哥肯定也是有这方面的忌惮,才没有让你动他的吧!”

小马气哼哼的讲道:“你又知道我大哥的想法?”

“哈哈!”飞叔大笑一声,“你大哥的性子江湖上谁不知道啊!”

小马有些不耐烦的直接讲道:“飞叔,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不过先说好啊,四眼龙,拿渣我是不放在眼中的!”

飞叔得意的一笑,讲道:“那么说你们兄弟就是忌惮楚欢在香江上流社会的影响力了?”

此时小马也明白了对方这是专门来挑事的,“飞叔,我小马虽然嚣张,但不笨,你一来就跟我说楚欢的事情,怎么你也跟楚欢有过节吗?”

飞叔哈哈一笑,道:“我一个老头子跟楚欢能有什么过节啊,不过是看小马你现在这么生气,想要指点你几句而已!”

“呵呵!”小马显然是不相信飞叔说的这些话,江湖上就是这样,没钱赚的事情,其他人躲还来不及呢,这位飞叔怎么可能会特意过来提醒自己这些呢?

“飞叔要是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小马就要示意飞叔的司机停车。

“年轻人的脾气就是这么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吗!”

飞叔自然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来找小马说楚欢的事情了。

“我呢也不过是别人的一个马前卒,专门过来跟小马你递一句话的!”

小马狐疑的看向飞叔问道:“什么人?什么话?”

飞叔轻松的笑道:“什么人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是大人物就对了,你大哥担心楚欢在香江上流社会的影响力,但你大哥却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香江的上流社会可不是一团和气的,楚欢这两年在香江窜起来的这么快,难保不得罪一些大人物。”

小马试探性的问道:“所以说,你是那些大人物派来的了?”

飞叔道:“你要是这么想,那也没有问题啦,全香江那个人不是直接或间接的替那些大人物办事的啊!”

小马笑问道:“大人物,还不能说?那飞叔又想要给我递什么话呢?”

飞叔讲道:“那个大人物让我告诉你,不用担心楚欢背后的那个圈子,如果你这次真的能够收拾了楚欢,那位大人物保证不会让你们兄弟吃亏的!”

小马哈哈一笑,直接讲道:“好算盘啊,苦事累事都让我们兄弟去做了,便宜是你的那位大人物给占了,而且你还不跟我说对方是谁?对方还不是担心我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会把对方给供出来吗?

就这样暗戳戳的藏在背后的人,还敢保证我不会有问题,开他么的什么国际玩笑?”

飞叔这才微微变了脸色:“他们只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跟这种事情沾上关系而已。”

小马继续笑着,笑声中充满了不屑,讲道:“飞叔,想让我办事没问题,但办事不给好处,就凭你老的一句话,我就得去得罪楚欢,这说不过去吧?”

飞叔道:“这个简单,我知道你大哥一直眼馋《星岛日报》在东南亚与欧洲的销售,我身后的那位老板说了,只要你能够让楚欢难看,你们《东方日报》在东南亚与欧洲的市场,他会帮你们打开的!”

小马这才露出一丝凝重的表情,“飞叔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飞叔笑道:“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了,再说了,这件事情我亲自出面作保,难道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小马陷入了沉思,对方开出的这个条件让他非常的心动,《东方日报》虽然香江本埠销量最高的报纸。

但在东南亚市场以及欧洲市场,根本没有办法跟《星岛日报》相媲美,而这两个市场也是《东方日报》一直想要觊觎的。

之前,《东方日报》也在东南亚与欧洲发行过新的报纸,但销量一直都不是很好。

现在对方竟然开出了这么一个条件。

飞叔在旁蛊惑道:“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呢,对方既能够帮你免除后顾之忧,还能帮你们《东方日报》扩展区域。”

“若我是《东方日报》的老板,肯定是会乐呵呵的答应的。”

小马嗤笑一声:“就是因为飞叔你不是,现在才能说这些风凉话的!”

飞叔无所谓的说道:“事情呢,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你做不做,我是不管了。”

小马知道两人的对话也到这里了,拍了拍前面司机的肩膀,飞叔也示意对方停车。

小马下车,飞叔在车内最后说道:“小马,以前你可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怎么现在也向你大哥学习了!”

小马直接回怼道:“你不用激我,这件事情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那我等你电话了!”说完,飞叔便示意自己的司机开车离开了。

“老狐狸!”小马啐了一口痰在地上,回到了一直跟在飞叔车后面的自己车上。

“大哥,我们怎么做?”小马的小弟出声问道。

小马冷哼道:“多找一些兄弟,是那种能打能杀的!”

虽然小马不屑飞叔,但还是觉着这件事情能做。

至于飞叔,在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恭敬的说道:“凯瑟克先生,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跟小马说过了!”

------题外话------

还有,下一章在下午5点~

相关推荐:大明:我要做权臣我家阳台通三国影综大枭雄精灵:超神训练家希望你对修仙也是这个态度穿越香江当大亨这个精神病人太强了星球进化系统我建造了一颗植物星球诸天复制从斗破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