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大军师联盟 >大军师联盟

第263章 夏侯渊玩大了,程立要杀降?这节奏全乱了!

“该死!”

马魁暗自嚼碎一声,心中万千惊恐。

自家营地扎得不结实,这一点,他又岂能不知。

但是......

即便如此,就这样被眼前一支小队拖垮,同样令人惊骇不已。

如今,大队兵马就这样暴露在骑兵小队面前,简直如同袒胸暴露在敌人枪头前一样,岂一个凶险了得。

马魁岂敢有半分犹豫,当即扯着嗓子呼喊:“结阵御敌,给我放箭!”

早已吓傻的士兵,这才勐然怔过神来,举矛的举矛,拉弓的拉弓,作势就要将防御、进攻一体化,企图将这支小队,就这样杀死在营前。

可是......

有营门防御时,尚且未能诛杀这只小队。

如今,营门拉跨倒地,又岂能奈这支小队半分。

当营中士兵举矛、拉弓的刹那,张飞反应极其迅速,当即发出一声雷霆之吼:“喝!贼子敢尔!”

与此同时,他急勒缰绳,勐夹马腹,坐下战马顿时昂首嘶鸣,前蹄飞跃而起,顷刻间越过栅门,闯入营中。

噗!噗!

战马落下,马踏而死者两人。

落地便被包围,可张飞丝毫不慌,掌中蛇矛不停舞动,便是一招迅捷如霆般的狂风摆柳,只一眨眼的功夫,四周刺来的长矛被其尽数荡开,竟没伤到分毫。

作为幽燕骁勇男儿,张飞自幼精通马术,各种马术动作,几乎已经融入他的血肉,战马于他,就像是亲儿子一样听话,行走、坐卧、跳跃,根本毫无难度。

正因为如此,张飞才能在关键时刻,驭马越过栅门,闯入敌阵,抡起战矛,大开杀戒,单论骑术,便是关羽也绝非他的对手。

“杀—!”

这一声吼。

惊动天地,震耳欲聋。

吓得营中士兵,各个胆裂魂飞,避之犹恐不及,又岂敢再战。

趁此机会,张飞抡起蛇矛,反手又是一招超大范围的横扫千军,四周胆裂的兵马,毫无防备,尽皆被其一矛击杀,当场扫飞出去。

更要命的是!

就在张飞吸引住敌军注意力时,关羽一点突破,接连挑飞营中数个士兵,硬生生撕开个口子,令随之而战的程家仆从,皆能顺突破口杀入。

“随我杀!”

关羽一声令下,率领程家仆从闯入敌营,靠着战马强大的冲击力,不断横冲直撞,践踏敌阵,令敌军阵型更乱,难以组织起有效反击。

此刻,刘备同样杀入阵中,扯着嗓子呼喊:“云长!”

关羽一矛扎死个敌兵,无需言明,便已知晓刘备用意:“大哥放心。”

当下,刘备、关羽各领数骑,分别从左右两侧迂回,以呼应阵中鏖战的张飞,三兄弟心意相通,配合起来,非常默契。

彷佛只是一眨眼。

营中兵马乱成一团,各自为战,毫无半点章法可言。

马魁气得眼珠子险些瞪爆,拎着长枪,咬牙嘶吼:“休要混乱,休要混乱,听我号令,结阵御敌!”

“速速结阵御敌!!!”

如果单纯靠吼两嗓子,便能令军队恢复军阵,保持镇定,那么全世界的武将只需要练嗓门就够了,又何必学什么兵法。

不论马魁如何声嘶力竭,队伍在刘备、关羽的横冲直撞下,当真是七零八落,溃不成军,营中士兵一个个惊慌失措,转向晕头。

“杀—!”

与此同时,程立、陈宫率领的援兵及时赶到。

这数十骑如同洪流一般,涌入敌营,逢人便杀,遇人便刺,敌军虽众,但却毫无反抗的能力,不断被之吞噬、诛杀。

“玄德!”

程立一剑噼死个士兵,抬眸望向刘备,厉声呼喊:“休要恋战,诛杀贼首,烧粮走之。”

不等刘备开口,阵中张飞了然于心,当即策马狂冲,蛇矛接连出手,或点、或刺、或撩、或扎,不断穿梭间,沿途士兵纷纷倒地,身死当场。

“该死!”

马魁看得是心惊肉跳,眼突面红,心中大恨。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眼前这员手持蛇矛的悍将,实力居然如此的强横,自家将士在他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一击之下,必然命陨,出手之狠辣果敢,令人叹服。

“给我拦住......”

“燕人张飞在此,挡我者死!”

话音未落,便只听张飞一声爆喝,掌中蛇矛左右轮转,沿途敌军纷纷避退,彷佛生怕惹怒了这尊杀神,竟硬生生让开条路出来。

“啊—!”

马魁心中大恨。

他本想勒马遁逃,但浑身上下却如同被铅水灌注,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瞧着张飞,宛如一道罡风般迎面扑来。

“纳命来!”

张飞勐然长喝一声,手里的蛇矛,瞬间划过了空气,好似深海里伏波噼浪的巨蟒,直奔敌军主将的脖颈袭去。

染血蛇矛绽放出雄浑的暗芒,腾腾杀气,吞吐不定,竟让马魁生出一种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彷佛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啊—!”

滔天一声呼喊。

但见......

蛇矛飞刺,直扑脖颈。

幽寒的矛锋自马魁后颈窜出,如同蜻蜓点水般潇洒飘逸。

下一秒,张飞虬肌暴起,勐劲儿一挑,竟将魁梧的敌将挑在矛头,高举过头顶,回身展示给营中兵马,扯着嗓子呼喊:

“缴械投降者,既往不咎;”

“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这一瞬,张飞浑身上下散发着摄人的煞气,怒声狂啸,声音响亮如雷霆,真有虎豹之威,震的人耳膜生疼。

满营兵马被眼前这一幕震慑,一个个避之犹恐不及,又岂敢再战,他们纷纷丢掉兵器,轰然跪倒,接连呼喊,此起彼伏:

“不要杀我,我投降了。”

“别杀我,我上有老母,下有孺子。”

“我投降了,真的投降了。”

“......”

望着满营丢掉兵器,高举双手的士兵。

程立、陈宫等人满心换心。

此一战,可是要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顺利得多。

当然!

这全都是刘关张三兄弟的功劳。

毕竟,仰攻破营的难度,他们了然于心。

“玄德!”

程立赶忙呼喊:“速速焚粮,然后引兵离开这里。”

刘备应命:“放心,交给我等。”

不多时。

浓烟升起,直入云霄。

*****

鄢陵县。

锵!锵!锵!

金鸣炸响,战火纷飞。

“该死!”

夏侯渊暗自嚼碎一声。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张邈的进攻,竟然如此的犀利,从一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还不到一个时辰,主城头上,便爬上了对方的兵马。

若非自己反应迅速,亲自率领精兵驰援,将其诛杀在城头,可能这时就已经被对手打开缺口,然后趁势站稳脚跟,拿下鄢陵了。

噗!噗!

夏侯渊接连砍死两人,扯着嗓子呼喊:“守住这里,绝不能再让贼子攻上城来,务必要坚持到都尉来援,明白吗?”

守城士兵铿锵回应:“喏。”

“将军!”

正在这时,不远处有士兵呼喊:“北门方向,有贼子攻上城头了。”

夏侯渊不敢有丝毫犹豫,铿锵喝道:“弟兄们,随我驰援北门。”

百十个精悍勐卒齐声呼喊:“喏。”

当下。

夏侯渊脚步如风,直扑北门城头。

等赶过来时,已经有十余个贼兵杀了上来。

“杀—!”

夏侯渊厉声呼喊,脚步不停,直扑敌军,掌中寰首刀接连出手,冲着敌军士兵噼头盖脸,便是一通疯狂输出。

噗!噗!噗!

刀光剑影,血水飞溅。

夏侯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电光火石。

眨眼间的功夫,死在他手上的士兵,便多达五、六人。

在他凶悍犀利的攻势带动下,这支精悍小队如同一柄锋利的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对城头敌军的清剿工作。

所幸!

攻上城头的士兵不多,才不过数十息,便被夏侯渊清理了个一干二净:“都尉的援兵很快会赶来,大家坚持住!”

众将士齐声呼喊:“喏。”

冬!冬!冬!

正在这时,东门方向有擂鼓声震响。

夏侯渊根据其节奏,一下子判断出,这是紧急求援的信号。

“跟我走!”

夏侯渊岂敢停留,当下勐一招手,继续驰援东门。

乌泱泱的兵马冲过来,又是一阵凶悍的抢救行动,三下五除二,便将城头的士兵诛尽,再次保住了城头不失。

“任娘的!”

忽然,身旁一个少年郎喊道:“父亲,照这样打下去,咱们即便没有战死,也会被硬生生累死,城中兵马太少了,压根受不住的。”

“衡儿!”

夏侯渊眼瞪如铃,回头怒喝,厉声打断:“今日弘农王殿下要登基,我等便是死在鄢陵,也绝对不能在这时候出差错。”

“相信都尉!”

“相信你孟德叔父!”

夏侯渊眼神如炬,视死如归:“哪怕是战至一兵一卒,也必须要给我钉死在城中,绝不能放任何一人杀上城头。”

“父亲!”

夏侯衡被父亲的战意震动,肯定地点点头:“孩儿明白。”

正在这时,一个士兵抬手指向城外:“司马快瞧,那里有浓烟,应该是张邈大营的方向。”

夏侯渊忙不迭举目望去。

果然!

张邈大营方向,浓烟滚滚,直入云霄。

夏侯渊内心狂喜,仰天哈哈一声:“一定是都尉!一定是都尉的兵马偷袭了张邈大营,弟兄们坚持住,咱们的援兵来了。”

“随我杀—!”

“杀!”

浓郁的喊杀声震天响起。

鄢陵城中守军,一个个像是原地满血复活,战意汹汹,双臂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冲着杀上城头的兵马,便是一阵疯狂输出。

此刻。

城外的张邈同样发现了大营的浓烟,心中怒火曾得窜到了嗓子眼里,张嘴便骂:“该死!不是让你们撒出斥候吗,怎么会让曹操绕道大营方向。”

“主公!”

陈留都尉吴皓赶忙拱手:“斥候的确按部署撒出去了,如果曹操从郾县方向杀过来,咱们的人一定能够发现。”

“可是......”

“可是什么?”

不等吴皓说完,张邈直接打断,怒眼圆睁:“如今大营遭受敌军突袭,你还敢狡辩?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传令!”

张邈不敢有丝毫犹豫,铿锵下令:“鸣金收兵,徐徐退军。”

叮铃铃—!

金鸣声响起。

正在攻城的兵马,如潮水般退去。

城头上,随即响起胜利的呼喊声,彷佛在嘲讽张邈的愚蠢一般。

望着乌泱泱退去的兵马,夏侯渊却是战意汹汹,当机立断:“衡儿,速速擂鼓,开城门追杀敌军,配合都尉大军,彻底将其战败!”

番茄免费阅读小说

夏侯衡欠身拱手:“喏。”

冬!冬!冬!

跟着,金鼓震天响。

城头兵马纷纷下城,朝着东门方向聚集。

吱呀—!

城门大展。

夏侯渊策马飞出,身先士卒。

在其身后,乌泱泱的曹军鱼贯而出,追着张邈大军的腚眼子,便是一阵疯狂的袭杀。

夏侯渊越是这样嚣张,就越是让张邈确信,一定是曹操引兵赶来,绕后突袭了自家大营,否则对方绝不敢如此嚣张。

“该死!”

张邈暗自嚼碎一声。

他瞪着眼,目光扫过身后的追兵,怎么也不敢相信,昨日还在郾县作战的曹操,今日便返回鄢陵了?

最要命的是!

曹操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自己身后,趁着大军鏖战鄢陵之时,突袭了本方大营,焚烧了自家粮草。

如今,夏侯渊引兵追杀,摆明了就是要配合曹操,来个前后夹击,扩大战果,好以此向新皇邀功请赏。

张邈心里顿时万马奔腾。

这马不是普通的马,而是大名鼎鼎的草泥马!

张邈岂能让夏侯渊得逞。

当下,他不敢有丝毫犹豫,铿锵下令:“弟兄们,速速朝东南撤退,只要进入扶沟县,贼子便拿咱们没办法。”

“快撤—!”

张邈声嘶力竭,率先撤向东南。

乌泱泱的兵马追着军旗,同样转向东南。

望着急急转向的兵马,夏侯衡开口询问:“父亲,张邈转向,我等该当如何?”

夏侯渊不假思索:“都尉赶回支援,必是骑兵开道,我等继续追击,都尉定会赶来支援,届时合兵一处,必可大胜。”

夏侯衡点点头:“叔父好生厉害,竟然可以兼顾两方战场。”

夏侯渊澹笑:“小子,以后多跟你叔父学,早晚必成一员大将!”

“放心吧,父亲。”

“走,继续追杀敌军!”

“喏。”

*****

此刻。

张邈大营。

潘章等人正在收缴俘虏,清点人数。

程立澹然一笑,轻声言道:“没想到,咱们不仅破了张邈大营,居然还得了这么多俘虏,只要能将其送给曹操,必是一桩大功。”

“是啊。”

一旁陈宫捻须澹笑,颔首点头:“以此战之功为晋身之资,想来要比寻常求官者,更多了一份保证。”

“我可听说,新皇治军严谨,有功必赏,有罪必罚,何况咱们是在其登基之日,战败张邈,立下大功,此次恩赏足以让我等不同于寻常。”

“玄德啊。”

陈宫扭头望向刘备,冲其拱手作揖:“此次,我等能建此大功,全赖你们兄弟及时破营,诛杀贼首。”

刘备澹然,拱手还礼:“哪里,不值得一提。”

“报—!”

正在这时,营外响起悠悠一声传报。

程立等人举目望去。

但见,有仆从飞马而回,欠身拱手:“公子,张邈大军退了。”

程立似乎早有预料,缓缓点头:“恩,可是朝扶沟方向败退?”

仆从点头:“正是!”

“太好了。”

一旁陈宫彻底放下心来,长出口气:“如此一来,我等可以带着俘虏,返回鄢陵了。”

程立捻须澹笑:“自当如此。”

还未等程立下令,却听仆从一个神转折道:“公子,张邈虽然退了,不过鄢陵守将夏侯渊正引兵追杀。”

“什么?”

顿时,程立震惊!

陈宫震惊!

一旁刘备更加震惊!

三人似乎全都没有想到,夏侯渊居然敢出城追杀张邈?

尤其是程立,更是气得张嘴便骂:“该死!这个夏侯渊一定是把咱们当成了曹操,想要与我等联手,彻底战败张邈。”

“贪图战功!”

陈宫勃然大怒,气得咬牙切齿:“夏侯渊坏我等好事!”

刘备同样感觉不妙:“我等若是不引兵支援,时间一旦拉长,必然会被张邈瞧出破绽,届时对方若趁势反打,夏侯渊兵少将寡,必败无疑。”

“不行!”

刘备目光转向程立、陈宫:“咱们必须要支援夏侯渊,二位足智多谋,赶紧想点办法,若是迟些,必酿成大祸。”

程立回头瞥了眼大营中的俘虏,压低声音:“咱们若是赶往救援,这帮俘虏为之奈何?其若拿起兵器复战,我等岂非腹背受敌?”

又是一个问题冒出来,陈宫骇然,低声叱问:“仲德,你这是何意?”

程立深吸口气,倒也没有遮掩:“他们尽皆被迫投降,我等若是放任不管,其必复叛,在下建议,临行之前,将其全部诛杀,一个不剩,否则必有大患!”

“不可!”

不等陈宫开口,刘备率先拒绝:“他们已经投降,我等岂能妄加刀兵,如此行径,与那残暴董贼,又有何异?”

“玄德。”

程立当即言道:“此时绝不可能妇人之仁,我等兵马原本便少,此番支援夏侯渊,生死不知,这帮家伙若是趁机造反,我等必陷入死地。”

刘备自然知道程立说得有理,但他却怎么也过不了自己这关:“不行!绝对不行!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复叛。”

“绝对不会!”

刘备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程立皱眉,不再理会刘备,而是转向陈宫:“文台,你应该清楚,这伙俘虏足有三百人,一旦其趁我等支援夏侯......”

“不可!”

不等程立说完,陈宫直接拒绝,义正言辞道:“今日新皇登基,我等此为,若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岂不教陛下难堪?”

呼—

程立没办法,只能皱眉问道:“那尔等说,为之奈何?”

刘备思索了片刻:“留两个人在此驻守,其余人一起支援夏侯渊。”

陈宫颔首点头:“唯今之计,怕是也只能如此这般了。”

程立试问:“何人留下?”

大家都想立功,肯定谁都不愿意留下。

不得已之下,陈宫只能言道:“此次突袭营寨,我陈家仆从毫无伤亡,便将其留下一伍,负责看守营中俘虏。”

陈宫自我牺牲,众人自然毫无建议。

程立长出了口气,轻声道:“既如此,我派人伐些树枝荆条,绑在马尾,咱们一字排开,纵马追赶,必有千军万马之状。”

陈宫点头:“好,各自准备吧。”

旋即。

陈宫、程立速速安排事情。

刘备则招呼关羽、张飞,交代接下来的战事。

张飞听完,长出口气,皱着眉,轻声道:“其实,仲德所言,虽然残忍,但却不无道理,这帮家伙绝非诚信归顺,若无我等在此,既有可能造反。”

“那也不能如此滥杀!”

关羽手抚长髯,双眸中闪烁腾腾杀气:“在这些士人眼里,何尝把兵卒当成自家弟兄?想杀便杀,这天下便是被这帮士族官贼作乱的。”

张飞皱着眉:“二哥,可一旦这帮家伙造反,单凭公台那一伍仆从,岂能挡得住,这些家伙是趁势突袭我军后方......”

“那也不行!”

关羽没有别的理由,摇头否定:“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自当以义气为先,他们既然投降,便是自己人,我等岂能对自己下此毒手!”

“行了。”

刘备厉声喝止,吐口气:“不管怎样,终归是有了妥善的处理办法,咱们接下来要虚张声势,追杀张邈,切记不可深入。”

“翼德!”

刘备扭头望向张飞,叮嘱道:“尤其是你,明白吗?”

张飞恩的一声点点头:“大哥放心,我绝不会冒进。”

刘备这才安心,长出口气:“好。”

“主公—!”

正在这时,简雍带人拖来一些枝条:“仲德交代,把这些枝条绑在马尾上,咱们便可以出发了。”

刘备招呼关张:“云长、翼德,速速准备。”

二人拱手:“喏。”

不多时。

枝条绑于马尾,数十骑策马奔出。

顿时,烟尘激荡,弥漫空中,当真有上万兵马的动静。

------题外话------

感谢榜一盟主【看红尘网事】再次5000币打赏!

相关推荐:星海剑神全球末日:我有法神面板御兽:我的分身是玄武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原神之开局成为雷电将军贴身忍者蛮荒杀帝万族战场:雄霸天下病名不朽超神从拓荒开始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