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掌灯判官 >掌灯判官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该杀该留

隔壁囚室传来一阵血腥气。

徐志穹对这股血腥气太熟悉了,北垣一场恶战,徐志穹差点死在这东西手里。

血颚蚰蜒,蛊门最珍贵的外道蛊虫。

三条成虫在苍龙殿被杀了。

梁玉明用虫卵养出来的蚰蜒也在北垣被杀光了。

这东西按理说在大宣已经绝种了,怎么这里还有一条?

“灯郎爷,您帮奴家解开衣裳,奴家真的憋不住了。”

话音未落,两条触须伸进了囚室,血颚蚰蜒毒性极强,只要被这两条触须撩到一下,八九品的修者会立刻昏倒,这就是前一任看守者的遭遇。

徐志穹虽有七品修为,可也不敢大意,接连后退几步,触碰胸前阳明石,释放了一片阳气。

血颚蚰蜒是至阴的蛊虫,对阳气甚为敏感,两条触角在小舍之中来回盘旋,不敢轻易靠近徐志穹。

周旋片刻,徐志穹身形突然消失不见,施双六一惊,还在小舍里四处寻觅,忽听耳畔有利刃破空之声。

徐志穹用化身无形之技,离开了小舍,进了囚室,举起短刀对着施双六的胸前刺去。

胸前第四道关节,血颚蚰蜒的致命要害,徐志穹事先用罪业之童看了一眼,这条血颚蚰蜒有八品的修为,这一刀刺进去,注入三分阳气,足可以要了这条蚰蜒的性命。

没想到施双六非常机敏,肋下伸出一对虫足,护住了要害。

徐志穹刀锋变向,聚集两分阳气,来攻施双六左边的太阳穴,这是血颚蚰蜒另一处要害。

这一下,施双六没躲开,太阳穴被蹭了一下,身体抖颤,连连后退。

徐志穹再度强攻,刀锋时刻不离两处要害,少顷,又一刀点中了太阳穴,施双六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打斗之间,徐志穹一直用罪业之童看着施双六的修为。

没看错,对方就是八品,从实力上看也的确是八品。

可此前为什么没看见?

此前看施双六根本就没有修为。

思索片刻,徐志穹发现施双六的修为消失了,又变回了普通人。

这是什么状况?

这修为怎么还能时有时无?

外道蛊虫的特性么?

这件事留着以后再去研究,既然是血颚蚰蜒,就绝对不能留在世上。

徐志穹把刀锋对准了第四道关节,想要刺下去,又有些犹豫。

他现在还是七品判官,按规矩是不能杀人的。

可北垣一战,他杀了不少蛊士,此后又杀了梁玉明,倒也不是第一次破戒。

血颚蚰蜒不杀,后患无穷,事出有因,想求一纸赦书也不会太难。

徐志穹正要动手,忽见施双六醒了过来。

“你要作甚?杀人啦!杀人啦!”施双六放声哀嚎,交战时的胆量和从容消失不见。

这是装出来的?

装的这么像?

徐志穹搬了把椅子,坐在囚室门口,静静的盯着施双六。

施双六被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往墙角里缩。

徐志穹开始了分析。

第一种可能,施双六是蛊士,身体里一直养着血颚,她杀了自己的家人是为了给血颚提供鲜血,她表现出来的种种无辜,都是装出来的。

那她事后报官又是什么操作?

说不通。

第二种可能,施双六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血颚,血颚没有完全控制她的身体。

也就是说有部分时间,施双六能控制自己,有一部分时间,是血颚在控制她。

那么问题来了,施双六身体单薄,也没有特殊修为,像血颚这么强悍的蛊虫,想要控制施双六,又能有什么难度?

还是说不通。

徐志穹在囚室之中又布置了一道法阵,困住了施双六,转身回了小舍。

在小舍里,他用法阵联络了太卜,把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

太卜闻言道:“此事非同一般,你来阴阳司,我当面与你商议。”

去阴阳司?

有这个必要吗?

还是去一趟吧,涉及到蛊门和怒夫教,事情非同小可。

徐志穹用藏形镜离开了大牢,去了阴阳司。

太卜见了徐志穹,笑道:“狂生,鬼门关里走一回,可还记得沿途风景如何?”

徐志穹正想着该如何解释死而复生的原因,没想到太卜没有多问,只吩咐一声:“拿睿明塔来!”

拿睿明塔作甚,那东西不是测修为用的么?

“太卜,不瞒您说,我已经有了七品杀道的修为。”

“我不关心你有几品杀道的修为,我只想看看你有几品阴阳修为。”

“我是学会了一些阴阳术,但也只是刚刚入品而已。”

“我知道那女子有何遭遇,也知道该如何化解,你先测过修为,我再告诉你对策。”

徐志穹无奈,只得把手放在睿明塔顶。

睿明塔点亮了三层,第四层有朦胧一点光晕,证明徐志穹距离六品很近。

太卜将阴阳二气注入睿明塔中,三层烛火相继熄灭,转而又亮起两层。

徐志穹一愣,难道说……

“狂生,你已经有了阴阳八品修为!”

“这怎么可能?”徐志穹连连摇头,“我入品才几月而已。”

太卜长叹一声:“天资加机缘,你擅长数算,这是罕有的天资,你阴阳术法用的比我门下弟子还频繁,这就是机缘。”

最近一直和蛊门交手,阴阳术是对付蛊术最好的手段,徐志穹确实用的非常频繁。

阴阳术和霸道、杀道都是修行体系,靠的是水磨功夫,徐志穹不知道自己的修为也正常,可升品的时候总该有点身体反应。

估计是在死去的那几天里,不知不觉升到了八品。

太卜收去了笑容,神情变得严肃:“狂生,你若是只有九品修为,我可以对你放任自流,到了八品依然可以放任,但若到了阴阳七品,你必须来我阴阳司!”

徐志穹笑道:“我人虽不在阴阳司,但我这颗心始终守在太卜身边。”

太卜摇头道:“你心在何处我不管,我就要你的人,若是答应下来,我便记在《铁言簿》上。”

徐志穹低头不语,他不答应。

太卜冷笑一声道:“狂生,你当真狂妄,罢了,你既是不听老夫召唤,你的事情老夫也不管,去吧。”

不管就不管,非得求你么?

韩辰在南疆行走多年,对蛊术了解甚深,他肯定有破解的办法。

徐志穹走出了太卜的房间,看了看漆黑的走廊,他不知道韩辰住什么地方。

去问问童大哥。

童大哥的屋子应该第三层第十六间,徐志穹推开门一看,屋子里是空的。

数错门了?

徐志穹重新数了一遍,推开门一看,里面有一名有阴阳修者正在配置药材,看了徐志穹一眼,接着忙手里的活计。

又数错了?

徐志穹又数一遍,推门一看,几名阴阳师在做数算。

再数一遍,两名阴阳师在做法阵。

再数一遍,两名阴阳师在磨豆腐。

这也算双修么?

不能再数了,太卜不可能让徐志穹找到童青秋,不必在这浪费时间。

回到深狱,施双六睡着了,法阵也没被破坏,看样子她还算安分,可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置?

杀了她是最保险的,但杀她的代价太大。

看管罪囚,结果亲手把囚犯杀了,史勋必然会大做文章。

七品判官,屡屡杀人破戒,也难免会留下隐患。

还有最重要一件事,这女子该不该杀!

倘若她彻底被蚰蜒控制,杀人出于本意,徐志穹会毫不犹豫杀了她。

可如果杀人的是蚰蜒,她自己毫不知情,这个人就不该杀。

头上罪业不到一寸,证明她还是个良善之人。

就这么把她杀了,有违判官道门本心。

可就算我不杀她,五日后还是要凌迟处死。

五天的时间太短了,就算能查明真相,到时候想救人也迟了。

得想个办法,多争取些时间。

……

老灯守屈金山正在秉烛苦读,徐志穹推门走了小舍。

屈金山赶紧起身行礼:“见过徐千户。”

徐志穹扶住屈金山道:“老灯守,折煞我了,今夜贸然造访,是有事情向灯守请教。”

屈金山推开房门,左右看了看,确系周围没人,低声对徐志穹道:“志穹,史千户让你看守要犯,你怎可擅离职守?现在不是武千户当家的时候,史勋那厮正等着抓你把柄,你可万万大意不得,且咬咬牙,忍住这几日煎熬。”

徐志穹笑道:“倒也算不上煎熬,这几日难得清闲,我正好仔细研习一下阴阳术法。”

“好!甚好!”屈金山连连点头,“我以前便听武千户说,你精于数算,有我阴阳门天资,可惜我修为太低,无法引你入品,不过在北垣时看你与蛊人厮杀,我见你用了不少术法,难道说……”

徐志穹点点头道:“在一高人指引之下,我已经入了阴阳九品。”

“甚好,甚好!”在掌灯衙门,能与屈金山探讨阴阳术的人少之又少,得知徐志穹已经入品,屈金山有些激动。

“志穹啊,这件事却不能告诉别人,尤其不能让史勋知道,你若在修行之中遇到难处,尽管来问我,老夫一定知无不言。”

徐志穹道:“近日研习之间,确实遇到不少难处,不瞒灯守,我有些打退堂鼓了,这九品修为和八品差别大么?若是没什么差别,我却不想再修行阴阳术,日后专心研习杀道就是了。”

屈金山连连摇头道:“大好天资,岂可半途而废!九品和八品相差甚远,九品修者称之为阴阳生,勉强能掌握阴阳二气之理,只会些刚入门的阴阳阵法,真遇到强敌,都难堪大用,

到了八品修为,阴阳二气用的越发纯熟,阵法也大有精进,傀儡之术也能上手。”

“傀儡之术?”徐志穹讶然,“这么深奥的术法,八品就能学?”

“八品乃是阴阳士,正是研习傀儡术的好时机。”

屈金山生怕徐志穹会半途而废,千方百计激励徐志穹继续修行,他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老夫别无所长,此生最精于傀儡之术,从九品开始研习傀儡之理,八品深得傀儡精髓,至七品傀儡运用自如,我将一生所学,着成此书,

你且拿这书去,先从术法之理学起,待晋升八品之后,再学术法要义!第一具傀儡,要以自身为模本,精研细作,不可像童青秋那样急于求成,只会做些不伦不类的纸人。”

“一定要以自身为模本?”

“自己的身形尺寸,自己最为了解,制模之时最讲究精确,具体手段,可向墨家学习一二,当然,只学其工艺,不可学其手段……”

畅想中文网

一提起傀儡术,老灯守十分兴奋,越讲越深,讲了个把时辰,才意识到自己讲的太多了:“志穹啊,你先学术法基础,此事急不得,待你八品之后,再试着动手不迟。”

徐志穹来找屈金山,本是想让他亲自做个傀儡,可又担心为这件事连累了他。

如今屈金山倾囊相授,徐志穹只好大胆一试了。

他找到了牛玉贤:“制模的白蜡,哪家最好?”

牛玉贤一愣:“你是要入我墨家了么?我可以引你入品的!”

“我就是帮一个朋友问问。”

……

去楚家店买最好的白蜡。

去胡家店买一头长发。

去冯家铺子买一些上好的胭脂。

找袁氏,买两件女子的成衣。

去李七茶坊,找李沙白买些好颜料,顺便学学画技,最重要的是能给何芳留封书信。

整整一天,徐志穹一趟一趟往小舍搬运,按照书里的讲述,把制作傀儡的材料都备齐了。

他让狱吏拿了一只猪肘,一盘羊肉,施双六吃饱之后,缩在墙角发抖。

徐志穹的眼神不对,今夜恐怕有事情发生。

“来,把衣衫除去!”

果真有事情发生!

施双六抱紧膝盖,哭的凄惨:“大人,我求求你,莫要污了我清白。”

“哪那么多话!”徐志穹上前将她摁住,吸干力气,解去了衣衫。

施双六闭着眼睛,嘤嘤哭泣:“大人,让我带个清白之身走吧。”

徐志穹拿出尺子,细致量了一番,把数字记下,回了小舍。

施双六抱着衣服,擦擦眼泪道:“这,这,就完了么?”

没完!

徐志穹花了一夜时间做好了蜡模。

第二天天亮,又到了施双六面前:

“这次有点疼,你忍一下!”

施双六再度痛哭:“大人,让我清白……”

姑娘脸一变色,高声嘶喊。

徐志穹在她肥桃之上,割了一道口子,还切了一点皮肉下来。

血肉傀儡,自然得有血有肉。

把血肉放进蜡模,注入各类药材,徐志穹布置法阵,开始制作傀儡。

到了第四天,傀儡成型,徐志穹揭开蜡模,仔细端详。

“不应该呀……”

我是按照施双六的模样做出来的傀儡。

怎么看着比刘德安还丑?

相关推荐:网游:我有万倍增幅此官有神相伴赐我神之名我的催眠师女友铁血悍将神豪正在恋爱中网游之枪火谈判诡道修仙:我能豁免代价野河之重生1994未来黑科技:从1993开始崛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