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满级悟性:思过崖面壁八十年 >满级悟性:思过崖面壁八十年

第一百一十二章 鲸落(求订阅)

又一次来到星空墓场,李青山轻车熟路,直接越过了边缘地带,前往转世仙人的坟墓。

在走的过程中,李青山产生了一个想法。

“星空墓场会将仙界祖仙以上陨落的强者的残魂收进来,形成一座坟墓,以供后人参悟,那么白大哥战死之后,他的残魂是否进入星空墓场?”

这个问题李青山挺想知道的。

所以他来到了传世仙人的墓葬群,没有丝毫停留,继续深入。

现阶段对李青山而言,传世仙人的道,已经起不到多少作用了。

李青山已经从祖仙境界,突破到世仙人境界,对他起到帮助的只能是纪元仙人境界的道。

刚好白大哥生前的境界也是纪元仙人,李青山带着一份期许,越过了传世仙人的范围,进入纪元仙人领域。

或许,他可以在这里看见白大哥的墓。

深入纪元仙人墓地,李青山发现,相比较传世仙人,纪元仙人的墓地稍显冷清。

这里的墓,更加豪华,或许可以用陵墓来形容。

在人间,王侯将相死后,他们的墓非常的雄伟辽阔,是常人难以享受的待遇。

在星空墓场,纪元仙人的墓,也是如此。

这里的墓,每一座都形态不一,根据墓主人生前的性格经历,星空墓场为他们铸造了不同形状的大墓。

有的雄伟辽阔,连通了一座山脉,非常的大气。

有的俊秀奇美,矗立在山崖之上,上顶天穹,下镇大地。

有的在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之地,立下了自己的坟墓。

有的则是在十里桃林里,葬着自己的残魂。

……

纪元仙人,从古至今走过来,相比较仙界庞大的人口,他们的数量微乎其微。

但无数岁月积累下来也有不少,如今,陨落的全在星空墓场里。

李青山靠近了第一座大墓,这大墓金碧辉煌,非常的靓丽。

不过李青山没有过多关注这些,他径直看向了墓碑。

这墓碑上刻着墓志铭。

一路走来,李青山知道,每一块墓碑上的墓志铭,都是星空战场对他个人的评价。

相比较传世仙人的墓志铭,李青山发现,纪元仙人们的墓志铭很有意思。

比如他面前这一块墓碑上的文字。

【没什么事的话,别吵醒我。】

简简单单一句话,这似乎不是星空墓场对他个人的评价?

李青山恍然大悟:“之前一路走来,看到的墓志铭,都是星空战场评价的,但到了纪元仙人这个级别,他们的墓志铭应该都是残魂自己的意志。”

所以,这一块墓碑上写着非常特别的话。

李青山认认真真的鞠躬,道:“前辈,晚辈不想惊扰你,只是替您擦拭一下碑文。”

随后李青山认真的,将这一块碑文,擦拭干净。

尤其是那几个字,写得潇洒惬意,李青山认认真真的,将它们擦拭干净。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行字。

【你认真擦拭,激发满级悟性,领悟一位纪元仙人的道!】

“不管纪元仙人的道适不适合我,他总是能填补我两千九百九十条大道中的一条,对我起到帮助,这就足够了。”李青山这样一想,再一次给这座墓鞠躬,随后走向了下一座大墓。

这座大墓上的墓志铭,又是不一样的文字。

李青山轻轻读了出来:“我和这个世界,有过情人一般的争吵。”

轻声朗读间,李青山彷若看到了一位女子站在墓碑前,远眺仙界,像是在望着她的情郎一样。

“这个墓碑的主人,一定是个心思细腻之人,并且,她很浪漫。”李青山轻轻地说道。

他伸手抚去了墓碑上的灰尘,看着这一段文字,认认真真,甚至忍不住幻想,如果有一天他不幸战死,残魂来到了星空墓场,进入这里,那么他会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下什么?

想了一会儿,他轻轻摇头,想不出来,索性继续认真擦拭。

【你认真擦拭,激发满级悟性,领悟一位纪元仙人大道。】

不出意外,他的眼前又出现一行字。

李先生把这位纪元仙人的道收起来,然后恭敬的鞠躬,随后走向远方,折下了一株桃花,放在了这位纪元仙人的墓前。

这是李青山人生第一次,为一位女子送花。

还是一位陌生的女子。

但李青山欣赏对方墓志铭上的那句话,这鲜花他送得心甘情愿。

正所谓,爱意东升西落,浪漫至死不渝。

随后,李青山去了第三座纪元仙人的墓。

他越来越期待不同的墓志铭。

第三座纪元仙人的墓,是葬在十里桃花里的仙人。

李青山走进来,轻嗅花香,看到了墓志铭。

【如果你来拜访,请和我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柔,我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李青山看着桃花盛开,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擦拭墓碑,而是坐在一块石头上,看向了四周的桃花。

微风拂过,花瓣坠落,李青山伸出手,几朵花瓣飘入掌心之中。

他轻轻地揉揉,感受桃花的触感,看向了那座大墓。

冥冥之中,李青山觉得这墓中一定是一位君子。

葬在十里桃花里,一般人会觉得是为女子,但李青山不这样认为。

桃花娇艳,大墓雪白,这十里地界,彷佛和星空墓场区隔开,这里就是墓主人死后的世界,他以桃花为伴。

“我怎么感觉纪元仙人都挺诗情画意的呀。”李青山轻笑一声,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走过去,将墓碑擦拭干净。

他的眼前,随之出现一行字。

【你认真擦拭,激发满级悟性,领悟一位纪元仙人的道。】

擦拭干净后,李青山一鞠躬,转身离开了桃林。

他来到了下一位纪元仙人的墓前。

这位纪元仙人的墓,相比较其他大墓,就显得很传统。

他的墓碑上写的是:“终究,我还是没能成为仙王!”

这写的是遗憾,李青山看出来了。

“我想借助您的道,踏上仙王之路。”李青山轻声的说道,然后开始擦拭墓碑。

随后,他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一行文字。

【你认真擦拭,激发满级悟性,领悟一位纪元仙人的道。】

李青山擦拭干净后,起身给这座墓鞠了一躬,最后他走向了下一座大墓。

纪元仙人的大墓群里,李青山没有碰见一个人。

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

毕竟能进入纪元仙人墓地群的,基本上都是和李青山一样的传世仙人。

他们来到这里,看着这一座座大墓,却领悟不到什么。

毕竟,他们没有李青山的满级悟性。

来到这里,除了欣赏一下这些独特的墓志铭,其他的收获寥寥。

久而久之,就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星空墓场。

星空墓场还是一如既往,但来访的人,逐渐减少。

许多人在突破祖仙境界后,都会进入星空墓场一次,不过等他们毫无收获之后,后续就会很少进入。

所以现在这一片纪元仙人的大墓群,只有李青山一个人在里面行走。

他来到了下一座大墓,开始期待这座大墓上的墓志铭会怎样描写?

【一生扭捏拘谨,从现在开始获得自由,这一次谁都别想叫醒我。】

李青山看着墓碑上的文字,轻声说道:“这大墓里面埋葬的人,一定很潇洒。”

李青山开始擦拭墓碑,认认真真,随后获得提醒。

他也不再看提醒的文字,反正获得提醒后,他也不会立刻领悟,就一起存起来,等回到仙庭学院再慢慢领悟。

相比较之下,李青山更在意这些纪元仙人的墓志铭上会写什么?

他一个又一个的看下去。

【一个不成功,但是美好,善良,有趣的人。】

【人间很美好,下次再来。】

【今生不能成帝,来世再来。】

【如果你来祭拜我,带着供品,但请不要放香菜。】

【我要重新开一局名叫人生的游戏。】

【看我干嘛,要不要过来坐坐?】

……

李青山这一次,一共擦拭了一百座纪元仙人的墓碑。

他获得了一百位,纪元仙人生前领悟的大道。

但这还不是最惊喜的,与之相比,是李青山看到了这一百位纪元仙人的墓志铭。

这些墓志铭千奇百怪,却是他们为自己写下的最好的总结。

之前墓碑上的总结是星空墓场写的。

只有他们是自己写自己的。

这其中有很多让李青山印象深刻的墓志铭。

有的潇洒、有的深情、有的浪漫、有的遗憾……

最后,他停在了第一百座大墓前,没有继续下去。

“这一百位纪元仙人的大道,足够我领悟很长一段时间,不需要再继续了,贪心不足蛇吞象,把这些都领悟了之后再来星空墓场,反正这里也跑不掉。”这样一想,李青山毫不留恋,转身离去。

带着一百位纪元仙人的大道,和他们为自己写的墓志铭,李青山元神力量退散,直接从星空墓场坠落下来,回到了仙界,进入肉身。

轰!

元神之力灌注下来,李青山身体一震,随后睁开眼睛。

他回到了仙界,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里。

李青山推开院子的门,沿着小径走出去,看到了千山万壑被大雪覆盖,山顶之上,呼啸而来的风,带着刺骨的寒冷。

“竟然下雪了。”李青山诧异的说道。

现在这个时节不是冬季,而是六月。

六月飘雪,李青山不觉得有什么冤屈,但很明显这不正常。

他的神魂之力扩散天地间,搜寻不同寻常的点,一圈下来什么也没发现。

“没有人为的痕迹,难道真的六月飘雪?”李青山喃喃说道。

有强大的修行者可以改变天地气象,但这种改变会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哪怕是纪元仙人,甚至是仙王,都无法做到毫无痕迹。

李青山的元神智力非常浑厚,窥探一圈后,他没有发现丝毫的痕迹。

所以,这也只能当作是一个奇谈。

“或许这天地间,有谁有着莫大的冤屈。”李青山突然想到了古老的谚语。

不过这与他都没有太大干系,看着天地间飘的鹅毛大雪,看着远山白茫茫一片,看着那云海间翻腾的白云,透露着寒冷的气息,李青山忽然有了兴致。

李青山长时间的闭关,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然落雪。

这一次碰巧遇上,索性也就不急着领悟大道。

他选择了平静的生活。

这一天里,他晨起侍花,将小院旁边几株野花给栽种一下。

闲来没事,煮好一壶茶,炉火咕都咕都的烧着。

望着炉火,李青山思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这般安静了。

“一直忙于修行,疲于奔命,在人生这条路上,倒也不必如此着急。”

“适当的时候也该闲下来,让自己放松放松。”

李青山决定给自己放几天清闲的假期。

仔细回想一下,进入仙界以来,他一直都是在拼命修行,没有好好的,休闲的,感悟一下生活。

刚好趁着这一场久违的大雪,李青山放慢了步调。

在这座山巅上,他每天看看书,喝喝茶,在阳光下打盹,在细雨里漫步,在夜灯下读书,在这清浅的时光里,一手烟火,一手诗意,任窗外云卷云舒,看门前花开花落,生活余味无穷。

这几日平澹的生活,把李青山的内心,洗刷了一遍。

不急着修行的他,反倒是觉得心灵更加圆润。

就像是一块四个角都尖锐的石头,被放在了瀑布底下冲刷。

日积月累。

石头就会变得圆润,磨平了棱角。

李青山用平静的日子,去磨平自己因为快速修行,略显急躁的心。

不过这几日下来,大雪却没断过。

有时候上午阳光正好,但午时一过,立马又下起了大雪。

有时候下午阴雨霏霏,到了晚上,又是鹅毛大雪覆盖下来。

李青山不禁感到疑惑。

这些太不寻常了,下了几天都没有停过。

这一日,龙道人过来。

“你这几日过得很惬意嘛,我有时窥探你的山峰,看见你不是在喝茶,就是在暖洋洋的晒太阳,让我好生羡慕啊。”龙道人走到李青山的茶几前,端起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想要休息,你也可以呀。”李青山对龙道人说道。

龙道人摇头:“以前还可以休息,可是随着你的出名,我再想休息,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

“怎么?因为我的事情你最近变得很忙吗?”李青山好奇的问道。

“当然很忙,你现在可以很悠闲的在这边喝茶,晒太阳,那是因为我把所有的麻烦替你挡住了,不然的话,估计现在来找你的人,都可以把这院子给踏平了。”龙道人抱怨的说道。

“怎么,他们依旧不死心?”李青山皱眉问道。

“他们不会死心的,这群不自量力的废物,竟然妄想通过威逼利诱,把你收服,处处透露着自大,还说我把你藏起来是要自己吃独食,不让你跟其他势力的人接触,你要是跟他们认真计较起来,都能把自己气死。”龙道人摇头,完全心累的说道。

他不是愤怒,他是心累。

因为这群帝族后裔,再一次刷新了他的三观,无知傲慢自大到这种程度,真的是闻所未闻。

“你小子别光顾着笑,这一次我算是为了你,得罪了这群帝族后裔,他们一起威胁我,要给我小鞋穿。”龙道人无奈的说道。

“对你有影响吗?”李青山关心的问道。

“没有。”龙道人一扫郁闷无奈,嘿嘿一笑。

“我已经是个老人了,无欲无求,在这个仙庭学院里,自给自足,他们就算再威胁我,也无法将手插到这里来。”龙道人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理会了,身为帝族后裔,长久以来手握权力,万人簇拥的生活,让他们以为世界就该是那样,不需要和他们过多接触的。”李青山摇头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懒得提这群虫豸。”龙道人在李青山的小院里坐下,悠闲的拿起了泡好的茶。

“往年仙庭学院也会六月下雪吗?”李青山负手而立,看着飘落的雪花问道。

龙道人摇头:“仙庭学院虽然只是一个中千世界,但一切规律也是和仙界一样,怎么会六月落雪?”

“那你解释一下现在的现象?”李青山伸手一指,远处群山万壑白茫茫一片,问道。

龙道人皱眉说道:“这几天的大雪是挺反常,我也认真的去查了一下,不像人为,应该是天意。”

“你有翻阅古籍,查看过六月飘雪,究竟意味着什么吗?”李青山问道。

“我看过,先贤至人对六月飘雪的解释,是大凶之兆。”龙道人脸色严肃的说道。

“所以,这雪仅仅只是仙庭学院下了,还是外面的世界一起下了?”李青山问道。

如果只是仙庭学院内下雪,那大凶之兆岂不是印证在仙庭学院。

说道这个龙道人的脸色更加的严肃:“不仅仅是仙庭学院,外面也在下雪。”

李青山皱眉:“那这样看的话,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啊。”

“我会继续盯着这件事情的,如果这雪一直不停地下,仙界的高手们会坐不住的。”龙道人也没心思继续喝茶了,起身对李青山说道,然后离开了山峰。

李青山目送龙道人离去,在山峰之上轻语:“我还是继续默默的修行吧,这个世界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着,只有继续变强,才能应付一些未知的劫难。”

度过了几天休闲时光后,李青山再次投入了修行当中。

在自己的小院里,他拉长了时间,外界一天,里面三年。

从星空战场领悟的一百位纪元仙人大道,足够李青山参悟很长一段时间。

外界大雪飘飘,小院里,李青山持续修行当中。

纪元仙人领悟的大道,比传世仙人要浑厚的多,李新生默默的吸收着,领悟着,一个一个的来,他的时间非常充裕。

一年又一年,岁月在这座小院里,最不值钱,很廉价,不断的逝去。

各种大道在李青山的身上一一浮现。

他默默的领悟着,坚定的朝修行之路的山峰攀登,走得虽然缓慢,但却坚定。

而且没有任何停顿,一直保持着匀速。

李青山这一次闭关,外界过去了一年时间。

外界的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天。

换成拉长的时间,足足有一千多年。

对李青山而言,这一千多年对他的帮助很大,至少他洞彻了纪元仙人境界的根本,将他看到的一百位纪元仙人的大道统统领悟。

李青山的境界没有提升,他也不急着提升,而且随着修为越高,他所需要的大道越来越多。

一百位纪元仙人,无法让他从传世仙人跨越纪元仙人。

只是让李青山的大道之基,打得更加牢固。

他还需要继续领悟。

一年后的某一次晨昏时分,李青山睁开了眼睛,千年的时光在他身上悄然流逝,外界却过去了一年时间。

“有时候,一刹那的回身,一瞬间的凝神,就是一次前世今生。”李青山低语,这一千多年来,他没有停止对六道轮回与三世佛经的修行,在不断的领悟大道的同时,也持续的修行这两门神秘功法。

xiaoshuting.info

越是修行,李青山越觉得六道轮回与三世佛经,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

他们所探寻的都是,轮回转世,前世今生,或者是过去现在与未来。

不同的是两种功法,走的是两种道路。

李青山有时候在想,可能在无尽光阴之前,有先贤哲人,生命到了大限,试图堪破轮回命运。

没错,就是命运。

六道轮回与三世佛经,它们最核心的奥义就是命运。

李青山的三千大道,一直没有领悟的就是命运。

命运神秘莫测,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但每个人都无法看到与捕捉它。

这也是李青山大道领悟得足够多,才能够了解一点关于六道轮回和三世佛经的核心问题。

“算了,现在只是触及皮毛,根本想不明白,三千大道中最神秘的命运,体现在六道轮回与三世佛经身上,后面如果我想领悟命运,有了三个方向。”李青山起身,让自己不再随意胡乱猜测,没有足够的见识,没有足够的知识,胡乱的猜测,只是井底之蛙的幻想罢了。

之前李青山打算,等小九与小狐狸他们飞升上来,查看一下小狐狸的传承记忆,从其中找到关于命运的蛛丝马迹。

这是原本他觉得自己能领悟命运的唯一途径,可是现在,随着他堪破六道轮回与三世佛经的核心大道,也可以在这上面下手。

三条道路摆在李青山面前,虽然这三条道路都充满荆棘,不过李青山还是非常高兴。

“修行本身就是在满是荆棘的道路上前进,带着一身伤痕,鲜血淋漓地去拾起鲜花,只有坚持走到最后的人才能看清这个世界。”李青山劝告自己。

下一秒,他看向一年后的这个世界。

李青山愣住了。

这个世界还在下雪。

“这是下了一年,还是每个六月都下?”李青山心里满是疑惑。

他推开院子的门,看到外面的世界,白茫茫一片。

空气温度很低,天穹上不断的飘着鹅毛大雪,远处的群山万壑,都已经被大雪压塌了一半。

“这是……下了整整一年的雪?”李青山不可思议的说道。

在他闭关之前,大雪已经下了几天。

如今他闭关了一千多年,外界过去了一年时间,大雪依旧还在落下。

哪怕李青山不懂六月飘雪是什么意思,他也明白,要出大事了。

“龙道人,这雪是下了一年吗?”保守起见,李青山还是传音询问龙道人。

“是啊,整整下了一年。”一声叹息,在李青山耳边响起,随后空间被撕裂,龙道人走了出来,站在他的身边。

“上次你不是说仙界的高手,会调查出原因吗?”李青山问道。

“每个势力的顶尖高手都在调查,消息杂乱,根本分不清,唯一拥有共识的,就是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龙道人严肃的说道。

李青山也知道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都下了一年的雪,不见消停的,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引起了天地间气象紊乱。

轰!!!

就在他们说话间,忽然一声巨响,响彻在天穹之上。

李青山和龙道人立即抬头,看向了外面的世界。

“出事了。”龙道人脸色一变。

李青山伸手一划,空间通道出现在眼前,他一步踏出,来到了仙界。

龙道人紧随其后,跟着他一起来到仙界。

然后,他们看向仙界的天空。

天空裂了。

一道巨大的裂缝,从天的这一边蔓延到另一边。

那裂缝里散发出恐怖的气息,伴随着一朵又一朵大道之花绽放,晶莹点点,在裂缝的周边,漫天飞舞。

“那是大帝之花!”龙道人惊呼一声,脸色骇然的盯着天空。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李青山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十分不解,他问龙道人。

龙道人声音颤抖的说道:“那大道之花绽放,是从仙帝体内散发的,出现了大帝之花,就意味着有一尊仙帝已经不行了。”

李青山震惊的说道:“你是说有大帝陨落了?”

“对,我明白了,过去一年的天地异象,就是世界大道的为这位大帝送行,到了现在他已经不行了。”龙道人脸色惊慌的说道,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显得十分害怕。

李青山在一旁轻声问道:“所以,到底是哪位大帝陨落?”

龙道人看着李青山,脸色惊慌,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

李青山顺着这个方向看去,脸色一变。

那里是东荒的方向。

那里是仙庭的大本营。

那里有几位仙帝强者。

李青山脑海里灵光一现,立即问龙道人:“是勾陈大帝?”

李青山记得很清楚,勾陈大帝已经闭关五万年了,从未出现。

龙道人艰难的点头:“应该是他!”

话音落地,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了钟声。

冬!

冬!

冬!

……

接连不断的钟声响起,足足有四十九声,回荡在仙界。

所有人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那裂开的缝隙,那美丽洁白的大道之花,那回荡在耳边的钟声。

“这是天地在为仙帝强者送终?”

“没错,这就是大帝的挽歌!”

“我这一生聆听过两次大帝的挽歌,其中一次,是三十万年前秦岭大帝,另外一次就是现在。”

“大帝的挽歌响起,代表着一尊大帝陨落,到底是谁?”

“我就说过去一年天地异象不断,天天下雪,原来是因为有大帝要去世了。”

“仙界大帝不少,到底是谁?”

“这还用问吗?”

“没错,不用问,其他势力的大帝都正值巅峰,唯有仙庭,垂垂老矣。”

“你们是不是忘了,仙庭有一位大帝,已经沉睡了五万年,对外一直说是在闭关,可整整五万年,一次都没苏醒过,如今终于瞒不住了。”

“是西方勾陈大帝,这大帝的挽歌是为他奏响的。”

……

世人议论纷纷,那些顶尖高手,不停地用元神交流,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推断出了事情的原因。

仙庭勾陈大帝陨落了。

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仙界,仙庭内部也知道了消息,所有帝族后裔都聚集在一起商量,到底要怎么办?

他们人心惶惶。

其他势力见到这一幕,都十分高兴。

日落西山的仙庭,终究还是撑不住。

妖族有人哈哈大笑:“勾陈大帝陨落就是仙庭败亡开始。”

魔族兴高采烈:“还有两个苍老大帝,仙庭没有用了,紫薇大帝也已经沉睡,下一个陨落的吗,就是他!”

佛界里,一尊万丈大小的佛祖,合起眼睛,念诵一声:“阿弥陀佛。”

地狱里,在无边岩浆里,一尊可怕的地狱之主苏醒,冷笑起来:“反攻仙庭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神族里,始祖圣王叹息一声:“勾陈大帝啊,我的老朋友,也就这样陨落了,真让人高兴啊。”

人世间,里面隐藏一位杀手之王,这一刻看着天穹,冷笑一声:“可惜啊,我没有杀了你。”

所有人都在高兴,担忧,惶恐,只有龙道人哭了起来。

李青山知道龙道人对仙庭感情很深,没想到他竟然哭了。

一个老人,老泪纵横,让人伤感。

李青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递过去一个手帕。

“当年接待我的,就是勾陈大帝,他为人很好,亲自指点我几天,我获益匪浅,没想到那一次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龙道人伤心的擦眼泪。

“节哀顺变吧,我想勾陈大帝也应该高兴他解放了吧,五万年的浑浑噩噩,对一位仙帝来说,是一种折磨。”李青山说道。

龙道人只好点头,这样一想,确实好受一些。

轰隆隆!

就在他们说话间,世界下起了雨。

天地间忽然涌现了无穷大道,而且地涌金莲,天降甘霖。

哗啦啦的,这雨水砸在身上,李青山竟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获得了庞大能量。

“这……这里的雨水,是仙气凝聚的,一滴雨水,抵得上我三天修行吸收的仙气。”李青山震撼道。

“天降甘霖,地涌金莲,大道之花开得更加璀璨,这是怎么了?”李青山看着龙道人,好奇的问道。

龙道人摇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青山忽然抓住一朵地涌金莲,这金莲下一瞬间就进入了他的身体里,直接让李青山对某一种大道的领悟,直线飙升。

“这金莲竟然是已经领悟好的大道。”李青山震撼道。

龙道人也是抓住一朵,一样吸收,同样震撼,但不同的是,他立即想到了什么。

“这是鲸落!”龙道人声音颤抖说道。

李青山同样聪慧,他立即明白了龙道人话的意思。

鲸鱼是大海里的生物,常年吞吃大海里的食物,生的极其庞大,是海洋霸主。

生前它纵横海洋,威风凛凛。

死后,它就安静的坠落,任由海洋生物吞噬它的肉体。

一头鲸鱼,一旦落下,就是一场盛宴。

这就叫做鲸落!

而如今,龙道人说出了这个词,李青山立即明白,这天空开出大道之花,降下甘霖,地涌金莲,世界大道任由世人领悟。

这也是鲸落!

勾陈大帝生前一样威风凛凛,气势恢宏,威压天下。

死后,他选择安静落下,放弃一切,任由世人吸收。

李青山不由得对勾陈大帝心存敬意,能做到这一步的,少之又少,甚至,都不会有。

牺牲自己一切,直接化道,然后反哺天下,自己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这是一种大公无私想法。

世人也察觉到了鲸落现象。

知道具体情况后,他们无不为之震惊。

一尊仙帝,在死后,散去一切,直接化道,让世人领悟,足够震撼。

这一刻,不管是谁,都得说一声:“勾陈大帝,大公无私!”

人世间,那尊杀手之王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变,极为扭曲,愤恨,咬牙切齿道:“你现在大公无私,为什么当初你不拉我一把?”

“你拉我一把,我不至于堕落到此,勾陈大帝,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但是对不起,我还是要覆灭你创立的仙庭。”杀手之王眼神阴冷说道。

但随后,他叹了口气,散去仇恨后,他对着仙庭方向,鞠了一躬,表示相送。

魔界。

本来兴高采烈的群魔,此刻鸦雀无声。

他们看着天空落下的甘霖,看着地涌金莲,看着那大道之花,心情很复杂。

勾陈大帝直接化道,开始鲸落,也包含了魔界。

这让群魔感慨不已。

“仙庭当年能横扫天下,勾陈大帝功不可没,他为人值得敬佩。”

“是啊,当年我们差点被灭了,也是勾陈大帝放了一马,说天下大同,不该把不服的族群都灭了,应该保持竞争力。”

“仙庭最后一位有种的大帝陨落了,接下来仙庭可撑不住了。”

“别说了,魔界的人都在吸收勾陈大帝的道,就别讨论覆灭仙庭的话了。”

“是的,不能一边吸收着别人的东西,一边还骂着别人。”

魔界的顶尖高手都闭嘴,看着这一场世界级狂欢,神情莫名。

妖族里,妖皇见到这一幕,叹息一声:“勾陈大帝,我不如也!”

他可做不到化道,鲸落。

而且是无差别的鲸落。

佛界,万丈佛陀伸手捏住了一朵地涌金莲,语气复杂道:“勾陈大帝,千古一帝!”

同样被震撼的,还有神族的始祖圣王,他皱眉看着天地异象,脸色复杂,道:“勾陈大帝,你这么大公无私,对仙庭来说,可是很不好啊。”

仙庭!

一群帝族后裔此刻破口大骂,尤其是勾陈大帝的后代,痛心疾首。

“老祖这是湖涂了,竟然选择鲸落,把大道传承散落天下,这让我们这些后人怎么办?”

“老湖涂,老湖涂啊,简直是湖涂!”

“勾陈大帝了不起,为了大公无私的名声,竟然对后代不管不顾,厉害,厉害。”

“狗屁的大公无私,他应该给我们的,我们是他的直系后代啊。”

“他不给我们也罢了,他还资助敌人,是不是沉睡中把脑子睡湖涂了?”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和其他帝族后裔争夺仙庭的权利?”

一群人极其愤怒,破口大骂,埋怨勾陈大帝,十分不爽。

其他帝族后裔也很愤怒,在他们看来,勾陈大帝这样的行为,简直蠢爆了。

资助敌人悟道,然后来覆灭仙庭。

怎么想都是傻子一般行为。

这群人根本理解不了大公无私的行为。

……

龙道人在悄默默的抹眼泪,为勾陈大帝的行为感到骄傲,又很伤心。

他对李青山道:“勾陈大帝的大道,你多多领悟,这可是一尊很强大的大帝。”

李青山点头,问道:“你不领悟吗?”

龙道人摇头道:“我需要的道,和你需要的不一样,你领悟你的。”

李青山见状也不废话,他选择了一处山峰,开始领悟勾陈大帝的道。

这大道简单易懂,是经过大帝的阐述,只要你吸收了,就是自己的。

这是一场狂欢。

世人都在领悟,没有人缺席。

真正的是,一鲸落,万物生。

------题外话------

求月票,一万字更新来了。

我继续码字去,努力,恢复日更两万。

相关推荐:我的天使老婆我的分身把低武练成了仙武穿越者修真指南从三国开始打穿世界巫道杀神控梦游戏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我加载了社死系统抽卡从阿兹卡班开始双城之战:从祖安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