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聊斋狐婿 >聊斋狐婿

第197章 鬼谷送贴

“夫人,你说大公子真能悔改吗?”

“要是刘郎果真找回他魂儿,他再变卦,反害夫人,该当如何?”

……

雪夜,潘府西宅厢房烛光明亮。

丫鬟燕儿坐在凳子上给二夫人洗脚,说出心中忧虑。

王氏宽心说:“眼下官家、公子皆知此事,我便得多方照应,你觉得他还敢有此心吗?”

“我偷偷告诉你一人,你不要对外传扬。”

“其实救我的仙家,便是刘郎身边九娘子。她所行之事,皆受命于刘郎。”

“刘恩公洞明世事,他所言不会有差。”

“若大公子无悔改,恩公亦不会施针相救。”

燕儿惊大眼睛,欢快问起此事,赌誓绝不对外人讲。

王氏藏在心里憋闷,就与她述说‘恩情所在’。

主仆聊话时,偏房二公子正秉烛夜读书。

他七八岁的年纪,端坐正直,颇有做学问的样子。

但没读几句,便逐渐熄声,眼睛有趣盯着门缝飘进来的一众萤光小人。

那些小人离地一尺飘行,直往公子床下钻去,正是华府竹生国那群羽士。

二公子被奇异吸引,跳下座椅追到床下趴看,只见众士钻入地砖消失了。

等了片刻都不见出来,二公子收拾趣心坐回书桌,脑中都在想小人,已然无心读书了。

回神时忽见母亲瞪眼看自己,他赶忙下椅子见礼。

王氏不忍责怪,笑道:“读书走神,不如不读。你可是犯困了?”

“孩儿不困,之所以走神,是在想刚才的怪事。”

二公子兴兴手指床下说:“孩儿方才看见,有许多发光小人入我床下,钻入地里面。我等他们许久不见出来……”

“娘亲,你说他们是不是就住在这里?”

王氏惊异,托起烛台,随他探看床下,烛光晃动看不见什么,险些把头发燎了。

“我儿以前见过吗?”

“孩儿不曾留意,今天才看到。”

二公子如实回答。

王氏放下烛台,思量白天刘郎之言,自语道:“看来应了恩公猜想,我家果有小人。”

“他说,要是见了也不必怕,此精灵与人无害。”

“大公子所失魂儿,莫非就在我儿床下?”

二公子听母亲之言,关切问:“要不要告诉管家?喊人来叫魂?兄长兴许听得见。”

王氏抬手打断,说:“不可惊动了那些小人,万一他们受怕,带着大公子魂儿跑掉,就再难找回了。”

“今夜你与燕儿睡,切记不可惊扰他们。”

说着,出门喊叫丫鬟。

吩咐她几句,披上衣氅亲自去前院寻管家,与他商议此事,打算夜拜刘府。

结果不等他们出府,阿九便带着青花舫四女和沉玉娘母女到访。

众人前堂相见,阿九直言说明此行。

“我公子请动竹生国十八位羽士相助,今夜来贵府寻找你家大公子神魂。”

“如果看见什么奇异,你们都不要害怕,最晚明早就能得个结果。”

“小奴另有事要办,就不在贵府用茶了。”

说着,阿九欠身一礼,率领众女出堂,王氏跟随相送。

书童痴看那些美貌佳人,问父亲:“她们是狐仙吗?”

管家拉回目光道:“即便不是狐仙,也绝非凡家女子。刘家阿九,果然不俗,难怪夫人叮嘱不可等闲视之。”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府门外,阿九戴上衣氅兜帽,笑颜回眸对王氏说:“夫人留步。你只管在家安心等消息,我公子思虑无不周全。”

王氏领教到了,答谢几句话后,试问她:“妹妹今夜要出城?”

阿九点头说:“我巷有家邻居,遭瘟疫剪命,搬入了东山谷。”

“今夜他家办阴婚,乃公子纳妾之喜,我公子挂念邻里之情,命我前去送贺帖。”

“差事在身,小奴告辞。”

说着领着众女踏雪离去。

等王氏思量回神,已寻不见她们踪影了。

“刘府真是通神之家,灵异府邸。”

……

南门外,夜下雪白如银。

出来城的众娘子各挑起灯笼,似一群灵雀欢声笑谈。

阿香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只有到了临安,才知公子之变。”

琴玉说:“公子运筹帷幄,解救临安瘟疫,却不知朝廷如何封赏。”

弦月道:“管他哩,公子救民,又不是讨天家封赏……”

萱儿微笑:“妹妹这句话算是说对了。真学君子和道家真修,济世皆遵循道义、道心。”

“阿九好福气,可以追随名士左右,以后饱受真学晕染,可得明净之身。”

阿九相视说:“众位姐妹也福缘不浅,以后跟随荀仙家开办坤学,广交天下才子才女,必受气运所罩。”

众女这般说话,很快行出几里,来到了东山谷口出。

见谷口道路边,立着一块【冥界地碑】。

碑文上书刘彦《乡鬼》祭文,字字泛着幽冥微光。

抬头望谷口,凡人眼中不过是‘白茫茫积雪深厚’。

但在她们游魂眼中,面前乃是一座高大城门。

左右不断有乡鬼进出城门,城门口站着几个城皇庙鬼卒。

众女出现引得他们上前询问,礼见阿九。

这些鬼卒都是谷内乡民,自然识得先生家人。

“这四位是我家阴客,今日李府纳妾之喜,小奴奉命送帖,领众姐妹进城一游。”

阿九笑与官差引荐,说明来意。

一鬼卒说:“今日于太公也来了,还有崔判官和方主簿……”

阿九神思,知道他们都是冲着公子颜面结交李家,点头和众女进城。

发现城内又添了新景致,虚空漂浮许多冥灯,街上颇为热闹,不光有阴魂,还有乡下精灵。

阿九一路颇受众鬼礼遇,认识的都称呼一声‘九娘子’。

青花舫四女跟在左右,见识到公子在临安阴间之名望。

少时,她们深入北城,见李家红灯高挑,门庭若市。

门口有几个迎客家仆,都是乡下吃不上饭的野鬼,自愿投身李家享受温饱。

他们见阿九到来,殷勤迎上见礼。

一人跑进府邸通禀,一人扯嗓子高喊:“临安刘府,九娘子到——”

一声鬼叫,吸引八方目光看来。

府内待客的李太公闻报,随命公子去外迎请,自己不能脱身出迎,毕竟厅堂还坐着城皇庙两位官家与狐仙父女。

匡娘笑道:“阿九此来,定有礼帖,说不准是先生真学所书。”

太公笑的合不拢嘴,外面公子文玉十分有礼见过众女。

阿九道:“怎敢劳你这个新郎官出来相迎。”

李文玉练达人情说:“小生纳妾,怎比得上大姐和玉娘姐到访……”

沉玉娘道:“今日我弟世才不能来,让我俩代为送帖观礼。”

李文玉脸面增光,拱手礼谢后请她们正堂叙话。

进到堂内,主客都把目光看来,相迎阿九一行。

阿九先与主家见礼,而后依次见过于太公、城皇庙两位大人,取出公子亲笔‘贺帖’。

此帖非实质纸书,乃火烧后的阴书。

未打开,便见贺帖遍体文光,散发宝色。

李太公颤抖接下,打开一看字字珠玑,十几字的贺词简短包含邻里之情,众宾客观之羡慕。

于太公说:“此贴当摆在家中敬奉,但绝不可点香火,否则礼敬变成不敬。”

李太公合书点头:“多谢仙家指点,九娘子、玉娘嫂代公子而来,依我看当上座。”

众阴客欣然同意。

阿九却说:“那倒不必,主家可把公子贺帖摆在上位,我等有个座次即可。”

“嗯,言之有理。”

于太公捏须附和,又指点李家如何摆位置。

李家上下皆听老狐,把刘世才帖书摆到堂中天地位。

稍后拜堂,一同行礼谢恩。

不知不觉,就把这场‘纳妾礼’做成了‘娶妻礼’。

最高兴当属妾室和娘家人,此等风光他们万没想到。

随着正礼开始,新人拜天地……

临安城中刘彦亦有些许灵明感应。

……

相关推荐:2012末世诡局无限绝望听说我是黑粉开局送给柳神不易物质从武侠世界开始医学模拟器医生的人生模拟器这个技能便宜卖我以肉身横推万界诡异巫师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