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烛龙以左 >烛龙以左

111.反将一军

树影婆娑,众仙出现在李熄安身后,为他携来那座精致如翡翠凋琢的雀翎宝塔。

璃幽微笑,她虽然闭着双目,但李熄安感受得到一股目光刺破雀翎塔的仿佛落入塔内。

果不其然,在观察片刻后,璃幽说道:“这两位比我想象的惨,大概是要修养一段时间了。”

“能捡回一条命,他们该知足。”李熄安冷声道。

他对着前方摊开手。

璃幽却一动不动,她羊脂玉般的手掌抚摸着禁锢蝼的紫水晶球,“我突然觉得我有通敌之嫌。”

“这样吧赤龙,你帮我个忙,一件小事。”

“得寸进尺。”

“哪能啊。”璃幽笑道,“一方是原始五行中的火木,一方可是宇宙之法,你认为究竟是谁赚了。还有你在大荒星空弄出这么大动静,若不是大荒的老不死们知晓我其中,早已下场查看了,你说若是让他们发现掌握宇法和宙法的两个生灵此刻都在大荒星空,他们当如何?”

“就算将如今的大荒九祖神全部压上,他们也心甘情愿,你说是不是,这点你最清楚不过了。”

“为何是九祖神?”李熄安的着重点有所偏差。

李熄安的疑问听得璃幽咯咯直笑,“为何是九祖神,因为我命贵,你们现在还换不起。”

“如何,赤龙?”

“我需要知晓是什么事。”

“五行杀伐术。”

沉默片刻,李熄安握住昏剑的手停下了颤动,手掌细鳞的缝隙中,白色雾气也散去。他说好,一件小忙帮了便帮了。

“我就喜欢和聪明的龙打交道。”璃幽将手中的水晶球扔向李熄安,众仙中的一位接过打量,并未发现留存的法术痕迹后将其安置于树梢玉牌。

同时李熄安借助原始木行催动雀翎塔,两道昏睡的流光被他抛给璃幽。

“雀翎塔你留着又有何用?它是木王的本命器,在木王彻底死亡之前,你拿它没有用处。”

李熄安收起雀翎塔,“这就不劳东祖神操心了。”

“需要我在这里教你五行杀伐术么?”他接着说道。

“星空固化,以你现在的样子还能走了不成,现在这固化星空内便是最安全的,哪怕是律道都无法越过我影响这里。”

“那我也有一个请求。”

“说说看?”

“我的请求,掌握命运法的你竟然猜不到?”李熄安松开了手中的昏剑,双手束拢发丝重新别好长生钗。

白色的雾气弥漫过来,巨大的影子在雾气中游动,昏剑落入了迷雾中,片刻后,灼热的剑光冲天而起!

那是一头龙!

一头巨大的赤龙!

它接住了李熄安扔下的昏剑,身形介于虚实之间,烈焰般的鬃毛狂舞,修长神圣的龙躯蜿蜒宇宙之中。

金色双目燃烧,祥瑞龙面吞吐炎光。

“让它教你吧,五行杀伐术,它也会。”李熄安摆手,转身消失在白雾中,璃幽望着李熄安离开的背影,却并未阻拦。或者说,她就算想去阻拦也得先解决这头来自过去的龙。

赤龙游弋着,虽然威严,目中却并无神采。

鬼神朱砂。

李熄安几乎抽干了身上所有的灵,甚至从飨食众仙相中抽取了白蛇与早妖的愿力。

他无所谓代价。

哪怕呼唤过往会带来什么难以想象的东西。

从璃幽出现开始他便开始呼唤那枚留在璃幽座关隘处的朱砂玉牌,在达成这个结果之前,发生的过程全都无所谓,只要蝼是安全的,把羲和陈玉和木王还给大荒又怎样,他能杀他们一次,便能杀他们第二次。

太行龙脉的加持是让他的境界抵达了尘世之巅,而若是有一日他成就九像,沉淀岁月,他便能如此,甚至更加轻松。要知道五行杀伐术的载体五行器只显化了虚影而已。

李熄安踏入时间迷雾深处,身后是巨龙的咆孝声。

时间迷雾外,李熄安没有看见璃幽露出了比以往更加兴奋的笑容,她甚至伸出手想要抚摸那头持剑端坐的龙。

“如我所料……”她笑道。

“终于啊,我可以看见命定之外的事物了。在这交织的命运之外,无法用定数度量的东西。赤龙,你认为我想大荒隐瞒你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便是因为你能让我看见我从未体会过的未来啊。”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赤龙咆孝,龙舞!

他们身形交错,随后紫色的幽光婉转,金色的火光照亮宇宙!

…………

璃幽座动乱平息,巫师们抬头看去,观测星空,会发现璃幽座这象征大荒子民生死的命脉有了极大的变化。

无数紫色星云消失,有序的星脉变得破碎,金色的纹路夹杂在其中,好似流火,从不熄灭。

巫师们将其视作不祥。

就在近段时间中,可能将出现可怕的变数。

此时此刻,浩瀚星空中。

璃幽手中握着一枚玉牌,玉牌上原本用显眼的红色字迹书写的朱砂褪去了色彩,她把玩着这枚玉牌,好像就是一枚质感上乘的温玉,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在她的身下,插着一柄赤色长剑,剑身上还残留着灼热的气息,但握住它的主人显然已经消失在这里。

远处,白色雾气被璃幽拨开,迷雾中哪里还有李熄安的身影。

璃幽漫步星空。

在迷雾笼罩的范围内,她很快便发现了一处地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固化星路竟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此时这破碎的空洞还在弥合。

璃幽拨弄着身边的红绳,像一个正在编织大网等候猎物的蜘蛛。

许久后,红绳断了。

不止一个,是许多。

这象征着许多生灵的未来即将断绝。

其中甚至存在大荒的圣者,手中红绳一个接一个崩断,崩断的地方有焦黑的烧痕。

“是你么?”璃幽紧闭的双目睁开一道缝隙,那眼帘下的一角仿佛蕴含世间无穷变化。

在她怀中的水晶球里,一个巨大狰狞的影子一闪而逝,在那影子闪过的下一瞬间,水晶球碎成数瓣。

女子露出了一个微笑。

“终于等到这一日了,因果律法归源之日。”

相关推荐:末世最强进化狂魔兽血异术奇医最后的异能术燎原之剑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存档就是资本踏碎星河玄幻:氪金的我,独断万古禁忌武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