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木叶:从忍界S级叛忍开始 >木叶:从忍界S级叛忍开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开盲盒

清闲的擦着桌面的服务员感觉一阵冷风向身后袭来。

转过身,她听到了风铃的声音,丁丁当当的,很好听。

“有看到我的同伴么?”

服务员顺着声音抬头,与一双略显暗澹但深邃,好似能让人沉醉的红眸对视。

ranwena.net

“是、是那位穿着和您同样服装的先生吗?”

“对,还可以更具体点。”

白蛇双眼微弯,“连一杯茶钱都不愿支付,呼出的空气都充满了尸臭味的家伙。”

“见过的。”服务员像小鸡啄米那样连连点头,然后指向门外的街角。

“他之前......”

服务员将事情完整的向白蛇讲述了一遍。

白蛇眉头微微收拢。

贵族的财宝?谁挖到归谁?只要传家宝?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都信的话,那可得提防点,别哪天被噶了腰子。

白蛇可不信这世上有哪个商人会做这种赔本买卖。

真需要人手,开高价雇佣不就得了?还搞什么宝藏谁挖到归谁。

白蛇不觉得这种能让人笑掉大牙的谎言骗得到角都。

好歹活了那么多年,啥玩意没见过。

“知道了,谢谢你。”

白蛇打开钱包,从中抽出一张五百两银票。

服务员红着脸将银票推开,“只是些小事而已,和谁都能打听到的。”

虽然半张脸被立起的衣领遮挡,但只看上扬的眉尾和冷厉的双眸,加上那低冷却醇厚的嗓音,白蛇的相貌不难想象。

确认了服务员并非心口不一后,白蛇收回银票。

“去‘挖宝’的那些人,有谁回来了么?”

服务员摇了摇头,“还没呢,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应该很难挖出宝藏吧?”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我弟弟怎么样了,他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的。”

印证了心中的猜测,白蛇点头道别后转身走向门外。

“那个,请问您有在本地居住的打算吗?呃,您的名字是?”服务员叫住了白蛇。

“嗯?”白蛇脚步顿住。

名字?白蛇、重樽、小次郎,这些名字在卯月夜希可以暴露之前都不能用了。

“名字?漂泊忍界的浪忍,不需要那种东西。”

他向后挥了挥手,不是为了道别。

而是让服务员看清,他戒指上那枚红宝石的光华,是多么耀眼。

离开茶馆,白蛇叹了口气。

这忍界,这么真实的吗?

他白蛇,身为木叶特别上忍时,如此优秀。

可却从来没人想和他安家立业。

只因为他用的是那张来自实验体的平平无奇的脸。

这么一想,重樽还挺强的。

仅仅只是一张脸,就吊打特别上忍了。

找到车轮的痕迹和地上的马粪,白蛇跟着气味来到镇外。

辨别方向后,白蛇摊开地图。

方向与他和角都的行进路线一致,这突然触发的“支线任务”倒是不耽误时间。

白蛇沿着车轮的痕迹跟了上去。

……

马匹的尾巴摇摆几下,落下了马粪,砸在地上被车轮碾过。

马车停了下来,来到了一处比较大的营地。

或者,称之为土匪的山寨更为恰当。

几名持刀壮汉用力砸着车门,一人一嘴的叫嚷着带脏字的话。

混乱的事态吓呆了几辆马车内的青年。

而本该带着他们赚钱的好大哥推开了车门,将马车上的青年们赶了下去。

一个手长脚长的青年眼珠子转了几圈,第一个跳下车,然后撒腿就往后跑。

但壮汉伸腿一绊,右手一牵,直接把青年拽回来摔在地上。

速度很快,动作有力,超出了一般人的范畴,这是忍者。

角都眼珠一动,记住壮汉的五官后,掏出小本本快速翻动着。

而被摔在地上的青年挣扎着想要爬起,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们想干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顿拳打脚踢,几名壮汉围住他。

又是掐脖子又是掐手的把他摁在地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谩骂威胁着。

砍刀狠狠地抵在青年的脖子上,从锋利的刃口上,溢出了血。

混乱的谩骂声夹杂在一起让人耳难辨,但起到了强力的恐吓效果。

青年一动不动,裤裆沾染了屎黄色和骚臭的尿液。

两名壮汉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拖走。

吓到失语的青年只能张嘴发出低沉的啊啊悲鸣。

这让马车上的其他人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纷纷被拖下车,摁在地上踹的浑身泥巴。

沾满马粪的靴子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角都十分专注,没有被打扰,但合死本子后,却显得有些失望。

没用别人拖拽,他主动抓住车门边缘走下了马车。

落地后,高了别人至少半个头的身高和宽大的晓袍彰显出的体格,让本想上前打骂的壮汉停下了动作。

“他什么来头?”壮汉警惕问道。

把人带来的好大哥随意摆了摆手,“平民一个。”

壮汉皱了皱眉,这左手中指上戴的戒指上那块蓝宝石不小啊,值不少钱吧?

“你走吧。”

在这名流浪忍者的生涯中,无数次血的教训告诉他,事出反常必有妖。

假如某个人做出了某件不合逻辑的事,比如明明不缺钱,却还为了钱踏入陷阱,那最好各退一步。

“那怎么行,他要是去求救...”那名把人带来的青年满脸不愿。

他这可是按人的身价来提成的,角都这体格,这身高,铁定能卖个好价钱啊。

“怕什么,汤之国又没有忍者。”壮汉撇了撇嘴。

那些从不执行任务的汤隐忍者被他开除忍者籍。

汤隐村从不管闲事,汤之国大名也从不关注自己土地上的居民,这些人求都没个地方求去。

“我是来‘挖宝’的。”角都隔着面罩咕哝道。

他用词不当,更准确更让人容易理解的说法是,“开盲盒”。

不到最后一刻,谁又会知道这“盲盒”里有多少宝藏呢?

就如出发前所说的,角都十分期待。

壮汉怀疑角都脑子可能是缺根弦,他拿出一枚手里剑,用至少有三处错误的姿势照着树上镖出。

手里剑旋转飞出,精准的砸在树上落了下去。

壮汉跑过去捡回手里剑收好,“看到没?我是忍者,你最好老实点。”

看清手里剑的落点后,角都的童孔逐渐放大,有些诧异的看了浪忍一眼,沉默的跟上了人群。

见角都被吓住,壮汉松了口气。

他差点以为撞见浪忍同行了。

在人群走进山寨后,那棵树摇身一变,化为了白蛇。

他眼神阴鸷的摘下斗笠,看了眼上面的划痕。

不过在扫了一眼几辆商用马车后,心底的怨意消退了不少。

将斗笠重新戴在头上,风铃摆动,伴随着悦耳的铃声,白蛇的身影消散在风中。

山寨内,角都步伐正常的跟在和他一同被拐骗过来的平民身后。

相较于腿部发软打颤的平民,他那正常的走姿显得多少有些趾高气昂。

抵达山寨内部的青年们被迫排成一列。

壮汉们纷纷扒去他们的衣服,将他们拖进笼子里关好。

稍有反抗的人,就被捏着手腕拎起,用苦无狠狠地刺进指甲盖里,将指甲掘起来。

而这里的笼子,少说几十个,每个笼子里至少关着一个人,最多的,四五个人挤在一起,皮肤挨着皮肤。

总共上百人,男女都有,年纪不过十的要少一些,年纪超过四十的没有。

那个镇子上被骗来的人绝不会这么多,何况儿童也没体力过来挖掘宝藏。

人数并不多,浪忍干这行,肯定不会仅有这么小的规模。

大概率不是大本营,可能只是和当地抢匪合作,充当一个中转点。

等有钱的老板来买货后,立刻就会撤走。

恐怕没有多少资金储存。

角都简单地判断了一下情况,将右手袖子撸起。

手臂上的缝合线纷纷抽出蠕动起来,在手臂上留下一个个黑色的孔洞。

相关推荐:签到:开局召唤靠山王我家忍猫嫌我弱,偷来响雷果实我的大小姐老婆秦玉这个武圣过于慷慨荒岛求生:我带千亿物资领着全村奔小康沈导,夏律师说她不复婚仙道荒途大道玄途穿越之山野田间尽悠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