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明末最强族长 >明末最强族长

124 城门血战

甘辉、陆晋远两人冲在最前面,陆长威、陆长胜、陆长和、陆长勇等后生紧紧跟在后,像一把尖刀直刺贼人,

在微弱的火光下,甘辉手里那把用百炼精铁打造、重二十八斤的大刀挥动时,寒刃有如一泓秋水,寒光闪过,地上满是残肢断臂,

陆晋远的武器换成一把全精铁打造的长枪,挑刺拍扫,只是一个照面就放倒五名冲得最快贼人,

陆长胜、陆长威等人,为甘辉、陆晋远保护侧翼位置,用手中的武器不停收割贼人性命,

后面的陆氏子弟紧紧跟着,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撕开敌人的防线,

碰上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冲上的贼人已经倒了一片,

陆长乐站在马车顶上看清清楚,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把甘辉这个杀神放在这里,绝对是降维打击,贼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多人都挡不了他一刀。

陆长乐突然想起一个词,如风伏草。

五代时期的后梁名将王彦章是一个勐人,据说手里的长枪重达二百斤,都快接近小说里虚构的擂鼓瓮金锤了,长枪是不是有这么重很难考究,不过打仗是真的勐,所过之处遍地尸骸,史书上用了一个成语“如风伏草”来形容跟王彦章,

疾风风吹过后,草原上的野草都会弯腰低头,而王彦章正是那股疾风,敌军便是那个伏草。

杨璇有些不服气地说:“我们杨氏子弟还没出马呢,你们陆氏,只能算是杂兵。”

xiaoshutingapp.com

“是,是,是,杨家将的后人,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就是我们家的璇儿,也是巾帼英雄。”陆长乐恭维道。

第一次冲锋,陆长乐只投入一半人马,陆氏子弟冲在最前面,闽安王氏、闽县陈氏、坑田村民团也紧随后面,一同杀敌,

鬼面斧和化地龙的人不在这里,需要留一部分生力军,

民团的人很好认,为了区分敌我,每人手臂上都缠着一条红布。

有杨正保在,杨璇上不了战场,一脸无奈地担当陆长乐护卫,现在还生着闷气呢。

“要不,你一会派我去冲锋,你是陆总练,我得听你命令,我爹也没办法。”杨璇眼前一亮,马上想到一个歪主意。

陆长乐摇摇头说:“璇儿,你还没看清自己位置啊,你可是福州杨氏最强的人,也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秘密的压箱底武器,肯定是关键时刻才用,就像张飞关羽这些大将,让他们杀鸡宰牛,那不是侮辱他们吗,小毛贼而己,不值得你出手。”

你爹拿你没办法,到时把会帐算在我头上的,陆长乐心里暗暗腹诽道。

“那倒是”杨璇美滋滋地说。

看到杨璇没有纠缠自己,陆长乐暗暗松了一口气,把注意力再次放在战场上。

距离长乐县城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成了民团和贼人的主战场,

以福州陆氏为首的二千多民团队员,跟像蚂蚁一样涌上来贼人开始搏杀,

此时也看出民团之间差距,

表现最好的肯定装备齐全、训练有素的陆氏子弟,像一把凿子深入敌阵了,

一起进攻的闽安王氏、闽县陈氏、坑田村民团,还在跟敌人接触的那个位置来回拉锯,

陆长乐看到,有一名坑田村民团的队员,平时训练挺积极,也很卖力的,他看到队友的死得太惨,吓得丢下武器双头抱头蹲在地上,被一名用大砍刀的贼人一刀砍在脑袋上,当场惨死,

好在贼人虽然人多,绝大部分是被裹挟的普通百姓,没武器没装甲,手里多是拿些锄头、木棍、菜刀一样的武器,刚开始时还叫得很凶,随着伤亡不断加大,特别碰上甘辉那样的杀神,慢慢开始怕了,

“这些人太狠了,我们打不过”

“兄弟们,撤啊,点子太凶”

贼人吓得连连后退,一些胆小的,开始逃了,

混天魔王许得功一直盯着战场,看到有人擅自逃跑,带着亲卫冲上去,一连杀了十几逃兵,这才镇住他们,

许得功吼声如雷地喊道:“兄弟们,城破了,无数的金银财宝、美女等我们享用,不过先把那些讨厌的家伙全杀掉,他们不死,就是我们死,全给我杀”

“怕什么,他们就这点人,我们一人一唾沫,就能把他们淹死,杀一个赏银十两,给本王冲”

贼人一听,也是这回事,不把这些民团杀退,就不能进城抢钱抢女人,

再说不是他们死,就是自己亡,杀人还有赏银呢,

于是一个个红着眼,转过头再次杀向民团,

甘辉大声喝道:“福州陆氏子弟听着,变阵”

一声令下,陆氏子弟马上变成列阵,开始用长枪阵推进,

每刺一下,就大吼一声杀,

每喊一声杀,就向前跨进一步,

这招在闽安战飞天虎时用过,回去总结后再次改善加强,

效果立竿见影,贼人好像被收割的小麦一样,一片片地倒下,

一旦倒下,很快被跟随后面用刀盾的陆氏子弟补刀杀死。

眼看民团取得优势,士气越来越高涨时,左右两边突然发出声怒吼:

“鬼面斧在此,你们快快前来受死”

“化地龙在此,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

得知有民团伏击,已经攻进城的鬼面斧和化地龙不敢怠慢,

也顾不得抢劫财货和美女,留下小股手下追杀那些守城的人,防止他们前后合攻,

两人收拢手下后,一左一右杀向民团,

肉都送到嘴边了,硬是被人打扰,鬼面斧和化地龙气得头冒青烟,把怒火都撒在民团身上,

就在他们冲锋的同时,陆长乐大声喊道:“敲锣,剩下的人全部出击”

一开始没有把所有人都压上去,等的就是这一刻。

急促的锣声响起来,漆黑的山林里再次亮起无数的的火把,

身穿山文甲、手执长枪的杨正保大声吼道:“福州杨氏在此,杨氏子弟随我杀贼保乡土。”

杨氏子弟一边齐声叫“杀”,一边跟随族长冲锋,

“连江陆氏在此,陆氏子弟随我杀贼保乡土。”

“闽县张氏在此,张氏子弟随我杀贼保乡土。”

“罗联村民团在此,罗联村的兄弟随我杀贼保乡土”

“玉田杨氏在此,杨氏子弟随我杀贼保乡土。”

黑暗中不时响起一声声怒喝,一队队埋伏己久的民团争先恐后冲向贼人,

贼人们惊恐的发现,城门外的那片山林,冲出一队队人马,山上到处都是火把,也不知到底来了多少人,

许得功气得牙都快咬碎,扭头对身边的铁算盘说:“军师,你不是说长乐县城交通便利、财多粮丰,又没有官兵护着,拿下可以视为发展的根基,这些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在延平府,许得功带着部下,所向无敌,短短时间就有了一万多部下,

出延平府第一战,就要折在这里?

铁算盘镇定地说:“大王莫急,福州民团到来,的确出乎小的意料,不过长乐县没有官兵看护,肯定不会有错,小的也看了,这些民团,只有两股大一些,其余多是一二百人的小队,几十人的也有,小的可以肯定,山上那些火把必是疑兵之计”

许得功咬着牙说:“这些泥脚子,怎么比本王的部下还要凶,还有那么多武器和棉甲,军师,快想想法子,再让他们这样杀下去,就怕我们的人快顶不住。”

福州陆氏有几头凶神,杀人就像杀瓜切菜一样简单,

许得功亲眼看到,自己很看重的心腹铁枪刘,带队想去阻止,见面只是一刀,陆氏那个领头的人就把铁枪刘的脑袋便砍飞,吓得许得功内心一紧,连忙带人离他远一些。

民团明显比自己裹挟的那些百姓更能打,也更有纪律。

出延平府时,有一万七千多青壮,攻城半天,死了一千多,

被民团一袭击,估计半个时辰不到,起码倒下三千多人,

再不想办法,好不容易凑拼起来的部下,就得折在这里,混天魔王快要急死了。

二弟鬼面斧和三弟化地龙,都是刚洗脚上田的普通百姓,有些蛮力而己,完全没什么策略,要想扭转战局,许得功把希望放在铁算盘身上。

铁算盘早就想好对策,闻言马上在许得功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一定要这样吗,军师”许得功听完,有些不舍地说。

“大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说只是暂时,他们只是有命拿,没命花,很快又回到大王手中。”

看着不断惨叫着倒下的手下,许得功咬着牙点点头说:“好,这件事就交给军师处理。”

“小的一定不会让大王失望”铁算盘恭恭敬敬地说。

陈世平是闽县陈氏一名小组长,听到锣声的一刻,一直身先士卒,带着族里的兄弟剿杀贼人,

陆总练说了,杀贼就是保护自己的家人,还说表现优秀的,重重有奖,

手里那把朴刀,刀刃有些卷口,那是杀了七个贼人的结果,

当陈世平再次把刀从一名贼人的心口用力拨出时,心里暗自说了一句:第八个。

正想招呼族里的兄弟继续进,陈世平突然脑袋一痛,好像被什么砸中,

低头一看,一下子眼睛都发直了,在火光下,脚边躺着一锭黄澄澄的金元宝,

还没回过神,啪的一声轻响,一枚拇指大的珍珠落在金元宝的旁边。

相关推荐:分解系统从废品站炼金开始我都当兵王了你告诉我开学唐僧会武功宇宙嘉年华乾坤说书人出马弟子开了挂足坛风云路归家仙道家族仙路东北保家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