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从崂山弃徒开始 >从崂山弃徒开始

第118章 笑傲江湖

良久之后,沉墨体内的异响才平息,他叹了口气:“效果没之前好了。”

苏子默心头一紧,“我可是一粒大还丹都没有了。”

沉墨:“瞧你这小气劲,难道你还有,我就会又找你要?”

苏子默要不是了解沉墨的为人,说不定就信了沉墨的鬼话。

“哎,你错了,你现在是半人半鬼,说的才是鬼话,我还是人。”沉墨瞧出苏子默内心的想法,补了一句。

苏子默:“没事,你迟早不是人。”

沉墨:“……”

任谁都想不到,邪君沉墨和镇魔司大统领苏子默会在抱天揽月楼里互怼,还乐此不疲。

苏子默又道:“曹天罡找你,你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的,不如去见一面。反正你打不过,逃还是没问题。而且这个老混蛋若非必要,其实不喜欢亲自动手。”

沉墨:“你也不用遮遮掩掩,直接开个价,只要价钱合适,皇帝我都帮你杀。不过长公主和我是多年好友,所以杀皇帝的话,还得加码!”

苏子默心里腹诽,要是多年好友,你当初咋从神都落荒而逃。

他悚然惊醒,突然发现他纠结的居然是长公主和沉墨的关系,而忽略了杀皇帝这件事。

好似杀了皇帝也没啥。

苏子默心头涌起一片凉意,因为他的想法越来越大逆不道了。

这不是他的问题。沉墨从小就跟他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chóu )。”

反不反,在于君,而不在于臣。

其实究根问底,乃是他有了野心,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改造这个世界,所有挡路者都该杀。

“苏子默,一个人有了力量,如果还有足够的寿命,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想要改造世界,既是慈悲心,也何尝不是内心的欲望作祟?你是见不得这个世界的污秽,犹如你自小有洁癖而已。”沉墨的话音恰然传入苏子默的脑海里。

苏子默:“那我也没有错。小师叔追求的长生,何尝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切欲望。而且你的话我得补充一点,拥有足够的力量和寿命不只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得能不想做什么就能不想做什么。”

“所以见不见曹天罡在于我,跟他找不找得到我没关系。当然也在于你,你开个价。”

苏子默叹了口气:“小师叔,我本以为咱们之间多少还有一点情谊。”

沉墨:“正是有情谊,我才坐在你面前跟你谈价码,不然我找曹天罡合作也不是不行。”

苏子默:“不愧是你。只要你答应跟我对付曹天罡,镇魔司的力量任你调动,你也可以公器私用,拿来做你想做的事。”

《剑来》

沉墨:“这只是行动上的便利,事成之后,我还另有要求。”

“只要能在我承受范围,随你。”苏子默给了沉墨极大的宽松便利。

他对付曹天罡,还有一种紧迫感在驱使,因为天子身上出了问题,现在内庭的事,几乎都由曹天罡来掌控,苏子默想要见天子越来越难了。

曹天罡正是忙于内庭的掌控,才疏忽神榜的事,没有深入参与。

“好,这件事日后再议。我等着你把太和道人的手稿给我,今天我还有别的事。”

“什么事?”

“见个老朋友。”

到了夜晚,说书人柳逢春常来一个地方,那就是红袖招。

沉墨也在红袖招,他说的老朋友并不是柳逢春,而是有神都第一名妓之称的沉无心。

外号“神女无心,襄王有梦。”

沉无心同样是长公主的闺中密友,和沉墨认识多年。

相比柳晚晴的平平无奇,沉无心的胸怀很大,才能在琴声中体现出山之巍巍,水之洋洋。

她是当代的琴艺大家!

今天是内厂八大金刚之一的声闻金刚过寿,他虽然才四十不到,却极热衷于过寿,今夜全场的消费,由声闻金刚买单。

前提是能得到请帖。

沉墨当然能轻易拿到请帖。

曹天罡在找沉墨的同时,沉墨同样想在内厂打开突破口,最后将目标定在声闻金刚身上。

声闻金刚是沉无心的拥趸。

沉无心在神都不乏狂热粉丝。

并且没人敢强迫她,因为她明面上是长公主的闺蜜,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们却清楚,当今天子曾私下见过沉无心多次。

在许多大人物眼里,她身上已经打上天子女人的烙印。

是以声闻金刚虽有权势,对沉无心更多像是舔狗一般的讨好。

当然,说不定声闻金刚更想借着沉无心的关系,来讨好皇帝。毕竟内厂的高层,少有不聪明的。

如果直接讨好皇帝,肯定招曹天罡嫉恨,所以需要曲线救国。

宴会开到兴处,声闻金刚长身而起,欣然举杯:“今天三十八贱降的日子,难得诸位大驾光临,令在下倍感荣宠,谨借一杯水酒,聊表对各位的心意。接下来,大家可以在红袖招尽情欢愉。”

最后一句话,将气氛推得更加热烈。

随后是沉无心的琴艺表演,她的琴技自是冠绝天下,即使排除她的背景,单独从琴艺而论,足以让在场九成九的人为之倾倒。

曲终人散。

沉无心到了单独的房间卸下妆容。

外面有人守候。

这种时候,她喜欢独处,不喜欢有旁人。

于是屋子里多了一个人的影子时,沉无心还以为是新来不懂事的小厮之类,略有不喜:“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咱们许久未见,我一来,你就非要赶我走?好,那我走。”

声音有点熟悉,沉无心连忙回头,刚才的薄怒烟消云散,眉眼欢喜不尽,“怎么会是你。”

她赶紧捂住嘴,往四周看了一眼。

“放心说话,外面的人听不见,更不会关注房间里面的事。”

沉无心知晓他的本事,自然放下担心。

“你带我走吧。”

沉墨摇摇头,“咱们不合适。你忘了我说过,我已经是一个老男人了,你还年轻。”

“可是,咱们才相差不过五岁而已。”

“哦,是吗,我只记得我认识你时你才十八,便一直以为你是这个年纪。而我,那时候心已经很老了。”

沉无心捧腹弯腰笑起来,山川起伏。

“你永远都是这样有趣,哪怕我知道你是装出来的,可就是开心。难怪长公主说你是甘蔗,吃的时候,就是很甜。哪怕最后吐出来的全是渣滓,可还是想吃。她还给你取了个外号叫‘渣男’。”

“咱们相处的时候,还是不要提其他女人为好。”

沉无心嘻嘻一笑,在外人面前她清高孤傲,可是在沉墨面前,她根本不必掩饰什么。

“虽然知道你是在避忌,可我还是开心。说吧,你来神都肯定有一段日子了,现在才来找我,怕不是为了看望老朋友。哎,错了,你就没当我是朋友。可我总是没法拒绝你的。好在我总算对你有利用价值,否则你也不会来见我。”

女人就很奇怪,一个男人存心利用她,把她当成工具,她心里纵有再多的委屈,可当男人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就会忘了男人的种种不好。

反而像声闻金刚这样的舔狗,她从来是不屑一顾。

对于沉无心而言,沉墨永远能给她新鲜刺激,且不可捉摸,像是一道不可解开的谜题。这是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没法给她的感受。

“如果在沉墨眼里,你是一文不值,那你会伤心的。所以我起码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找借口来利用你。否则以我七武神的地位,想办什么事,有的是人帮我办。我来找你,岂非证明你在我这跟一般人不一样。”

沉无心莞尔,“你总有说不尽的道理,可确确实实你说啥我都喜欢听。今天声闻金刚在红袖招开宴会,你的目标是他?”

沉墨:“所以说咱们是知音。现在你的后台又多一位了,那就是七武神之一的邪君沉墨。近来曹天罡派人在找我。这个机会你可以给声闻金刚。让他通过你来找到我。说起来,你还得谢我。神都城内,你将是第一个找到我的人。”

沉无心笑意盈盈:“好的,我至尊无上的七武神大人。”

“他们要找我的时候,你就弹奏‘清心普善咒’,这一曲琴箫合奏的‘清心普善咒’,其中笑傲江湖的意境,当今世上,只有你弹得最有味道。我不会听错的。”

“好。”

说书人柳逢春离开了红袖招,来到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早就有人在跳舞,步伐诡异,身姿扭曲,神态疯狂。

这是一个神秘瘆人的祭祀舞蹈。

柳逢春等了好一会,对方才停止祭舞。

同时身上流出不同寻常的鬼魅邪气。

彷佛通过刚才那样的祭舞,他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这一切落在暗中观察的沉墨眼中,多日以来,柳逢春终于做出了异常的举动。

老头儿竟十分恭敬地向对方行了一礼,

“拜见老祖。”

这让沉墨暗自一惊,柳逢春年纪近百,他口中的老祖会是什么样的存在,柳逢春来到神都,看来和这个老祖脱不开干系。

相关推荐:无限恐怖之道法自然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精灵:我是坂木养子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综武:剑出武当苏爽世界崩坏中[综][乱世佳人]归特种兵之夜影玄幻:这个山贼不好惹穿书:炮灰在星际种田卖药养上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