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重生从一次不成功的分手开始 >重生从一次不成功的分手开始

257、梦到你偷人了

晚上8点,方严哼着歌回到剑桥城A栋。

钥匙刚插进锁孔,里面听到动静的林鹿溪就打开了门。

一个飞扑,骑腰抱了上去。

“让我关上.......”

方严嘴里的‘门’字被堵了回去。

不过,应付这种情况他也有了经验,伸腿往后一勾,就把房门带上了。

这个过程中,林鹿溪一直挂在他身上。

几分钟后,过了嘴瘾的两人窝在沙发上。

“怎么这么饥渴啊......”方严说话时,总觉的嘴里有点什么东西黏在深处。

“都憋了一天了呐。在学校你又不让我找你.......”

林鹿溪躺在方严胸口,用指头缠着自己的头发玩:“不过,老公我发现偷偷摸摸的要比光明正大刺激呐!”

“刚才去哪玩了,这么晚才回来?”方严笑了笑,明知故问。

“我去阿羞哪儿蹭饭了。”

“吃的什么啊?”

“好多呐,阿羞今晚还烧了韭菜烧墨鱼仔,可好吃了。”

“就你俩么?”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小鹿一说吃了韭菜烧墨鱼仔,方严马上觉得自己嘴里一股韭菜味.......

《最初进化》

“还有夏素素。她今晚住在阿羞那里了,要不是知道你在等我,我也就不回来了。”

林鹿溪絮絮叨叨说着今天的事。

“夏素素也在啊.......”

一直觉着嘴里有异物的方严,终于忍不住用手指在嘴里抠了几下。

然后,一截半厘米长、绿油油的东西沾着他的指肚被带了出来。

今晚他都没怎么吃东西,更没吃过绿色的蔬菜。

忽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方严涩声道:“小鹿,你刚才说你吃的什么?”

“韭菜烧墨鱼仔呐。咦,你手指上怎么沾着一根韭菜呐.......”

“.......,呕......”

方严冲进了洗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漱口、刷牙。

“.......”

林鹿溪也意识到了,方严嘴里的韭菜大概率是从自己嘴里跑进去的。

女孩子家家,终究有点丢人啊。

“我刚回来,你就到家了,我还没来得及刷牙呐!”

洗漱台前,满嘴牙膏泡沫的林鹿溪解释了一句。

戴着洗漱时专用的棉质兔耳朵发箍,小鹿和方严并排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各自拿着牙刷在嘴里鼓捣。

“那你就不能等刷了牙再扑上来么?”方严嫌弃道。

这让小鹿不高兴了,于是停下了刷牙的动作,都着嘴道:“你现在嫌我嘴巴脏了呐?你以前哄着我.......”

“行了行了,别说了.......”方严急忙伸手捂住了林鹿溪的嘴巴。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呐?反正别人也听不到。”小鹿奇怪的看了方严一眼。

“我怕你再说下去,会404.......”

方严讲了个小鹿不懂的后世梗.......

晚上九点多,准备睡觉了,方严却又要出门。

“家里没套套了,我去买点。”

“怎么用的这么快呐.......”

其实还有,不过被方严偷偷装了起来。

他需要一个出门的理由。

小区外的便利店,方严买了支小瓶装的白酒。

然后打车去了栖湖苑。

下车后,方严灌了一口白酒,又在身上洒了一部分。

以遮掩身上小鹿的味道。

没办法,这么晚了,出门前再换衣服,即使小鹿笨也能看出问题来。

这时,方严无比怀念当初小鹿和阿羞用同一种洗护用品的时候。

后来东窗事发,阿羞自然不会再用当初方严安排的那些东西。

“喂,你在干什么啊?”走进小区后,方严打给了阿羞。

“没事呀,素素正在教我编手链,你要不要?”

这种东西尽量不要,要了就得戴,戴了就得防止另一个看到。

但肯定不能直接拒绝。

“你和夏素素在一起?”方严故意大着舌头道。

“是呀,她今晚住我这儿.......”

“她今晚住你这儿啊?”

“怎么了?”阿羞听出了方严声音中明显的沮丧。

“我都到楼下了.......”

“啊?我现在下去.......”

开学这些天,方严晚上一直没机会来找过阿羞。

今晚是一个机会。

倒不是说他今晚要留在栖湖苑,但这么多天了,他至少得表现出想要住在这里的意图。

这样才像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生。

这样看起来才正常。

“你喝酒了呀?”阿羞刚一靠近方严,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味。

“和同学喝了一点。”

方严身形摇摇晃晃,抬头看了一眼12楼,失望道:“我还说今晚住在这儿呢......”

“.......”

如果是平常,方严喝醉了酒,阿羞怎么也会收留他。

但今晚夏素素在,总不能把她赶出去吧。

“素素在呢,你明天晚上再来哦。”阿羞像哄孩子似的安抚道。

“明天事业部开始干活了,我又要好多天通宵加班......”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去你们哪儿陪你。”

“.......”

差点给自己挖了坑的方严,迷离着眼睛道:“那倒不用了,但我不能白跑一趟吧,你给充充电.......”

或许是出于不能让方严留下的愧疚,阿羞这次没拒绝。

这也是两人自从上个月长谈后,第一次重新有了亲密接触。

“你嘴里好大的酒味,这是喝了多少呀.......”

“那我走了啊。”

方严傻笑着,一看就是喝高了。

但坏就坏在他演的太逼真了,阿羞反而不放心了。

“我送你回去学校。”阿羞上前搀住了方严。

“.......,我自己能回去。”

“听话呀,不然我给妈妈打电话。”阿羞现在终于有一个能威胁方严的地方了。

栖湖苑大门外,阿羞拦了出租车,扶着方严坐了上去。

反正已经这样了,方严只能继续装醉。

但送到学校还不算,阿羞一直把方严送到了寝室楼下。

“阿姨.......对不起呀,他喝醉了,麻烦您开一门。”

刚刚睡下的红姐,起初一脸不乐意。

不过当她看到门外的方严时,不由愣了一下。

以前,林鹿溪经常在寝室楼下等方严,红姐是见过的。

可眼前这个小姑娘又是谁......

还好,红姐和方严关系很铁......

目送方严踉踉跄跄走进宿舍楼以后,阿羞转身走向了学校大门。

不过,走到半道,她有些担忧的顿住了脚步,然后掏出手机。

是打给杜斌的。

“阿斌,今晚麻烦你一下呀,阿严喝多了,你给他倒点热水好么?如果他晚上吐了,你就看一下,不要让他呛到......”

“好好,你放心吧。”

杜斌挂了电话后,看着把自己挤开加入了牌局的方严,狠狠啐了一口:

“呸~渣男.......”

.......

本来以为出去这一趟,了不起个把小时。

但方严重新回到剑桥城时,已经午夜12点了。

林鹿溪趴在床上早已睡得昏天地暗了。

方严躺下时,小鹿迷迷湖湖睁眼看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拱到了怀里。

“老公,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半梦半醒的小鹿哼唧道。

“什么梦啊?”

小鹿含含湖湖道:“我梦到你偷偷去找阿羞了.......”

相关推荐:灵气复苏,还好我有修炼模拟器长生仙婿美剧世界里的猎魔人从桃花坞进入娱乐圈在魔幻都市模拟人生的日子精灵:什么叫稳健型训练家啊霸武霸天武神我有DNF女法面板从恋综走出的文娱巨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