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重生之大西北1998 >重生之大西北1998

094:魔法打败魔法

“欣欣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清清白白几十年的朋友关系,谁也不能质疑我们不是。”

木欣欣将电话放到边上,对着镜子开始做面膜。

“纶鱼,这么晚给我电话,肯定不是简单的叙旧吧。你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说吧,找我到底啥事?”

“闲聊几句不好嘛,你就想着听正事。”

“不说我就挂了,姑奶奶今天郁闷着呢。”

“哦,谁招惹我们欣欣了,给我说,我帮你出气,将他的尸体剁碎丢在东海喂鱼。”纶鱼在电话里一副信誓旦旦的语气。

“小事,说说你的事,赶紧点。说完我还要睡觉呢。”

“你一个人,能睡得着吗?”

“啪!”

木欣欣直接挂断电话。

很快,那边又拨了过来。

这回木欣欣让电话响了许久,这才重新接起来。

“欣欣,你对我一点耐心都没了吧?”

木欣欣没好气地说:“要是还胡说,我挂了再也不接了。”

“别别别,我说!”纶鱼急忙告饶,“其实是这样的,欣欣……”

纶鱼将他们和赵鹏以及弗可丝的前因后果全盘告诉木欣欣,但是隐去了上次是故意翻车的事情。

最后他希望木欣欣看在他的面子上,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条件,木欣欣都不要答应他们。

让他们不能拿到货。

“事情就是这样,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个小事情。但是对我来说,这是让那个公司彻底翻车的绝佳机会。欣欣,你看我平日里也不求你帮忙,而且我以前可是帮过你很多次吧,这次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木欣欣听纶鱼说清楚原委,才知道原来布料背后还有这种前因后果。

没想到,世界这么小。

纶鱼那家伙竟然能和这个小公司的凑合在一起。

木欣欣和纶鱼是大学同学,也是死党。

两人别看嘴上说得很暧昧,实际上没有任何真正暧昧的经历。

甚至,木欣欣和纶家那位二小姐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木欣欣家里也是世代经商,虽然不如纶家那般风光,却也是行业翘楚,在粤省的商界很有一番地位和名气。

她和纶鱼平日里联系并不多,还不知道原来他竟然跟着那位小公子跑到大西北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很不符合纶鱼那种爱享受的习惯。

要知道,他在大学里可一直是懒到不能再懒的大少爷形象。

吃饭穿衣都很计较品质。

突然跑到大西北,整日面对黄土粉尘的气候,还真让她非常意外。

“纶鱼,我们一向可是亲姐妹,明算账。你要让我面对着几百万的生意不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吗?而且据我调查,那弗可丝虽然公司不大,可发展千里很好,将来说不定是我们的大客户呢。”

“欣欣,你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话。我们之间的感情,岂不是金钱能替代的,你看这样行不行,这批布料你不要生产,但也不要说不生产,就一直拖着他们,拖到下周然后以实在安排不过来班次为由,拒绝他们。”

纶鱼是半请求,半卖萌。

木欣欣几乎能隔着电话,看到对面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大哥,你是没听清楚我的话吗,我说的是利润,利润你懂吗,金钱,money,你不会不知道钱是什么吧?”

“我给你钱行不,你不需要生产,这批货能产生多少利润,我来替你负担,你看如何?

让我算算啊,就以你的利润率为20%,那大概利润是40万,这样吧,我给你上浮25%,给你50万。既不用生产,又没有失去利润,你可以对你的股东们交代了吧?”

“我说大哥,你逗不逗呀。我们是正经的公司,你给我50万,我怎么入账,任何东西总有交易吧,你这样我将来财务不是出现漏洞了,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嘛,就知道祸害我。”

“那你说怎么办嘛?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那位二世祖,别的不说,这控妹心结,简直和神经没有两样。人在屋檐下,我是不得不低头。你帮帮我不过是举手之劳。”

《仙木奇缘》

木欣欣叹息声,淡淡地说道:“我真是不明白,人家一个贫穷地方出身的少年,好不容易事业有点眉目,你们这些庞然大物不看着更大的目标,怎么就想着把人家整死呢。

是不是显得格局和心胸不够宽广啊,鄙视你!”

纶鱼笑道:“鄙视就鄙视呗,他不容易,我也不容易啊,大家都活在这个操蛋的世界上,谁容易呢,谁又比谁强多少。既然他遇到了我,那就是他的劫难,能顺利通过考验,他胜利。

如果不能,那就怪他没有运气和本事,与我也没有太大关系吧。

做生意不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商场如战场的道理你欣欣可不比我更熟悉嘛,要不你怎么能将生意做到那么大。”

木欣欣咧嘴笑笑。

这点说得到没有错,商场上只有利益,没有感情。

带着感情进入商场的人,基本都很快会被清除出决战的队伍中。

商人本就是逐利,谁能给最大的利益,就选择和谁合作。

至于说是长期关系……

这并不重要,你拥有绝对的好资源,就永远不会怕东西卖不出去。

服装业真正的大客户还是在江浙一带,西北这种偏远省份,交通困难,资源匮乏,很难真正做出像样的企业。

其实纶鱼第一次提出请求,木欣欣就已经同意了。

她之所以反复横跳,不过是获取更多资本而已。

顺便还能因为不容易答应,卖纶鱼一个大大的人情。

人就是这样,当别人求你时,你若轻轻松松答应,别人反而会觉得这件事对你来说非常简单,因而对你没有丝毫的恭敬之情。

但若是你反复强调困难,求你的人就会觉得这件事本身困难,或者你答应这件事,对你来说太为难。

因此对你产生更大的谢意。

这就是世间好人难做的道理。

要真正维持好关系,并不是简简单单做好人就行。

只有利益,永远只有利益,才是维持所有关系的最佳纽带。

“好,我答应你。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这种败人品的事情,你不能让我一只做。”

“那是当然,你想做,我还舍不得呢,是不是!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我先挂了哦。”

“这就要挂电话,说什么想我,其实不过是想找我帮你忙,纯属利用人家是吧?”

“嘿嘿,你这话说得可不对,我们两谁是谁呢。下次你来大西北一定记得找我,我做东,让你吃遍西北的各种面食,倍带劲。”

“去你的吧,挂了。”

木欣欣挂断电话。

木心心从里面走出来,恭敬地问她:“真的不做这笔生意?”

木欣欣笑笑,“不做了。”

“这可是一个不小的订单,而且看那个公司的态度,以后还可能会继续做大做强。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就会少点一个未来的潜在大客户。”

“那你还招惹人家?”

木欣欣没好气地说。

“玩玩嘛。”木心心不在意地笑笑。

木欣欣却突然一巴掌抽到弟弟脸上,粉脸带煞。

木心心被姐姐一巴掌打得有些懵逼,却不敢生气,只是有些惊讶和委屈地望着姐姐。

“你以后给我老实点。平日里乱来我一直没有管你,可你已经沦落到给别人家姑娘下药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中。这是犯罪你知道嘛,但凡有一个姑娘上告,就是铁证如山。

你啊,你真当你姐姐是万能的,你也不想想,爸妈死得早,我是怎么一点点跟那些老家伙们虚与委蛇,步步为营,才混到如今的地位。

你是我的弟弟,但更是我们这一门木家的男子,你能不能给姐姐撑点责任起来。今天这种事你以为我为什么只有一种选择,还不是因为,这是最合适也是最保险的一种抉择。

因为我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我从开始就知道,我只能答应他,从而放弃一个未来的潜在客户。我会告诉自己,这是利益的选择,可我根本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

真实的情况是,如果我今天不答应他,那我这边很多事情就会突然变得不那么顺利,我可能失去我如今拥有的一切。

木心心,你不要一直活在梦里了,你再这样纨绔下去,我真的撑不住了。”

木欣欣说着说着,轻轻将脑袋靠在弟弟肩膀上。

“你啊,真的该懂事了。如果你不懂事,那我就要考虑嫁人,我们这个家,总要有个能顶起来的男人才是。”

木心心一动不动,神情惭愧。

.

赵鹏在会上安排的各项任务,终于慢慢有了回馈。

消息有好有坏。

不好的消息是,黄桥镇的银行,似乎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理睬弗可丝的资金需求,以各种理由搪塞,就是提供不出贷款额。

赵鹏听刘丹丹汇报完这个消息,并不懊恼,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然知晓。

资本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功利化的。

它不是看谁需要它,而是看在谁身上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所以资本往往是报团在规模化的环境里,因为相对来说,那些环境更适合利益最大化。

显然,现在的弗可丝并没有这个吸引力。

祥林公司那边武清通过沟通,答应暂时先出一半的货物,这算是个不错的消息,但对接下来的货物周期,祥林公司认为延长半月时间太久,希望能见时间缩短为10日之内。

钱小棠那边没有什么进展,对方那个叫木欣欣的女老板说是愿意考虑,但实际几天过后,似乎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同意,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对此,赵鹏也没有意外,只是叮嘱她们在外面人生地不熟,多注意安全。

生产部已将所有剩余布料全部生产完毕,一共生产出23000件衣服,比原来预算又多了1000件。

这算是个好消息。

但更好的消息是,张晓宇那小伙子很给力,短短几日,他就将仓库的10万件卫衣销售出去一半,剩余的也有几家在谈意向,未来形势一片良好。

5万件衣服可以回款三百多万,可以说是救命的钱。

赵鹏很开心,直接公司发布通告,认命张晓宇为公司销售副总,专门分管销售,同时让张晓宇开始布局各区域的销售网络。

华南,华北,华东以及他们所在的西北各设置一个大的销售中心,后期每个销售中心下再设定城市办事处。

一步步来,扩展好弗可丝的销售网络。

赵鹏在销售布局上愿意投资更多成本。

这是为长远打算和谋划。

他现在只是销售衣服,但未来肯定不只是做服装。

庆城最特出的并不是服装业,而是水果和蔬菜。

所以将来赵鹏必然会布局这些方面的销售,能前期做好网络铺设,到时候产品出来可以借助网络直接销售。

会议基本还是在轻松氛围下结束。

等大家散会后,赵鹏独自回到办公室,分别拨出几个电话。

在电话里,他都是客客气气。

挂完电话,表情也很舒畅,自然。

一切基本都是按照他的构想和布局在进行。

他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脸,略显幼稚的脸庞,但眸子深处却藏着不容易看出来的东西。

苦笑。

他如今慢慢变成自己害怕的一类人。

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幸运。

但他并不是没有想过。

从他重生后树立目标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走到这种地步。

能打败魔法的,永远只有魔法。

能破除阴谋的方法,也只有诡计。

大家在商场上搏杀,不拼个你死我活,根本不可能停歇下来。

要走到最后,他必须是那个最强者。

而他并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又轻松战胜别人的能力。

事实上,若论商战经验,他就是个幼儿园小学生。

基本是零基础。

他唯一的优势在于他是个新人,别人对他的能力没有认识清楚,更不可能知道他身体内其实带有后世二十多年的经验。

而有这些经验,才是他能战胜别人最有效的利器。

既然选择了,那就进修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人生在于不就是这样嘛,不努力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上限在哪里。

相关推荐:一拳神僧余生记我在黄泉当教主十三皇旗血染大秦神级导演从毒舌影评人开始岂是心动心动满格婚然心动婚然心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