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从庆余年开始新的人生 >从庆余年开始新的人生

第四十三章 上药(二)

房间里,棠平没想到范闲和言冰云竟然会一同沉默下来,顿时感觉无趣。

“你确定肖恩已经死了?”长时间的沉默后,言冰云最终还是不太相信的向棠平确认道。

“嗯,就在昨晚!”

“呼……”重重的吐出一口胸中淤积的浊气,言冰云像是卸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说道:“那就好!”就在他话刚说完时,忽然一股火辣的感觉从他胸腹间升腾而起,饶是以他那坚毅无比的心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痛苦震得眉角抖动。

“忍一忍!”范闲见他这副模样,毫不在意的解释道:“这只是逼毒的手段,虽然药力有些霸道,但死不了人。”

穿越时间有些长了,棠平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言冰云额头冒汗的样子,差点都忘了范闲给言冰云下药的这一茬。

“娘的,这是什么解毒手段?简直比中毒还难受。”

言冰云这低沉的骂声,再加上那满头大汗的痛苦模样,范闲一边大喜过望地对棠平挑了挑眉,一边击掌赞叹道:“疼得骂娘就对了,老是一副冷漠的模样多累啊!”

“过分了啊!”棠平白了范闲一眼,乐道:“人家言大人在北齐做了这么久的老鼠,你还不让他有点情绪啊!”

“我觉得你们不值得信任。”身上无处不在的灼痛感,一阵一阵的折磨着言冰云,他强忍痛苦,声音阴寒的开口说道。

xiaoshuting.cc

“你可以信任我。”棠平微笑地望着言冰云,声音诚恳的说道:“他是费老的徒弟,出生三处那个变态的地方,而我隶属于五处,所以跟他不是一路人。”

“他是费介的徒弟?”虽然很惊讶于棠平说出来的消息,但言冰云眼中异芒一闪,还是嘶声说道:“如果你眼中那戏谑之意不那么明显的话,或许我还会在心中略微感动一下。”

……过了一会,言冰云感觉到身体的灼痛感渐渐消失,他才恢复冷漠,轻声说道:“以后治伤的事就不劳范大人费心了。”

“言大人不用客气,你劳苦功高,为你服务一二也是应该的。”范闲一边随意的说着话,一边开始收拾桌上的药箱。

棠平有些诧异的看着言冰云的状态,按记忆来说,这会他应该是中了范闲的手段,然后脑袋昏沉的解开心防,被范闲套话才对啊!

“不必了!”刚刚的那种感觉言冰云可不想再体会一次,所以他冷冷的拒绝了范闲的好意。

“看看吧!”范闲把药箱收拾好,也不在继续之前的话题,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三本册子,往桌上一扔,说道:“内库在北齐这边的账本。”

棠平没去动那些账本,而是端着茶壶,给他们二人各自倒了一杯,然后说道:“他才出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压榨,这多少有些不太合适啊!”

言冰云正伸手拿过账本翻动,听到棠平的话后,微微停顿一下,皱眉说道:“虽然我心脉受伤,武力大有折损,但又不是不能动脑。”

“你看...”范闲对棠平挑了挑眉。

棠平懒得理会他,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后,说道:“言大说得有理,那您继续,我等着就行。”

“内库每年往北齐走私大量货物,而在交易完成后,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银子就会不知去向。”范闲见言冰云有在认真翻阅,便将情况大致的介绍一下。

“这些银子有流回庆国?”言冰云越是翻阅手中账本,眉头就皱得越紧,因为他在心中暗暗估算一下后,就很快得出结论了。

“嗯!”范闲没有说话。

得到范闲的回应,言冰云转头盯着棠平问道:“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会毫不在意?”

棠平很不喜欢和这种思维跳跃性极大的人聊天,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他们皇家内部的事,我为什么要在意。”

“这笔银子够养活一支军队了,很严重你知道吗?”言冰云没听出棠平话里的含义,冷声说道:“监察院的职责是替陛下监察天下,难道你就是这种态度?”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就对棠平没有什么恶感,但言冰云感觉自己就像是控制不住言语一般,非得和他较真几句。

“所以呢?”

范闲古怪的看了一眼两人,皱眉说道:“话题歪了,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内库的事。”

“之前说过了,我不插手这些。”棠平自然明白范闲是什么意思,但他真不想掺和到这些事里,这趟北齐之行,让他想明白了很多问题。

听见这话范闲也无法辩驳,只能装做没听到一样。

言冰云一边支棱起耳朵听着二人的对话,一边快速的翻动手中账本,范闲和棠平两人给他的感觉很古怪,只是他还弄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有问题而已。

“你还没婚配吧?”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范闲望着言冰云,抬手指着棠平说道:“明知道我即将掌管内库,却不知道搭把手,你说这样的妹夫能要吗?”

抬眼瞥了一下范闲和棠平,言冰云冷漠的脸上,嘴角微不可察的上扬一下,然后直接放下手中翻阅的账本,不装了,他似乎已经弄清楚两人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范闲……”

没人理会棠平,言冰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竟然一改冷漠的状态,淡淡回应范闲道:“若若姑娘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嫁给一个只知道尸位裹餐的家伙确实可惜……”

“言大人,你这么想上进的话,棠某人不介意在你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再添加一道伤口,让你可以直接入宫服侍陛下。”

“咳咳...”范闲轻咳两声,打断了言冰云冲棠平挑眉的行径,说道:“你们想哪里去了,我想表达的是言大人以后找妹夫,可要擦亮眼睛而已。”

“我是独子,没有妹妹。”

“你这话可以找北齐的沈指挥使聊聊。”知道范闲只是想转移话题而已,但言冰云这个冰块是几个意思?所以棠平毫不手软的直指要害,对范闲说道:“你要想平息言大人对你的怨念,与其在这坑妹,还不如想办法把沈小姐送到言大人身边。”

言冰云:“你……”

棠平:“怎么……”

范闲:“知道了……”

言冰云:“知道个屁……”

棠平:“被戳中了吧……”

范闲:“这事应该可行……”

言冰云:……

相关推荐:玄幻:我的修为全靠借争霸帝国当官记极品瞳术怕死的我选择刚正不阿不败剑神历史编织者光幕战争编年史抽奖诸天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