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三国:砍我!拼团秒杀刘备! >三国:砍我!拼团秒杀刘备!

第一百七十四章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一刀,一招,足矣!

关羽坐在赤兔马上,斩了张勋,手一挽,收回青龙偃月刀,刀身不沾一滴血,尽皆滴落地下,没入土里。

关羽望着张勋的尸身,伸手抚了抚长长的美须,冰冷地说道:

“插标卖首之辈尔,也胆敢大放厥词?可笑!米粒之珠,竟与日月争光华,不自量力。关某的名号,不敌一招的你没资格问,就你也配?哼!”

关羽缓缓地驱马而回,张勋的兵马乱作一团,逃的逃,溃的溃,直接炸了营,不少人死于自家兵马的践踏之中。

“禀陛下!幸不辱命!贼将张勋已斩!”

关羽面色平常,不以为傲。

这气度,这战力,看在众人的眼里,真是恐怖如斯!千军万马之中,取贼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呀。

“云长,辛苦了。”

刘云知道关羽和张飞的价值,倒不出奇,就张勋这等三流武将,说真的给关羽提刀都不配,关羽一出手,上来就是一顿乱杀,跟切瓜砍菜似的。

【恭喜你!成功斩杀袁术的左臂右膀大将张勋,淮南郡已下,张勋是袁术的猪朋狗友,袁术得知张勋之死,必恼怒在心,郁闷在内,倍感耻辱,你又成功羞辱了袁术一次,获得拼团助力+1,当前疯狂的袁术拼团任务进度:2/5,请加油努力!】

“陛下,我军已连得扬州两郡,扬州各地贼军众所周知我军之威,恐无法再以奇兵之势奔袭他郡,寿春郡的袁术郡、庐江郡的孙坚军以及庐陵郡的纪灵军,已起兵扑向我军。”

“不如,避实击虚,臣料想丹阳郡的桥蕤军离我军较远,张勋之死,极可能尚未传到桥蕤的耳中,我军可换上张勋军的盔甲,当作溃军,或可诈到桥蕤,轻松赚了丹阳郡,再断袁术一路大军。”

毒士贾诩足不出门,袁术各军的动向已了然于心,略一沉吟,又献一条毒计,悠悠地劝刘云玩起扮演,扮猪吃老虎,吞下最弱的桥蕤军。

“妙!文和之计,甚合朕心。跟袁术这种急性子的人死磕,就得放风筝,吊着袁术,不可头铁,以空间换时间,袁术暴虐无谋,几番失利,心急如焚,必会自乱阵脚,到时轻易可覆灭袁术筝乱贼,还扬州一片清明。”

刘云瞅了瞅贾诩,真不知这毒士是怎么炼出来的,计谋一条比一条毒,相当棘手,幸好之前陶谦的盘子太小,贾诩无用武之地,若换成扬州,刘云想对付袁术麻烦多了。

于是,刘云麻利地将收缴来的扬州盔甲,唤张飞率本部兵马换上,假装张勋军,而许褚等人扮作追军,一路大张旗鼓,往丹阳郡进军。

这两天,桥蕤眼角直跳,桥蕤麾下的兵马,号称丹阳精兵,但里面的水份,还长江水还多。

为何桥蕤军作为袁术五路大军之一,却迟迟不见动静?直到现在,桥蕤军仅离丹阳郡不足百里,皆是桥蕤故意的。

桥蕤真将兵马拉过去,不就露馅了?再说,打仗烧钱哪,打赢了,大头归路中悍鬼袁术,打输了,抚恤、募兵、筹粮、置办兵器等,哪样不花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桥蕤掌管丹阳二十年,才贪墨到百万金银,油水不好抽嘛。

“报!将军,前面发现一股残军,高挂‘张’字将旗,斥候盘问,其主将自称是陛下麾下大将张勋,不幸中了贼军埋伏,溃败至此。”

“残军后有追兵,势大无比,灰尘扬天,不知有多少兵马,张将军说了,望将军能出手相助,埋伏在旁,打一个反埋伏,救下残军,阻敌于丹阳城外。”

桥蕤的传令兵急匆匆地跑来禀报,走得太急,连头盔都掉了,散发披肩,这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溃兵。

嘶!不愧是桥蕤的丹阳精兵。

“淮南的张勋?陛下的发小?他张勋不是号称十万大军?这败得忒快了。会不会有诈?救,还是不救?”

桥蕤一人喃喃自语,却无人能答桥蕤的问题,搞得桥蕤好纠结,只好拔了一株野草,在救与不救之间,不停地剥草叶,试图用玄学来解决哲学问题。

桥蕤把野草拔秃了,心情更加烦躁,咬咬牙,心一横,当场下令,喝道:

“传本将军令!接应张勋将军,速速兵分两路,位于官道两侧埋伏,准备御敌!”

伏兵嘛,当然越来越好,桥蕤恨不得将大军分成一百路,哪怕打不过,吓都能吓跑敌军。

桥蕤仅留一千亲兵在身边,还派人去接“张勋”,心里已经在盘算该怎么敲张勋的竹杠了。

装成张勋的张飞此时一脸懵逼,先前桥蕤还派出斥候,装得有模有样,咋滴突然就分兵了?

张飞不禁内心暗道:

“俺该不会暴露了吧?没道理啊,俺演得这么好,难道俺太帅,张勋太丑,俺被认出来了?”

张飞估摸了一下距离,在犹豫要不要暴起跳反,又觉得有些头疼,桥蕤一分兵,不知桥蕤在哪一边苟着。

xiashuba.com

不料,一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只见桥蕤的一个亲兵快马赶来,摇动将旗,高声喊道:

“张勋将军何在?请随吾前来!我家将军有请!大军快随吾躲入左边官道草丛,桥将军早在两侧设好伏兵,等候多时矣!”

张飞大喜,赶紧率军跟上带路的,嘴角带上冷笑,悄悄地摸上腰间的丈八蛇矛,声若细蚊地说道:

“真是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投来。桥蕤,等着受死吧!死在俺的矛下,还污了俺的威名,你葬送自个的苟命,完全是自己给蠢死的,怪不得俺。”

张飞夹紧马肚,急催乌云踏雪奔了过去。

一盏茶未到,张飞左腾右闪,就来到了桥蕤的跟前,张飞黑着脸,瞪着大铜铃,默默地朝桥蕤靠近。

桥蕤看着“张勋”,总感觉不像,不过桥蕤和张勋各守一方,平时也少来往,仅有数面之缘,桥蕤只当“张勋”是吃了大败仗,心情不好,大大咧咧地安慰道:

“张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须气馁。待我等联手击退追兵,本将在丹阳郡守府内设宴,为将军接风洗尘,犒赏三军。”

桥蕤心虚,靠桥蕤自己的丹阳“精兵”,得了先手,恐怕也未必能打得过追兵,桥蕤打算先给足张勋面子,将张勋当枪使,搞定来敌再说。

桥蕤话一说完,突然寒光一闪,迅若雷电,只见一杆丈八蛇矛刺入桥蕤的喉咙,准之又准,不偏一丝一毫。

是张飞出手了,一矛刺死桥蕤。

张飞实在憋不住,桥蕤蠢过头了,跟桥蕤待一块,张飞感觉仅剩的智商被摁在地下摩擦,噌噌地掉。

张飞一袭得手,不喜反怒,破口大骂,喝道:

“反贼桥蕤,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本将不是张勋,可识得俺涿郡燕人,张飞张翼德么?”

可惜,桥蕤有眼无珠,头一歪,身子顺势一软,就断了气。

相关推荐:商行万界这个道士不好惹卡牌:我的纸片人新娘养成计划卡牌神宠之主大明蝶恋花大周斩妖人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家大国军舰文明破晓转生成为异世界黑龙怎么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