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诸天:从射雕开始无敌 >诸天:从射雕开始无敌

第119章 主持公道 巨鲸帮灭

欧阳锋明白洪七公如此说话,就是讥讽自己暗算一灯徒弟,让其耗费真力救人之事。有心回怼对方一句:“什么是非善恶,在我欧阳锋眼里,只有成王败寇!”

但话到嘴边,却强忍了下来。他实在是怕这话一出口,被顾朝辞接住话把,再次上演一出“几王围寇”。

在临安城外,他已与顾朝辞大战一番,对他的武功、内力也是钦佩之极,殊不料顾朝辞的心性,较之他的武力更加让人难斗。

他现在的实力已然几乎天下第一,今日却先激的自己答应不用蛇阵,明明有时已将他压制不利的境地,只消觑准目标,发出杀招便可得手。

这人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凭藉不要脸的方式做起缩头乌龟,让自己不单得不了手,反而自己稍一松缓,反将辛辛苦苦得到的先手丧失殆尽。又要费许多力气,才能占得一点上风。

欧阳锋今天彻底明白了,缘何武林中人听到“辣手书生”便头大如斗,避之惟恐不及了。以前只是听说此人心狠手辣,不讲武德,而今他要说一句,这人哪是什么不讲武德,简直就是武德败坏!

想到这里,心中暗暗叫苦,寻思:“顾小贼一个都难以抵挡,还有老顽童与傻小子郭靖,再加上老叫花的武功也回来了。

纵然老顽童与老叫花注重颜面,但顾贼心黑嘴利,想必几句话就能挑唆他们,放下身份围攻于我!莫非我又要再次逃命?

想我欧阳锋在西域所向披靡,莫非一进中原就只剩逃命的份了?”

言念及此,任他欧阳锋狡诈多智,机变无穷,向来只有别人中他的陷阱,上他的恶当,而今也颇有些意兴阑珊!

他却不知洪七公听了郭靖黄蓉口述《九阴真经》中梵文书写的神功总旨之后,这几日来照法而行,自通奇经八脉。

洪七公自身武功原已精绝,既得闻九阴神功这等上乘内功,如法修为,自是效验如神,短短数日之中,已将八脉打通一脉,轻身功夫已回复了三四成。

若论拳劲掌力、搏击厮斗,仍还不如一个初练武功的壮汉,但纵跃起伏,身法轻灵,即以欧阳锋如此武功眼力,亦瞧不出他只是徒具虚势,全无实劲。

这时黄蓉一看郭靖对着欧阳锋怒目而视,眼珠子一转,看着周伯通嗔喝道:“老顽童,你死乞白咧的,要来看你的七个师侄和我大师兄打架,说你也要找人打架,那么现成的对手在这里,怎地视而不见呢!”。

周伯通一直在旁冷眼旁观,见他们又问这个,又问那个,又是滴滴咕咕,又是叩头行礼的弄个不休,心下早就老大不耐烦起来。一听“打架”二字,虎起眼睛道:“咳!你这小姑娘就是缠夹不清,老顽童生平最爱打架,还能有假?

你说的对手是谁?是他么?”。

他指指顾朝辞,也不待黄蓉点头,双足一顿,“曾”地一纵,已跃到顾朝辞身前,摩拳擦掌,眉花眼笑地道:“好小子,你这武功又有进步了,你想到怎样破我双手互博了吗?来来来,我们过几招!”。

当下左手“空明拳”、右手“三花聚顶掌”,直攻上来。

顾朝辞知道这老儿说人缠夹不清,其实他才是真正的缠夹不清,见他双手微动,两道风声便拂体而来,当下心中一凛,打狗棒抖动,噬向周伯通前心,左手成爪,抓上周伯通拳头。

周伯通见顾朝辞变招迅捷,毫无转折之痕,直似一开始便与自己对攻一般,心下暗喝一声彩,双手拳化为掌,掌化为拳,避其锋锐,攻其虚弱,直捣顾朝辞左肩、右肋。

二人瞬息之间交了七招,拳掌兵刃一沾即收,竟不相碰。

黄蓉知道师父洪七公现在,只是个样子货,满拟自己这么一说,他与顾朝辞、郭靖就可联手对付欧阳锋。哪知这老头竟不会听话,霎时之间与顾朝辞斗了个难解难分。

黄蓉当即愕然,见顾朝辞也是一脸无奈,强忍笑意,叱喝道:“老顽童,怎么?你是替你那群不争气的师侄,想要耗费我师兄体力,好让你的那几个杂毛师侄们占便宜吗?还是你怕了欧阳锋,故意在这里插浑耍赖?”。

白驼山蛇奴、江南六怪、与巨鲸帮众都未见过周伯通之面,见他这般滑稽古怪,又疯疯癫癫,竟能与顾朝辞对阵,不由喳喳私语,暗中偷笑。

但一听“七个杂毛”竟然是这老疯子的师侄,“辣手书生”与“全真七子”相约比武之事,轰传武林,他们如何不知?

欧阳锋早知这老儿武功奇高,不在自己之下。如今见黄蓉挑唆他向自己搦战,不禁皱起眉头,深以为忧。

周伯通天性喜爱顽闹,于这辈分上也是一塌湖涂,被黄蓉讥讽,也不生气,但还是退开收招,横了黄蓉一眼,吹胡子瞪眼道:“他与小马小丘他们打架,关我老顽童什么事?至于我会怕老毒物?我只是看他被顾小子欺负了,这么可怜,我才不屑乘人之危呢!”

周伯通不是个傻子,如何不知黄蓉用意?但他武功虽高,生平却有三大怕,第一对师兄王重阳又敬又怕。

第二则对段皇爷与刘贵妃刘瑛,也就是如今的瑛姑又愧又怕。

第三就是毒蛇,故而他从骨子里对西毒欧阳锋有种恐惧,这才是他在临安皇宫遇上欧阳锋,被对方追了近千里,他也不愿与之交手。

如今他早就看到欧阳锋蛇杖上的毒蛇了,心里直发毛,哪敢主动上前与其交手?只不过嘴上那是绝对不肯服软罢了!

欧阳锋却不知周伯通遇见自己就跑,只因怕蛇。只知这老儿武功虽高,却是生性顽皮,若被黄蓉挑唆对自己出手,绝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智取”二字在脑中一闪,当即眼前一亮,犹如暗夜之中划过一星火光,心念电转之间已有主张,当下朗声叫道:“老顽童,你的武功,兄弟我一向都是很佩服的!

只是你一身武功得自你师兄亲传,若不能如他一般,博得天下第一之美名,更让全真教在丐帮手里一败涂地,恐怕有负他的教诲啊!”。

这时黄蓉对郭靖使了一个眼色,朝欧阳锋一都嘴,郭靖立马会意,一个起落就到了欧阳锋身前,拦在当前。

周伯通一听欧阳锋这话,长眉一挑道:“老毒物,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啊?你跟黄丫头一样坏,都在这里挑拨我,告诉你,今儿个我没兴趣为难你!”

欧阳锋忍俊庄容道:“如此多谢周兄了!”说着持杖深深一揖,衣袖还未抵到地面,手一抖,左袖突然从横里甩起,呼的一声,便向郭靖头上击去,劲道着实凌厉。

郭靖低头避过,伸手来抓袖子,却见欧阳锋轻飘飘地纵起,左袖兜了个圈子,右袖蓦地从左袖圈中直冲出来,径扑面门,来势奇急。郭靖避让不及,当即后仰避开。

欧阳锋不让他有余裕还手,忽然回身,背向对方。郭靖一呆,只道他要逃跑,掌力刚要发出,忽觉一阵劲风袭到,但见他双袖反手从下向上,犹如两条长蛇般,向自己腋下钻来。

这一招大出意料之外,郭靖双手倏出,再次想抓他的袖子,不料袖子已拂到他腰上,啪啪两声,竟尔打中。

饶是郭靖修习“全真教内功”与《易筋锻骨章》有成,近日又习练九阴神功,内力大进,也感到身子一阵发麻。

而欧阳锋已借势蹿出两丈,回过身来,笑吟吟地道:“郭贤侄,你想为师父出气,可如今的武功还差的远呢!还是再多练几年吧!”。

黄蓉、穆念慈、李莫愁虽知她们和郭靖乃是一伙的,但见欧阳锋这番出手太过巧妙,一个“好”字,险些脱口而出,忙伸手按住了嘴,跟着伸了伸舌头。

可是白驼山一众蛇奴却是大声叫好。

欧阳锋更是得意,纵声长笑,笑声尖厉奇响,远远传送出去,整个淮安城人马皆惊,远处都传来了马匹嘶鸣之声,经久不绝。

郭靖从来都是宠辱不惊,将欧阳锋的讥嘲,半点也没放在心上,双眼凝视于他,低声道:“我现在的确打你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笑。但你自己知道,总有一日,你将不是我的对手,要从我手里逃命!”

欧阳锋虽然发笑,其实却也当真忌惮,暗想这傻小子今年才十八岁,得知《九阴真经》秘奥,武功进境神速,委实轻视不得。笑道:“我欧阳锋会打不过你?呵呵,咱们走着瞧。”

洪七公哈哈笑道:“老毒物,不说以后,我想问你十八岁时,可能胜过我这徒儿,真是大言不惭!

再有几年时间,你就不是他的对手了,又有什么可得意的?”。

欧阳锋听了这话,心中不由一震,表情也瞬间凝固了。

因为这话他却无法辩驳,他十八岁时,武功的确比不上现在的郭靖。

他也一直叫郭靖傻小子,但却知道这个傻小子,乃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自己每次见到他,武功都有所进步,固然是传承不凡,但对方资质之高,领悟力之强,也是世所罕见了。

刚才自己一挥袖用了八分力,却没将对方打退一步,足见内力之深了。

这时顾朝辞微微一笑道:“欧阳锋,我们的架还没打完呢!”说着身形一晃,朝他扑去。

欧阳锋登知不妙,顾、郭二人合力,他固然难敌,洪七公如果也上,更令他畏惧。不待二人合围,足下一点,飘身而走,大喝一声:“我还有事,恕不奉陪!退!”。

他身先士卒,向远方疾遁而去,他这“瞬息千里”的轻功一经施展,那真是逝若轻烟。

顾朝辞与郭靖扯足架势,却失去了对手,二人一怔神间,欧阳锋已远在十数丈开外了。

黄蓉一跺脚道:“大师兄,都怪你,把他吓跑了!靖哥哥还没回他一招呢?”。

顾朝辞一听这话,轻笑道:“小师妹,你这就有些不讲理了吧?”。

郭靖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蓉儿,我现在打不过欧阳锋的!”

洪七公哈哈笑道:“老毒物一心要逃,谁又拦得住,况且他这一逃,本就是认输了。”

黄蓉咯咯一笑道:“师父、大师兄,我也知道这个理。

只是那裘铁掌号称与五绝齐名,实则言过其实了。前几天靖哥哥能与他斗一百招,不落下风呢。这一遇上欧阳锋,登时就有些不敌了!也不知怎么回事!”

顾朝辞笑而不语,五绝的应变能力,又岂是裘千仞可比?

几人说笑着,就听一声大喝:“孩儿们,和他们拼了!”声震长街。

众人环目四顾,就见到了,乱哄哄的混战场面。

白驼山蛇奴倒是听话得紧,听闻欧阳锋一声“退”令,转身便逃。

顾朝辞等人虽能将其留下,但都知这些背蛇之人杀不得,都任其离去。

但巨鲸帮众人,可就没任的好商量了,他们刚一动脚,江南六怪顿时衔尾直追。

可是巨鲸帮帮主“碧海飞龙”乔海雄,早在酒楼附近埋伏了近两百人,眼见自己靠山貌似倒了。

立马意识到,靠人不如靠己,连忙招呼手下兄弟们,一起围攻众人,好能换的自己活命机会。

但江南六怪在欧阳锋这种人眼里,是随手可以打发的小角色,可事实上,在普通江湖人眼里,就是神一般的人物。他们焉能抵挡?

这时就见“妙手书生”朱聪飞身纵起,对着“碧海飞龙”乔海雄喝道:“相好的,留下吧。”手中钢扇一挺,径点对方背心要穴。

乔海雄反手一杖砸来,兵刃相交,两人内力都是不弱,俱是一震。

朱聪停留当场,乔海雄却是借势远扬,不想心慌意乱之下,方向弄反了,竟尔落在郭靖身前。

郭靖见他狼狈逃走的情形,不愿痛打落水狗,本拟放过他去,但乔海雄不知他心意,也看到他被欧阳锋戏耍,武功说不得也就那样,见他挡在前面,出杖便攻。

郭靖叹口气道:“这又是何必。”一掌径出,已拍在他的钢杖上,乔海雄顿感手中剧震,钢杖脱手而飞,心中还未回过味来。

黄蓉手中峨眉刺早出,从他右肋捅入划过左肋,顺势一挑,将之抛了出去。运气大声道:“巨鲸帮众听着:乔海雄已死,弃械投降者不杀!”

巨鲸帮众早被江南六怪杀的人心涣散,只想逃生,纷纷狼奔豕突,向外冲杀,全然忘了缴械求生一途。

而江南六怪愤恨他们行事狠毒,偏生不肯让他们轻易逃脱,四处围堵,双方打得比刚交手时还要惨烈。

此时,巨鲸帮教众见到帮主竟被一个好似仙女一般的人物,给挑飞了出去,又听到她这句话,都不由自主的扔下手中的刀剑戈矛之属,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这一场混战就此终结。

街道上弥漫着血腥之气,四处也充塞着伤者的呻吟惨呼,颇有些不忍卒睹。

这些武林豪士杀人的事,自是看得多,也经得多了,争斗之时惟恐出手不重,杀人不多,当时不觉有甚不对,这时却怎地也欢喜不起来,均感茫然。

韩宝驹脾性火爆,今日又被欧阳锋妙擒,看着这些巨鲸帮众,火气还是不减,目眦欲裂,戟指大骂道:“这群狗崽子害得老子们任惨,真该挖个坑把他们都活埋了。”

郭靖叹道:“这也怪不得他们。关键还是在乔海雄这种主子身上,人的私心不除,江湖将永无宁日。”

韩宝驹气道:“不怪他们,他们也都长着眼睛,也不看看是什么主子?”。

郭靖虽被师父训斥,只是挠了挠头,又接着道:“人为财死,这些人当然是因财帛富贵动了心,才入的帮,加入后也就身不由己了。”

黄蓉一看韩宝驹还要开口,生怕他骂自己靖哥哥,立马笑道:“靖哥哥总以恕道待人,只怕他们不配受你的恩德。”

又看向顾朝辞道:“这些人该怎生处置,还请大师兄示下?”

顾朝辞以及众人都算是看出来了,顾朝辞在黄蓉眼里,就是随时拿来为郭靖顶事的,齐声一笑。

黄蓉顿时俏脸一红,顾朝辞摆了摆手道:“我的处置方法不太适合,还是你与郭师弟看着处置吧,毕竟你们都是丐帮副帮主了!

以后还要接受更大的担子呢,这种事你们如何处理,我都举双手赞成!”。

众人都知他的意思,那就是以“辣手书生”的意思,肯定就是全杀了,但他身为丐帮帮主,终归不能如此做了。

黄蓉看了郭靖一眼,轻声道:“拿他们能怎样,还是放他们回归本业吧,让他们以后不要再作恶就是了。”

韩宝驹道:“任的就放了他们?怎么着也得留下点,他们的东西。”

又补了一句道:“必须得给他们点惩戒,不然他们转头又去作恶了。”

谁人不知韩宝驹的意思,江湖人留东西,那就是要身体上的零件了!

那些被俘的帮众,也知道这意思,均跪地叩头乞哀道:“不敢,不敢了!

大侠们饶了小的性命,小的们回乡种田,再不敢出来闹事了。”

郭靖浓眉紧蹙,沉声道:“只诛首恶,不问胁迫,但巨鲸帮这个帮派,以后江湖上,不能再有了,这是我的意思!

蓉儿,众位师父,你们觉得如何?”

黄蓉和韩宝驹等人相视片刻,让那小女孩出来一一指认,将对她家行凶之人,统统处死,将一些剩余之人都放了。

这些帮众真如得了皇天大赦,叩了几个头,抬起死伤之人,便欢天喜地离去了。

巨鲸帮灭了,自己能活,这就是不幸之大幸了,还能去奢求什么?

顾朝辞看着小女孩对江南六怪那等感恩戴德的样子,六怪脸上也洋溢着浓浓的喜悦,不禁说道:“诸位大侠,顾某有句话,想要告诉各位!”。

柯镇恶等人齐齐拱手道:“顾帮主,有话但讲无妨!”

顾朝辞微一颔首,负手踱开几步,眼望明月,朗声道:“我听过这样一句话,想与众位共勉!

所谓做人宜直接,如此方可以交心!

但做事得圆滑,凡事中庸,万事三思,这样才可以避免无谓的损失以及伤害!

而且这天下任何事,其实都有其法则,这便是常识!

如果不知变通,有些时候,就是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哪!毕竟一个人如果不怕死,那么自己死了,或许也不要紧,可自己亲人肯定也会为这个结果,受到…”

《镇妖博物馆》

顾朝辞说到这里,也不再明言,话锋一转道:“诸位都是当世大侠,江湖少有,能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主持公道,跑来面对一个帮派!

论人品胜过顾某与欧阳锋这种人,百倍都不止,可我们也并非一无是处,没有丝毫可取之处!

就说刚才,欧阳锋说走就走,当退就退,丝毫不逞强,他的武林威望远胜你我,都能毫无心理负担,做出逃跑之事来。我们为何不能适当的做出战略性转移呢?

这世道,莫非不怕死,就是英雄好汉吗?我看不然!请诸位思量!

我说这些,只是江湖上似诸位这样的人物,实在太少了,我不想因为一些闲气,而让几位的行侠仗义之路,就此而终啊!”

江南六怪都知顾朝辞的意思,他们适才也都想过,自己不惧生死是一回事,但鸡蛋碰石头,除了能湖对方一身蛋黄外,什么用都没有,人家仍然是石头!

同时一拱手,朱聪正色道:“顾帮主谆谆之言,我等自当铭记于心,以后不会再去为了一些虚名闲气,而将自己置于险地了!

自当将有为之身,用在实处!”。

相关推荐:万灵之域[综]我的青梅竹马呢我的老婆全是诡异加速世界的独角兽步步轮回我从洪荒来独逸万族纪元全球穿越:我能吞噬天赋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