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禁欲仙君,请破戒 >禁欲仙君,请破戒

第二百四十章 浩澜山辞行

碧涛?

名字好耳熟,清青正在思忖,就听到外间传来一个男子的大嗓门。

他的声音一下子让清青想起在墨邸渊潭,对她威严恐吓、大呼小叫的人。

“清青仙子,你可以继续在这养伤,上神不会赶你走的。如果有什么请求,你也可以说说看!毕竟孩子是你生的!”

碧涛的语气,比在墨邸渊潭时稍微客气些,像在严肃的谈判。

清青明白了,水神能认出自己的孩子。然后呢?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出手相救的。

现在讲条件、谈判是什么意思?想换孩子吗?

不可能!

.

清青抚着心口的冰凉,没有心了,那颗珠子给她的只有冰凉。

“仙君,我的伤已经无碍,不敢再叨扰了。这就和月儿回家去,谢谢仙君近日对月儿的照顾!”

碧涛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答语,一个仙级如此之低的鬼化仙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不要法力,也不要法宝,只要领着孩子回家。

碧涛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是好,应该让她走吗?她走不走都无所谓,关键是上神的孩子啊!

“仙君,请问上神在府邸吗?我该向他辞行,并叩谢他的恩情!”

“嗯,他在峰顶大殿,你可以去。”

碧涛以为是清青想见水神,当面提要求。

嗯,也可以,碧涛答应带她去。

.

“仙君稍候,我整理衣服出去。”

那件染血的白衣,随意的搭在床栏架子上,污迹斑斑。

这么多天,没有人注意过,可见清青在浩澜山的待遇。

她默默的拿过衣衫,试着用了一个小小的净尘咒。可惜她的金丹不在了,使不出任何的仙力。

水恒珠法力强大,但那珠子明显不愿被她驱使。

清青很费劲,试验多次,才把衣衫上的血渍一点点的祛掉了。

.

清青穿戴整齐,领着月儿走出去时,碧涛的脸色明显不耐烦,挥手换来云驾。

“仙君,即是叩谢上神大恩,本该从山下一步一步走上去才是。只是我现在的伤,确实体力不支,仙君便将我们放在半山腰,最后一段路,我和月儿自己走上去。”

碧涛转脸看她一眼,瞅她那脸白的像纸一样,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怎能走上那么陡峭的山峰?别半路上滚下去,还得请药王再来一次,麻烦!

但是……

算她有诚心,碧涛没必要拒绝,就顺着清青的心意,把云驾停在半山腰。然后,他自己直飞上山顶去了。

.

清青不急,和月儿慢慢的走,顺便问:“月儿,那日我昏倒之后,发生了什么?”

“娘亲昏倒后,坏舅舅就和叔叔打起来了,后来天帝说要杀娘亲,然后那个坏舅舅就跪下认错,说他不再纠缠了,希望天帝不要杀娘亲。”

良久之后,清青“嗯”了一声,一路上她走得很慢,很沉默……

“月儿,水神是年长你很多很多岁的前辈,不要再叫叔叔,以后就称呼为上神,另外那位叫仙君,不可乱了辈分,要永远铭记!”

言情小说网

“是,月儿记住了!”

.

山峰顶,澜殿。

碧涛正在吐槽:“当初我就觉得她仙资甚差,蠢的要死,现在我觉得她脑子也不太正常!那么重的伤,刚醒来就要回家,还自己在半山走上来跟你辞行。她这是太懂礼数了,还是死心眼啊?”

两个多时辰后,清青和月儿走到了山顶,二人恭敬的跪在殿外。

“清青,拜谢上神救命之恩,永不敢忘上神的恩惠!”

冰冷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很正常,清青从未想过他会出来跟她说话。

感谢的话说完,接下来就是辞行。

“我的伤势已无大碍,这就要带月儿离去了,特来向上神辞行!余生遥祝上神平安顺遂,福寿绵长!”

说完之后,清青和月儿磕了三个头,正准备离去。

这时,殿门打开,水神脱去宽大的华袍,只穿着月白色束腰的常服从里面走出来。

清青依礼跪好,跪听教训。

她额头上有虚汗,脸色也很苍白憔悴,但骨子里透出一种倔强。

碧涛出言提醒:“还有别的要说的吗?关于月儿?”

清青一直垂着的眸子,闻言才抬起头,很诧异:“月儿?是月儿犯错了吗?我刚刚醒来,他没有对我讲。如果是月儿做错了什么,还请上神和仙君宽恕!”

“哼!”

碧涛忍不住冷哼一声,好狡猾的女人,揣着明白装糊涂!

碧涛的语气很严肃,带着威胁和警告的意味:“清青仙子知不知道,你心口的水恒珠是上神的法宝啊!你就这么平白的受着恩惠,竟没一句实话吗?”

“清青谨记上神恩惠!是上神为我续命,法宝只是暂借,它日上神若要取回,清青立即双手奉上,绝不敢有片刻迟疑!”

靠!碧涛被气得够呛!

这女人如此难对付,软硬不吃,吓唬不住她。

碧涛笑着对孩子说:“月儿,你不是说喜欢浩澜山吗?那就住这呗?”

月儿:“谢谢仙君邀请,这里虽好,终究不是月儿的家。感谢仙君与上神多日的款待,娘亲有伤在身,月儿要陪伴在她身边照顾。”

碧涛:“怎么不叫叔叔了?”

月儿:“娘亲说你们都是仙龄很高的前辈,若叫叔叔,视为不敬!”

碧涛:“怎么会不敬?我还是喜欢听你叫叔叔!”

月儿小大人似的,字字郑重:“月儿虽是小孩,却也不能不遵礼数!”

.

碧涛斜了一眼,很明显这些话是清青教的。

啥意思?

她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承认孩子的父亲是水神。刚醒来,就要带着孩子走。

碧涛狠狠的瞪她几眼,可是清青看不见,呵呵,清青依礼低着头,根本不看他俩。

气氛很微妙,隐藏的含义,谁都明白了。

水神静立在那,俯视着清青,但他一直没有说话。

水神此人,情感冷漠,甚少有情绪的波动。此刻即使有点不高兴,他也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跟清青抢孩子。

虽然他不懂,为什么清青不肯承认孩子的问题?

呵呵,即使不懂,人家水神也不问、不追究。

最奇葩,最高冷的性格。

相关推荐:大夏执剑人寒门书生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不列颠之主厉害了!我的左手哥文娱:从变形记开始的大文豪斗罗:从觉醒哥斯拉开始渡灵法医大唐明皇录仙修炼心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