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第440章 兄弟再聚首

时隔数年,孝景皇帝诸子、诸王,也终于是在刘胜的号召之下,于长安再度聚首。

而且与以往‘诸王交替入朝觐见’的情况有所不同:这一次,刘胜一次性召了所有的兄弟手足入京。

乍一看,这或许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挨个来太麻烦,一起来,刘胜也就不用挨个儿招呼了?

但实际上,单就是刘胜能一次性召齐自己的兄弟手足,就让朝堂内外掀起了一阵不小的舆论。

——安全问题。

从有汉以来,长安朝堂中央和地方宗亲诸侯,便一直是明面上连衣带水,暗地里锋芒相对的复杂关系。

对于朝堂而言,宗亲诸侯一方面是卫戍边地、治理地方的免费劳动力,一方面又是对王朝保持着威胁的隐患;

而对宗亲诸侯而言,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朝堂一方面是‘上司’‘上级部门’,一方面又是一个随时可能攻击自己的威胁。

明白长安朝堂中央和关东宗亲诸侯之间的复杂关系,再来听这个过往数十年,曾无数次发生在关东的故事,就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了。

某一天,某位宗亲诸侯在自己的王宫中,迎接了天子派来的使者;

使者一阵东扯西扯,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皇帝想要让王上入朝面圣。

这时,王座上的宗亲诸侯就会笑着低下头,刻意将目光从天子使者的身上移开片刻。

待身边人上前打点好天子使者,这位宗亲诸侯才会笑眯眯的问出一句:敢问天使,除了寡人之外,都还有哪些宗室叔伯们,得到了陛下的召唤呐?

哦~

只有寡人一个人呐······

那么请问:在得知只有自己一个人得到了天子召唤之后,这个宗亲诸侯是否会去长安觐见?

答桉是:会。

只是在出发之前,这位宗亲诸侯会尽量给每一个其他宗亲诸侯,都亲手写下一封信,并在自己出发之前将书信送出。

书信的大概内容为:兄弟叔伯们呐~

寡人得到陛下的召唤,这就要去长安面圣去啦~

陛下说是只召了寡人独自入朝,并不曾召唤诸位兄弟、叔伯;

如果真实情况并非如此,诸位叔伯可一定要稳妥起见,小心行事啊······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避免诸王在长安大规模聚集,以防被长安朝堂一网打尽;

对于诸王之间的这种默契,长安朝堂也乐见其成——朝堂中央同样要避免诸王大规模聚集在长安,以防造成动乱。

什么动乱?

——太祖高皇帝制:诸侯王非有天子诏不得擅出封地,违者以谋逆论处!

在这条刘汉祖制的限制下,汉家的宗亲诸侯王之间,其实是无法取得太过有效的交流的。

而齐聚长安,无疑便是一次极好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却显然不是长安朝堂希望看到的。

也就是说,在过去,诸侯王在入朝面圣之时,会在彼此之间保持‘大家错开入朝的时间,不要扎堆入朝’的默契,而长安朝堂也会默许这个情况存在,并乐得如此。

而这一次,孝景皇帝诸子却一反常态——完全没有再顾忌这个百十年来的默契,于长安齐聚首,其透露出的政治意味,也不可谓不耐人寻味。

首先,对于长安朝堂而言,不再忌讳诸侯王在长安齐聚,甚至是得到难得的‘密谋不轨’的机会,意味着长安朝堂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没那么担心宗亲诸侯势力成为不稳定因素了。

这当然还要仰赖太宗孝文皇帝、先孝景皇帝父子,通过长达二十多年的经营,外加一场顺利平定的吴楚之乱,以及叛乱平定后的一系列削藩政策。

其次,便是对于宗亲诸侯而言,不再担心因齐聚长安而被‘一锅端’,也意味着长安朝堂中央和关东宗亲诸侯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像太宗皇帝、先孝景皇帝时那般微妙。

至少天子的兄弟手足们,并不担心自己会被皇帝哥哥/弟弟背刺了。

这也从侧面说明:太宗孝文皇帝、先孝景皇帝接力完成的削藩大策,不单让长安朝堂对宗亲诸侯放心了不少,也让利益受到侵害的宗亲诸侯安心了许多。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在‘怀璧’被人夺走时,匹夫的第一反应或许是恼怒;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匹夫也必定会逐渐发现:失去了‘怀璧’之后,自己似乎不用再承受那般巨大的精神压力了。

再有,便是当今天子胜的公信力,通过这次孝景皇帝诸子齐聚,而再次得到验证。

诸王敢齐聚长安,当然也就意味着当今天子胜的信用,已经达到了让诸王信服至此的程度。

而这才朝堂内外,乃至于天下人看来,便是又一个令人啧啧称奇的景象。

老刘家的天子,居然开始讲信用了······

·

临江王抵达长安;

河间王抵达长安;

鲁王抵达长安;

江都王抵达长安;

长沙王抵达长安;

赵王抵达长安;

胶西王抵达长安;

胶东王抵达长安······

前后不过十数日,先孝景皇帝诸子中,有能力入朝面圣的宗亲诸侯、当今手足,都先后抵达了长安。

在抵达长安之后,这些个诸侯王爷们也非常懂事:照例到先祖庙宇祭拜过后,便老老实实缩回了各自的王府,静静等候起了刘胜的接见。

和哥哥们相别多年,刘胜也多少是有些真情实感在其中,便也豪爽的在未央宫设下晚宴。

只是这场未央晚宴,在事后却让至少三个与会的宗亲诸侯感觉到:当年,太祖高皇帝参加的鸿门宴,怕也不过如此了。

——当年,太祖高皇帝应霸王项羽之邀,参加凶险万分的鸿门宴,险些将命都丢在了席间;

而在这一日的未央晚宴,诸王丢在席间的东西,却似乎比性命都要来的更加贵重、更加珍贵······

“大哥!”

未央宫,宣室殿。

都还没到黄昏,刘胜便已早早等候在了宣室殿;

当长兄刘荣的身影自殿外的长阶上‘冉冉升起’,刘胜更是按捺不住胸中激动,赶忙从御榻之上站起身来。

——站起身归站起身,刘胜却也没全然忘记自己的身份,便也就没有亲自上前去迎;

而对刘胜如此作态,刘荣却是颇有些澹然的低下头,不疾不徐的走入殿内,对刘胜一板一眼的拱手叩拜。

“临江王臣荣,参见陛下。”

“惟愿吾皇千秋万代,长乐未央······”

似是没听到刘胜亲切的呼喊般,规规矩矩行过一礼,又待刘胜自然地忙道一声‘免礼’,刘荣才缓缓直起躬下的上半身;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刘胜才终于清晰的看见:大哥刘荣的面上,已经覆上了一层浅浅的胡须······

“大哥;”

“——陛下。”

一声轻唤,之后便是相对无言。

从刘胜的视角来看,刘荣,实在是老的太快了······

如果刘胜没记错的话,先帝皇长子刘荣,应该只比作为皇九子的刘胜年长六七岁;

在刘胜刚加冠亲政几个月的当下,刘荣顶天了去,也才不过二十七、八。

但在此刻,走进未央宫宣室殿,站在御阶下方的临江王刘荣,却好似一个饱经岁月洗礼,且身心俱疲的中年男性。

尤其是那一层浅须之下,那张写满无尽疲惫的脸颊,竟让刘胜这样的天生话痨,都一时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大哥······”

“瘦了?”

“——过去养尊处优,只知吃喝享乐;”

“——做了宗亲诸侯,肩负了宗社的担子,自也就难免消瘦了些······”

客套间不失距离感的对话,让兄弟二人都稍感不适;

但这点不适,却并非是源自刘荣的话语内容。

——宗社,是宗庙、社稷的代名词。

但与后世人刻板印象中稍有所不同的是:宗庙、社稷,并不总是代指江山、天下,也并非是天子的专属用词。

至少在数百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以及如今的汉室,凡一国之君,都是有资格提及‘宗社’,并有资格具备自己的宗庙、社稷的。

回想一下春秋战国之时,灭国的代名词是什么?

颠覆宗庙。

这里的颠覆宗庙,指的并不是颠覆周王朝的统治,而是指毁了某一家诸侯的宗祠,断了某一家诸侯的传承。

若非如此——若‘颠覆宗庙’便意味着周王朝被颠覆,那在春秋战国四百多年的时间里,姬周王朝,早就不知道被反复颠覆了多少次了。

真正让兄弟二人都感到有隔阂的,其实还是这种古怪的氛围。

尤其是当河间王刘德的身影,也在片刻之后出现在宣室殿内之后,这种诡异的氛围,只愈发让刘胜感到浑身别扭。

“河间王臣德,参见陛下。”

“惟愿吾皇千秋万代,长乐未央······”

···

“陛下······”

“似是有些消瘦了?”

“——呃?”

“——哦哦······”

“——做了皇帝,难免政务操劳,顾不上餐食有律······”

满脸古怪的回应着二哥刘德的关切,刘胜愣是尴尬的不敢将目光,在大哥刘荣身上停留哪怕半刻。

因为在这一瞬间,刘胜想到了后世的某一句广告词。

都瘦~

瘦点好啊······

“鲁王臣余,参见陛下。”

“江都王臣非,参见陛下!”

“胶西王臣端,参见陛下······”

一声温文尔雅,一声中气十足,一声略显阴柔的三声唱喏,也总算是将刘胜的尴尬驱散些许;

看到几个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兄长——尤其是看到五哥刘非那写满喜悦的面容,刘胜的面庞之上,也总算是出现一抹由衷的笑意。

“四哥,五哥,八哥。”

对于曾经住在隔壁,且自幼对自己爱护有加的这三位哥哥,刘胜本能的就会更亲近一些。

哪怕是历来以‘见不得光’着称的八哥刘端,刘胜也同样会因为其与四哥刘余、五哥刘非一母同胞的缘故爱屋及乌。

对于刘胜这明显有些偏爱的温情,三人显得也非常自然。

刘余是温笑着点下头,便自顾自走到殿侧,于刘荣、刘德兄弟二人身侧找到位置坐下身,旋即礼貌性的和两位哥哥攀谈——主要是和大哥刘荣攀谈起来。

刘非则是喜不可耐的对刘胜一阵挤眉弄眼,就好似是在说:等会儿过来找我玩儿啊!一定要过来找我玩儿啊!

刘胜只能说:这位五哥,还真是从来都没变过。

公子非对公子胜这样,江都王对太子胜这样,如今的刘非,对天子胜也同样如此。

不知是性情有了转变,还是碍于刘胜的身份实在不敢不来——刘端的出现,其实还是有些出乎刘胜的预料。

毕竟在过去,这位皇八子可是连先帝刘启,乃至于太宗孝文皇帝刘恒的面子都不给!

但凡不是‘不去就有可能会死’的场合,便基本都看不见这位皇八子殿下的身影。

而今日这场晚宴,显然不是那般生死存亡的场合,可刘端还是来了。

刘胜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这是八哥给我面子,还是应该认为刘端真的转性了。

和大哥刘荣变成小老头、二哥刘德愈发像个‘隐居高士’相比,刘胜这后三个哥哥身上的变化,无疑就少了许多。

——刘余仍旧是一副好大哥的温和气质,只是由于鲁地文教之风的缘故,身上更多了几分书卷气;

倒是往年围苑游猎时的玩世不恭,已经消失在了这位鲁王殿下身上。

刘非也仍旧是一副小号张翼德的画风,本就夸张的肌肉曲线已经彻底长成,膀大腰圆,虎背熊腰,活脱一个大力士坯子!

就这么直接丢进军队里,不需要任何其他因素加分——单就是这身板,都够刘非做一个先锋大将!

偏偏这样一副强壮的身躯,拥有者此刻却是那样一副憨傻的笑容。

至于老八刘端,只能说,还是刘胜认识的那个八哥。

目光略显呆滞,面色雪白好似妇人,气质颇有些阴冷。

只是相较于过往,似乎多了一些更让人不舒服的东西,以及偶尔能让人忘记这点不舒服的掩饰······

相关推荐:我在人间筑仙庭地球OL:我是内测玩家这个江湖不太一般上医至明我在三国养牲口我在东京养赛马永生仙道梦魔领主我的金融科技帝国预判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