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 >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

384 妥协,警匪再合作

“你要跟谁合作?”

马军本能的觉得陈国忠这个提议有问题,皱眉问道。

陈国忠绕有深意的笑了笑,说道:“既然我们尖南差馆奈何不了王宝,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不是小弟多吗?正好,我就找个跟他旗鼓相当的人来跟他斗一下!”

“什么意思?”

马军已经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不敢相信。

陈国忠缓缓吐出两个字:“张嚣!”

“尖东那个张嚣?”

马军眼眸一闪,沉声问道。

“是!”

陈国忠点头。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马军紧紧咬牙,看了眼ICU方向,压制着自己怒吼的冲动,沉声喝问道。

陈国忠闭上眼眸,微微点头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

稍一停顿,他睁开眼,凝视着马军问道:“不这样做,你有什么好办法搞定王宝吗?就算你打得过王宝,但他会跟你单挑吗?何况,他还有几万以上的小弟呢?你以为凭我们尖南差馆的丁点人马,就能奈何得了那几万人?我该说你太天真了,还是说你太自信了?今晚的情况看到了吧?上千人围堵差馆,公然到差馆朝差老开枪!尖南不像你呆过的辖区,王宝在这里无法无天,而且他还很狡猾,我们跟了他这么多年,连他一点实质的违反犯罪证据都找不到!就算扫了他的场子,也有大把小弟站出来跟他顶罪!你明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马军好不退缩的跟他对视,坚定不移的说道:“我上任后,会抓王宝,但不是用这种方式!王宝就算再狡猾,肯定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时间呢?多久?十年?二十年?我就是个例子,我已经耗费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我不想你再重蹈覆辙,明白吗?”

陈国忠摇摇头说道。

马军皱眉道:“你要找人帮忙,我没有意见!但你的方式做错了!你要找的,应该是尖沙咀警区,应该是西九龙警署!甚至是其它地区的伙计!而不是另一个社团!你这样做,岂不是驱虎逐狼?就算让你搞定了王宝,但进驻尖南的张嚣呢?”

“找其他人帮忙?”

陈国忠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找过吗?但结果是什么,你知道吗?压根就没多少人愿意帮忙!”

“什么意思?”

马军脑筋急转,瞬间便想到了他潜台词里所说的严重后果。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陈国忠深深叹息一声,点头道:“王宝百分百有跟上层的人勾结!每次我的请援,其结果,要不就是置之不理,要不就是敷衍了事!久而久之,我也对求救不报希望了!而且,我很清楚一点,要想搞定王宝,只能靠自己!”

马军沉默了。

陈国忠指了指ICU方向,痛心疾首的说道:“他们跟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这边,以逮捕王宝为终极目标,可我却让他们屡次犯险!现在,他们一个断了手指,还中枪,一个血流如注,生死未卜,你说我要不要报仇?我告诉你,王宝既然敢派人在差馆门口伏击我们,接下来,他的一系列行动会更加猖獗!我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在退休前完成心愿!但你还没正式上任,这事你没必要参与,我也不想连累你!”

马军冷笑道:“你觉得我是怕事的人?”

陈国忠摇摇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马军打断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你究竟对王宝做了什么?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如果当我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告诉我!”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你刚才所说的,我可以持保留意见!但前提是,我要知道一切才能准确评估!”

陈国忠垂眸,思索了几秒后,苦笑道:“我身患绝症,已经时日无多了!”

马军惊愕异常,脸上泛起了不敢置信之色。

陈国忠长出一口气,洒然说道:“命中注定的,逃也逃不掉!所以,我想在临死前,给自己一个交代,给受害人一个交代,尤其是那些因我们而被王宝害死的受害者!你知道吗?他们这次之所以会这么拼命,也是因为他们想给他们的干女儿一个交代,给她一个明朗的未来......”

说着,他便把之前王宝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

而他们这个共同的干女儿,就是证人遗留的遗孤。

证人,被王宝派人杀了。

所以,他们才会对王宝这么痛恨。

马军听后,久久不能平静。

忽然间,他有点理解陈国忠为什么要坚决逮捕王宝了。

除了他满腔正义之外,其实也是因为这些种种,而对王宝恨之入骨。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计划!但你不能阻止我!就算你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陈国忠将一切前因后果简略说了一遍后,神色坚定说道。

马军没有吭声。

陈国忠没有理会他的态度,便将自己陷害王宝的计划详细说了出来,然后铿锵有力的说道:“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将王宝置之死地!是真正的置之死地,而不是仅仅将他关进监牢!”

马军的眼眸闪烁不停,忽然想起了高树培和韩宾对他说过的话,再结合陈国忠之前所说的,马上便想到了关键之处,急忙问道:“那带子,不是你找到的?是张嚣的人送过来的?他早就有跟你合作的预谋?”

陈国忠坦然点头道:“是!”

“你不怕张嚣又是另一个王宝?甚至比王宝还要更加恶贯满盈?”

马军问道。

陈国忠摇摇头道:“你应该对江湖大事有所了解吧?张嚣现在的名声,无论是在整个地下社会,还是在关联的圈子里,已经深入人心了!就凭他那言出必行的禁蝳令,还有他在环球精英体育中心所做的壮举,我就相信他!”

停顿一下后,他倏然笑道:“就算他真的伪装得这么好,在之后也不关我的事了......”

言下之意就是,以后的事,就是你马军来处理了。

马军:“......”

“说实话,我倒是倾向于愿意相信张嚣的人品!但正所谓知人口面不知心,他的真实为人如何,还是要经过时间的检验!”

马军无语了一下后,迟疑着说道:“原则上来说,我不太同意你的计划,但从现实上来说,你这样做,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该我出手的,我还是会不遗余力的出手!不为别的,至少要为了尖南警署的声威,以及躺在里面的两个兄弟!”

陈国忠笑了,笑出了今晚最为舒心的笑容。

他点头道:“我一向认为,以暴制暴,才是最好的制止犯罪的方式!其实你跟我一样,骨子里都是如此!说真的,你能同意,我一点都不意外!”

马军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但他其实也在深思着陈国忠的这番话。

他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陈国忠说得很对,他的骨子里,的确有着以暴制暴的因子。

正如他将那个犯人一拳打成白痴那样。

虽然过后他经常去看那犯人,心里也有负罪感和后悔的情绪,但如果再经历一次,他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陈国忠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拨通高树培留给他的电话号码。

...................

“铃铃铃......”

刚走出尖西警署没多久的张嚣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是陈国忠。”

张嚣微微一笑道:“陈sir,久仰大名......”

陈国忠说道:“张生,我们不玩虚的,直入正题吧!既然你派人送东西给我,又表明了要尖南,我想,我们可以深入合作......”

张嚣暗忖道,深入这玩意儿,还是跟女人好一点,跟男人的话,大可不必。

“陈sir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张嚣笑了笑说道。

“张生什么时候可以派人过来尖南?”

陈国忠问道。

“不急!”

张嚣笑眯眯说道:“王宝还是还要二十多个小时才能出来吗?等他出来前,我再动手也不急。”

现在尖南正群情汹涌之际,他派人杀过去,岂不是正等于捅了马蜂窝?

损人利己的事情,他虽然很喜欢做。

但损己利人的事情,就大可不必了。

陈国忠皱眉道:“张生不会出尔反尔吧......”

张嚣笑道:“放心,我一向一言九鼎,而且,我还要部署一下,总不能贸然杀进去尖南吧?”

事实上,几方作战,他现在的人马力有不逮。

如果把骆天虹和李富的人调过来,倒还算勉强可以搞定尖西和尖南。

铜锣湾现在已经彻底拿下了。

剩下的,就等着去巩固了。

同时,也要预防着陈耀和司徒浩南等人联合攻打铜锣湾。

虽然,这种可能极小。

但加钱哥刚拿下铜锣湾,人手这方面,一定要确保充足。

然后,尖西是关静香的华帮和少量水上人作战,也不太可能再抽调人手过去征战尖南了。

所以,张嚣倒是没有说谎。

陈国忠沉吟了一下,问道:“张生的人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动?”

张嚣不答反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方法拖延一下王宝的保释时间?”

陈国忠皱眉道:“有倒是有,就是比较麻烦......”

言外之意,就是说,我做了工作,你也不能翘着手看戏吧?

张嚣笑了笑说道:“陈sir尽力拖延王宝的保释时间,我肯定可以助陈sir搞定王宝,并且,我会给出诚意。”

稍一停顿,他意味深长的继续说道:“例如,你的那几个伙计,我会保他们安然无恙!”

陈国忠心神一震,暗叫厉害。

张嚣已经彻底拿捏住了他的命脉。

他知道自己最在乎的,就是手下的伙计。

“张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陈国忠没有废话,直接了当说道。

“当然,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

张嚣笑容满面应了句,然后问道:“马军督察是不是在你旁边?是的话,麻烦让他听下电话。”

陈国忠看了眼马军,在他疑惑不解的神色中,把电话递给他。

马军满心疑惑的接过电话,放在耳边,轻声道:“喂。”

“马督察,我的人应该跟你不止一次说过,我们很快会有合作的机会,这不,机会就来了。”

张嚣意味深长说道。

马军默然几秒,说道:“张生,我不知道什么是合作,反正我的职责,是将犯罪份子绳之以法。”

张嚣听到意有所指的话,不禁大笑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让人找你。”

以马军那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性格,简直比嫉恶如仇还要嫉恶如仇。

这样的人,我行我素惯了,且一心为了正义,无疑是不受上司待见的。

但说实话,这样的差老对于百姓来说,却是犹如守护神一样。

不是说他能守护所有,但只要是他见到的不平事,他都会出手相助,且不管犯罪分子是官,还是富豪。

马军不太明白他的潜台词。

但从张嚣的话语里,他至少没有听出揶揄和讥讽。

“马督察,麻烦你转告陈sir,王宝活不了多久了,他的夙愿,我会帮他完成!”

张嚣说罢,迅速挂了电话。

马军皱了皱眉,把手机递回给陈国忠。

陈国忠收回手机,眼神询问他后续。

马军把原话转告。

陈国忠若有所思道:“既然他想要尖南,就一定会尽心尽力,我们且拭目以待。”

马军问道:“你相信他?”

陈国忠摇了摇头,又点点头道:“不是说绝对相信,但也没有一点不信的意思,这一切,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还要时间来验证......”

就在他话音一落之际,他见过的“老熟人”,高树培出现在走廊转角处,步履从容的朝他们走来。

“陈sir,见到我很意外吗?”

高树培微笑道:“除了我这个庸手之外,还会有高手前来保护你的伙计。”

陈国忠愣了一下,忍不住转头看向马军。

马军挑挑眉,没有说话。

.......................

接到陈达军电话之前,张嚣接了刘玲的电话。

机场那里,又传来了传真。

西装暴徒高晋,来了!

高晋来得光明正大,没有丝毫的掩饰。

或许是觉得他是从太国而来,没有人关注他,所以才肆无忌惮。

相关推荐:古艺盛兴人王:从上海滩开始长生道种仙神红楼:我能复制天赋我的左眼能斩神港综,让你拿钱救人,你却成大佬华娱:高衙内他想当影帝都市之坑爹修仙系统网游之隐逆天命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