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对弈江山 >对弈江山

第七卷马鸣风萧萧,少年正扬刀 第二百六十章 伊人在侧,少年知否?

萧元彻喜出望外,大步朝着行辕外走去。

郭白衣跟在后头,一把拉了丁晏,一脸的凝重低声道:“今日丞相所说之事,若有你我之外的人知道,那你得脑袋也不用要了,明白么?”

丁晏闻言,瞳孔一缩,诚惶诚恐道:“祭酒放心,丁晏明白!”

郭白衣这才点了点头,大步的朝萧元彻走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人来到行辕近前,闪目瞧看。

却见行辕门前正站着一老一少两个人。

但见那老者,鹤发童颜,气色红润,白色胡须散满前心,负手而立,隐隐有飘飘入仙的出尘之意。

他旁边站着的,却是一女娘。身段玲珑,绿衣盈盈。虽用白纱遮了容颜,却可以感觉到,白纱之下,定是一副娇俏模样。

萧元彻虽不认识这白纱遮面的女娘,却是认得这老者确实便是南漳飞蛇谷张神农。

萧元彻紧走两步,朝着张神农一拱手,满脸的仰慕和恭谨之意道:“张神医,多年不见,您依旧精神矍铄,风采不减当年啊!”

张神农忙拱手还礼道:“丞相您客气了,充州一别,十余年过去了,当年的奋武将军如今已然是我大晋肱股之臣了!”

萧元彻忙摆摆手道:“老神医严重了,元彻虽在庙堂,心中对神医隐世洒脱的生活还是向往的紧啊!”

说着他朝着张神农身边这绿衣面罩轻纱的女娘看去,出言问道:“这位是......”

张神农这才一捋颌下银髯道:“哦,这是我这一年多来收的小徒,自我那徒儿苏凌离了南漳飞蛇谷后,我一人在谷中也显孤单,再加上上了些年岁,便有心寻个小徒弟,偏巧这小女娘乖巧伶俐,有醉心医道,平素照顾我饮食起居,若神农堂忙不过来,她也可打打下手,这丫头倒也勤快机灵,月儿,还不快见过萧丞相!”

那绿衣女娘月儿,闻听此言,忙朝着萧元彻施了一礼。

郭白衣心中一凛,月儿?我曾听闻苏凌对我说过,那张神农的孙女是他的妻子,似乎就是叫什么月的,这女娘叫做月儿,莫不是......

郭白衣心中断定,这女娘定然是苏凌的妻子,张神农的孙女。可是,既然张神农不愿说破,他也没有必要将此事挑明了。

想来张神农定然有自己的考虑。

萧元彻对这女娘月儿似乎并未多放在心上,只是微微颔首,朝着张神农道:“神医既来,请里面叙话。”

张神农却是忙一摆手道:丞相,不用客气了,救人如救火,我们还是即刻便去我那徒儿苏凌的住所,看看我还能不能施救,还有军营的情况,咱们边走边说吧。”

萧元彻有些感动,忙拱手道:“老神医,从南漳远来此处,却不进去喝口茶,休息一下再去么?这让元彻心中不安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张神农忙摆手,淡淡笑道:“丞相哪里话来,于私,苏凌乃是我的徒儿,徒儿有难,我是他师父,自然要去相救;于公,我乃大晋百姓,南漳又在丞相的治下,丞相军中士兵患病,我也当出手相助才是!”

萧元彻这才正色拱手道:“老神医高义,那元彻也就不多礼了,咱们上马车,便走便说。”

萧元彻、郭白衣和张神农共乘一辆马车,为了详细了解情况,又将丁晏也叫到了车上,那个张神农的小徒月儿便单独乘了一辆马车,跟在后面。

一路之上,张神农详细的询问了苏凌和营中士兵的情况,做到心里有数,他听完丁晏的介绍,和萧元彻、郭白衣所说的话,这才点点头,神色凝重道:“看来,丁医官和诸位太医断定的这病的确是瘟疫,可是老朽亦奇怪,为何诸位也多和苏凌接触,却只有丞相的四公子染上了此病,丞相和祭酒皆未发病,而且军中将领里,也只有张士佑张将军一人染病,其余将军也无事呢?”

萧元彻和郭白衣也是眉头紧锁,苦思难解。

丁晏也是一边点头一边道:“张居士,我和那十位太医也是对此事颇为不解啊,而且苏长史的病又是最重的,我等给苏长史的用药跟营中士兵一样,士兵们今日才吃了一天的药,虽不说立时有效,却总是有些功效的,仓舒公子和士佑将军今日发病,用了同样的药,身体已然觉得好了许多,可是独独给苏长史用药,他服过之后,不见好不说,却是更加的沉重了......”

张神农眉头紧锁,点了点头道:“罢了,还是看过苏凌的情形后再说吧。”

过了片刻,已然到了苏凌的住处,马车停稳后,那月儿先从后面跳了下来,疾步来到前面,扶了张神农下车。

众人走进院子后,皆带了面纱掩住口鼻,朝着里面走去。

待进了苏凌的房中,便闻到一股颇不好闻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张神农等人皆顿时觉得有些气闷。

再往那榻上看去,一眼便看到了榻上躺着的苏凌。

此时的苏凌看起来就是一个死人。

脸色比萧元彻看他之时更为惨白,一点点血色都没有,眉头紧锁,虽是昏迷,却似乎觉得他仍能感觉到浑身的痛苦。

胸口处若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微弱的一起一伏的气息。

不知为何,那一身绿衣的月儿看到苏凌的模样,忽的身体一颤,似乎整个人没有了力气一样,朝着一边几乎要倒下。

幸亏张神农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沉声道:“月儿,为师本就不愿带你前来,你非要来,我说的如何,这样的光景,你不过是个小女娘,岂能不先害怕了去,果真,便是吓得站都站不稳当了?”

说着深深的看了月儿一眼。

那月儿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胸口却还是一起一伏,看得出来,她是心神颇受震动。

萧元彻不疑有他,也以为是一个小女娘看到将死之人,心中害怕,便紧走几步,来到苏凌榻前急声唤了几句道:“苏凌......苏小子,你醒一醒,我和你师父都来看你了......”

他连唤了数遍,苏凌也仍旧未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萧元彻这才一脸的沉重站起身来,朝着张神农深深一礼道:“张神医,烦请你救救他.....元彻在这里拜托了!”

张神农忙正色道:“丞相放心,那是我徒儿,我定然全力而为。”

说着他转头对月儿道:“背着药箱,随我上前。”

说着又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她。

但见月儿只点了点头,并未说话。跟着张神农来到了苏凌身旁。

张神农平心静气,一手搭在苏凌的腕上,细细的号脉起来。

房中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动静稍大,打扰了神农号脉,其罪就大了。

时间流逝,张神农的神情也越发的凝重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又换了苏凌的另一只手,继续号起脉来。

两只手皆号过脉,时间已然过了近半个时辰。

张神农方站起来,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长的舒了口气。

萧元彻忙问道:“神医,苏凌有救么......”

张神农淡淡点了点头道:“若是旁人,怕是无法救了,可若是老朽,或可还有救!”

萧元彻闻言,这才如释重负道:“张神医既然这样说,便是能救!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张神农忙摆手道:“老朽也是尽我最大的能力,事情能到哪一步,我也无法预料的.....若是老朽救不了苏凌,丞相且莫怪我!”

萧元彻忙道:“张神医说的这是哪里话来?苏凌是我的......长史,也是您的徒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神医救苏凌之心,比我等更为迫切,真的连神医都救不活他,那也只能是苏凌命该如此了......”

张神农这才点了点头道:“老朽还有些疑惑,需要问一问诸位,若是这些疑惑解不开,可能会影响我对苏凌病情的判断。这里不是讲话之所,苏凌此病人传人,咱们还是退出去细说吧。”

萧元彻点了点头,有些不太放心道:“我们此时出去......苏凌他......”

张神农淡淡摆手道:“丞相放心,苏凌表面看起来危重,其实实际上并没有表面这般凶险,他的体质异于常人,在老朽飞蛇谷时,曾于机缘之下服了虺蛇胆,所以他这样更多的是表象,身体根本虽损伤不小,但有虺蛇胆易筋锻骨之力,即便如此,还可撑上三天左右。”

萧元彻这才放下心来,忙做了请字道:“神医先请!......”

张神农迈步刚向外走了几步,回过头去,却看那个月儿却仍守在苏凌的榻前,并未有半点起身之意。

面纱遮着她的脸,看不到她的表情。

张神农神色微变,只得朗声道:“月儿,还不跟为师出去么?.....”

可这月儿却似乎恍若未闻,仍旧坐在苏凌榻前,动也不动。

张神农站在原地,颇有些尴尬的。

郭白衣心中更加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忙出言道:“既然月儿姑娘担心她这个师兄的病情,那便留她在此处吧,苏凌若有什么事,她也能处理,咱们说完话,再回来便是。”

张神农叹了口气,只得顺水推舟道:“既如此,月儿你便留下吧,你师兄的病情可能会传人,你定要小心,莫要连你也染上才是......”

这次,这绿衣月儿才微微的点了点头,依旧一句话都不说。

张神农这才迈步与萧元彻、郭白衣等人走出了苏凌方舟明,来到了厅内。

此时,整个房中只剩下了苏凌和这绿衣女子月儿。

那月儿这才缓缓来到房门前,似乎确认那些人已经走远了,没人注意她。

随后她才快步的来到苏凌榻前,忽的整个身子一软,趴在苏凌身上,低低的啜泣起来。

肩膀颤动,哭声幽幽。

半晌,这月儿才止了悲声,伸出白皙的葱指将罩在脸上的白纱缓缓的摘下。

面纱摘下,那竟是一副娇美的容颜。

肌肤雪白,眸如星子。

樱唇瑶鼻,说不出的娇俏。

可是此时,她的脸上已然满是泪水。

那双如星的眸,深深的看向榻上昏迷不醒的苏凌。

忽的喃喃道:“苏凌......你醒一醒好么?你那日寻遍整个旧漳,只为了找你心心念念的芷月妹妹......”

泪珠再次点点落下,滴在苏凌的苍白的脸上。

“如今......张芷月就在你的面前......苏凌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吧......”

P.S:今日下午停电了,夕遥没有存稿,所以这章有点水,见谅见谅!

相关推荐:搜索大师横推武道从密武世界开始稻妻的日常系妖怪高塔行者江湖第一大盗地狱伞兵在异界崛起太古激流山公爵未月伯爵文明世界大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