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大明:我,开国王爷,带头反对分封制 >大明:我,开国王爷,带头反对分封制

第460章 最可怕的敌人是自己人

光杭州府衙有衙役一百多,浙江指挥使掌管卫所好几个,手下的兵加起来有五六万。

再说布政使和府尹就算有罪,自有浙江提刑按察使司和刑部来办。那也轮不到你个小小七品官来抓。

徐祖辉沉默着,一时竟然想不到用什么法子说服李景隆这个蠢货。

李景隆却把这当成了默许,越发斗志昂扬,跑过去冲亲军都尉的首领一摆手:“走,跟我去杭州府衙抓人。”

亲军都尉的首领眉头拧成一团:“李大人当真?”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李景隆就是个傻子。

难怪亲军都尉都不愿意出这趟差,是因为都不想伺候他。

相比之下。之前朱柏要人的时候,不管是去广东岭南流放之地还是去西北苦寒偏远卫所,大家都踊跃得不得了。

李景隆皱眉:“如何不当真?”

亲军都尉首领决定耍无赖了,不然总不能傻乎乎跟着这傻子一起去吃亏吧。

“太子和皇上只叮嘱我们保护三位大人。没说要抓人。”

李景隆一愣,拧眉:好像记得朱标是说过这么一句话来着。

“只查案,不办案。”

刚才太兴奋,忘了。

现在下不来台了。

徐辉祖看不下去了,主要是不想被这傻子连累和耽误,便“好心”提醒李景隆:“我们只需要搜集证据,回去汇报给太子殿下就行。”

李景隆点头:“是是是,搜集证据。”

他定了定又说:“怎么收集?”

徐辉祖轻叹:“方才李大人要是不叫人,继续冒充客商进去,可不就有证据了么?”

哪怕是李景隆再勇敢一点,不耽误那么久,冲进去捉住一个,那不都有人证了吗?

亲军都尉干别的不行,拷打审问那是他们看家的本事啊。

李景隆想了想:“客商有啊。茶馆里不就有吗?捉住一个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徐辉祖:“如今只能这样了。”

死马当活马医。

李景隆对官牙局的卫兵们笑得很假说:“诸位今日辛苦了,你们先请回吧。”

等卫兵一走,他们又直奔茶馆。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茶馆这会儿也静悄悄的,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几只麻雀在栏杆上蹦蹦跳跳。

李景隆倒吸了一口气:“跑得好快。”

徐辉祖:“刚才从牙行里跑出来的人肯定会来报信啊。难道让他们坐在这里等我们来抓么?”

官牙局和府衙对亲军都尉办事的流程太清楚了。

知道他们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肯定是要来抓人去严加拷问。

所以说最可怕的敌人是自己人,因为对你的套路都清楚得很。

可是你却拿他没办法。

李景隆:“抓知府来拷问。”

亲军都尉首领头摇得像拨浪鼓:“再小的官,他也是朝廷命官。没有皇上的允许,我们不能动。”

徐辉祖:“涂牙长。只有他没有官职。你如今是官牙局首领派来的,手上还握着湘王的腰牌。抓个牙长审问一下的权利,还是有的。”

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试一试。

李景隆一愣,然后疯狂点头:“对对对。徐大人说的对极了。本官如今可不就是有这个权利了么。”

呵呵,风水轮流转。半年前还是牙长和经纪折腾我。

终于到我来折腾这些牙长了。

他带着人又气势汹汹回到杭州官牙局,直接把涂牙长抓了起来。

把后院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关上门。

官牙局里本来就没几个人交易,这会一看这情形,都跑了。

徐辉祖远远在廊下坐下,一副不打算掺和的样子。

涂牙长神态自若:“不知道小人哪里犯了错。”

李景隆一挥手,亲军都尉就把涂牙长绑在了柱子上。

李景隆说:“你还是自己招吧。省得受苦。”

涂牙长:“招什么?”

李景隆:“跟杭州府衙勾结私设牙行的事情。”

涂牙长:“小人没有。”

李景隆:“打。打到他招为止。”

涂牙长说:“李大人,可要想清楚,我是湘王殿下的人。皇上钦点的官牙局牙长。我有错也只有湘王和皇上能处置我。更别说,你们还没有证据证明我犯错了。”

“卫兵,卫兵。”他大叫起来。

然后卫兵就冲了进来。

一百个卫兵把他们三十几个人围得水泄不通。

亲军都尉首领眯眼:“你们要干什么?”

打不打得过不说,他们可是代表了老朱。

这帮卫兵怎么敢跟他们对抗。

卫兵领头拱手:“大人。我们是皇上下令来保护官牙局的。你们没有皇上和湘王的命令就抓牙长,我们只能得罪了。”

徐辉祖抿嘴: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成了死循环。

没有证据,不能抓涂牙长。

不抓涂牙长,没有证据。

曾秉正忽然跑进来,说:“你们干什么?不可以私设刑堂。这是违反‘大明律’的。”

徐辉祖气得太阳穴突突跳:这个不知道变通老糊涂也来搅局。这事就更难办了。

曾秉正说:“本官收到举报密信,要即刻返回应天向太子和皇上当面汇报。”

李景隆一听,忙问:“什么密信。”

曾秉正冷冷一拱手:“本官是皇上亲命的通政使。这种密信,必须要由本官直接交皇上处置,不能被任何其他人看到。”

李景隆再蠢也能听懂了,曾秉正想说的是:你没资格看。

他涨红了脸咬紧牙关。

曾秉正对亲军都尉首领说:“劳烦大人派人护送本官回应天。”

亲军都尉首领刚好觉得李景隆太奇葩,不想伺候了,忙回答:“下官亲自护送大人回去。”

徐辉祖也站起来:“本官也回去了。”

李景隆忙说:“既然曾大人已经查到了线索,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开玩笑,他知道涂行长和杭州府衙就是私设牙行的人,哪还敢一个人带着十个亲军都尉留在这里啊?

肯定先回去,听曾秉正怎么说了。

一行人又如风卷落叶一般出去,即刻启程赶回应天。

卫兵把涂牙长放下来。

涂牙长揉了揉自己酸痛的手腕,问卫兵:“有河州、西宁或者西安官牙局的消息吗?”

其实所有牙长这会儿都很关注这三个官牙局的消息。

因为朱柏若是回来了,那边的官牙局肯定最先知道。

相关推荐:永恒主宰永恒霸主永恒巫主亨利的铳魔时代[综]斯塔克家的短腿胖橘绝世剑仙:我是仙帝,不是剑灵!诸天鼎炉带着无明剑术穿越异世界机甲贩卖商快穿之偏执反派你别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