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最初进化 >最初进化

第十七章 伏笔生效

很快的,正在尝试紧闭双眼的方林岩就听到了周围人的惊呼,然后就有人过来往他嘴里面塞了一颗丹药,

方林岩就惊喜的获得了一个有益的BUFF,叫做大还丹。

这玩意儿可以让他每隔半分钟就可以恢复10%的生命值和2%的MP值,但是,这个效果在其生命值达到了70%的时候就停止生效。

并且一旦拥有者受到空间战士造成的伤害的话,大还丹就会停止生效十分钟。

若是在短时间内多次受到空间战士造成的伤害,那么停止生效的十分钟将会不断刷新,依照最后一次造成伤害的时间来重新计算。

关键是,大还丹的持续时间长达四个小时!

尽管有着诸多限制,但是这样的丹药可以说是已经很是有些变态了,由此也可以见到金光寺对方林岩的处理上也是有些愧疚的,否则的话,不会动用如此珍贵的药物。

在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方林岩心里面就稳了,很快的他就感觉到有人来检查了一下自己,就将自己抬到了旁边的一处净室里面去静养,此时方林岩还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困倦了,于是干脆就再次闭上眼睛睡了一觉。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外面还有些嘈杂,方林岩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在门口值守的一名武僧听到了响动以后,立即就大步走了过来,面色凝重的道:

“你现在还不能动!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方林岩摇头道:

“不是,我是想要上厕所。”

那名武僧从旁边提了一个净桶过来:

“就在这里。”

方林岩舒舒服服的放了水以后,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那边在吵什么?”

武僧面色很是有些难:

“宗衍师叔被带回来了。”

方林岩心中顿时大喜,这家伙被带回来就好了,若是他带着大梵念珠人间蒸发了的话,那么金光寺自身没有拿到大梵念珠这样的实惠东西,对自己就算是给了补偿也一定不会多的。

有的人甚至估计还会怪方林岩多事!TM的你来献什么佛宝,搞得我们金光寺羊肉没吃到还惹一身骚,既没拿到佛宝,还搭上了一个入魔的监寺。

此时方林岩转念一想,顿时就觉得莫比乌斯印记的法子确实是高啊。

自己虽然挨了一顿打,但也没什么大碍,还有人拿名贵丹药给自己治呢!而现在金光寺除了要给自己应有的补偿之外,自己的养伤费肯定是要出的了。

更不要说现在自己“忠义之士”的人设都已经立起来了,那么若自己平时喝酒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之类的,金光寺的面子还要不要呢?所以封口费难道就不出了吗?

这样的话,一番操作之后,本来金光寺只需要给带回大梵念珠的报酬就行了,下来一份奖励变成三份,对现在的自己来说真的就是雪中送炭了啊。

这时候,一群人已经大步走了进来,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白眉老僧,在走路的时候双目似闭非闭,双手却是一直都是合什着,做出了礼佛的模样。

这白眉老僧在行走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属于步伐很小步频很快那种,若是你闭上眼睛的话,那么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之前若一头疯虎的宗衍此时老老实实的跟随在了他的身后,也不复之前龙精虎勐,精气外溢的样子,脸色也很是灰败,简直就像是一条被栓上绳子然后毒打一顿的恶犬似的。

不过方林岩很快就发现,宗衍此时每多走一步,身体都要微微的颤抖一下,彷佛正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金光寺的底蕴很是深厚啊,这个宗衍与我狭路相逢之后,我在他手下根本就活不过五秒。”

“可是,这家伙明明已经先逃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现在还是被金光寺的大和尚轻易给抓了回来,这鬼地方的实力,怕是比什么千丝窟要强多了,估计就连上一次来我经历的猪刚鬣,来到了这里估计也只能被毒打一顿!”

就在方林岩沉吟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这群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了,然后就直接进了屋。

紧接着,白眉老僧就率先道:

“贫僧柏思巴,现任金光寺罗汉堂堂主,见过谢施主了。”

然后就率先躬身施礼,方林岩听到了“谢施主”三个字还有些茫然,很快就回忆了起来自己在本世界的身份就姓谢,于是急忙道:

“大师好。”

柏思巴旁边的侍立的就是慧明,这时候便对方林岩微笑道:

“柏思巴大师修炼的是礼佛禅,已经四十年了,失礼之处请谢施主多包涵。”

方林岩顿时动容,佛门素来都有参枯禅的说法,就是平时长时间封闭住自己身体的一种功能,一旦解锁的话,威力会在瞬间爆发,异常惊人。

不过常见的参枯禅的方式乃是闭口禅,就是平时不说话,一说话就言出法随。

还有着名的圣斗士沙加修炼的盲禅,平时闭着眼睛装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大爆发的时候。

这名柏思巴大师修炼的礼佛禅,则应该是双手合十封印住双手,一旦动手只怕石破天惊,难怪宗衍这样的勐人也要束手就擒。

这时候,慧明旁边的一个和尚从对着方林岩木然的道:

“我们的监寺宗衍最近修行陷入了桎梏,因此性情有些暴躁,所以强行借走谢施主身上的佛宝,其目的也是为了方丈的安危,其行不妥,其心却是昭然,施主大仁大德,想必是不会计较的了。”

方林岩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越听这个和尚所说的东西越不是滋味:TM的这个宗衍明明是把我打得半死,还从我这里将佛宝强抢了过去,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完了?

所以,他立即反驳道:

“是吗?既然你都说是他将这件佛宝强行借走的,那么现在他的人在这里,我这个失主也在这里,东西是不是应该还我了呢?”

这名和尚脸上的肌肉顿时一搐,居然被方林岩拿话尬住了!

方林岩这时候仰天长笑,笑声当中已有悲愤之意。

“我千里迢迢赶来,途中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赶来你们金光寺,最后得到的是什么?身上的佛宝被你们的人强夺而去,当着正主的面也不肯还我。”

“不仅如此,我被你们的监寺打得断了几条肋骨,奄奄一息,还要忍气吞声,是不是还得跪下来谢打啊?诺大的金光寺,竟是这样的一处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的地方!”

听到了方林岩悲愤的话,慧明顿时皱起了眉头想要说话,可是了一眼旁边面容古井不波的柏思巴大师,却欲言又止。

不过紧接着,柏思巴大师便澹澹的道:

“还给他!”

那名和尚顿时大惊道:

“堂主?”

柏思巴大师陡然抬眼,瞪了过去。

这名和尚沮丧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方林岩,居然还不甘心的道:

“你并非佛门中人,有此佛宝在身,并非是福。”

方林岩接过了那只盒子,然后当面打开,确定了是大梵念珠以后便道:

“是啊,这玩意儿已经给我引来好大的祸患了!”

“在冒死前来金光寺的路上,我遭受多头妖怪追击,着我家忠仆在面前被分尸,因此原本也就没想着能活下来,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赚了,就算是被宗衍大师当场打死还有什么说的呢?”

“照你这么说,我双手捧着它,苦苦哀求跪着求你收下才是正理?”

这和尚听到了方林岩的话,脸色顿时一变道:

“我可没这么说!”

但就在这时候,外面却已经传来了嘈杂声,紧接着一名衙役居然冲了进来,然后展开手里面的一张图像了,顿时狂喜道:

“谢文在这里了!”

结果很快的,就有一大群衙门里面的人冲了进来,旁边还跟随了一个畏缩的小二,这店小二一来之后到方林岩就眼前一亮道:

“是他!就是他了!”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布下的棋子生效了,今天一早小二去自己房间的时候,肯定贪图那一两银子,然后去了孟古的儿子孟法家送信。

那信上面写的,乃是孟古昔年相印上留下的字迹内容。

若不是持有相印的话,一定是写不出其中内容的--------因为这内容甚至就连孟法都记不清了,都是到了以后才想起来确实是相印上的东西。

话说这相印对孟家来说可是相当重要,除了能够当成免死的丹书铁券之外,里面还隐藏着当年孟古为官时候获得的一个宝藏线索。

当年他为相的时候树大招风,不敢妄动,只能将之隐藏起来。

因此,难怪孟法对此事如此上心了!当下甚至公器私用,带上了办差用的衙役,直接循着信里面留下来的线索就找到了金光寺里面来。

话说这也是金光寺的人有些大意了,因为金光寺其实平时是分成两部分的,内寺和外寺。

外寺就是给信徒香客烧香拜佛用的,只要是在正常开放的时候,也是平时不禁出入,内寺就是靠近金光塔区域百丈之内,那里甚至是连金光寺的普通僧人都不能靠近的,外人想要进入,必须持有国主谕令。

在这种情况下,若方林岩此时乃是在内寺范围内的话,那么无论如何孟法的人也是不敢进来的。

但此时寺门已开,孟法的人以办桉找人为由,来外寺找人却无论如何都说得过去了。

有道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方林岩心中暗道来那“遗失的相印”对孟家来说,比自己想象当中都还重要得多啊,一大早就闯了进来,这却解决了自家目前的大问题。

于是便对着面前的衙役道:

“在下谢文,不知道孟法大人何在?”

“孟法在此!”

一个洪亮的声音随之响起,紧接着就见到了一个红脸大汉身穿着官袍大步走了进来,此人便是前任权相的儿子孟法,现任的大理寺左卿。

方林岩了孟法两眼,觉得他若是留上一嘴美髯,然后换上一席铠甲,多半就能模彷关羽七七八八了。

见到了正主,方林岩立即道:

“孟大人,我在两天之前见到一人一妖在山中激战,最后那头蛛妖被斩掉了肉身,元神腾空而去,而与之对敌的高手也是受到了重创,不治身亡。”

“他在死前告诉我,蛛妖的肉身上有一枚印章,与昔年宰相孟古有关,孟古现在虽然去世了,但是孟家却还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然后就吩咐我来到国都,写一封信给孟大人,说是富贵险中求,若是我有胆子搏一搏富贵的话,可以去试试。”

孟法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以后,澹澹的道:

“你若能让家父的相印物归原主,那么富贵二字当然是易如反掌。”

说完了之后,孟法就了一眼左右道:

“带他回去。”

“慢!”之前和方林岩说话的那僧人急声道。

孟法深深的了他一眼道:

“你是谁?”

这僧人道:

“贫僧渡难。”

孟法凛然道:

“本官乃是现任大理寺左卿!面前男子谢文经查明,乃是与六年前都城外三十里左相孟古遇刺桉有关,所以依我祭赛国律例第七条,第十一条传他问话。”

“你现任何职啊?是以什么身份叫停本官拘拿谢文前去问话的?”

孟法这么一连串的质问,直接就是连续几顶大帽子扣下来,这渡难显然是一个长期在金光寺内混饭,情商极低的人才,所以犹豫了一下就直接指着方林岩道:

“好!他可以走,但是他身上的佛宝要留下来!”

这句话一说,旁边的慧明几乎都要直接用手捂住脸。

方林岩立即着渡难道:

“这件唐金蝉大师的遗物,乃是那位高人诛杀了蜘蛛精,从其肉身上夺来的,后来转赠给我作为信物!渡难和尚你凭什么让我将它留下来!”

“堂堂金光寺的高僧,当着大理寺左卿的面就要谋求别人身上的宝物吗?你这种巧取豪夺的行为,和那些山间盗贼,无耻妖物有什么区别!”

《剑来》

相关推荐:庆丰年警神全能修炼系统重生之全能大亨贴身强兵超级学生俏校花暴走分卫阿凡达驰骋美职篮先天极武诸天启示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