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全知全能者 >全知全能者

第327章 昆山玉碎凤凰叫

好药,当然是好药。

能不好么。

灰鼠红果青草白木五味大补还元药,前面的“灰鼠红果青草白木”属于玩笑式的,可以去掉,“五味”也可以实事求是地改成“四味”,但后面的“大补还元药”,却是一字都改易不得。

此药,确实大补。

不仅大补,并且还元。

进入这方天地后,修为上的那种莫名的缓慢流失,完全可以通过这个药,返补回来!

开玩笑,好歹也是一代药师,既然团队遇到了这方面的小困扰,又怎么可以放着不解决呢。

许广陵的这次炼药,可着实是拿出了一点道行出来的。

材料虽简。

操作也看似太过随意。

但这药,若以天地人三级九品来定位的话,至少也是地级的,而且是地级中的上品。

材料和成药之间,出现了巨大的阶差。

所以,这并非简单的合成。

而是编排。

极为严密且精妙的编排。

用源自地球上的说法,就如同用尘埃,编排出了DNA。

可惜在这里是属于锦衣夜行了,两个小菜鸟体验之后虽然交口称赞,但她们并不会知道其中真正的技术含量,要是石九阳在这里……

石九阳在这里也不行。

他倒是略懂几分药,但修行也还是不够。

不过如果是天阶又很懂药,许广陵也不可能在自身仅仅是人阶“荣枯境”的情况下,拿出这等东西来。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悖论?

换言之,许广陵的这种锦衣夜行完全是自带属性,不可去除的那种。

一夜安生。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也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意外。

据从三木镇那边了解的信息看,这天湖草原,只要是看起来平的地方,就都属于贫瘠之地,无灵山,无灵水,无灵木,典型的三无之地。

但凡城池之所在,必据三灵之一。

而像这种三无之地,不要说地上的凶兽了,就连天上的凶鸟,等闲都不会经过。

许广陵三人之所以昼行夜宿,不是真的夜里要宿,也不是夜里行路不安全,而是,一来,他们的时间并不赶,二来,每个夜晚也是各人调整或修行的时间。

虽然这种日常式的调整或修行对于当前阶段的三人来说可有可无,但正因为是可有可无,在无特殊因素的情况下,他们自然地选择了有。

ddxs.com

天明后,三人继续前行,而此行之所在,便是方圆千里范围唯一的城池,巨木城!

在这草原上,许广陵三人一天大概的行程是四百里左右,所以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在两到三天之后,到达巨木城。

但事实是,才刚第二天,远远地,他们就看到了天边的一抹苍翠。

如是山脉,巍峨地伫立于地平线上。

既然看到了目标,就不需调整方向什么的了,许广陵三人径直朝着那苍翠出发,而当越来越近之后,那苍翠,也开始渐渐地露出了真面目。

哪里是什么山脉。

就是树!

说起来其实是有点奇怪的,千里万里茫茫的草原,大面积地一棵树都没有,当终于见到树的时候,又突然地,视野里全都是树。

而且遍是古树巨树!

树如山,树如峦,树如群峰伫此间。

还是颇为壮观的。

那种景象,只遥遥观之,就足以让一位植物学家或相关研究者狂喜了。

许广陵便是那“相关研究者”,当然,说他是植物学家也没错,只不过这个身份是兼的,而且比重并不大。

只是,此地显然并非善地。

还隔着有大约近百里之远呢,许广陵三人就已经听到了自那重重苍翠之中所传来的各种兽吼声,有的凶狠,有的凄厉,反正狰狞的气息,一下子就拉满了。

“嗷!”

许广陵扯起嗓子,大声地吼了一声。

“你乱叫什么啊!”纪飞妍彷佛被吓了一跳般地瞬间远离了许广陵好几个身位,然后又是嫌弃又是好笑地看着他。

“你这样叫过吗?”许广陵问。

“傻子才这样叫!”

“做一个傻子有时候很舒服很爽的。”许广陵笑道,“来,跟我学,嗷~~”

许广陵的狼嗥止息,纪飞妍还没开口,倒是一声清鸣出自太苍月口中。

那彷佛是一种鸟叫,真的是响遏行云,而且持续了足足数十息之久。

许广陵听得有点呆。

想不到这小妮子还有这一手,不是亲眼看到,他真的会以为这是一只鸟在叫。

而且挺好听。

有点类似传说或想象中的凤凰之鸣。

所谓昆山玉碎凤凰叫,地球上一位国家级的选手唱《小河淌水》,其中有一段时,就被人用李贺的诗句来这样形容。

此刻,太苍月的清鸣有点那个味道。

当然,她是修士。

其气息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纪飞妍听得更是呆住了。

如果说刚才许广陵的嚎叫一点也不讲究,更接近于“鬼哭狼嚎”,那太苍月的这清鸣或者说长啸就太艺术了,太具有美感了。

一种磅礴的力量感。

一种清澈的通透感。

一种高亢的流荡感。

一种……

尽可以用很多很多的语言来形容,但事实上,这一刻,在太苍月的这个清鸣中,纪飞妍感受到的,是一个修士立于天地之间的那种孤独,那种自由,那种骄傲,那种纵横。

真的,纪飞妍一下子就呆住了。

太苍月的这一声有点突如其来的清鸣,也在突如其来之间,把纪飞妍拉入了一种莫可名状的感受和感动。

很多沧桑突然越过千山万水,越过岁月尘封,越过世界的间隔,向她涌来。

但太苍月的那声清鸣却彷佛仍然回荡在她的耳边,更回荡在她的心间,回荡在她的意识天地中。

一声清鸣,所有沧桑都破碎。

一声长啸,天地浩荡任我行。

于是,在太苍月的声音止息,过了一小会的时间之后,纪飞妍也开口了。

她不是模拟鸟叫,更不是效彷许广陵的那种鬼哭狼嚎,而是模彷风。

大风!

大风吹过平原,吹过溪谷,吹过丛林,吹过山峦。

和缓,尖厉,回环,激荡。

那里面有着缠绵悱恻,有着壮怀激烈。

有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有着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有着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有着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也有着身闲人自远心净世无尘。

许广陵静静地听着,然后在心里为两位队友鼓掌。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天娇!

这也是凌霄宗的一代新秀!

这一刻,他以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地认识了一下两个人。

她们,一个叫太苍月,一个叫纪飞妍。

“我记住你们了。”

待纪飞妍的长啸也止息之后,许广陵鼓掌,很认真地鼓掌。

太苍月也鼓掌。

然后,纪飞妍也鼓掌。

再然后,三人目光交错,不自觉地相对而笑。

“看看,一番嚎叫之后,是不是非常痛快?”随即,许广陵又开始焚琴煮鹤,表示刚才的这一番不约而至的交流,其功在我。

于是,他如愿地收到了两人的白眼。

太苍月的白眼,可不常见。

相关推荐:游钓世界网游之神环使者绝品透视眼武林邪传天网建筑师重生日本做监督人生加速器混乱无限大唐如此多娇末世冒险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