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五大恐怖世界与,恐怖的她

“我是镇上一个普通学生,镇上招兵的时候我还小,没有跟着去战场,就和妈妈一起在家住着,偶尔出去找点工作。”

一号回忆起从前的事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仿佛这只是一个故事,一个陌生的故事。

“战争结束后,我们镇里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很多长辈大受打击,好像天都塌了。而我则很厌烦那种死气沉沉的氛围,于是我喜欢往镇上的各个旅店跑,那里能让我见到来这里旅游或歇脚的外地人,他们很开朗。

“我渐渐长大了,就在我以为鬼域的阴影可以逐渐消失的时候,出事了。

“那天我接了个快递的工作,要把一束花交给狮子旅店的一位男客人。我过去的时候,男客人告诉我,今天他要向他的女朋友求婚,我很开心也很好奇,就留在旅社围观。

“就在女客人接受了求婚,和男客人相拥在一起的时候……男客人的身体突然扭曲,皮被撑破,从里面爬出来一只红色的血腥怪物。

“不止他一个,在我的周围,人们接二连三的死掉,变成了红尸,有一只扑在我身上,想挖掉我的心脏。

“我发疯一样跑出去,才发现整个小镇都被鬼域的东西撕碎了,一种诅咒一样的东西笼罩在镇子上空,我熟悉的人在哀嚎求救,很多街道、店铺都在发生诡异的改变,这一切,我都曾在电视上看到过,那是属于鬼域的能力。

“同时,我感觉到一阵隐隐的束缚感,在把我拉回狮子旅社,我当然不会回去,那一天,我在镇上瞎跑,只想找到活下来的镇民。可镇子那么大,好像只剩下我一个活人。”

喻封沉听着一号口中的悲惨一幕,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了很多。

一个人的死亡是死亡,一群人的死亡也是死亡,而一个镇的死亡,应当被称为灾难。

当死亡上升到灾难,同为人类的人们,心中总会涌出悲切和震撼,对同胞的怜悯与支持,会把人们心里隐藏起来的责任感和各种情绪通通激发出来。

喻封沉也是这样。

似乎只有想象出镇上人们的惊恐,他才突然意识到鬼物和人类强烈的对立关系——少数派的友善永远无法抵消多数派的恶意。

“小镇为什么会突然异变?”他忍不住问。

一号平静的说:“鬼域一直将种子种在人类的身上,时机成熟就露出爪牙。不仅是斯迈尔镇,周边的城镇,乃至整个世界的北部区域,全部都被鬼域占领了。甚至……这个小镇只是被占区域的边缘,越往里,鬼物越可怕。”

一号可能已经很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声音显得很疲惫。

喻封沉听着他话里的信息,对这个游戏世界又产生了新的认知。

这个游戏的世界观,比他想象中还要庞大不少!

鬼域为背景,光是不同城镇,甚至某一栋特殊建筑,拆分开来就足以产生无数个独立恐怖游戏。

“那,你后来怎么变成这样的?狮子旅社就是红狮旅店吧,你回去干嘛?”江霜伶看了看前方,他们走路速度不慢,旅社的轮廓已经可以看见了。

“嗯,我最后还是回去了,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狮子旅社。”一号说。

“为什么?”这是喻封沉最不能理解的地方,一号是没有必要回去的,可他不仅回了,还从此无法离开。

“因为……”一号嘴角向上翘了翘,似是笑了一下,“那种冥冥中的束缚力越来越强,我也没处可去,我妈妈消失了,认识的人也都死了,就打算回去看看。

“结果到了旅社之后,我才想起来,我已经被挖走心脏,早就死了。”

“……”最后这句话让喻封沉和江霜伶突然后脑勺一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玩吗?我以为镇上只剩我一个人,也只不过是记性太差,忘了自己也是个死人。斯迈尔镇,原来是无人生还。”一号还是很平静,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不过,随着一号的回忆告一段落,喻封沉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连串的系统提示。

【世界观累积5%,开启游戏世界“鬼域”知识记录】

【“鬼域”为体验师可进入的五大恐怖世界之一,具体知识交流可在体验师晋入抗衡级,开启体验师论坛之后进行】

【相关信息可在游戏结束后解锁】

【你已经历过的“鬼域”世界游戏为:死亡深林】

这串信息让喻封沉一下子停住,也让一号和江霜伶跟着停下。

“怎么了?”江霜伶脚步一顿。

“没事,走吧。”看起来江霜伶并没有收到系统提示,喻封沉暂时没有说,重新迈步,脑子却不由自主思考起来。

五大恐怖世界?

难道说,恐游体验师们所经历的所有恐怖游戏,都不是完全分开的,而是在五个世界观不同的恐怖世界里同时存在的?

“死亡深林”他印象很深,就是宁枫邀请他进入的活动游戏,在游戏里他认识了江孑冷、女巫、云肆等人,见识了不少大佬。

那个游戏里,深林的致郁和对人内心恐惧的勾引,让他至今还心有余悸。

回想起来,那次游戏的世界观也比较怪异,恶魔之类的东西放在“鬼域”的背景里,反而可以融合进去。

那么他经历过的其他游戏,就是另外一个或者几个庞大恐怖世界的分支吗?

这个发现让喻封沉内心震撼,因为比起什么都不知道,对体验师系统一无所知的状态,五大恐怖世界的存在要让他大松一口气。

有分类,就有逻辑。有范围,就有限制。

对喻封沉来说,如果能得知体验师系统依存的背景,对未知的恐惧就会减少很多。

另外,还有一个让他在意的词汇,就是“体验师论坛”。

在成为抗衡级之后,居然还有这种事物存在?

他认识的唯一一个抗衡级体验师就是“女巫”了,但他和她不熟,不过他突然意识到,女巫能在现实中找到他的位置,甚至得知他有黑猫“厄运”,说不定都有论坛的因素在里面!

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喻封沉突然兴奋起来。

这种兴奋,直到接近旅社,才稍微降下去一点。

因为,空气中传来了浓郁的血腥味,源头,便是几米开外的旅社。

“等等,这是怎么了?”喻封沉看见天空有个东西随风落下,他伸手接住,冰凉而柔软,居然是一张银色的圆纸。

就是那种葬礼上会撒的,金色和银色的圆纸片。

他闻了闻,不止是血腥,还有腐烂和绝望的味道,混杂在空气里,飘向两人一鬼的鼻子。

“出事了。”江霜伶眉头一皱,黑色锤子已经扛了起来,“一号,我刚才忘了问了,为什么你们这么在乎封印阵,却只有你一个人来?”

“规则如此,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员工进入坟地。”一号抬头看着旅社后墙,靠后的201,203,207的房间窗户都是紧闭的,而窗框处,却有鲜血正在往下流淌。

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过来,他们默契的不再说话,纷纷翻上二楼,从打开的205房间窗户进入了旅社。

“有人来过。”看着自己的房间,虽然整洁,但是有些东西的位置有不明显的移动,一号淡淡说。

“额,好像是我。”喻封沉小声接了句。

是他动过一号房间的东西,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异常。

“去看看其他房间。”

推开门,对面是206,与平常不同的是,206的门缝,正往外渗着鲜血。

喻封沉记得206是三号住的地方,对这个性感热情的鬼物妹子,喻封沉虽然无法做评价,但看到这个场景心里仍旧一沉。

“啪嗒”一声,在喻封沉愣神之时,一号已经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锁,推开门,房间内的场景让喻封沉瞳孔一缩。

三号的身体扭曲在门口,以一种极具冲击力的当时映入他眼帘。

原本就是鬼物,不算活物,可现在的三号要更凄惨得多。

她的大波浪长发上沾满了血,湿答答粘在地毯上,腰被向后折断,嘴唇被红色丝线缝了起来,眼睛瞪大,充满不甘和恐惧。

她身上已经没有属于鬼物的气息,这是一具尸体,真正的尸体。

看见三号的“死”状,喻封沉眼睛微微瞪大,手指不自觉的蜷起。

一号转身,一闪便闪到了201门口,那里住的是老板和厨师,与他共同禁锢在这里五十多年的同伴。

门被打开,一号低着头,沉默不语。

只是他一向懒倦冷漠的厌世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扭曲愤怒的表情。

“彭!”事情正在往不对劲的方向发展,江霜伶看一号不言不语的站在201门口,就用锤子锤开了剩下几扇门。

入眼,全是夸张而恐怖的死亡现场。

鲜血挥洒在这些房间的每一处,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两对夫妻的尸体没有完好的,木乃伊的布被拆开,只剩和布黏在一起的血肉。

那个佝偻的老太太被自己的拐杖洞穿了眉心,彻底看不清样貌。

每个死亡的现场都有大量鲜血,如同一种残暴的艺术。

喻封沉走近三号,从不成人样的她的脸边捡起一张金色圆纸。

周围林林总总还散落着一些金银纸张,甚至有几个纸扎的金元宝。

身后传来脚步声,喻封沉问道:“都死了吗?”

“如果鬼也能称之为死,那么,都死了。”一号的语气中透出一丝不平静,见喻封沉看着三号没有动,他嗓子更加沙哑,“她就是当初接受求婚的女客人,求婚的花还是我送来的。”

“下去看看。”喻封沉道。

在他们三个前往坟地的时候,红狮旅店,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光顾了。

而这位光顾者的做派,喻封沉从没见过,也并不熟悉,可是这送葬用的纸钱,让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一张脸。

楼下的大厅并没有人,可鲜血却一直延伸下来。

两人一鬼下来的时候,四周都是粘稠如泼洒的红色液体,唯有一块墙壁的四周比较干净,上面用血写着一行大字,每一个字都在向下流淌。

“本想来找你,却没有找到,那么这一次,就送葬好了。”

喻封沉看着这行字,脑海里那张脸愈发清晰。

记忆中,瓷娃娃般精致的脸,画着眼线的杏眼微微眯起,红唇轻启:

“你猜猜,这是结亲,还是送葬?”

“……恸!”从嗓子里挤出一个音节,喻封沉脸色微白。

这行字,就是写给他看的。

与恸有接触的人,除了他以外,勉强还有宁枫和江孑冷,可另外两个人离这里的距离很远,所以,她要找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恸已经离开,旅社里没有哀悼级执念的气息,可喻封沉的心里却有种怪异的感觉。

不是劫后余生的后怕。

她仅仅因为没有找到想找的喻封沉,而杀了整个旅社的鬼物……

愤怒。

喻封沉对她的行为感到非常愤怒。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