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另一条游戏线

事出反常必有妖。

喻封沉不了解江孑冷,但他觉得江霜伶一定是了解的。

但江霜伶提出异常后,又没有直接说这不是她弟弟,这样的态度让他感到有一种怪异在他心里发酵。

在众人都静下来之后,他们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席地坐下,喻封沉把自己从占卜小屋中被传送到红狮旅店之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包括,他从上一位旅客留下的最后一封信里看到的内容。

【不认识的朋友,很高兴你能打开这封信,这意味着我死了之后,还给一位陌生人提供了帮助。是的,我的信不再写给我那坐在壁炉边享受舒适生活的老友了,他给我寄的信上说从未收到我的回信,我曾一度以为是我的回信没有送达。而今天我终于回忆了起来……我的回信从没寄出去过。】

【如他所说,我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有些事情没有做过,我却总以为我已经做了,而有些老家伙明明已经死去十几年,我却还以为他仍活着,会给我寄信……呵呵,愿我的老友安息,愿天上没有鬼域。】

当时看到这里的喻封沉猛然惊醒,难怪写信者的回信也会留在这里,原来是根本忘了寄出去!

但是那位老友的来信是怎么写下来,并且又是由谁带给上一任住宿者的呢?如信上所说,老友已经死去十多年了,但他仔细对比了来信和回信的笔记,可以确定是两个不同的人写的。

那么,写信的人是谁?

最后一封信上没有提到,这也是喻封沉想不通的地方。

同时,他心中那种有什么东西被忘记的感觉霍然消失,通过这几封信,他意识到这种遗忘同样存在于玩家们的身上。他的第一反应是对照系统提示,果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忘了定时自由通话的事!

刚好自由通话的一小时时间将近,他趁自己还记得这件事,在群聊中提醒了其他人,果然,不出十分钟,他就已经忘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了,只记得他发现了”会遗忘“这件事。

此时有宁枫他们的提醒,他才再次短暂的想起来。

疑问暂时压下,他还向宁枫他们解释了红狮旅店和一号的来历,其中包含的信息让增加了世界观知识的几个人纷纷收到了五大恐怖世界的提示。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在他说完后,其他几人看上去尚在消化信息,只有江孑冷神色未变,看起来连思考的没有,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事。

“所以,你不觉得奇怪吗?这种回来又不断被抹掉的记忆,有什么意义呢?”江孑冷淡淡地盯着喻封沉,他的用词也较之前发生了一种改变。

抹掉?他说是抹掉?一点亮光在喻封沉脑海里一闪而逝,他不由得回望向江孑冷的眼睛,突然一愣。

在他印象中,江孑冷的眼睛一向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出来,可现在,他竟然从这个男孩的眼神里读到了急迫感。

话句话说,他觉得江孑冷现在很适合一句话——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这抱着兔子的男孩就是那个眨眼的人。

他在……提醒我什么?喻封沉的思绪一下子开始凝结,开始找江孑冷话里隐藏的东西。

抹掉这个词太有主动性了,不是遗忘,而是抹掉……

这个举动是没有意义的……那为什么还会存在呢?的确,如果让体验师们感受遗忘是一个惊吓点,那为什么忘掉的不是类似于“身边的人是鬼”这样的恐怖点,而是人物设定之类通过查看系统记录就会想起来的事呢?

更有甚者,他想起在前往怪诞游乐园之前,江孑冷居然“开玩笑”称自己是鬼来吓唬他和宁枫,这种毫无意义的恶作剧几乎是不可能在江孑冷身上发生的事!

“江孑冷,你的暗示太隐晦了,谁听得懂啊!”宁枫伸手捂住了额头,在车上他就听出江孑冷有想表达的东西,奈何他没听懂,江孑冷才会急切地要找喻封沉。

“不要被眼前繁琐的事件蒙蔽,回想一下我们究竟要干什么。”江孑冷的声音突然低了很多,“我们是学生,为了完成灵异群里的任务才来,我们是坐地铁来这里的。”

顺着他的话,喻封沉眉头一皱。

江孑冷几乎是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喻封沉继续道:“你们也看见五大恐怖世界的提示了,枯镇是鬼域外围一个旅游小镇,我们此时身处鬼域,仔细看,我们的游戏属于鬼域这个世界观,没错——再往回想一下!”

“等等!”喻封沉突然感到脑袋里轰鸣了一下,最开始的记忆涌了进来。

……

那是灵异世界真相群里的聊天记录。

小幸运:那几个哥们儿真去啦?有没有直播?

啊哈ヽ(???)?:不知道啊,据说要前往一个地图上已经找不到的镇子,我也不知道咋去的,都是管理私下给方法,你问管理员吧。

……

地图上已经找不到的镇子……不,最明显的提示,就是这个群名!

灵异世界真相群。

所有关于这个群的信息都是在他们进入游戏,确认游戏开始后才出现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群依托的不是喻封沉生活的真实世界,而是游戏中的鬼域世界。

可在鬼域的世界观下,是不应该出现这种对鬼物存在将信将疑,甚至要寻找真相以及探险的群的!这自相矛盾!

原本他们以为要去的是一个无人小镇,结果到了一个有完整世界观的新世界。

灵异世界真相群所在的世界必然不是鬼域,这些人设中,学生们所在的世界,和枯镇所在的世界,必然有一个是假的!

“我知道了!”喻封沉突然理解了江孑冷,之前所有的违和和不应该都有了答案,“原来都是你做的,我要怎么……”

他想说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忘了后面要说的那两个字。

“知道什么了?江孑冷做什么了?”宁枫像看病人一样看着喻封沉,怎么一个两个一说到关键就没声儿?

谁来理解理解他们,就像三个人走在一起,其中两个学霸一直在讨论难题,剩下的学渣什么也听不懂,真的是很难受的!

思绪就像被暂停了一下,要说的话就像被偷走了一样,喻封沉也是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

他不能说,也说不了。

他只能看着江孑冷,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江孑冷嘴角上翘,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接下来,江霜伶惊呼一声,只见她弟弟从腰间抽出一把水果刀,毫不犹豫地朝脖子处抹了过去。

鲜血飞溅。

“我靠!”宁枫和楚老板下意识来了一句,要不是周围除了一号外没有任何鬼物的气息,他们都要以为江孑冷被鬼物附身了。

这可不是活动游戏,死了不能复活的!

江霜伶眼睛瞪大,她几乎是在刀刃刚接触弟弟脖子时就”腾“得站起来,颤抖着伸手捂住江孑冷的伤口,对喻封沉喊道:“止血!绷带!绷带啊!”

这一瞬间她完全慌了,甚至无意义的想用绷带止住脖子动脉处不断喷涌的血。

但是喻封沉很淡定,他看懂了。

他看懂江孑冷要表达的意思了。

于是,在几人乱作一团的时候,他将祭品活埋收到了梦里,连带着在一旁看热南的一号也强制收了进去。

然后,他拿出【让你解脱吧】,学着江孑冷的样子,在其他人惊悚的表情里用力划过脖颈。

干脆利落,为了不让自己犹豫,那一瞬间他放弃了思考,直到真实的痛楚从脖子处传来,他感到呼吸时那些气都从裂口处漏走了。

嘿嘿,就像喝奶茶管子漏了个缝一样让他难受。

自杀,喻封沉曾经想都没想过的事,现在却这么做了。

自杀,就是江孑冷想告诉他的。

而他刚才说到一半突然忘记的两个字,是“醒来”,那句话他想问的是——

我要怎么醒来?

……

眼前一片黑暗,冷空气不断渗透在喻封沉的皮肤里,让他如同身处冰窖。

他的六感缓缓归来,逐渐意识到自己不是躺着,而且头上脚下在一种粘稠的液体环境里悬浮着,呼吸无碍。

他的动作受到了液体的阻碍,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泡在什么物质里面,不敢贸然睁眼。

喻封沉扑腾了两下,伸手触摸前方,在挤压感中触碰到了一面凹向自己的玻璃。

我是在一个玻璃器皿里吗?也就是说,现在的我,醒来了?

心里默默疑惑着,他刚准备用力撞破玻璃,就听到一声碎裂声响,接着感到身体一沉,包裹着他的液体四散分离,一股惯性让他随着向前涌动的液体跌了出去。

一双手接住了喻封沉的肩膀,让他没有倒下去。

“你有点沉。”江孑冷的声音在喻封沉耳边出现,与此同时,感受到了空气的喻封沉睁开了双眼——

他的脸正好和被江孑冷绑在背后的毛绒垂耳兔来了个亲密接触,绒毛糊了他一脸,红色的眼睛录着凶光,默默地盯视他。

“咳咳……”喻封沉借力站稳,胸腔中猛地吸入空气,让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环顾四周,他现在正光着脚站在一处深绿色密闭空间里,像太空舱一样,眼前有一个巨大的操作台,大屏幕是暗的。

在他身旁有很多个胶囊一样的大玻璃器皿,里面都是墨绿色的液体,每个器皿中都浸泡着一个人。

“这里是哪儿?”他发现刚才他就是从其中一个破碎的器皿里出来的,更奇怪的是,他和面前的江孑冷都是身穿校服。

背包肯定是不在他身上的,但他想沟通梦境空间时,发现他虽然还能感知到空间里的祭品,但无法带入现实。

哦买噶,他道具栏被封了!

“这里应该是鬼域世界中人类领地的一个研究所。”此时的江孑冷正是最正常的样子,“这是我发现的另一条游戏线。”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