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十五章 现在,谁才是恶人!

一个个人偶精致又逼真,仿佛真人一样被遗弃在这间很多年没有人记起的漆黑房间里。

喻封沉能听到自己的压制得极其微小的呼吸和逐渐急促的心跳,他披着一件蓝色长袍,混在密集的人偶中,装作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长袍是从角落里一个古代扮相的男人偶身上牵过来的,他只来得及匆匆披上,遮住了大衣,在两个正在进行棋局对弈的人偶旁站定,成为了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观棋人”。

红霜红色的身影就在前方,来回游走着,带着戾气渐渐逼近。

他额头渗出一滴冷汗,因为红霜在外围看了一会儿后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逐渐靠近了!

红色身影在人偶中穿行,时不时停在某个人偶身前仔细盯视。

在红霜注意力放到旁边一个人偶身上时,喻封沉悄悄挪动了一下脚步,改为正对着棋局,只留给红霜一个后脑勺。

几秒后,红霜放弃了那个人偶,朝他飘来。

喻封沉此时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紧张,他现在和怨恨级厉鬼几乎只有一分米的距离!

甚至他都能感受到红霜的袖子和裙摆扫在了身上,只要她一伸手,就能立马捏住他的脖子,或者直接用头发把他勒死。

红霜在他身后停了下来,静静地,可能正在注视着他。

他一动也不能动,只能更加专注的欣赏起眼前的棋局。

红子已被吃掉大半,无论怎么走,黑子都能在三步之内将军,这是一出翻盘无望的残局。

红霜的头发划过他的后颈。

他强忍着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即使以红霜的角度看不见他的脸。

几秒后,衣料摩擦的感觉从他背后传来,红霜与他擦身而过,去了另一个人偶面前。

喻封沉依旧不敢做出动作,因为他现在看不见红霜了。

直到四分钟后,红霜发出一声低泣,暴躁的从房间飘了出去,他才大松了一口气。

小心的动了动,他转过头,看见红霜没有关门。

“随手关门是文明的好习惯。”内心吐槽了一句,释放了一下心中憋着的紧张,喻封沉才把蓝袍撂下,从人偶缝隙中穿过,离开了人偶收藏室。

【你被动激活了天赋活偶,环境判定为拥挤,且拥有特定环境“人偶”的加成,成功率上升至65%】

一条信息提示出现在他意识里,他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重新往管家的房间走去。

没错,喻封沉就是想起了自己的天赋【活偶】,才敢赌这一下!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活偶这样奇怪的天赋,但既然显示了,就可以好好利用。

离提示说的七分钟只剩下两分钟左右,人偶收藏室为他争取了接近四分钟的时间,如果这四分钟是在追逃或者担心红霜是否会从红裙中瞬移过来的状态下度过的,一定会很难熬。

他进入管家的房间,径直走到木桌前,在一堆杂物中翻找起来。

他不知道宁枫现在在哪,又在干什么,但从房间陈设与他刚才离开时一模一样来看,宁枫并没有进入这个房间。

他猜宁枫应该是找到了老爷的房间,在那个房间里找钥匙。

红霜现在又消失了,消失的很彻底,很可能去找宁枫麻烦了,想想他还有点开心。

反正宁枫把他丢下了,虽然可能实力也不允许宁枫在那种情况下把他一起带走,但宁枫临走时那轻快的、幸灾乐祸的语气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红霜再次折返回来找他,他也可以故技重施,再去收藏室当一回人偶。

喻封沉把桌上风干的小本子、栽种着枯萎的花的花盆什么的全都堆到了一边,在一个铁质小盒子里发现了一串钥匙。

圈圈上有六七把钥匙,拿在手上会发出碰撞带来的脆响。

他皱了皱眉,把钥匙放入口袋,原地跑了两步,仍然能听见“擦擦”的响声。

“不好了,带着钥匙就意味着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大门,不然被红霜追的时候带着它,肯定会制造出响动。”

他喃喃了一句,然后看了看外面。

白色的灯笼散发着苍白暗淡的光,染血的布挂在房梁上,总是随风摆动。

他右手握住了【让你解脱吧】,感受着匕首柄部舒适冰凉的触感,把它从口袋里抽出,以防卫的姿态拿在手里。

然后,他算了算时间,就绕过十一横在门口的尸体,以计算过的最短路线跑向大门方向。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需要沿着走廊绕到前院,再从前院经过那片空地直奔大门。

喻封沉扣住了大衣在胸口和腹部处的两粒扣子,以防大衣边角乱飞,跑动间,钥匙串发出轻微的响声。

“擦擦……擦擦……”微小的声音在寂静的宅院里也能传出很远,喻封沉心惊胆战的祈祷着红霜不要闻声而来。

直到他绕过几个拐角来到了前院,他也没有看见红霜的影子,也没有宁枫的踪迹。

木门近在眼前,只要再过几秒,他就能碰到门板了!

一路惊人的顺利,等他缓了口气,他已经现在了大门前。

一手掏出手机,他没有因为紧张而乱了心神,傻傻的把钥匙拿出来一把一把试,而是凑近了锁孔,用手机的手电筒观察了一番,确认了一下锁眼大小。

然后他才拿出钥匙串,很快找到了大小接近的钥匙,直接插入孔中

“吧嗒。”

锁应声而开,与此同时,宁枫的笑声突然从喻封沉身后响起。

“交给你果然没错,也不枉我帮你吸引了一下火力了。”

喻封沉眯着眼回头,就看见宁枫从院落中跑出,白色大褂上恢复了洁白一片。

在他身后,红霜尖叫着追来,充满了不甘。

“推门啊愣着干什么!”宁枫啧啧一声,跑得飞起。

喻封沉很不想搭理他,但还是用力推开了门,迅速跳过了高高的门坎,来到了外面。

宁枫也很快赶到,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甩开了红霜很大一段距离,足够他安全跑到大门前。

当宁枫也跨出了大门,游戏完成的提示就出现在脑海里。

【任务已完成】

【游戏结束,十分钟后开始游戏结算】

大门内,红霜莫名安静了下来。

这一刻,七分钟也到了。

只见她并没有随着游戏结束而消失,而是浮在空中,表情逐渐变得平静。

她的混乱状态散去,理智逐渐回归。

红霜看着门口的两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无悲无喜。

“咦,没结束?”宁枫挑了挑眉,把刘海往旁边拨了拨,饶有兴致地看着红霜。

只见红霜伸出白皙的手,衣袖滑落,露出雪白的皓腕。她精致而苍白的脸上,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鲜艳如血的嘴唇轻轻打开。

“恶之所以为恶,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恶。”

略带沙哑的嗓子在一句话间逐渐恢复,变得清亮悠长起来。

她五指张开,从她的掌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绿色圆阵,下一刻,圆阵突然放大,变成了他们在红霜房间地上看见的那个诅咒阵。

“我杀的都是恶人。”

她看着散发幽光的圆阵,叹息着。

“孙逸成的背叛之恶,

“程莺莺的自私之恶,

“碧月的无知之恶,

“管家的傲慢之恶,

“老爷的轻贱之恶,

“其他人的为恶而恶……

“他们认为对待一个丫鬟,无钱无势,就可以随意轻贱,

“当欺负我的人数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变本加厉,平日里装模作样,维持形象,唯独在我这里,他们可以毫不掩饰的展现自己的恶意,

“只因为,大家都如此。

“只因为,唯独欺负我,不会被别人唾弃。

“只因为,面对我,他们才是看似正义的恶人。”

她嘴角勾了勾,展现出了一股冷厉:

“所以我让他们付出了代价,我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了

“现在,谁才是恶人!”

现在,谁才是恶人!

喻封沉心里重复了一遍,感到有些震撼。

“过来。”红霜突然看向喻封沉,出声道。

宁枫嘴角一翘,察觉到了什么。

“可以啊小新人,你果然瞒了我关于这个游戏的一些信息,你不会从一开始就在防着我吧。”

喻封沉瞥了他一眼:“正是。”

“不会吧,我多么好心的帮你解答了那些问题,我看上去像个坏人吗?”宁枫露出一个非常阳光的笑容,语气听上去有些委屈。

“虽然我的确是。”而下一句,他的语气突然变化,一种病态的疯狂显露无疑。

“哈哈哈开个玩笑,我可是正直的好青年。”

喻封沉没理他,而是在红霜的注视下,缓缓走到了大门处。

他记得他还有个支线任务,但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也不知道这个支线任务会以什么形式存在。

没想到,他接近之后,红霜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了他。

美丽,晶莹,翠绿。

是那串翡翠项链!

他茫然的接过,脑海里关于它的信息却和之前截然不同。

【祭品:红霜的诅咒】

【等级:怨恨】

【特性:阵法、伪装】

【用途一:主动使用,可以布置一个诅咒阵,阵法具体功能随机】

【用途二:佩戴后拥有怨恨级厉鬼气息,对厉鬼具有欺骗效果】

“什么意思?”喻封沉忍不住开口问。

“不是给你的。”红霜阴森的冲他笑了笑,笑不及眼底,“我要你把它带回去,交给安以岚。”

“什么?”喻封沉这时候真的有点懵逼了,红霜到底什么意思?她还要回到安以岚身上?

像是看透了喻封沉的想法,红霜没什么感情的敛了敛眸子:“我一直都在安以岚体内,这里的我,只是我的二分之一。”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