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七十三章 善意难得

我的血有这么好喝吗,我自己怎么感觉不到……

体内血液朝破口汇聚,喻封沉感受着血液的流逝,同时,他头一次清晰感觉到骨髓、胸腺、肝脏、脾脏和淋巴结都迅速生成了新的血细胞,让体内血液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原来还可以这样……以前没机会受到只流血的伤,倒是一直没注意到身体的造血能力。

喻封沉很快就适应了一边失血一边造血的感觉,顺便观察了一下米格尔的脸色,传说中血族吸血治伤的特性被资格证系统完全复制,完美印证在了米格尔身上。

米格尔的血眸此时晶莹得发亮,红色中夹杂着浅色粉末一样的东西,让眼睛里的景象像是一片流动的血湖。

发现他的气息完全稳定后,喻封沉就把手臂从他的爪子中拔了回来。

被刺破的伤口不大,只有两个小血洞,看起来米格尔没下狠口,而且在停止吸血后,米格尔用舌头舔了伤口一下,让血洞迅速愈合。

剩下的部分凭借喻封沉的恢复能力,几秒钟便完全愈合,看不出什么了。

米格尔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唇,已然恢复了活力,他轻咳两声,坐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囚衣,假装刚才耍无赖的不是他,认怂的也不是他:“感谢款待。”

“怎么谢?”喻封沉把脏兮兮的袖子放下来,上面染着来自他右眼的大片干涸血迹。

囚衣的前襟也有,可他此时没什么精力去处理整洁的问题,瞥了米格尔一眼,想看看这个死要面子的血族还能说出什么来。

“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米格尔恢复过来后又是那种从容不迫的样子,只是他眼睛里没来得及消散的兴奋亮光出卖了他,“你救我一命,我当然应该以身相许了。”

“你说你要干什么!?”然而这儿不仅仅有喻封沉一个人,喻封沉只会沉默地让他自己表演,云肆却笑出了声。

“想不到啊兄弟,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云肆这会儿正双腿伸直,左腿搭在右腿上,背靠着杂货铺的一面墙,吊儿郎当地看戏。

“……”红看了看米格尔,暗地里摇了摇头。

这个变态想得挺美的。

米格尔不知道他在红心里已经固定的被称为变态了,血眸里带着一点期待的等待喻封沉回复。

“我把你的措辞翻译成人话来理解,你打算进我的队伍?”没被带偏,通过米格尔的微表情,喻封沉就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这是喝上瘾了,想把自己卖进他的团队,以后时不时薅一口?

“是啊。”米格尔点点头,突然偏头,血眸转动滑过云肆的脸,“你想到的是什么?”

“咳咳……”云肆扯扯嘴角扭过头去,不想承认自己就是这么不喜欢动脑子,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一个外国人的话。

主要是米格尔说中文时连口音都没有,让人很容易忽略他的国籍。

随后,云肆反应了过来:“等等,入队?小金人你有团队了?”

在法国这段时间他没问过这件事,看喻封沉只身旅游,还以为喻封沉和死亡深林时一样,没有加入队伍呢。

“有。”喻封沉点头,云肆顿时“啧啧”两声:

“都谁啊,谁比我先?我跟你讲,要是队友太菜,你就退出,过来跟我组队吧,我还单着呢!”

队友太菜?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出现。

喻封沉一脸好笑地报出了疯医、执棋者两个称谓,他估计云肆不认识江霜伶和楚老板。

叫嚣着喻封沉队友菜的云肆顿时不吭声了,顿了两秒,他扶了扶自己的黑色发带,嘀咕道:“真假的,这两货能凑一块?一个精神病一个自闭小鬼?”

“事实就是如此,菜吗?”喻封沉问。

“还,还可以,普普通通。”奶奶灰头发的青年嘴硬不是一天两天,他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腰侧枪管上点着,“那我也要入队。”

他自从上次活动游戏结束复活回来就有拉着喻封沉一起组队的想法,因为到了抗衡级,【团队对抗】模式的游戏就会出现了。

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被随机到陌生队友就惨了,这么多年来,没有知根知底磨合过的队伍基本都是惨输,成为了体验师论坛上的谈资和负面典型。

所以,在正常游戏中和抗衡级接触过的挣扎级玩家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都会提前物色队友,有备无患。

云肆觉得喻封沉这个小队的配置,光是宁枫江孑冷两个人就足够强大了,有这两个人打底,其他队友也弱不到哪里去。

看云肆表现出和米格尔相同的入队想法,红脸上出现一丢丢变化,小声道:“我也想,但是……”

她的理由和云肆相同,而且更加迫切——由于一贯的冷淡狠厉,曾经接触过的体验师和她并不熟,甚至她的好友栏里至今都只有喻封沉一个人。

云肆实力很强,其实可以很快找到队伍,而她不行,除去性格,她的体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要知道,“饿鬼”体质很出名的,许多体验师都有一个共识:遇到饿鬼,别管别的,赶紧杀掉。

否则,饿鬼一旦成长起来,再没控制好失去人性,对玩家体质和鬼物体质的体验师来说都将会是一场可怕灾难。

她有点担心喻封沉不知道她的体质,会产生被她欺骗的感觉。

她睫毛颤了颤,不打算骗人:“我是饿鬼,饥饿的饿。”

果断说出口以后,她反而紧张了,表面上十分平静,其实手指已经紧紧捏起。

她可以肯定,在场三个人都是听说过饿鬼的特性的。

喻封沉眼睛一扫就扫到了她的小动作,目光稍微柔和了一些。

她的体质喻封沉早就在和宁枫的交谈中猜到了,他完全无所谓,饿鬼被针对只不过是因为它的存在是个异类,又不好掌控。

那按照这个标准,本质是鬼沉木雕刻而成,活化出血肉的他,连专属称谓都是异端的他,有什么理由去歧视,或者说畏惧饿鬼?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而且宁枫话语间也是没什么抵触的样子,听他语气,惧怕饿鬼成长起来的人都是菜鸟,菜鸟是什么?

无能者,只会无能狂怒,把自己的菜归咎于饿鬼太强。

米格尔挑了挑眉毛,露出优雅淡定的笑容。

云肆“啧”了一声,对一个饿鬼体质的体验师居然这么谨小慎微表示不解。

喻封沉看着红,仅存的左眼有着微微的笑意。他语气中透着商量意味:“要不,游戏结束后,我们去买点士力架?”

红愣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士力架好吃啊,我也要,分我点。”云肆积极暴露吃货属性,顺带着摸了摸红的头顶,在红大惊失色想躲开的时候主动收回了手,“别这么紧张,你一小姑娘,比小江还自闭,明明很强。”

米格尔也想说什么,鼓励的话临到嘴边,便在红突然警惕、看变态一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

红抿着唇,不知道是不是善意来得太快,她十岁以后第一次体会到鼻子酸的感觉。

“喂,小金人,你们队你能不能做主啊?”就士力架问题展开了一分多钟的学术讨论后,云肆痞痞地开腔了。

“不能,要和他们商量。”喻封沉认真想了一下这个问题:云肆、红、米格尔入队,对他们的【暂未起名】小队会有什么影响?

红的体质发展潜力巨大,就是性格有点问题,不知道能不能在队伍里做出正确的事情。

米格尔实力很强,还是罕见的吸血鬼体质,只是入队目的不纯——或者说过于单纯,很难保证“队伍”这个词能让他产生多少归属感。

云肆是经验老道的挣扎级巅峰,专属祭品为杀伤力巨大的热武器,可以在多重情况下做主攻或者辅助攻击、骚扰,能力用途多变。三观很正,倒是没什么其他问题。

而且云肆和宁枫江孑冷都接触过,入队估计没问题,剩下两人还需要和队里其他人商量了才能确定。

“这个事情不急,活动游戏结束以后回国再说,至于米格尔——”喻封沉纠结了一下,米格尔在抗衡级中都很出挑的实力在任何队伍里都会是个大助力,“游戏结束后你还有这样的想法,就找时间来中国吧,加个好友。”

几人没加好友的互换了好友位,红看着好友栏里多出的两个名字,微微发呆。

这个话题就此告一段落,他们会在杂货铺里突然讨论起组队的事,本质上还是因为几人都预感到,这次活动游戏就快结束了。

他们向看了半天热闹,笑而不语的奈亚购买了其他的东西。

喻封沉有三十二积分,他买了一张【san值锁定卡】,两张【克苏鲁神话知识】,又用1积分支付了药膏和纱布、绷带的费用,剩下的一积分没什么用,就当浪费了。

其他人买了什么他没注意,而且时刻等待着一个消息——

在杂货铺耽搁这么久,始终没有听见污染者击杀说书人的播报。

而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出现过一次就苟起来的人——红娘。

大概在杂货铺里又休息了二十分钟,喻封沉看见自己的影子突然不受控制的抬起了手,向他招了招。

同时,一个念头通过若有若无的联系传了过来。

他黑色的刘海搭在绷带和眉毛上,伸了个懒腰:“终于找到了。”

“什么?”云肆问。

喻封沉笑了一声:“别指望剩下两个人都能被污染者干掉,我们得主动点,罗珈找到红娘了。”

作为和喻封沉的祭品【活埋】达成协议的鬼物,罗珈的乱跑从来不是无意义的。

第一次离开,是喻封沉让罗珈找云肆和杂货铺的位置。

第二次离开,是喻封沉让他找到所有隐藏起来的体验师位置,死一个就放弃一个,直到剩下唯一的选择。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