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惊魂夜(上)

晚上的活动结束,从电梯下往三十四层,电梯里有着三个彼此不太熟识的小队,喻封沉站在角落里,周围安静地只剩下呼吸声。

好在过程非常短暂,电梯门一开,体验师们就各自奔向自己的房间,喻封沉拿着房卡走向3423,不出所料看见宁枫跟了上来。

“真睡一块?我没那么弱吧。”他迟疑了一下,宁枫“啧啧”两声,抽走他手里的房卡,直接打开了房门,抬腿走进。

喻封沉只好跟了进去。

宁枫等在门边锁上了门才把房卡抛还给喻封沉:“你不会想知道,今晚会有几个抗衡级同时对你出手的。”

“会很多么?四个顶天了吧。”喻封沉在宴会厅的时候没少观察,除去认识的、善意的,剩下来还有看不出他特质的队伍、不打算冒险动手的队伍,排除下来没几个人。

“你什么时候有了你能一对四的错觉?”宁枫丢给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就算你现在的能力很强,你也只是个挣扎级,不说别人,就说我——我都能虐你。”

“嗯……”喻封沉看了看宁枫,没否认,他相信宁枫在实力上是可以虐他的。

同一个等级的体验师也有强有弱,这个自身特质的类别有关。打个比方,同样是挣扎级,从小就接触鬼物的人肯定比在成为体验师之前刚接触到鬼物的人要强。

宁枫就属于很强的那种,如果今晚的敌人有这水平,喻封沉一个人的话就可以等死了——开启诅咒体质太久后被鬼沉木侵蚀而死。

他之前觉得总归是偷袭,对方肯定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所以施展不开,实力会打折扣。

既然宁枫这么说了,他就接受这份好意吧。

喻封沉往房间里走,这是艾尔酒店的大床房,房间比一般的五星酒店还要精致豪华,主色调是简约白和奶蓝色,电视电脑投影仪一应俱全,甚至连健身器材都摆在角落。

各种绿植点缀在房间各处,布置的很适合长期居住。

一张天蓝色大软床横在房间中央,房门对面,半开了一个格子的落地窗将玻璃外的夜景收了进来,却隔绝了闹市的喧哗。

喻封沉不由得走近窗户,从落地窗向下望,冬天的冷风吹得他脸上刺痛。

他望着马路被房子分割成一条一条的,灯火通明,车流有序地在路上行驶,整个城市都充满了生机。

“零点已经过了。”宁枫坐在大床上,抱着枕头嘀咕,“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间段来,会不会趁你洗澡的时候偷袭?”

“怎么偷袭,把恐怖片里浴室惊魂的那一套搬过来?”喻封沉放弃了看风景,看了看空调遥控器,没开空调,只是把落地窗的活动格给关上了。

“说不定呢。那么问题来了,我先洗澡还是你先洗澡?”宁枫纠结啊,一副苦恼的样子

喻封沉刚想说“要不我先”,就听宁枫来了句:“干脆一起洗得了。”

“你有病啊!”喻封沉忍不住笑骂了一句,他真是服了,宁枫喜欢逗他的这个习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把他当萌新对待呢?

“害,我可不是有病嘛。唉开个玩笑嘛,那你先。”宁枫随意地朝喻封沉摆了个“你请”的手势,喻封沉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包装袋,里面是用来换的衣物。

他拿着包装袋进了浴室,打量了一下环境。

整洁和配置不用说,浴室的门是不透明的,洗手间和马桶、淋浴间隔着一道滑门,足够隐私。

灯打开后亮堂堂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事的样子,他进去后关上门,脱了衣物站到淋浴喷头下,调节了一下水温,热水便一下子打在他头上。

他轻轻呼了口气,感觉身体里的疲惫在热水冲刷下一扫而空。

但是好心情没能坚持太久,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

水温转凉了,水流在下水道口转了几圈下不去,逐渐堆积起来。

“不会吧,真要搞这套。”喻封沉心里惊了一下,表面上不动声色地关了水,朝下水道口看了一眼,里面一片漆黑,可能堵了头发。

喷头关掉后,只剩下滴滴答答的滴水声,喻封沉还伴随着一种隐约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以他的听力,竟然没听出源头在哪。

他习惯性开启感知,却突然发现,感知失效了,就连通灵之眼、梦境空间这样的能力也用不了了。

“敌人中间有可以抑制别人能力的体验师?这能力有点太强了吧。”他心里嘀咕,皱着眉打量了一下湿漉漉的自己,伸手把湿答答沾在眉毛下的刘海顺成了个背头,不至于挡眼睛。

要真是有个体验师能看到现在的他,这多尴尬。

突然,浴室的门被人打开,喻封沉隔着滑门侧耳倾听,门开之后,没有脚步声。

“你洗好了没啊?”滑门外传来宁枫的声音。

喻封沉没急着回答,沉默了一会儿。

“唉,你人呢?不会已经出事了吧。”宁枫的声音显得很诧异,喻封沉仔细听着,随后轻笑了一声。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原来你没事,怎么不答话害我以为你出事了,准备给你买棺材呢。”

宁枫秉承着一贯的毒舌,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喻封沉听得清清楚楚,宁枫的声音就从滑门另一侧传来,近得仿佛贴在门上,而浴室门打开的时候,没有脚步声。

“我叫什么名字?”他问。

“喻封沉啊。”宁枫的声音起了点变化,“竟然在确认我的真伪,果然有事,我要进来了。”

说话间,滑门开始打开,喻封沉看见宁枫的手扒着滑门边缘,手上,涂着红色指甲油。

“彭!”他迅速反方向用力,止住了滑门要打开的趋势,他盯着那只涂着红指甲油的手——那分明是女人的手。

“你干嘛呢?快打开。”宁枫的声音还在继续响起,配合着一只女人的手,让喻封沉感到有点反胃。

“开门,你躲在里面没用,万一他们设的陷阱就是从里面来的呢?”宁枫的声音坚持不懈,喻封沉看见一只纤细的脚已经从滑门打开的缝隙里伸了进来。

脚趾甲上也涂着红色指甲油。

有东西正在想办法进来——这个念头在喻封沉脑海里生出,

如果换个人,这时候肯定死死固定着门,绝不让外面的东西进来,可他沉默一秒,放松了堵门的力度,甚至顺着开门的方向一拉。

宁枫的声音戛然而止,涂着红指甲油的手和脚也消失不见,喻封沉看着滑门外,外面是洗手池、镜子、扶手、软凳,浴室主门并没有开,这里空无一人。

只有滑门外侧上留了一个血手印。

喻封沉一言不发地擦干身体,换上裤子和衬衫【沉】,试着拧了一下把手。

打不开。

他试着叫道:“宁枫!”

“宁枫,在不在?”

一片沉默,没有人回答他,这也是意料之中。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