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惊魂夜(下)

宁枫的声音消失了,周围只有那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咕噜咕噜的冒泡声。

喻封沉又拧了拧门把手,余光撇到了镜子,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头顶悬挂着一双脚。

灯光再此时受到了干扰,忽明忽暗起来,过了几秒,砰了一声,像是灯泡炸开,整个空间陷入了一片昏暗。

喻封沉盯着镜子,那双脚就在他头上悬挂着,至于脚上方的景象,从镜子里看不到。

纤细苍白的脚指甲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毫无生机地垂落着,那指甲油似乎涂多了,像浓稠的血液一样缓慢的下渗。

黑暗影响了喻封沉的视角,他的眼前有些模糊不清。

“咕噜咕噜”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他终于听到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了。

缓缓低下头,他的脚下已经被一片血色占据,从下水道里不断地往上冒着血液,让整个卫生间都快被淹掉。

“我不是让你放我进去的吗?你为什么不开门?”他的头顶传来幽幽的女声,既凄凉又悲怆,“为什么你不开门?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开门?如果门开了,我就不用被烧死了……”

“好烫啊,我好烫啊,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女声一直重复着,一直重复着,仿佛在倾诉她积怨已久的心情。

“既然没有人开门,那你就来陪我好了。好不好?好不好?”喻封沉头顶上的双脚晃了晃,上面的东西像是弯了腰,一双同样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向下伸出,带着冰冷的触感,包裹住了喻封沉的脸颊。

“呵,开什么玩笑呢?”喻封沉没有躲避,任由这双手摸着自己的脸,眼神中看不见任何的恐惧,只有平静。

“你是在拒绝我吗?你是在拒绝我吗?你为什么不开门?为什么你们都不开门?”上面的东西呜呜地哭起来,指甲缓缓伸长,仿佛只要喻封沉说出拒绝两个字,她就会杀掉他。

“谁说我不开门了,我不是给你开门了吗,是你自己跑掉了啊。”喻封沉轻轻笑着,抬手握住了自己脸颊旁边的那双手中的一只,他感到手的主人似乎愣了愣。

“你的死已经是既定的事实,那时候没有人给你开门,而现在就算我给你开了门,你也一样活不了,你要的根本不是开门,只不过是别人拒绝你的那一句话而已。”他握住那只手的力道突然加重,然后往下一拉,一个浑身焦黑的身影惨叫着跌落下来。

这是个女人,没有头发,浑身上下布满了被烧焦的痕迹,只有双手和双脚还算完好。

被拉下来之后,女人睁大了没有嘴唇的嘴巴,惨笑道:“原来如此,开门也没有用了,开门也……没有用了。”

“不过你让我有点眼熟,我想想……”喻封沉蹲下来打量了一下这个烧焦的女人,脑子里翻找着能想起来的所有记忆。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对了,我21岁生日那天看到过一个电视报道,报道上说有一个女人在酒店房间里被活活烧死,由于房门被高温灼烧得变了形,没有人能打开,所有人只能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房门里尖叫。就是你吧。”

“还有人记得我?竟然还有人记得我,那就算了……”

女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和地上的血水融为一体。

“我当然记得你,你也遇不到别人了,因为你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啊。”喻封沉轻声喃喃道,“这个幻觉有点意思,可惜不够真实。”

“现实中的我怎么会因为没有灯而看不清黑暗中的东西呢?”他向前摸索了一下,触碰到了冰冷的镜子。

下一刻,他挥出拳头,直接朝镜子砸了过去。

“哗啦”一声,镜子碎裂了,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而他的手指关节上被划破,鲜血直流。

镜子后面不是墙,是一处黑幽幽的洞口,里面像雾一样搅动翻滚。

“这种幻境是根据我的记忆和印象来够简单,所以会出现由我记忆里的事件化出的鬼物,也只能出现我看到过的东西。”喻封沉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拉到幻境里面的,但他很清楚这种幻境的破解方法。

他没有见过这个洗手间镜子后面的景象,所以在他的脑海里构筑不出来,只能变成一个象征着思维盲区的黑洞。

他伸手探进黑洞里,没有阻碍,于是整个人都探了进去。

下一秒,他睁开眼,发现暖和的水流正从喷头上直直地往下浇,打在他的头发和身上。

浴室外的宁枫打开了电视,电视的声音隔着重重墙壁的阻碍传到了听力敏锐的他耳朵中。

“原来就这样被拉进去了,想来出手的人一定离我不远,很可能跟我就只隔着一面墙。”他偏过头望着一边的墙壁,在这个墙壁后,是另一个房间。

超高的感知力渗透过去,由于等级压制,他只隐约能感觉到隔壁房间有三个人。

他可以确定,刚才的幻境具体内容不是别人操纵的,否则也没人能在幻境中控制鬼物叫出喻封沉的真名。

对方应该属于下达了一个让他产生幻觉的命令,在这个命令中参杂了一个死亡条件,如果他达成了条件,就会在幻境中被杀,连带着现实中一起死亡。

如果没有达成条件,那么离开幻境的方法将会被很快找到,破除幻境不是难事。

他重复着在幻境里做过一次的事情,用毛巾擦干了身体,换上干净衣服和【沉】,一边擦头发一边打开了浴室门。

数字电视上放着一部国外恐怖电影,讲的是一个失忆的女人从精神病院醒来,遇上了一个自称警察的男人,两人要一起逃离的故事。

警察男人说,这家精神病院已经在一个月前下令废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仍在运作,于是他前来调查,没想到被困住,还遇到很多怪物一样的病人。

宁枫看得津津有味,见他出来,心情不错地“哟”了一声。

“好看吗这个。”喻封沉走过去,难以理解的问,“虽然拍得不错,但是对你来说有吸引力吗?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以前就是精神病医师……看这个,难道图的是共鸣?”

“瞧你这话说的。我每次看这种题材的恐怖电影,都仿佛回到了以前最无助的那段时期。顺带说一句,我的抗衡级晋升游戏就是精神病院地图,里面的怪物还挺有压迫感的。”宁枫笑嘻嘻地说着,眼睛还盯着电视,看得出是非常喜欢看了。

“……那你还?”

“你不懂,这种用刀子在心脏上割的感觉,接受多了还挺爽的。”宁枫舔了舔嘴唇。

经历多了就变成抖m了吗……喻封沉心里嘀咕一句,然后道:“这男人不是真警察,只是精神病院里众多疯子之一罢了,他骗了女主,你看女主已经有点依赖和喜欢他了,后面肯定得虐死。”

“你怎么知道?”宁枫诧异。

“……推理一下制片人的逻辑就好了,为了恐怖效果,换我我也这样拍。”喻封沉说完,宁枫就不爽地用一种死鱼眼盯着他。

“你居然给我剧透,死闷骚坏的很。”

……?

死闷骚?

喻封沉回忆了一下宁枫有没有可能看到了什么,随后更疑惑了。

我内裤图案挺正常的啊?哪里闷骚了?

沉默了一下,他理智的决定跳过这个问题,毕竟精神病脑回路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他看了看遥控器,然后捏住了自己头上搭着的毛巾,“你知道吗,我刚才在要不要把遥控器拿来关你电视的问题上纠结了一下。”

“为什么?”宁枫听了立刻把遥控器拿在手里朝他扬了扬,“你来抢啊,抢到就关~”

“关了电视好出去打人。”喻封沉道。

“嗯?”宁枫手一顿,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有人出手了?我居然没发现?”

喻封沉点点头:“就在隔壁,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幻觉类能力。我是应该息事宁人等天亮呢,还是现在拉着你到隔壁让那个人感受一下什么叫残忍?”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