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二十章 谢谢诶

喻封沉要回去拿他的灯笼。

说实在的,【丧礼】这件祭品体积有点大,平时要是携带在身边几乎不可能。

他和两个挣扎级的体验师告别后,就掐着时间,算了算要做的准备工作。

当下,他回到宿舍,宁枫正在食堂吃饭,拒绝了对方短信提出的帮忙带饭的提议后,他脱下大衣,难得的换了身行头。

他问过宁枫“死亡深林”的时长是多久,宁枫的回答是“不一定,而且这种游戏不占用现实时间”。

意思就是六点半传送进游戏,出来的时候还是六点半。

虽然这让喻封沉难以相信,但好在他的接受能力非常强。

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游戏会是一场多个挣扎级体验师出没的谎言游戏,他就决定稍微做些准备,最好能为自己扩大一下“无人了解”这个优势。

他换了一件长袖蓝白格子衫,底下的浅蓝裤子略微宽松,踩了一双白色运动鞋。

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头发稍微吹了吹,显得比较蓬松。

他把【丧礼】斜着绑在了背上,【后悔】塞在衣领里面,匕首直接别在腰带上,书签和符咒就放在衣服口袋。

这个样子有点不伦不类,配合他的衣着和自带迷惑性的脸,给人一种什么都不懂的萌新感觉。

“他们肯定能感受出我的等级,幸存级想加入游戏必须有人带,到时候有人问起来,我就说是宁枫强迫我进游戏做炮灰的。”喻封沉很高兴,他不了解这个游戏,这样做有利于让他获得一段静静观察的时间。

宁枫摆明了要利用他,无论是做队友还是对手,宁枫都会获益,那么他反过来利用一下宁枫,也属于情理之中嘛。

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的。

收拾了一会儿,他拿出之前用的包,换了一批食物和药品,拎上去很轻。

“就这样吧。”

喻封沉把包背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算上回来路上的时间,离游戏开始也只剩下几分钟了。

坐在宿舍电脑前的椅子上缓了缓心神,他就感到气温缓缓降低,一种恍惚的感觉慢慢地侵蚀了过来。

终于,眼前的一切徒然扭曲,无数色块交杂在一起,拉扯……融合……

眼前黑了下去。

……

【游戏开始】

【特殊活动游戏:死亡深林,评分2.8】

【提示:游戏不允许携带任何祭品以外的物件,游戏预计时长48小时,死亡后需接受特殊考验】

天空很亮,不是白天阳光带来亮,而是另一种奇怪的亮。

树木高大密集,周围残留着一些纯白的雪堆,由于光线地折射,整个视野里的景象都仿佛蒙上了一层冷色调。

空气潮湿得仿佛能阻碍呼吸,喻封沉从地上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个感觉。

他改躺为坐,只觉得背后因为一直接触冰冷的土地而有些酸痛。

衣服都被空气中的水汽沾湿了,沉沉的半贴在身上,刚吹的头发也有几撮黏在了额头上。

喻封沉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看了看四周他才反应过来,背包不见了。

他本能反应是心中一凛,以为有什么人在他醒来之前把他的东西拿走了,不过他很快发现祭品都在身上,然后才注意到了昏迷期间出现在脑海里的提示信息:

“不允许带除祭品以外的其他物件……衣服怎么还在呢。”天知道为什么他会先想到这么一句话。

默默站起来,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

这个游戏里的世界好像是冬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很多地方都残留着白雪的痕迹。

天空反射着雪的光亮,呈现出一种红色。以喻封沉的经验看,此时是夜晚而非白天,但事物可以被看的很清楚。

四周都是巨大的树木,白雪面积看起来不大,但延绵很远,斑斑点点。

喻封沉一个人站在这里,就有一种渺小的感觉,心会突然发虚,觉得很空洞,伴随而开的是一种孤立无援的极致的孤独感。

空气是城市里永远感受不到的清新,但很湿,很冷。

他费力的吸气定神:“怪不得有很多正常人进入森林自杀的案例,在这种环境下,大脑得不到需要的反馈,会产生极度抑郁的情绪。”

他随意走了两步,感受着运动鞋底与天然土地接触的感觉。

【触发任务:寻找木屋】

还没等他走出多远,任务信息就非常干脆的出现了。

“木屋。”他有印象,加入任务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入场动画”。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可喻封沉现在什么都没有,连天空都被树冠遮挡了很多,几乎无法判断方向。

想了想,喻封沉找了一处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地面,把杂草拔走了一些,他趴下来,把耳朵贴近地面,闭上了眼睛。

他记得,木屋边有一条小溪流,而看这气温又不像是零下,所以河流肯定没有冰冻。

此时他就是想通过固体传播声音的原理,听听看附近有没有水声。

据他推测,既然游戏时长只有48小时左右,那么“玩家”的出生点就不会离木屋太远,毕竟只有体验师们集合之后,谎言游戏才能正式开始。

果然,贴着地面,他的右方传来了隐约的水流声,说明右方有河流,而且较近。

喻封沉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突然,他的精神敏感了一下,感受到周围有其他人的气息。

有人在躲着!

自己的行为肯定被看到了。

他收起嘴角快要露出来的笑意,反倒是一脸的茫然,朝着右边走去。

一边走,他还一边左顾右盼,显得在静谧的环境中有些不安。

走了有三分多钟,水声的传播已经可以从空气里听见了,可见,溪流就在前方,木屋也不会远!

他呆呆的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想是直接过去还是要躲起来。

看着喻封沉的这个样子,跟在他身后的人忍不住了,低声笑了起来。

喻封沉恍如刚发现一般地回头,脸上露出极力掩饰的紧张和恐惧,只见一个女人扶着一棵大树,从树干后绕了出来。

女人大约三十左右,个头很高,及腰的卷发随意拢在脑后,一身贴合的迷彩服将她爆炸的曲线完美衬托,军靴更是让她看起来凌厉了几分。

她脸上的妆十分精致,不算很浓,但尤其明艳,属于很多少女都不敢尝试的大胆妆容。

不过吸引喻封沉的不是女人那张漂亮的脸,也不是让人血脉偾张的身材,而是女人耳朵上戴的一颗黑色耳钉。

即使隔着几米远,他也能感受到耳钉上传来的强烈怨气。

“小弟弟你可真可爱。”女人见他站在原地警惕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声音富有磁性,是个典型的御姐。

“谢谢你带姐姐找到木屋,一起过去吧?”她走近,无视喻封沉想要后退的眼神,笑容玩味,像是看到了感兴趣的猎物。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