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一百九十七章 莫问阴都

入夜后,喻封沉坐在自己新的床上,在脑海里显现出了系统菜单。

经过半个白天的知识灌输,他已经没什么可再准备的了。更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他打算现在就开始自己的晋升游戏。

系统里,【体验师异端已达到进阶抗衡级的标准,下一次游戏将固定为单人3.5评分游戏】一行字静静浮在那里。

他选择了主动开始游戏。

黑色雾气突然不受控制地从他体内溢出,他心头一跳,发现自己已然动弹不了。

进游戏之前就出状况还是第一次,喻封沉冷静下来,眼前开始出现一行行的半透明小字。

【触发游戏:阴都】

【评分:3.5】

【本游戏为体验师异端的晋升考核,为单人游戏】

【游戏介绍:你的名字仍是喻封沉,与师兄绝卿到处游历,路经阴都,在此停留。几天中,你们逐渐发现阴都的诡异,带着师门荣誉感,你们决定留在这里调查事情的真相】

【要求:进入游戏后不能做出违背人物逻辑的事】

【提醒:你进入游戏后,将失去全部能力。该游戏有五个剧情转折点,成功度过转折点可以恢复部分能力,失败则死。该游戏中有主线任务,有一定几率触发支线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即晋升成功,支线任务可影响结局。】

【祝你晋升顺利,游戏愉快】

黑雾在喻封沉周身翻涌,最后猛地爆开,他的脑海被冲击得一震,彻底黑暗下去。

……

“二十有三,月现下弦——”

“四方来客,莫问阴都——”

清晨的茶馆人还不多,三三两两坐在方桌边,喝茶的有,喝酒的也有。

但是茶馆实在破败,哪怕有人在高谈阔论,也撑不起生之气,也不知是谁的设计,阳光不太透的进来,入眼一片昏暗。

绝卿叫了两碟小菜,配上一壶最好的清茶,听着年迈的说书人用刻意压下来的嗓子讲阴都的传说,只觉得清茶无味,提不起兴趣。

带着师弟游历到这个地方来,实在失策——若不是昨夜天降大雨,再在林中行走不安全,他和师弟用罗盘辩位被指引至此暂歇,他恐怕永远都不会进入这个名为“阴都”的地界。

城里人不过三百来户,食物寡淡无味,建筑老旧,死气沉沉。他的地图里都没记录这片小地方。

很无趣,阴都真的很无趣,就连茶馆都无趣。

绝卿叹了口气,歪头看了看趴在方桌上睡觉的师弟,师弟大概是昨夜赶路劳累,脸色苍白,双臂枕在头下,黑色的长发低低地束在脑袋后面,眉头微皱。

平常布料穿在师弟身上倒是显得很贵气,可能是因为师弟这张脸,穿什么都比较贵气……

放在桌上的包袱布开了一个角,隐隐露出里面的桃木枝和罗盘等物件,绝卿不动声色地把东西塞好,包袱重新包好,继续听着说书人在那里吹嘘。

“话说每个月的二十三号,残月镇在天东,是阴都阴气最重的时候。”

“到时白日无太阳,万物死态,害人之物肆无忌惮,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老人家穿着白色长褂,搬了张椅子,一边喝茶一边说书,只是茶馆里零星的客人没多少乐意听的,他更像是在大声自言自语。

“他说的是真的吗?”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桌上响起,绝卿低头一看,师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揉着眼睛坐直。

“呵,可能吗?若是此地真有这等邪事,怎会无人知晓?咱们师门早就派人来清除鬼祟了。”绝卿不买账,他的探邪盘没动静,此地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祟,都是人们夸大讹传罢了。

喻封沉笑了笑:“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游戏名叫阴都,而这里正是阴都——他醒了好一会儿了,但是感受到周围嘈杂,他闭着眼睛听了半天,把年迈的说书人的故事大致听完了。

将思维转变为玩家思维的话,这段开头绝对是一种提示。

二十有三,月现下弦。

四方来客,莫问阴都。

每个月的二十三号,月亮会变成残月,挂在天东。

后一句的意思还不太清楚,四方是东西南北吗?来客指人还是鬼?莫问又是莫问什么?

这说书人眼见没人捧场,也没了继续的意思,让小二端了盘花生米就自顾自吃起来,不再给出信息。

喻封沉这才有心思打量自己一番。

进游戏之前,他照例穿着【沉】,戏勾戴在手腕上,可现在,他身上从上至下,没有半点衣物属于“自己”。

天气阴凉,他穿的居然是件暗青长袍,小臂处的袖子收紧,被一片黑色软皮革卡着,方便动作。

下身的布料则很长,盖住了白色长裤和黑色布靴,腰带上挂着荷包,往下一点还有隐蔽的口袋,他随手摸了摸,发现里面都是些朱砂绘制的黄色符纸。

最恐怖的是他的头发,原本的短发长至腰际,束在脑后,像沾了墨水一样的狼毫笔般铺在背后,两侧留了点刘海。以前他只在电视剧里看见过男生留这么长的头发,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也能体会一次。

除此之外,包括沉、戏勾在内的所有祭品,以及诅咒体质、梦境空间、通灵之眼等能力也通通消失,甚至是身体素质都变得与常人无异。

这一点系统已经提醒过,喻封沉心里有数,看着自己和周围人的打扮,以及建筑风格,他在心里默默道:“古代么?难道这个游戏的大背景是……古日历?”

在他发着呆的功夫,一只手探到他额头上量了量:“还好没发烧,昨晚又是风又是雨,我还担心你这体质撑不住呢。”

绝卿放下手,给喻封沉倒了杯茶:“还是热的,你喝一杯。”

“好。”喻封沉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平淡无味,或许和白水差不了多少,好在温热,一股热流从喉间流入胃里,让身体暖洋洋的,驱散了些这具身体自带的寒冷。

他瞥了绝卿一眼,绝卿长发束成马尾,用银色冠固定,面貌可称温润如玉,穿的也是暗青色长袍,与他不同的是,绝卿袖子很大,是可以在里面装东西的那种。

他脑子里飞速整理信息。

一,绝卿是他师兄,他俩来自同一个师门,但是他却和师兄两个人在外游历,从系统的提示中暂时看不出游戏与师门中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二,他们的师门传承与捉鬼除祟有关,这个角色本身有一定基础,在之后遇到鬼物时他可以不用表现惊慌,这点他比较满意。

三,通过刚才短暂的接触和寥寥数语,他有个猜测,他的角色似乎有些体弱多病,师兄很照顾他,由此引起了他对“师兄与他为何两人游离在外”的思考。

第四,他们现在已经身处阴都,他现在对于鬼物已经没了感应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开始发生事件。

“休息好了吗?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绝卿见喻封沉脸色好看了些,放下杯子征求意见。

“为何?”喻封沉有意改了语言习惯。

“现在雨已经停了,我买了新的油纸伞,只要不是恰好在山林里,路上再下雨也无妨。这地方对你没什么好处,又小又破,早日出发去金州,我们还能赶得上金州的万花节。”绝卿道。

喻封沉现在不知道主线任务,但基本能肯定游戏内容是在阴都发生的,所以当昨夜绝卿带着师弟进入阴都,想出去就是不大可能的。

但是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便道:“好,听师兄安排。”

两人站起来,绝卿把看起来不大的包袱背上,带着喻封沉走出了茶馆。

街道上的行人更少,天色尚早,集市还没有形成,只在隔了几条巷道的远处隐隐传来菜市的吆喝声。

街边住户大门紧闭,灰白的墙面与褪色瓦片正好相配,房檐上挂着纸糊的红灯笼,给平淡的景色添了一点人气。

“这地方好荒凉,它为何叫阴都呢?听着就不大吉利。”喻封沉适应了一下头发和衣衫,望着周围,一种寂静弥漫开来。

“不知,或许这镇上的确有些怪异习俗,但探邪盘没反应,我又不懂风水,不会看。”绝卿偏头看着喻封沉,“莫非你有感应?”

喻封沉摇了摇头,心道:师兄都不确定的事,会问我这个师弟有没有感应,看来“我”的设定应该有些特殊能力吧。

他们走的方向是昨夜绝卿今入阴都的方向,一路上到也不是完全没人,隔两分钟就能遇到一两个,有些拎着菜篮子,有些推着手推车,脸上的表情很自然,没有喻封沉想象中的阴森。

这些人是活人吗?

喻封沉经历过枯镇这种大型地图,但枯镇中全是鬼物。

他也经历过罪恶小镇那种存在人类的游戏,但罪恶小镇的每个人都不正常。

不知阴都的居民究竟是些什么,他现在已经失去了靠气息辨别物种的能力了。

与绝卿师兄走至城外,一路上竟然没有受到阻拦,只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有了生活气息。

居民们看到两个外来者也没什么表示,仿佛司空见惯。

“那是什么?”

来到城门口,一个告示牌吸引了喻封沉的注意。

他走近一看,木制告示牌被虫蛀得坑坑洼洼,上面贴着一层层的纸,纸面相似,都是上半部分画着人像,下面写着些字。

【城北徐氏次女徐嘉禾,于明和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失踪】

【城南王氏王柳树,于明和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失踪】

……

告示牌上满满当当上百张纸,全部都是寻人启事!

越往下翻告示越旧,失踪年月就越早,男女老少,富贵贫贱的都有,有些是同年同月同日失踪的,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二十三日。

“这!邪门。”绝卿跟了上来,他粗略扫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

与喻封沉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想到茶楼里说书人的话。

每月二十三日,阴气最重,鬼祟出行,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今日是什么日子了?”喻封沉趁机套信息。

“十二月二十日。此事有异,想来城内人再装神弄鬼,也不会拿失踪告示开玩笑。”绝卿眉头皱起来,嘀嘀咕咕,“怎会如此呢?从前从未听过此处,万一真有鬼祟作乱,按师傅教诲,我们应该留下来帮忙解决问题。”

“师兄说得对。”喻封沉顺着他的话来了一句,同时对绝卿和师门有了一个正面评价。

绝卿似乎是很有正气的人。

“但是……师兄一人搞得定吗?”喻封沉半开玩笑地问。他自己肯定是帮不上什么忙,游戏开局他什么能力也没有,就意味着游戏中的他的角色一开始也是普通人,最多会借助符咒和桃木剑之类驱驱鬼罢了。

“你师兄我的实力还需要质疑吗?再不济也保护你这么多年了。”绝卿轻笑一声,回头看看,“现在你长大了,总是挑衅我了,还是以前乖巧的你可爱些。”

认识时间很久,且他因为某种原因有着保护我的责任?喻封沉迅速反应过来。

他配合着打趣两声,系统没限制他的人物性格,想来做自己就好。

“那便在此地多留几日,我们……先找个客栈留宿吧。”过了一会儿,绝卿与喻封沉告别城门,重新进入阴都。

太阳藏在云层后,天色没多大改变,街道上的人却多了起来。

“白菜——”

“鸡蛋,早上刚下的!”

“来瞧瞧新到的字画吧!”

他俩在聚集起来的早市里买了两块圆饼,当然,绝卿付的钱。

卖圆饼的大爷见两人相貌生得好,不由得多问了两句:“两位从阴都外来啊?”

“是啊大爷,恰巧路过,这里风景独特,我和我师弟打算在此地多待几日。”之前还说这里破败无聊呢,此时套路起居民来,绝卿改口改得也是面不改色。

还算靠谱,看来这个便宜师兄经验很足,没有一上来就询问异常,而是先拉近距离。喻封沉一口咬在饼子上,只觉得这饼子比茶楼里的小菜有味道多了:“这里食物也好吃,我超喜欢的。”

“哈哈哈,那赶巧了,两位说不定能见到三日后的盛会呢!”大爷笑呵呵地看着喻封沉吃饼,露出老父亲一般的慈爱神色。

三日后!?

三日后不就是二十三号,会造成人口失踪的日子吗?失踪人数都那么多了,这里的人竟然还在二十三号举行盛会?

喻封沉手微不可查地一顿,和善笑道:“大爷,是什么盛会啊?热闹吗?”

“热闹,全阴都的人都等着那一天呢!”大爷神神秘秘地、带着自豪感地小声道,“二十三号城里该张灯结彩,由咱这儿最有名的许氏来主持盛会,每家每户都能派出一个代表去参加祭祀活动呢!”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祭祀活动?”绝卿一边盯着喻师弟不让他把袖口弄脏,一边装作感兴趣地问。

“对啊,就是——”大爷还想说,突然,一旁传来尖叫声。

喻封沉胯骨那里骤然发热,别误会,是口袋里的符纸有了反应。

他快速伸手抓出了发热的符,只见黄纸上用朱砂绘制着一个大字:生!

一股阴风迎面吹来,喻?体弱多病?封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只来得及朝尖叫声处看去,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突然扔下了菜篮子,眼睛通红,皮肤枯槁,朝一卖菜的扑了过去。

现场一阵骚乱,喻封沉什么都做不了,却见身旁的绝卿身形一闪,宽大的袖子带起一阵风,从包袱里抽出桃木枝,对着发狂的妇人脑袋上就是一下。

“啊!!!”妇人发出不似人类的嚎叫,口鼻中渗出鲜血,通红着眼睛锁定了绝卿,面上露出怨毒。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