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异常游戏体验师 >异常游戏体验师

第三十五章 第三重谎言

“……抱歉。”喻封沉只是一瞬间的震惊,缩小的瞳孔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他看着被架住的匕首,声音里透着一股无奈。

他太弱了。

如果他不是和云肆差着一个级别,不至于连偷袭都无法得手。

不,到时候有更多选择,一定不会选择这么拙劣的偷袭方法。

“你趁我换药离开,使用了召唤类的祭品,弄出这么个只能吓唬人的小玩意儿来吸引我的注意,好在我分心解决它的时候放冷箭,把我干掉,对不对?”云肆嘲讽的盯着喻封沉,眼神里夹杂着一丝丝愤怒。

云肆见过很多体验师之间的陷阱。游戏本身制度的原因,某个吸引力巨大的祭品的原因,私仇的原因,他都能理解。

体验师嘛,各个都有秘密,各个都是在生死间徘徊不定,指不定哪一次游戏就game over了,想积攒实力活下去,没有人可以指责。

可是像喻封沉这种,他完全想不出任何理由的背叛,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现在不是你同一个队友吗?跟我聊天儿不愉快吗?

我特么,老子的命看起来就这么诱人吗?

“给我个理由,这次让你死的痛快点。”云肆把枪抵在了喻封沉眉心,就和他们在木屋前第一次见到一样,不过当时还只是互相怀疑,而现在气氛则明显紧张了起来。

感受着眉间金属的冰冷,喻封沉微微叹了口气。

“抱歉,虽然我不想在背后给你捅刀子,但这是我这次游戏的任务。”

“任务?”云肆只是稍微愣了愣,立即就反应过来,“你是恶魔阵营?”

“嗯。”喻封沉现在浑身都有些发冷,他隔着衣料搓了搓胳膊,回想起逃离“深林”这栋恶魔木屋之前的事。

……

第一次聚餐行动前,喻封沉在娱乐室书架上翻阅米兰卡家族记载的时候,就看到了他所承载的贵族姓氏的立场和经历。

米兰卡家族是一个守护者家族,世世代代守卫着王庭。

可是贵族也有兴衰更替,在一次次王庭的时代变迁后,米兰卡家族渐渐没落了下去。

终于,米兰卡的家长为了继续家族荣光,把灵魂卖给了恶魔,从那以后,米兰卡表面上是守护者家族,暗地里却在悄悄与来自地狱的恶魔做着交易。

看到这段信息,喻封沉基本就知道,自己今天要当个二五仔了。

他是守护,却要配合恶魔赢下谎言游戏,第二次聚餐行动之前他在米兰卡住过的客房里发现的那枚逆十字徽章也是证明。

所以,这场游戏对他来说不仅仅是要揭穿木屋主人那旧恶魔的真面目,还要在接下来的游戏当中为恶魔阵营迎下最后的胜利。

游戏真正的阵营对立从来就不是四对八,而是五对六对一。

五个谎言游戏中的恶魔,六个好人,还有一个真正的木屋恶魔。

而那个时候,他在二楼收集信息,旁边正是恶魔阵营的女巫。

在他进入贵族米兰卡的客房之前,女巫曾经先去探查过,她也一定看到了那枚徽章,想到了什么。

能活着成为挣扎级,并且有这个自信来参加脑力非常重要的谎言游戏的体验师,基本上就没有笨的。在信息相同的情况下,大家能想到的也大多相同。

所以当喻封沉从主卧出来,就看见了静静矗立,毫无声息的女巫。

他当时并不能确定女巫的立场,但女巫却能确定他的,所以,是女巫先开口来试探他。

女巫清凉如泉水的声音从黑发下缓缓透出:“在这栋木屋建造的时候,所用的原住民工人工人都是米兰卡家族的人介绍的,因为这片森林曾经是米兰卡家族的领地。”

“是这样啊,你不说的话,我都不知道这个信息。”喻封沉看着静静悄悄却没人敢小瞧的怪异少女,冲她笑了笑。

“我在米兰卡的屋子里找到一封信,是他写给当时原住民工人中的恶魔的。信的内容我不想多说,就是米兰卡和恶魔沟通了之后宴会上的行动。

“当然了,看起来恶魔并没有遵守诺言,在宴会上,他把赴宴的米兰卡一起杀掉了。”

“所以?”喻封沉脸上仍是故意做出来的有些紧张,谨慎的表情。

“所以你其实是我们的人。”女巫的声音好像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但是她说的话已经在向喻封沉表示,她就是恶魔。

女巫的脸一直在她的头发下面,看上去就跟贞子一样,所以喻封沉看不出她到底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

但对方既然已经挑明,却没有威胁他,或者说直接把他的身份公布出来,他也就只能相信了,随后,他才在女巫口中知道了宁枫的恶魔身份。

对江孑冷和云肆说过的话,他和女巫宁枫也讨论过,只不过还要多加一条,就是他们商量好要喻封沉待在好人阵营作为一个卧底。

万一之后好人阵营和恶魔阵营依然要对峙,那么喻封沉就是一粒非常好的棋,或许能起到什么出乎意料的作用。

这,就是这个游戏中的,第三重谎言。

……

“结果你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嘛。”听完喻封沉的叙述,云肆嗤笑一声,看得出,他对自己被骗十分不爽。

尤其是,江孑冷那个喜欢玩阴谋的家伙也没有看出来喻封沉和恶魔阵营的计划,云肆觉得很看不起江孑冷。

两个字:辣鸡!

喻封沉数着心跳,沉默着。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既然有杀我的理由,反过来我杀你也是应该的。”云肆轻轻叹了口气,就要扣动扳机。

“抱歉,我还得再努力尝试一下。”喻封沉突然抬眼,趁云肆听他说话这一瞬间小小的迟疑,把早就攥在手里的书签再次激活。

诡异的书签化成粉末,而一股怨气也从中被释放。

【祭品:我不想再写日记了】

【等级:惊怖】

【特性:召唤、消耗】

【用途:召唤一次“上吊的他”,它会帮助你。次数1/4】

就在四分钟前他已经用掉了一次召唤机会,用来吸引云肆的注意力,加上这一次,书签已然寿终正寝。

而此刻,“上吊的他”再次出现,挂在了一颗距离原住民木屋最近的树枝上,近到一伸手就能抓到云肆的头。

事实上它也是这么做的,哀嚎着,将心中的痛苦和压抑全部集中到了这个绑着发带一头奶奶灰的青年身上。

“我……我不想再写日记了!”

随着它刺耳崩溃的尖叫,云肆不得不放弃了扣动扳机,躲避起这只利爪。

虽然他是挣扎级,而“上吊的他”仅仅是惊怖级,但这不代表他在面对它的时候就一定安全。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他的【危险预感】此时正在疯狂预警,让他只能选择短暂退让。

这个天赋就是如此实用,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不能准确提示危险来源。

鬼物和体验师虽然有对应分级,但同级的鬼物比体验师强是常识,如果不提防着,翻车是很容易的事。

云肆后退一步更加靠近门边,躲过了鬼物的爪子,抬手就是一枪。

一颗喻封沉曾经见过的,用来束缚住木屋恶魔的子弹出现了,血色的光蔓从“上吊的他”被击中的地方涌现出来,将它牢牢禁锢。

随后,云肆一手拿枪对着鬼物,另一手再度调转枪口,瞄准了喻封沉的头。

鬼物受喻封沉操控,那就先废掉操控的人,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再见,希望你能通过复活考验。”云肆皱了下眉,他对喻封沉感官还不错,很聪明,将来如果作为朋友成长起来,会是个不小的帮助。

喻封沉点点头,有些愧疚的说:“再见,希望以后见面你别打我。”

“噗。”

这不是笑声。

而是云肆的胸口,被利爪穿透的声音。

云肆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他不用回头,就能看到从胸口穿过的苍白的手。

和眼前的鬼物是同款。

“居然……还有。”云肆终于知道危险预感来自哪里了,这个只有幸存级的家伙,后手有点多。

你是……皮卡丘吗……

喻封沉偏过头不看云肆,摸了摸胸口那块镀金的怀表。

【祭品:后悔】

它的用途是,召唤使用者范围五米内的鬼物。

这才是他的偷袭,完整的偷袭。

在五分钟之内,彻底转移云肆对门后的注意力,在他攻击第二次召唤出来的上吊者和自己时,用【后悔】的能力将四分钟前召唤的上吊者复制出来。

那个位置,正好是云肆没有丝毫躲避空间的背后。

“对不起,对不起。”喻封沉闭了闭眼,即使知道对方应该能通过复活考验,他还是感到特别压抑。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还是认识的人。

……

群号850785216,这是企鹅群号。

相关推荐:茵魂不散诡异在线中灵器复苏电影世界驱魔人流浪在影视世界渡尽劫波金鳞在美食大暴走九叔师侄石少坚这个up主好可怕我的细胞游戏